感恩节川普突然出现在阿富汗 称与塔利班谈判★

今 日 看 点:20191130▲◆★●■☆

感恩节川普突然出现在阿富汗 称与塔利班谈判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1/28/8901785.html

學者分析:中美競爭的最大挑戰來自內部★★ 

http://www.CRNTT.com

沈國放:東北亞局勢出現新的複雜因素 

http://www.CRNTT.com

重大规划决策:东西城不归北京管了?★★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1/28/8901534.html

感恩节川普突然出现在阿富汗 称与塔利班谈判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1/28/8901785.html

法广 2019-11-28: 美国总统特朗普突访阿富汗与驻阿富汗美军共度感恩节。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四突访阿富汗,与驻阿富汗美军共度感恩节。特朗普表示,于9月中断的与塔利班的谈判已经恢复。

法新社消息,这是特朗普首次访问阿富汗。出于安全考量,特朗普此行没有发出任何预告。

特朗普与阿富汗总统加尼在美军驻阿军事基地会晤后表示,“塔利班希望签署一项协议,我们将与他们会面。我们会告知塔利班要实现停火。以前他们(塔利班)不要停火,现在他们想要了”。

特朗普还说,“目前我们会保持协议没有签署时的状态”。

特朗普并重申,将驻阿美军人数由目前的一万三千到一万四千减至8600人。

特朗普并与驻扎在阿富汗的美军共度感恩节。▲◆★●■☆

 

學者分析:中美競爭的最大挑戰來自內部★★ 

http://www.CRNTT.com

2019-11-29: 中評社北京11月29日電(實習記者 聶未希)11月27日,國際關係學院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辦的藻園講壇舉辦了題為“中美競爭的最大挑戰來自內部”的主題講座。北京語言大學首席教授、博導、國別和區域研究院學術院長黃靖在主題演講中表示,中美競爭表面上是兩個大國之間長期的競爭,但實際上兩國整合內部的一場賽跑。

演講伊始,黃靖從文明的角度辨析了中美之間的差異所在。他指出,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很強的自我意識,海內外華人都對自身有著極強的文化身份認同感。而美國的文化極大程度上受到清教徒思想的塑造,美國人一直追求著清教徒的理想。然而,這種文化溯源的差異性卻導致了中美兩國在對自身認知上的一致,即高度的自信。兩國都對自身實力發展感到自信,因而難免產生摩擦。

黃靖在演講中回顧了美國進入世界舞台以來進行的三次鬥爭。第一次發生在二戰時期,第二次發生在冷戰時期,第三次則是當下中美之爭。他指出,第一次鬥爭是生死之爭,是力量的比拼;第二次鬥爭是意識形態之爭,是要在思想的吸引力上與蘇聯爭個勝負;而與中國的競爭,則是高下、強弱之爭,美國是想通過貿易戰強加給中國一個新的遊戲規則,以此固化美國之強,固化中國之弱。

中美戰略競爭這兩年才日漸成為熱議的話題,但黃靖指出,中美貿易戰並不是突然的產物,而是早有苗頭。從美國方面來看,近年來美國對中國產生警惕可以追溯到奧巴馬政府時期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大概從2011年開始,美國的對華關係就開始建立在“美日同盟是美國對亞太關係的基石”這一認識的基礎之上。更遠的淵源還要從克林頓時期的全球主義戰略說起。

全球主義戰略包含三個方面的內容。一、價值體系的全球化。但美國的價值體系在穆斯林世界和中國碰壁。二、民主政治的全球化。但阿拉伯之春與顔色革命的慘痛教訓也佐證了美國民主政治全球化的失敗。三、市場經濟的全球化。

這主要受到兩股力量推動,一方面是資本的全球化,資本從富國到窮國,錢從發達國家到發展中國家,實現了利潤最大化;另一方面是產業和服務業的全球化,產品從窮國到富國。這兩股交錯的流動便導致了窮人有錢,富人有債的經濟現狀。發達國家債台高築,國家能力極大降低;而發展中國家積累了大量由國家政權控制的資本,國家政策執行能力極大提高。第三個全球化雖然成功,但成就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一批發展中國家,且使得美國國內矛盾暴露:一、經濟分配的矛盾,全球化的利潤被華爾街的大資本掠奪,美國中產階級沒有得到利潤,美國貧富差距急劇增大,藍領中產階級反對全球化;二、小布什二任期間,大量動員福音派進入政治,埋下打破美國文化多元“大熔爐”的禍根。在這之前,美國社會的大辯論常常是在政策領域,涉及能源問題等發展問題。而現在圍繞價值的大辯論在美國社會盛行,比如墮胎、同性問題等等。美國人的關注點不再是“what we want”的問題,而是“who we are”的問題,這就導致了美國社會不可彌補的分裂。三、在如何治理美國的問題上:共和黨和民主黨由技術之爭變為了意識形態之爭。在內部矛盾凸顯的情況之下,美國勢必要找到一個“問題的源頭”,而當下,美國將矛頭指向了中國。這種將矛頭引向外國來調整國內狀況的做法,在美國歷史上艾森豪威爾時期的對蘇政策上已經有過實踐。

再看中國,2012年的中國面臨國內發展的兩大瓶頸。黃靖表示,一是美國再平衡戰略極大地惡化了中國的戰略環境,中國周邊國家開始在南海問題、人權問題等問題上對中國橫加指責;二是中國以需求拉動的經濟走到了盡頭,投資回報率斷崖式下跌,工業生產能力過剩。中國應對這種困境的策略是與周邊國家改善關係,形成共同利益,提高美國戰略行動的成本。具體做法就是規模化提高對外投資,加強一帶一路建設,以此分擔中國金融風險、提高中國影響、增加新的經濟發展點。

中美各自國內的矛盾都要求兩國對內對外政策做出調整,基於上述原因的分析,兩國在發展到了一定的時期,必然會產生利益上的潛在威脅與衝突,由此中美展開了戰略競爭。

最後,黃靖表示,美國想要與中國展開長期的競爭,就必須重整國內利益集團。而中國想要在這場競爭中不“輸”,須對內堅持改革開放,對外堅持多邊主義。中美競爭表面上是兩個大國之間長期的競爭,但實際上兩國整合內部的一場賽跑。▲◆★●■☆

 

沈國放:東北亞局勢出現新的複雜因素 

http://www.CRNTT.com

2019-11-29: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執行理事長、中國外交部前部長助理、前駐聯合國大使沈國放(中評社 張爽攝)

中評社北京11月29日電(記者 張爽)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執行理事長、中國外交部前部長助理、前駐聯合國大使沈國放在“第六屆東北亞和平與發展論壇”閉幕式上表示,本次論壇召開時,東北亞形勢沒有發生逆轉,而是出現了一些新的複雜因素,相關各方對話的勢頭有所減弱,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沒有新的思路,也沒有新的辦法。他希望不管半島形勢應該樣發展,出現什麼樣的情況,朝鮮都應多參加討論,他們可以坦率的談出他們的看法,也可以聽聽其他專家與會者的觀點和分析,只有這樣才能增進相互信任和了解。

本次論壇由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和上海市公共關係研究院聯合舉辦,主題是“對話、和解、合作、共贏”。

沈國放表示,今年東北亞和平與發展論壇召開的背景和往年有點不大一樣,上一次的論壇召開背景是東北亞形勢有好轉。儘管這次論壇召開時,形勢沒有發生逆轉,而是出現了一些新的複雜的因素,相關各方對話的勢頭有所減弱,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沒有新的思路,也沒有新的辦法 ,尤其是中美關係出現了一些摩擦,影響這個地區的形勢發展。當然也有一些積極的轉變,特別是中日關係回暖,與會代表也談到了這個特點。

沈國放說,在今年的論壇上,與會嘉賓對半島形勢既有客觀的回顧,也有深入的分析,有不少學者從戰略高度、不同的角度,研判了當前的形勢。與會代表既有不同的看法,也提出了一些有價值的政策建議;具有許多共識,也爆發了不少火花。與會專家都希望半島各國應該以負責任的態度繼續保持對話,坦率的交流看和立場,緩解局勢,互利、合作、發展。政府應該重視智庫提出的合理性建議,本次的論壇符合“對話、和解、合作、共贏”的主題。

沈國放也指出,在今年的論壇有一個非常遺憾的地方,就是朝鮮沒有派人參加。我們認為,不管半島形勢應該樣發展,出現什麼樣的情況,我們一直希望朝鮮參加這次會議,參加討論,他們可以坦率的談出他們的看法,也可以聽聽其他專家與會者的觀點和分析,只有這樣才能增進相互信任和了解,也是有利的。我們希望在第七屆會議上見到朝鮮代表。▲◆★●■☆

 

重大规划决策:东西城不归北京管了?★★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1/28/8901534.html

中国经济周刊 2019-11-28:《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北京城市规划的风吹草动,都会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这次引发外界关注的,是北京正式批复14个分区规划的消息。

日前,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复了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大兴、顺义、昌平、房山、门头沟、平谷、怀柔、密云、延庆共13个区的分区规划(国土空间规划)及亦庄新城规划(国土空间规划)。这是北京市全面深入贯彻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取得的又一重要阶段性工作成果。

14个分区规划中,不包含东城区、西城区和通州区的规划。

不少人生出疑问,为何少了东城、西城和通州?

东西城已属首都功能核心区,编制审批层次会更高

关于这三个区,特别是东西城规划为何没有一并公布的传言不少,比如,有人凭借这一信息就断言东西城今后不归北京市政府管了;再比如,也有人猜测,这是不是间接印证了东西城可能合并成立“中央政务区”?

对此,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相关负责人日前介绍说,由于北京市已组织直接编制首都功能核心区(包括东城区、西城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和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因此此次组织编制的分区规划不包括东城区、西城区和通州区。

据介绍,各分区规划的编制过程为,“由市级层面统筹,各区委、区政府和经开区工委、管委会作为主体,本市组织编制了各区分区规划。”而按照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包括东西城在内的首都功能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已由北京市“组织直接编制”。

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杨开忠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认为,首都功能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会更受中央重视。“东西城作为首都功能核心区的组成区域,应该统一规划,在编制和审批程序上,应与跟北京市其它辖区不同,层次会更高一些。”

其实,最新一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审批层级就与以往不同。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批复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下称《总体规划》),与之前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和《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年—2010年)》仅报国务院审批不同,《总体规划》由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

正是在《总体规划》中,提出了“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的城市空间结构,“一核”就是指首都功能核心区,其功能定位是:核心区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和国际交往中心的核心承载区,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点地区,是展示国家首都形象的重要窗口地区。《总体规划》还确定了首都功能核心区总面积约92.5平方公里。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国平认为,根据《总体规划》,首都功能核心区包括了北京市东城区和西城区在内的92.5平方公里,因此,将东西城合并称为首都功能核心区,肯定没有问题。

“根据《总体规划》对首都功能核心区的定位,东西城是主要承载地,但首都功能并不是仅限于东西城,首都功能应该在整个北京市市域都可布局,包括任何不同的角落。比如在怀柔的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召开的重大国际会议,也属于首都功能。首都功能核心区只是比较多地承载了首都功能的一个空间。”李国平认为,不宜过度解读。

东西城不再单独编制分区规划,未来可能合并为“中央区”?

其实,编制首都功能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东西城不再单独编制分区规划,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18年11月,央视新闻就报道称,按照2017年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实施工作方案的要求,首都功能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正在加紧编制中。

紧接着,在今年1月14日召开的北京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发布会上,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总规划师、北京市规划院院长施卫良表示,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由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牵头,会同东城、西城区联合编制,两个区不再单独编制分区规划。

鉴于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已经由党中央、国务院批复,施卫良还表示,核心区控规充分借鉴了副中心控规的编制经验。“但核心区有不同于副中心的特点,核心区是完全的建成区,也是四个中心功能的核心承载区域,因此要进一步加强与中央部门的对接,从保障首都政务功能的角度上加强统筹和作出规划安排。”

快一年过去了,首都功能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仍未出炉,李国平分析认为,应该还没有到公布的时机。

但外界对于这份规划已有诸多猜测,其中之一便是东西城合并成立中央政务区。

“中央政务区”的提法在多年前已经出现,2015年11月,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就曾提出,北京在“十三五”期间最重要的是办好两件事,一是加快通州城市副中心建设;二是推动“老城重组”,优化调整东西城行政区划,建立中央政务区或首都区。

杨开忠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认为,首都功能核心区目前是功能意义而非行政管理意义上的一个分区,未来势必会有一些特别的管理安排。“但假使未来东西城合并为一个行政区,也不宜叫做‘中央政务区’,而可能称为‘中央区’或‘中心区’,因为东西城区不仅是政治中心的核心承载区,也是文化中心的核心承载区,叫‘中央政务区’不利于发挥文化中心的作用,不利于历史文化的保护。”

李国平也不认同“中央政务区”的提法,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仅仅根据东西城联合编制控制性详细规划这一信息,并不能判断出东西城就是‘中央政务区’这一说法,在官方未正式公布之前,一切猜测都没有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