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再提驻港部队:它不是摆设 为香港的局势托底★★

今 日 看 点:20191204▲◆★●■☆

伦敦恐袭事件 曝光英政府一个不愿公开的秘密项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902.html

首场听证会在即,弹劾特朗普曝出“王牌证人”约翰·博尔顿★★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538.html

白宫宣布特朗普不出席弹劾听证会:担心不公正对待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984.html

中国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申请 制裁部分非政府组织★★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494.html

官媒再提驻港部队:它不是摆设 为香港的局势托底★★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583.html

伦敦恐袭事件 曝光英政府一个不愿公开的秘密项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902.html

环球时报 2019-12-02: 近日的伦敦桥恐怖袭击案引发了全球关注,最近披露的案件细节提到,凶手乌斯曼·汗曾被要求参加英国政府组织的“断念与脱离”课程(Desistance and Disengagement Programme,DDP)。相关信息显示,这一学习班是专门为涉及恐怖主义犯罪的人开设的。

除了DDP课程,乌斯曼还参加了剑桥大学为服刑人员设计的课程,这次他杀害的2人,均为他所在学习班的工作人员。而英国政府的这些努力,都没有让乌斯曼放弃极端思想。

今年4月5日,英国《卫报》曾报道过这个改造恐怖分子的DDP项目,并称其为“政府秘密项目”。据这篇报道,DDP专门针对已犯案或涉嫌犯案的恐怖分子,目的是“阻止这些人危害社会”。

英国内政部曾2次拒绝了《卫报》针对DDP一事发出的信息公开申请,但内务部对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披露,在2016年10月至2018年9月之间,共有116人处于DDP项目的监管之下。

英国当局称,DDP项目是他们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战略手段,曾参与、涉嫌参与恐怖主义活动的罪犯离开监狱后,经相关机构下达禁令后,都需要参加DDP项目。

那么,这个英国政府讳莫如深的“秘密项目”,到底是怎么开展的呢?

据英国政府公布的反恐战略,DDP将为嫌犯提供“职业辅导、心理辅导、神学及意识形态建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不管是出生在海外或英国本土、持有“圣战”思想还是极右翼立场,DDP都将针对个人情况,提供“有针对性的课程”。

目前,已知参加过DDP的犯罪分子,就有曾为恐怖组织招募成员,而被指控教唆2017年伦敦桥恐袭凶手的安杰姆·乔杜里。

在解释为什么DDP是强制性时,一位来自英国皇家联合研究所的国际安全研究专家表示:“对于那些思想已经激进化、曾参与过恐怖主义活动的人,要想确保他们不再犯,将DDP设为强制性是有意义的。”

他还表示,人们已经意识到,让一个曾坚定信奉某种理念、专心投入其中的人放弃该思想,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因此,DDP要做的,就是“用一些更好的事情填充他们的时间。”

但对于衡量DDP这种学习班的效果,来自伯明翰城市大学犯罪学专业的教师玛琳达·布朗却认为,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秘密项目”,玛琳达说。

但同时,玛琳达却认为“DDP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

在这篇今年4月的报道中,玛琳达还表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例子能证明,靠这类“断念”、“重塑”手段,能确保有效地改造极端思想。“我们怎么知道,一个人是否已经真正地去除了犯罪念头呢?”

今年11月5日,英国内政部公开了DDP项目的部分信息,但和《卫报》4月份报道透露的相差无几。对于具体的培训内容、组织形式、效果反馈,均未做详细说明。

不过,从该项目的背景介绍看,似乎DDP设立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应对英国此前的一些法律变革。

据英国多家媒体报道,乌斯曼·汗在2012年时被判处“公共保护监禁”(IPP),按照法律,除非他向假释委员会证明自己不可能再威胁社会,否则永远不得释放。

不过,IPP制度就在当年被废除,而对乌斯曼·汗的刑罚也在2013年被改为“监禁16年,并且必须至少服刑8年”,按照新的法律规定,乌斯曼在2018年12月就获得了假释。

可能正是考虑到这一变化,强制参加DDP项目往往是涉恐犯罪者被假释的条件,不参加项目可能会导致假释者被重新关押。

虽然DDP看似对假释恐怖分子可能导致的意外做出了部署,但现实是,依然出现了乌斯曼事件。

除了被强制要求参加的DDP学习班,乌斯曼还参加了另一个课程,乌斯曼还曾经对这个课程写信高度赞扬、表示过“衷心感谢”。

乌斯曼参加的这个课程名为“共同学习”。据剑桥大学官网,该项目是由剑桥大学犯罪学专业主办,旨在帮助正在服刑或刑满释放人员重新回归社会。

当地时间12月1日,英国BBC新闻在报道中提到,乌斯曼此次发动袭击的场合,当时正在举办“共同学习”(Learning Together)项目5周年庆典。

从谷歌地图看,此处位于伦敦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虽然乌斯曼佩戴了追踪器,但显然,追踪器并不能阻止他前往人群密集处发动袭击。

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本次袭击案的2位受害者,均是“共同学习”项目的工作人员。其中,受害人杰克·梅里特是项目的统筹员,于2016年毕业于曼彻斯特大学法学院,随后进入剑桥大学学习。受害人萨斯基亚·琼斯同样来自剑桥大学,是该项目的志愿者。

目前,新闻没提到乌斯曼和两位受害者是否相识,但却提到,乌斯曼曾被该项目视为“典型案例”写进相关档案,并曾在该项目举办的筹款晚宴上发表讲话。

项目方还为乌斯曼提供过一台笔记本电脑,供其学习使用。收到电脑后,乌斯曼曾向项目方表达了感激之情:“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共同学习’项目团队表示感谢,我感谢那些为这个了不起的项目继续努力的人。”

我们现在还无法得知,是什么促使这个曾经的“典型”,向自己曾经感谢过的工作人员挥起了匕首?

值得注意的是,从各种资料看,“共同学习”并没有对乌斯曼这种曾经涉恐罪犯做出特殊安排。从两位受害学习班工作者的生前履历看,他们均不具备面对恐怖分子的经验和知识。

那么,宣称“为每个人提供高度针对性培训”的DDP项目,是怎么允许乌斯曼这种人,自由地参加“共同学习”这样一般性的辅导课程?

而“共同学习”这一机构,为什么让自己的工作人员,在缺乏相应保护和经验的情况下,面对一个涉恐学员呢?

英国整个制度设计,是以什么依据允许乌斯曼自由前往人群密集处?对于肆意砍杀老百姓的结果,又准备了什么预防措施?

一定程度上,以上都反映了英国社会各界的对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的判断。

在过去,英国政界和媒体,曾多次就中国的新疆政策发难,指责中国开展“预防恐怖主义”的相关做法是“侵犯人权”。

11月26日,英国广播公司(BBC)《尖锐对话》栏目在对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的专访中,主持人多次打断刘晓明大使的话,质问中国“为什么要监控民众、压制反对声音”,并指责中国在“制造政治犯”。

不管是对新疆、香港,还是内地其他问题,这种质疑已经成了BBC等西方媒体的固定套路。

结果11月29日,被英国当局“改造”过的乌斯曼,还是手持尖刀制造了伦敦桥恐怖袭击案。

事实证明,英国在相关议题上,应当放弃一些固有的偏见,为了本国社会的团结和人民的安全,认真地学习所有有益的经验,并思考出适合自己国家的针对极端思想的预防措施。▲◆★●■☆

 

首场听证会在即,弹劾特朗普曝出“王牌证人”约翰·博尔顿★★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538.html

北京日报客户端 2019-12-02: 两天后,特朗普将迎来重大考验。12月4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将举行首场总统弹劾听证会。白宫方面已表示,他们也不确定司法委员会是否会为总统提供一个公正的听证会,特朗普和律师团队“无意参加周三的听证会”。

而此时媒体曝出,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可能会成为众议院弹劾特朗普总统的关键证人。对民主党而言,博尔顿曾经是“讨厌鬼”,如今成了“香饽饽”,真是180度大转变。

曾遭疯狂攻击

博尔顿毕业于耶鲁大学,取得法学学士和法学博士学位,曾是一名律师。1989年至1993年,博尔顿在老布什政府担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2001年至2005年,他在小布什政府中出任美国副国务卿,主管军控事务,当年,博尔顿是伊拉克战争的坚定支持者,直至今日,他也从未表达过后悔。博尔顿是美国典型的“鹰派”高官。

2016年,特朗普赢得总统选举后,博尔顿被认为是国务卿人选之一。但2018年3月23日,特朗普指派博尔顿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上任后,就连续传出解雇的消息。今年9月10日,特朗普再次使用“推特解雇”的套路,宣布博尔顿不再担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

美国媒体认为,对民主党人来说,没有比博尔顿更糟糕的了。博尔顿是出了名的“鹰派”人物,也是灾难性的伊拉克战争的关键策划者。在他9月被赶下台之前,民主党人认为他是一个战争贩子,会把美国拖入任何地区的军事冲突。

如今关键证人

不过,如今博尔顿可能会成为众议院弹劾特朗普总统的关键证人。因此在民主党主导的弹劾案中,博尔顿处在几个关键事件的中心。

博尔顿参加了7月10日美国和乌克兰高级官员在白宫举行的政策会议,而且博尔顿坚决反对特朗普7月25日给泽连斯基打电话,那次通话也成为了“通乌门”事件的导火索。博尔顿之所以反对这个电话,是因为他担心总统会利用这个电话向泽连斯基表达自己的不满。

本月早些时候,博尔顿的律师在写给国会的一封信中暗示,他知道的比已经披露的还要多。政府内部的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身边的人对博尔顿可能记录的内容和他可能透露的信息感到恐惧。博尔顿是一位高产的“记录者”,一位参加过几次与前国家安全顾问会面的消息人士称:“博尔顿在每次会议上都如饥似渴地记笔记。”他可能掌握着比目前任何一条有关特朗普在乌克兰的影子竞选活动的证据更为细节的关键证据。如此看来,博尔顿手中掌握的材料肯定不少。

几天前,博尔顿称,白宫在他的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安装了一个软件”,导致其账号无法使用。消息一出,舆论哗然,而他本人也以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回应此事:“白宫封我账号,难道是怕我说出去什么?”

美国将更加分裂

民主党调查的核心是特朗普试图强迫乌克兰提供有关前副总统拜登和2016年大选的政治丑闻。最初的指控称,特朗普的行为是滥用权力,试图利用他的公职谋取私利,在2020年大选中邀请外国干预。

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筹划的弹劾能成功吗?从历史角度来看,美国只有两位总统真正遭到弹劾,且最终均未成功。从现实情况来看,由于目前共和党控制参议院,且绝大多数共和党人支持特朗普,指望参议院给特朗普“定罪”致其下台并不现实。由此来看,弹劾的难度非常大。

既然如此,民主党为何还要发起弹劾呢?一方面,浑水摸鱼,制造混乱。从“通俄门”到“通乌门”,民主党正在想方设法为特朗普制造障碍。

另外,就算不能把特朗普“拉下马”,起码可以抹黑,为明年的总统大选铺路。依据某网站提供的数据,截至11月17日,47.7%的抽样美国选民支持弹劾特朗普,45.6%的选民反对弹劾,可见公众意见在弹劾一事上仍是高度两极化,这也将引发民众对特朗普印象的两极化。

弹劾案的未来走向如何,答案仍未揭晓,但民主党与共和党的较量越来越白热化,将会有更多大戏上演,党派斗争也将使得美国社会更加撕裂。▲◆★●■☆

 

白宫宣布特朗普不出席弹劾听证会:担心不公正对待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984.html

海外网 2019-12-02:据美媒最新消息,白宫在写给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一封信中称,特朗普及其律师将不会参加当地时间周三(4日)的弹劾听证会。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白宫法律顾问奇波洛内在信中表示:“鉴于出席证人名单仍未确定,且尚不明确总统在过程是否能受到公正对待,我方将不会参加预计在12月4日举行的听证会。”此前,特朗普及共和党成员已经进行了数周抗议,指责民主党没有按照正当程序进行工作。

目前,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尚未决定下一步举办听证会和传唤证人的数量。特朗普则于上周六(11月30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听证会进行期间他将代表美国出席北约伦敦峰会。

他在推特中写道:“我将代表美国出席北约在伦敦举行的峰会,让民主党自己参加有史以来最奇葩的弹劾听证会去吧。去看看听证会记录,一切都是正当合理的。”

据悉,本周三的听证会将有众多专家和证人出席,听证会的名称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弹劾调查:弹劾总统的宪法依据”。

 

中国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申请 制裁部分非政府组织★★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494.html

澎湃新闻 2019-12-02: 12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华春莹宣布,日前,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将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这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已就此表明坚决态度。针对美方无理行为,中国政府决定自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申请,同时,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等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

中方敦促美方纠正错误,停止任何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的言行,中国将根据形势发展采取进一步必要行动,坚定捍卫香港的繁荣稳定,坚定捍卫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提问,请问中方为何对美国有关非政府组织进行制裁?

对此,华春莹表示,大量的事实和证据表明,有关非政府组织通过各种方式,支持反中乱港分子,极力教唆他们从事极端暴力犯罪行为,煽动“港独”分裂活动,对当前香港乱局负有重大责任,这些组织理应受到制裁,必须付出应有代价。▲◆★●■☆

 

官媒再提驻港部队:它不是摆设 为香港的局势托底★★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02/8911583.html

环球网 2019-12-02: 中国外交部星期一宣布,中国政府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国军舰赴港休整的申请,并且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人权观察”等5家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这些措施都会对相关单位产生实际影响,它们是中国对美方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的第一波回击。

这些措施无疑宣示了中国政府不允许美国和西方一些势力在香港肆意兴风作浪的坚定决心。如果美方继续升级在香港的挑衅,中方采取进一步的后续行动将是可以期待的。

由于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美国得以在香港产生一些影响,但华盛顿不应因此而忘乎所以,以为它的影响可以变成对香港的实际管辖权,把香港变成它的势力范围。如果华盛顿有这种追求,它一定会碰钉子的。

星期一公布的措施只是最轻的。中国迄今比较克制,但这不意味着北京在必要时不会为回击美方的更恶劣挑衅出重手。

被制裁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说是非政府组织,但都与美国官方有紧密联系,它们的资金全部或者大部分通过直接以及间接的方式来自政府的拨款,是美国在意识形态等领域开展对外价值渗透、推进美国国家利益的先锋组织。在很多国家出现社会动荡的时候,这些组织都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这是中国第一次公开将美国非政府组织列入制裁名单,这不意味着北京认为香港的事情完全是外因挑起的,但是美国一些势力的确发挥了恶劣的破坏性作用,对他们予以制裁是中国强大力量和主权意志所指向的必然结果。

北京宣布暂停美军舰机访港,美方更不应意外。这会让把香港作为传统休整地的美军感到不方便,但请他们去找美国国会和白宫说理吧。

星期一出台的措施也对香港社会的极端乱港分子发出清晰信号:不要指望外部势力能够主导香港局势的走向,香港是中国的领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或者削弱这一现实,把香港带进美国和西方势力的怀抱是妄想,国家有充裕能力根据需要打出强有力的牌,阻止乱港活动对国家主权造成实质危害。

任何一方都不能忘记一个事实,解放军就驻扎在香港。它不是摆设,在基本法受到严重冲击的情况下,这支军队必将依法对恶势力予以迎头痛击,为香港的局势托底。

香港是中国治下的一个中西方接口,美国愿意通过香港拓宽中美交流的渠道,我们欢迎。华盛顿如果想放弃这个通道,我们也不会上赶着挽留它。对其他西方国家也是一样的。

对香港社会我们则想说,沟通中西方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传统,如果香港社会阻止不了内部的破坏力量,城市无法继续作为中西的接口运转,那么香港进行经济上的结构性调整,就将是自然的结果。

总之所有力量都不应打削弱中国对香港主权的主意,我们现在就需要告诉他们:此路不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