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杜甫草堂种了一棵桂花树★★

今 日 看 点:20191227▲◆★●■☆

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杜甫草堂种了一棵桂花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25/8971111.html

宝马涉嫌造假遭美方调查 或面临巨额罚款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24/8970291.html

继印度之后,俄罗斯成功断开全球互联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24/8970820.html

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杜甫草堂种了一棵桂花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25/8971111.html

IC PHOTO  2019-12-25:12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四川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与韩国总统文在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共同出席中日韩合作20周年纪念活动。下午3时许,李克强在草堂大廨台阶前迎接韩国总统文在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随后,三国领导人参观了诗史堂、柴门并认真地听取讲解。

在大雅堂外庭院,三国领导人共同出席“中日韩合作20周年纪念封”发行仪式。三国领导人共同按下启动球为纪念封揭幕,在纪念封上签名。

这是三国领导人共同出席“中日韩合作20周年纪念封”发行仪式。

在参观纪念中日韩合作20周年图片展后,三国领导人共同种下一棵桂花树,一起为它培土、浇水。李克强说,这棵象征中日韩友谊的桂花树一定会根深叶茂,茁壮成长。

这是三国领导人共同种下一棵桂花树,一起为它培土、浇水。▲◆★●■☆

 

中日韩峰会险酿重大事故:摩托车直冲领导人车队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25/8971301.html

多维 2019-12-25: 第八次中日韩领导峰会12月24日在四川成都登场,但因一个摩托车手的鲁莽行为险酿意外。

12月25日,广泛流传中国网络的一段视频显示,中日韩领导人车队在成都街头驶过时,一个车手驾驶摩托直接从车队中穿过,险酿安全事故。

彼时,街道两边都部署有警察,但因摩托车速度极快,因而未能当场逮到当事人。事后有消息指,成都市政府、乃至四川省政府均对此非常重视,警方被指将实施“严打”——全城禁摩。

而最新消息指,直管此次安保的交警局长被撤职,而冲撞车队的当事人亦被抓到,系西南财经大学留学生,19岁的摩洛哥人。

彼时,中日韩领导人车队中被指有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及韩国总统文在寅。有声音指,一旦发生意外,后果将不堪设想。

此前的两次中日韩领导人峰会均在北京举行,对于此次峰会地点选择成都,中国媒体指有三大原因。

其一是成都是历史文化名城,在日韩拥有广泛知名度。在12月23日与李克强的会面中,文在寅就引用中国诗人杜甫在成都写下的诗句;安倍则称中日韩为新三国时代。

其二,通过成都这个窗口向日韩展示中国市场的纵深;其三是在成都举行凸显中国主场外交的从容和自信。▲◆★●■☆

  

周恩来邓小平林彪对毛泽东压力的不同态度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47007.html

玉米穗 2019-12-25: 前几天看到网上文章《在天安门城楼毛林互不理睬实况》,当时想同样情况如果换成周恩来邓小平会怎样处理?

比较一下周邓林三人对待毛泽东压力的态度和方法可以看到三人的不同特点。

周恩来对于毛泽东是唯命是从的。不管他心里是怎样想的,想得通或想不通,从心里赞成或并不赞成,只要毛泽东下指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是必定二话不说照办的。周恩来一向被评价为贤相,但如果与历史上的贤相比如魏徵狄仁杰等人比较,至少在敢于进诤言方面是大为逊色的。魏徵当然是遇到了一个大明君,对于诤言求之不得,所以君臣一拍即合缔造一段政治佳话。狄仁杰情况就很不同,武则天可不是什么善茬,拂她逆鳞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狄仁杰就曾经差点被酷吏整死,但他还是敢于在武则天面前进诤言,同样也是一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但他这种敢于拂逆鳞的精神和勇气周恩来是没有的。毛泽东在与侄子毛远新聊天时说到过周恩来这人没有野心,组织纪律性强,谁当家听谁的跟谁走。真是看得准。那确实是周恩来的一大特点。毛泽东对周恩来最耿耿于怀不能原谅的是当初抗日战争爆发后王明回国要一切通过统一战线时周恩来是跟王明走的,毛泽东那时主张共产党要独立自主,其实是要保存实力,不被国民党伺机吞并掉。但毛泽东当时几乎是孤家寡人,除了张闻天,其他人都赞成“一切通过统一战线”。但后来证明还是毛泽东高瞻远瞩,那以后毛泽东就确立了不可动摇的党内权威。毛泽东后来经常用这一段历史敲打周恩来,周恩来则不断地检讨检讨再检讨,他对于毛泽东的“圣旨”完全没有一点“抗旨”的勇气和余地了。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里提到,邓小平复出后曾经对周恩来说重话,意思是周恩来的地位离主席只有一步之遥,要注意不要有非份之想。据说那话很伤周恩来,但周恩来文革时还不是公然高呼打倒叛徒工贼刘少奇,他是刘少奇专案组负责人,心里哪会不清楚刘少奇是哪门子“叛徒工贼”?然而那是毛泽东的意志,“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只有执行。周恩来晚年自己被所谓“伍豪”事件纠缠,搞得身心疲惫焦头烂额,心里一定是五味杂陈不堪其苦的吧。

邓小平比较“厚黑”,用毛泽东的话说是“绵里藏针”。他不会事事听毛泽东的,但他也绝不会硬顶蛮干。像林彪那样在天安门城楼上公然做脸子让毛下不了台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干。但他也不会像周恩来那样唯唯诺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一下地狱桥牌都没得打了。需要的时候他可以信誓旦旦十二分诚恳地保证“永不翻案”,时过境迁毛泽东百年之后他立即可以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把“永不翻案”一笔勾销。这个小个子大政治家能屈能伸,确如毛泽东所说人才难得。

林彪原本是个军人——极为杰出的军事家。邓小平文革后期复出时写给毛泽东的信里都说林彪很会打仗。从许多与之关系密切或接近的人的回忆录里看他原本是个内向低调的人,也没什么爱好,就是一心琢磨打仗。高华教授认为林彪是个野心家,与许多人回忆录的结论截然相反。我觉得林彪后来深度介入政治(尤其是庐山会议之后及文革中)与其说是他本人积极主动为之,不如说是形势使然无法置身事外。当然下场很惨。林彪性格倔强,更有军人本色而不像个“厚黑”功夫深厚的政治家或政客。他在文革中搞的那些“四个伟大”之类固然很肉麻,让人反感。但他一旦与毛泽东翻脸,却敢于死硬到底,绝不认错。这在“我党”历史中真是绝无仅有。刘少奇彭德怀周恩来邓小平朱德,还有从前的张国焘,有一个算一个,哪个敢于“顽抗到底”?当然“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林彪那么精明的军事家不可能不知道,明知道“死路一条”而宁折不弯,这份倔强和勇气不是什么人都有的。很多人事后墙倒众人推给林彪泼很多脏水,实际恐怕未必是那么回事。从为人方面看,庐山会议时,毛泽东把长征时候林彪写信提议撤换毛泽东的账算在彭德怀头上,林彪当场澄清是他自己写的,不关彭的事儿,就很难能可贵。不是落井下石之人。而他上述长征中敢于以下犯上写信要求撤换毛泽东也反映出他的军人而非政客的行事风格(与彭德怀当初公然怒呛李德“崽卖爷田不心疼”一样)。

去年在海南曾经听一个老干部聊起毛刘周朱邓林陈(云)等人的事儿,说后面那几个领导人绑在一起也及不上毛。从党内权威方面说,当时确乎如此。好像毛是一列巨大列车一往无前,其他人绑在一起也不过如自行车刹车皮,要想平衡毛的列车完全是“蚍蜉撼大树”。但在对待这个“大列车”的态度和方法上还是能够尽显个人不同特色的。▲◆★●■☆

 

宝马涉嫌造假遭美方调查 或面临巨额罚款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24/8970291.html

央视新闻  2019-12-24: 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对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展开调查,而调查的原因是,宝马在美国市场的销量数据可能存在造假的情况。

华尔街日报日前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报道称,监管机构怀疑宝马在美国有“销售打孔”的行为。销售打孔指的是,公司为了拉动销量,会指使销售人员将还在车库内的车辆登记为已出售。宝马还可能存在要求经销商将车辆登记为“租赁”的行为,随后再迅速以二手车的方式售出。因为车辆借出也可算入车企的销售业绩内。

宝马发言人迪安尼23日证实,美国监管机构已经与公司取得了联系,公司将全力配合调查,但他拒绝透露更多信息。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其实早在2016年,时任宝马北美首席执行官的维利施 就曾承认宝马在美国市场存在销量作假的行为,宝马随后表示在2017年停止了这种做法。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宝马很可能没有真正停止对销量造假。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副主任奇恩此前曾表示,新车销售数据是评估一家汽车制造商业绩的关键数据,能够对投资人的相关决策产生极大影响。

长期以来,宝马一直在与戴姆勒旗下的梅赛德斯-奔驰品牌争夺美国豪华汽车市场的领导地位。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11月,宝马在美国的销量领先奔驰3300辆。不过如果销量造假的问题得到证实,宝马可能面临巨额罚款。

此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指控车企菲亚特·克莱斯勒夸大了在美国的销量,以保证每个月的销售业绩增长。最终菲亚特·克莱斯勒同意支付4000万美元以达成和解,并重新修正了此前数十个月的销售数据。▲◆★●■☆

 

继印度之后,俄罗斯成功断开全球互联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2/24/8970820.html

文章来源: AI前线  2019-12-24

AI 前线导读:

近日,俄罗斯宣布成功切断了与互联网的链接,未来俄罗斯人民将有可能脱离全球互联网,而使用本国的内部网。此举旨在当遭遇外部“断网”时,保护俄罗斯国家安全。断网计划筹谋已久,在今年 11 月,《互联网主权》新法案正式通过并生效。然而,对于“断网”计划,国内也存在着不少质疑的声音,最终这项政策能否成功还不可知。

俄罗斯宣布断网测试成功

俄罗斯于本周一(12月23日)宣布完成了将内部网络与全球互联网断开的测试,经过一系列测试,俄罗斯成功切断了与全球互联网的连接。

据悉,该测试从上周开始,持续数天,通过专门指定的网络进行,参与方包括俄政府机构、当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互联网公司。在测试期间,普通用户感觉不到任何变化。

该测试旨在确保俄罗斯的国家互联网基础设施——“俄罗斯网络”(RuNet) 能够在不接入全球 DNS 系统和外部互联网的情况下都能无间断正常运行,甚至在遭遇外部“断网”时,境内互联网仍可安全运行。互联网流量在俄内部重新路由,将有效使 RuNet 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部网。

政府没有透露有关测试的任何技术细节以及测试的具体内容,据几家俄媒报道称,政府测试了几种断开连接的场景,以确保内部网能够在没有外部互联网的情况下独立运行。

其中一项测试

模拟了来自外国的恶意网络攻击的场景。

据报道,这些测试包含了通信的稳定性、蜂窝通信的安全性、保护个人数据和拦截流量问题,以及使用物联网的安全性。

俄罗斯数字化发展部门副主任 Alexei Sokolov 表示,测试结果表明,在一般情况下,政府和电信运营商都已准备好有效应对可能出现的的风险和威胁,以确保俄罗斯互联网的功能和统一通信网络。

接下来,俄罗斯通信部将提交一份有关测试结果的报告,提交给总统普京审阅。

“断网”计划已久

据悉,切断互联网测试最初计划在今年 4 月进行,后又被推迟到了今年秋天,主要原因是希望给政府更多时间通过法律。该法案被称为《互联网主权》法,它将允许俄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在几乎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随意切断该国与(全球)互联网其他部分的连接的权力。

为了做到这一点,该法案要求所有本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俄罗斯通信部的管理下,通过战略要道重新路由所有互联网流量。这些“扼流点”可以充当俄罗斯外部互联网连接的“巨大开关”,也可以作为互联网监控设备保护数据隐私,有些类似中国的“防火墙”技术。

《主权互联网》法案于今年 5 月由普京签署,并于今年 11 月正式生效。该法案将让莫斯科方面通过让互联网流量经由政府控制的基础设施路由来传输,并创建一套国家域名系统,以加强对该国互联网的控制。新法案出台后,互联网提供商已经开始启用深度数据包检测,允许俄罗斯互联网监管机构分析和过滤流量。

新法案在俄罗斯国内充满争议。反对人士认为,此举破坏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和隐私权。

这些成功的测试是多年规划、俄罗斯政府制定法律以及对俄罗斯当地互联网基础设施进行实际改造的结果。俄早有“切断互联网”的想法,早在 2014 年,俄罗斯进行了首次主权互联网演习。今年,俄政府宣布将定期进行演习(每年至少一次)。

此外,在本月早些时候,俄罗斯政府宣布了创建自己的维基百科的计划,并将为此投资 3100 万美元。去年 11 月,俄罗斯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销售没有预装俄罗斯软件的智能手机。目前,美国的社交媒体巨头进入俄罗斯市场的控制十分严格,俄罗斯政府支持开展替代性服务,以取代 Facebook 和谷歌 Gmail 等服务。

测试结果喜忧参半,技术挑战尤在

据悉,有 4 家联邦电信运营商参与了此次测试的“攻击”环节,共 18 个攻击场景:12 个涉及 SS7 手机网络协议信令网络,6 个涉及 4G 网络主要协议之一 Diameter 协议信令网络。

然而俄罗斯纸媒 Vedomosti 却对测试的结果并不甚满意,其在报道中称,通过 Diameter 协议测试的模拟网络攻击有一半是成功的,通过 SS7 测试的模拟攻击有 62.5% 是成功的。

有观点称,该项测试的官方理由是防御美国网络安全战略的“侵略性”,以及俄罗斯需要有效的防御。但这其中也暗含着另外一种动机是,加强本国内的互联网审查,将俄罗斯公民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网络隔离开来。

有人权组织批评称,政府可以直接审查内容,甚至可以把俄罗斯的互联网变成一个封闭的系统,而不需要告诉公众他们在做什么或为什么要这么做。

有不少专家对俄罗斯等一些国家切断互联网的后果感到担忧。萨里大学计算机科学家 Alan Woodward) 教授表示,此举意味着人们很难就全球发生的事情进行对话,他们将被限制在自己的圈子里。

根据 BBC 的报道,一位美国智库网络安全政策研究员表示,俄罗斯政府过去在试图加强网络控制时遇到了一些技术上的挑战,如此前曾试图阻止俄罗斯人访问加密信息应用 Telegram,但基本上没有成功。

“如果没有关于这次测试的更多信息,就很难准确评估俄罗斯在建设一个可隔离的国内互联网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多远。

”在商业方面,俄罗斯在国内和国外会受到多大的阻力,还有待观察“。

还有专家警告称,这项政策可能会帮助政府压制言论自由,不过这项政策能否成功还不可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