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国两会拟推迟,背后有何考虑?★★

今 日 看 点:20200218▲◆★●■☆

今年全国两会拟推迟,背后有何考虑?★★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7/doc-iimxyqvz3676618.shtml

2月以来 国家卫健委主任在武汉都做了什么?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8/doc-iimxyqvz3686851.shtml

驰援武汉的运20运输机在中国空军为何供不应求★★

https://mil.news.sina.com.cn/jssd/2020-02-17/doc-iimxxstf2069956.shtml

 专家团抵中国商议武汉肺炎 世卫秘书长称疫情难料★★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6/9140755.html

环球时报强文:想看中国经济笑话,太幼稚!★★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7/9142111.html

今年全国两会拟推迟,背后有何考虑?★★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7/doc-iimxyqvz3676618.shtml

原标题:今年全国两会拟推迟,背后有何考虑?| 政解

全国人大代表近3000人,其中很多代表包括代表中三分之一的省市级和各方面的主要领导干部都奋战在疫情防控工作第一线,正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发挥重要作用。

新京报快讯(记者 沙雪良)今年全国两会拟延期。2月17日召开的全国政协主席会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分别研究了相关事项。

此前,因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需要,四川省和云南省及河南郑州、安徽合肥、山东济南等多地已经分别宣布两会延迟召开。

全国两会推迟召开纳入议程

2月17日下午,央视新闻发布消息,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主席会议17日在京召开,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研究全国政协近期重点工作。会议研究了关于推迟召开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和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的有关事项等。

同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七次委员长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据央视新闻消息,会议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2月24日在北京举行。委员长会议建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草案的议案,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推迟召开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的决定草案的议案;审议有关任免案等。委员长会议还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2020年度代表工作计划稿。

委员长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杨振武就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议程草案和日程安排等作了汇报。

去年12月17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主席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召开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的决定(草案),建议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于2020年3月3日在北京召开。

在去年12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决定。根据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将于2020年3月5日在京召开。

原因:很多代表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提出这一议程有何考虑?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介绍,2019年12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于2020年3月5日在北京召开。按照这一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已为大会的召开进行了一系列筹备准备工作。

近期以来,湖北省武汉市等地陆续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作出全面部署,提出明确要求,强调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目前,疫情防控工作正在取得积极成效。

当前遏制疫情蔓延、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处于关键时期,必须集中力量、全力以赴。全国人大代表近3000人,其中很多代表包括代表中三分之一的省市级和各方面的主要领导干部都奋战在疫情防控工作第一线,正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发挥重要作用。为了确保聚精会神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坚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委员长会议经认真评估,认为有必要适当推迟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

我国宪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每年举行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集。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确定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召开时间,因此,推迟召开会议,也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

基于上述考虑,常委会工作机构拟订了关于推迟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决定草案。17日召开的委员长会议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2月24日在北京举行,其中一项议程是审议委员长会议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推迟召开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的决定(草案)》。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为积极修改与疫情防控相关的法律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四川云南省级两会及多个地级两会推迟

此前,全国已有29个省份在1月份召开了省级“两会”,四川、云南的省两会原定2月初召开,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而推迟,具体时间尚未明确。

此次疫情发生的湖北省,其两会是在1月11日至17日举行的。在此期间,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的相关情况通报均称无新增病例。这一情况曾引起公众质疑,认为当地应对疫情不力,造成了疫情的大面积扩散。

另外,全国很多地级市在1月份宣布两会延期召开。河南郑州,安徽合肥、亳州,山东济南、青岛、滨州,陕西西安、榆林,内蒙古呼和浩特,湖北黄石等地两会均已延迟。

■ 链接

全国两会在3月召开惯例始于1985年

全国“两会”是中国的年度政治盛会,透过这个窗口,人们既可以观察中国当下的热门关切——从经济增长、深化改革到生态保护、简政放权,也可以看到“中国式民主”的特色。

据新华社报道,“两会”是个缩略词,一般是指“全国两会”,即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每年春天在北京召开的两个重要会议。1954年9月15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正式确立。

此前,一直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历史比人大还要早5年,也被称作新中国的“催生婆”。它不仅制定了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政协会议共同纲领,还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选举产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中国的首都、国旗、国歌、纪年都是在那次会议上确立的。

全国两会在3月召开的惯例,始于1985年。此前,会议时间从年初到年中、到年末,历年均不同。

为什么两会要在3月召开?这是在总结经验、遵循惯例的基础上确定的。原来,批准工作报告和预算报告是全国人大的重要职责,每年一季度的预算支出较多,占全年支出的三分之一,全国人大批准预算不能太迟。财政年度以自然年度计算,如果全国人大开会太早,相关数据统计不上来,只依据前一年度的情况制定预算,会不准确。3月举行,可以给统计和总结留出时间。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2月以来 国家卫健委主任在武汉都做了什么?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8/doc-iimxyqvz3686851.shtml

原标题:2月以来,国家卫健委主任在武汉都做了什么?

来源:北京青年报  撰文 | 余辉

2月16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一则马晓伟的消息——

2月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赴武汉疫情防控一线,狠抓党中央、国务院各项决策部署的落实工作。

马晓伟是国家卫健委成立以来首位主任。政知君注意到,疫情发生后,国家卫健委成立了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组长就是马晓伟。

公开报道中,马晓伟在1月底曾出席在北京举行的发布会。2月1日赴武汉后,去了不少地方。

国家卫健委首位主任马晓伟

自疫情发生以来,国家卫健委便备受关注。

国家卫健委组建是在2018年3月。当时的改革方案明确,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国家卫健委的主要职责包括:

拟订国民健康政策,协调推进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组织制定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监督管理公共卫生、医疗服务和卫生应急,负责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工作,拟订应对人口老龄化、医养结合政策措施等。

国家卫健委首任主任是资深“医疗人”马晓伟。

马晓伟,男,汉族,1959年12月出生,山西省五台县人,1982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8月参加工作。

据媒体报道,马晓伟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曾担任过三甲医院院长、省级卫生部门主官。2001年10月,马晓伟任原卫生部副部长,2013年4月,马晓伟任原国家卫计委副主任。2018年3月,马晓伟任国家卫健委主任。

1月1日成立的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马晓伟是组长

疫情发生后,国家卫健委方面也陆续释放了不少消息。

1月1日,国家卫健委成立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该小组的组长就是马晓伟。

据官网报道,此举意在“会商分析疫情发展变化,研究部署防控策略措施,及时指导、支持湖北省和武汉市开展病例救治、疫情防控和应急处置等工作。”

1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消息,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后,“我委立即派出国家工作组和专家组赶赴武汉,按照属地管理原则,与湖北省、武汉市共同研究落实疫情防控措施。”

上文还提到,2020年1月8日,初步确认了新型冠状病毒为此次疫情的病原。

国家卫健委“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共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疫情应对处置工作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充分肯定。”

回应疫情处理需要多长时间

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疫情期间的公开报道并不多。

1月26日,他和卫健委副主任李斌,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一起出现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

在现场,马晓伟说,“这个病毒初期可能从野生动物到人类,现在逐步开始适应在人类身上生存,并进入到人传人的时期,从现在临床病例来看,有一部分重症病例,也有一部分轻症病例,病毒已经开始在人间进行传播。”

面对“疫情处理大概需要多长时间”的问题,马晓伟说,“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十分有限,传染源还没有找到”“预计在一段时间内,防控的措施会陆续产生作用,发挥效果。”

1月28日,他在京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进行交流。

同一天,他还主持召开党组会,对疫情防控工作做出再动员再部署。

2月1日赴武汉  在武汉有几次公开活动

从这次的消息来看,马晓伟在2月1日就去了湖北武汉。

报道称,马晓伟赴武汉疫情防控一线,狠抓党中央、国务院各项决策部署的落实工作。

这则报道,是2月16日发布出来的。

报道显示,连日来他去了不少地方,“他多次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和光谷院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等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医院,看望医疗队队员,指导重症患者医疗救治工作。”

政知君注意到,2月以来,马晓伟多次在武汉有公开活动。

据武汉大学新闻网消息,2月2日,马晓伟一行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视察并指导工作。

2月10日,马晓伟曾在武汉主持召开全系统电视电话会议,对全国疫情防控工作进行再动员、再加强、再推进。

消息显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派出的30个督导组也在各督导省份参加了会议。

据@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微博发布消息,2月13日,马晓伟在同济医院中法院区主持召开了来自北大、协和等23支医疗队参加的新冠肺炎救治沟通会,就新冠防治召开会议听取各家医院方案。

在16日卫健委的报道中提到,马晓伟要求:

各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医院和各医疗队要高度重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将思想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克服困难,用精湛的医术努力提高重症患者治愈率、降低病死率。▲◆★●■☆

 

驰援武汉的运20运输机在中国空军为何供不应求★★

https://mil.news.sina.com.cn/jssd/2020-02-17/doc-iimxxstf2069956.shtml

全世界大国对军事建设都非常准备,简单来分析,打仗就是拼武器和人力,谁的武器先进,人员素质高,数量多,就占据更大的优势,要支持先进武器作战,需要的后勤物资是海量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后勤能力决定了作战能力的上限,装备再多的武器,假如后勤能力不行,那就是程咬金的三板斧,很快疲软,所以,全世界大国都对后勤给予了巨大的重视。

后勤有几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要生产能力强悍,而且平时也有足够的储备,这就需要一个国家有足够强悍的工业,另外一个方面,生产出来后如何快速送到前线,这就是一个核心问题,而现代战争的高节奏,则对后勤物资的运输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最终的答案,虽然海运和陆地运输也是最常见的运输方式,具有运输成本低的优势,但是速度慢,相比之下大型军用运输机空运是不可替代的工具,某些角度来说,甚至是唯一一种能快速运送物资,武器和人员的一种装备,得到了高度的重视!

从军事力量对比来说,中国缺乏大型运输机,比缺战斗机更严重

中国空军和世界第一的美国空军相比,在战斗机数量上差距比较大,三代机加隐身四代机总数在1000架左右,美国空军2019年统计,拥有2800多架战斗机,这还不是全部,假如加上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相比差距更大。

但是假如统计大型运输机,我国则差距更多,中国运-20和伊尔-76总数就是很少的几十架,外加上百架的中型运输机运-8和运-9系列,飞机总数预计不超过150架,但是美国空军C-5M外加C-17以及C-130还有各种类型的军用运输机,总数接近1000架,中国运20最大运载能力66吨,现阶段只有50多吨,伊尔-76运载能力50吨,运-8和运-9运载能力20吨,而美国85架C5M飞机每架最大运载能力有120吨,212架C-17每架可以运载75吨货物,而C-130飞机总数近400架,每架运载能力比中国运8和运9更强,最大载重近30吨,美国飞机不仅从数量上,还是载重上都远远超过中国。

再加上美军500多架的空中加油机编队,实际两国空军作战能力差距更大,这也是美国能全球快速部署,快速反应的根本,缺了如此强悍的大型军用运输机机队,美国空军无从谈起。

中国运-20肩负了超级重任,将作为中国未来30年远程运输的核心长期存在

从现实来看,中国空军最缺的是两种型号,一种是基本的运输型号,这就是现在正在批量生产的运-20基本型,未来将换装国产涡扇-20发动机,预计最大载重能力和油耗将有巨大的改善,发动机性能预计可以赶上上世纪90年代的杰作:美国CFM56-5发动机,这对中国航空发动机工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需要在可靠性上做出巨大的提升。

另外一个改型则是特种用途机型,这个需求很多,最明显的是空中加油机和空中预警机机型,未来还可能增加电子战机型,海上巡逻救援机型,以及灭火机型等等,其中要求最迫切的是空中加油机以及空中预警机,这两种改型对中国空军作战具有绝对核心的重要地位。

中国空军大型预警机受制于平台,运-20成功,可以无限量生产

就空中预警机而言,中国最大型的预警机是空警-2000,飞机采用了俄制伊尔-76机身外加中国制造航电设备,具有强悍的作战能力,最大缺陷是,由于得不到足够的伊尔-76飞机,只生产了几架就被迫停产,最终改成60多吨空重的运-8平台,虽然设计师采用了很多办法缩减电子设备重量,但是机体太小,重量受限,还是严重影响了总体性能发挥,运-20成功之后,将可能继续空警-2000的传统,改成预警机,制造数量可能在50架左右。

而空中加油机,这更是中国空军的最短板,就目前为止,中国空军仅有少量轰油-6飞机,一次出击输油重量在15吨左右,而中国空军现有飞机,尤其是歼-20和歼-11系列都是内油在10吨级别耗油大户,而采用运-20改加油机后,1000公里距离外输油量将可以达到60吨级别,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目前而言,运-20在中国空军可谓是供不应求,几乎是有多少要多少,需求无限,前景无限美好!▲◆★●■☆

 

专家团抵中国商议武汉肺炎 世卫秘书长称疫情难料★★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6/9140755.html

文章来源: RFI  2020-02-16

世界卫生组织(WHO)昨夜表示,国际专家团队已开始与中国专家会谈武汉肺炎疫情,而疫情未来走向难以预测。

世卫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在推特上写说:「参与世卫领导与中国联合任务的国际专家今天已抵达北京并与中国专家首次会谈。」

推文还说:「我们期盼这次极其重要的合作有助全球了解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世卫已于11日将武汉肺炎定名为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

中国官方今天通报武汉肺炎疫情数字,16日中国大陆新增确诊2048例及死亡105例。自去年底疫情爆发至16日午夜,中国大陆累计死亡病例1770例,累计确诊病例7万548例。

从数字上来看,新增病例数在连续3天减少后略有上升,全球持续高度关切疫情。美国昨天表示,在日本横滨港外检疫隔离的邮轮钻石公主号,已有40名美国人感染武汉肺炎,全船有355起确诊病例。台湾也传出首起死亡病例,为中国大陆境外第5起死亡病例,其他4例分别在菲律宾、香港、日本和法国。

而在疫情重灾区中国湖北省,16日新增死亡病例100例,新增数连续第4天下降。其他地区截至15日新增病例数连续12天下滑。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言人米锋昨天表示,这些数字是中国逐渐控制疫情的迹象之一。他告诉媒体,以上变化说明,中国各地的疫情防控效果已经显现。

谭德塞在访问巴基斯坦途中对中国「巨大的努力」表达信心,表示将有助于逐渐减缓疫情。但他也警告,将难以预测疫情走向。

他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我们请各国政府、企业和新闻机构与我们合作,发出适当级别的警报,而不是煽动歇斯底里的情绪。」▲◆★●■☆

 

环球时报强文:想看中国经济笑话,太幼稚!★★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7/9142111.html

文章来源: 环球时报 2020-02-17

新冠肺炎疫情显然给中国的经济活动造成重大冲击,这种冲击会转化成一些企业的当下痛苦,对承受力弱的企业甚至会是灾难。不过疫情毕竟是短暂的,它冲击不了中国的国家竞争力,也打断不了中国继续发展的整体态势,这恐怕是世界上绝大多数经济学家的共识。

近来西方舆论评估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对中国经济打击的比较多,其中不少评论有意无意把这场疫情造成的短期灾难混同于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影响。这些评论或许掺入了一些人对中国的未来真会是这样的愿望,这种愿望让他们情不自禁地放大了短期事态的意义,他们一些人先忍不住相信了自己似是而非的逻辑。

疫情突然暴发,中国的很多经济活动、尤其是很多服务行业戛然而止,一些城市“静止”了下来,为的是让病毒传播的轨迹显现出来,并且被阻止。损失当然很大了,具体数字有待统计,但它的绝对值肯定很惊人,很多中国人自己的估算比外界评估的数字还要悲观。

然而中国巨大的体量同时意味着巨大的回旋力,它是经济战略韧性的重要体现之一。有些服务业的损失可以弥补回来,也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损失掉了,但这种损失不会成为中国经济的内伤。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的经济发展会让这段伤口彻底愈合。

另外不知道外界是否注意到,这次中国经济虽然受了损失,但没有出现混乱,支持中国人日常生活需求的经济部门都在加速运转。除了口罩等防疫急需品的生产能力一时做不到达到需求水平的扩容,其他中国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一样也没有减少供应。

电力、网络等基础部门无一出问题,连需要大量人力的外卖系统也于近日迅速恢复,人们最担心的蔬菜供应也没有出严重问题。这些显示的是:中国经济的内在组织能力非常强大、严密,无论是政府的手还是市场的手都在这场灾难中行动得非常有效。

一个问题是,西方舆论对经济的大部分注意力似乎集中在了GDP的一个百分点甚至零点几个百分点的差异上,但中国社会看经济也会同时往远处眺望。短时间内出现一些痛苦和困难,当然也是问题,但是竞争力的保持和前面的希望对我们同样很重要。

为了抗击疫情蒙受一点损失,中国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完全承受得起。我们在想方设法减少相关损失,尤其是从企业利益的角度善后,但我们真不认为这次冲击会对中国经济构成什么战略性问题。

倒是这场灾难以一种极端方式检测了中国的战略反应能力。面对这么严重的灾难和在公众中迅速传播的恐慌,中国政府有能力把全社会面对极度危险的挑战迅速动员起来,用了不长的时间稳定了疫情,也稳定了人心。

其实所有经济灾难最后都是以公众信心的崩塌而全面失控的,外界这一次应当看清楚了,只要有中国今天的政治体制在,那样全社会规模的信心大崩塌在中国就不大可能上演。所以说中国经济不会有某些美国精英所期待的崩溃的那一天。

这一次的经济损失中国社会会尽最大努力缩小、挽回,政府和市场的手也会尽力帮助陷入困境的企业。在社会伦理的层面上,这是眼下我们需要经历的考验,这期间来自境外的任何幸灾乐祸都令人不齿。至于在战略层面,那些希望中国遭殃的力量就歇一歇吧。只能说,他们想多了,而且很幼稚,喜欢自欺欺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