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还会出现新高峰吗?钟南山的最新判断来了★★

今 日 看 点:20200219▲◆★●■☆

疫情还会出现新高峰吗?钟南山的最新判断来了★★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8/doc-iimxxstf2367651.shtml

解放军军服厂转产防护服后 振奋人心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8/doc-iimxxstf2455787.shtml

舆论狂潮问罪疾控中心高福?自称“不能去吵架”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8/9145288.html

病毒中的王者 人类如何降服肆虐了3000年的天花★★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8/9145248.html

中共中央军委拟将防疫殉职者应评为烈士★★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8/9145132.html

疫情还会出现新高峰吗?钟南山的最新判断来了★★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8/doc-iimxxstf2367651.shtml

原标题:疫情还会出现新高峰吗?钟南山的最新判断来了

钟南山就全国疫情拐点、武汉病死率、重症救治、试剂研发等备受关注的问题发表了看法。

2月17日下午,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武汉前方的广东医疗队ICU治疗团队再次开展远程视频会诊,讨论疑难病例的治疗策略。

同时,就全国疫情拐点、武汉病死率、重症救治、试剂研发等备受关注的问题,他也发表了看法。

 疫情拐点:  2月中下旬全国病例数将达到峰值

2月18日,除湖北外,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总数已连续14天下降。

钟南山介绍,其团队建立的数学模型将国家强有力的干预措施和春节后务工人员返程高峰两个变量纳入考量,这两个变量将改变疾病的自然发展规律。

根据该模型预计,2月中下旬全国病例数将达到峰值,但并不意味着达到峰值后马上下降。

“目前是否已经达到峰值还不确定,还需要再观察几天。”钟南山说,峰值不等于“拐点”,疫情还有可能随着务工人员返程再次出现新的高峰。

但钟南山也表示,主要大中城市都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做好出入人员的检查,因此返程带来新的疫情高峰的可能性不大。

武汉病死率: 武汉没有完全阻止人传人

在谈到武汉疫情防控时,钟南山表示,武汉仍处于高患病率和高病死率阶段,病人总数占全国80%,病死率占全国95%以上。

相较全国其他地方,武汉病死率较高。钟南山认为,这与初期病人重复互相感染、感染病例增速较快有关,医护人员无法在早期对病人进行氧疗等适当治疗,病情发展到终末期才进入重症病房。

他指出,虽然做了很大努力,但是武汉还是没有完全阻止人传人。方舱医院的建设对控制人传人很有效果,同时武汉正在加快排查疑似病例,这些举措都对全国的疫情防控有着积极影响。

钟南山指出,随着全国早预防、早发现、早隔离措施更加深入,武汉的“封堵”措施更加到位,再加上来自全国的对湖北和武汉在人员、物资等方面的支持,相信情况将有所好转。

重症救治: 将发布中药治疗最新成果

随着疫情发展,重症救治被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国家卫健委要求,要把提高收治率治愈率、降低感染率病死率作为重中之重。

新冠肺炎重症救治的主要困难在于病情有着不同的发展规律,随着危重症的发展,病毒会持续损伤肺部,包括对肺实质的损伤、肺的分泌黏液阻碍气道通畅等。

钟南山说,目前重症救治确实存在一定困难,特别是危重症病人救治难度相较“非典”时期更大。

“针对重症救治,目前我们正在寻找更多有效的药物、探索新的方法。”钟南山透露,将在2月18日广东省新闻发布会上发布近期中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最新结果。

试剂研发: 增加对核酸检测精密度的补充

钟南山也透露了团队对检测试剂的研发进度。

“我们全力以赴开展两个检测,一是将新冠病毒与流感病毒分开,二是增加对核酸检测精密度的补充,开展IgM抗体检测。”钟南山说,目前团队正在研发IgM抗体检测试剂,成果预计很快公布,公布后将首先对武汉进行支援。

“把疑似的和确诊的病人定下来分开,让医院病房容纳的主要是真正确诊的病人。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我们就有希望。” 新京报编辑 吴娇颖 樊一婧▲◆★●■☆

 

解放军军服厂转产防护服后 振奋人心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8/doc-iimxxstf2455787.shtml

2020年02月18日 环球时报

原标题:解放军军服厂转产防护服后,振奋人心的一幕出现了

2月18日上午10时,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并答记者问。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任洪斌在会上介绍中央企业支援保障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情况时表示,新兴际华所属的际华股份由军需产品生产转为防护服生产,人倒班、机不停、连轴转。其中3502工厂目前的医用防护服日产量已经超过4.5万套,是全国医用防护服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图片:央视新闻 图片:央视新闻

此前的14日,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发布消息称,际华3502公司已被批准为国家临时性收储重点生产企业,以供应疫情前线的医用防护服。

任洪斌介绍说,际华股份以前主要是从事军队军装、被服等军需产品的供应。在得到生产防护服的指令以后,迅速转产,购置设备,培训员工,以战时的状态投入到防护服的生产当中。其中位于河北石家庄的3502工厂,目前车间内一条生产线生产解放军的冬季服装,另一条则在生产医用防护服。该企业平时是不生产防护服的,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从事防护服的生产给它带来了很多困难。同时,由于设备的不充足,不得不把每个职工生产的过程中从一班倒变成三班倒,春节期间也不能休息。工厂2月5日的产量只能做到7850件。到2月16日,已经形成每天4.5万套的供应能力。今天(18日)早上得到的数据,日产量超过了4.5万套。3502工厂的医用防护服产量现在已经是全国医用防护服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以上。近期,3502工厂仍然在想办法如何进一步扩大防护服每天的的产量。

据悉,目前国内防护服产能最强的医疗耗材企业年产各类防护服可达1000万件。而按照目前3502工厂的医用防护服日产量4.5万件计算,3502工厂的医用防护服年产量可以达到1650万件左右。而这还是在3502工厂的另外一条生产线同时还在生产解放军冬季服装的情况下。由此可见,当央企将其军工产能转产用于应对疫情的物资时,所蕴含的巨大潜力。

另据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的消息,除了际华3502公司外,另有际华3503、际华3504、际华3521、际华3534、际华3536、际华3543、际华5302、际华7555、际华森普利等21家企业也加足马力,争分夺秒,转产扩产。▲◆★●■☆

 

舆论狂潮问罪疾控中心高福?自称“不能去吵架”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8/9145288.html

香港01 2020-02-18: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近期深陷舆论漩涡。作为中国疾控中心掌门人,高福被指“早已掌握人传人的证据”,但却忙着参与写论文,“隐瞒了疫情”。此外,他过往的一些言论和观点被指“存在误导”,诸如“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儿童、年龄比较小的人对新冠病毒不易感”等等。

据香港01今天称,武汉肺炎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应争议:在研究病毒,不能去吵架。

消息说,要求追责高福的声音不断。2月15日,有地方传媒甚至发布“高福被调查”的乌龙消息,但又很快删除并致歉。2月17日,高福接受中国内媒《财经》记者采访,回应近期争议。他表示,自己在研究“狡猾的病毒”,不能去网络吵架。

据高福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狡猾”的部份多了,不得不承认人类认知的限制。他呼吁,大家要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战胜病毒流行病和“信息流行病”。“希望大家像我一样,全身心投入抗击疫情的工作,能出力出力;因为专业或其他方面限制,不能亲自出力,就不信谣、不传谣。”高福称,他必须要努力抗击疫情,“如果还有点时间,就去研究这个非同寻常的‘狡猾’病毒。”

2月2日,世卫在一份报告中,曾对“信息流行病”的说法作出诠释:在海量信息轰炸之下,亦真亦假的信息通过社交平台传播的速度比病毒快得多,这让人们普遍“信息过载”。而在真正有需要时,人们却很难找到可靠的信源和专业指导。随着新冠疫情在春节前暴发,外界对高福及中国疾控中心的质疑始自2020年1月30日。这天,医学权威期刊新英格兰杂志(NEJM)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该文指出,2019年12月中旬,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之间就已发生人际传播。而官方首次向公众明确,新冠肺炎肯定“人传人”,是在2020年1月20日。公众据此认为,官方在之前1个多月,就已经清楚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上述论文的通讯作者之一高福,也被质疑“隐瞒疫情”。

该报道引述财经称,1月31日,中国疾控中心回应称,“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这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此外,论文是由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香港大学等十几个单位的专业人员共同完成。高福则回应称,论文是一篇回顾性分析,而回顾性调查,正是中国疾控中心的职责之一,“找到元凶,回顾性调查,指导未来防控”。

报道说,针对高福是否存在“失职失责”行为,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表示,高福具备双重身份,一方面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有一定的行政权力;另一方面,他也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负有对疫情作出判断、采取措施的建议的权责。所以责任要从两个方面判断:中国疾控中心有没有过错?高福作为专家有没有过错?如果疾控中心有责任,那么,高福负有领导责任;如果专家有渎职的地方,那么高福负的是直接责任。▲◆★●■☆

 

病毒中的王者 人类如何降服肆虐了3000年的天花★★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8/9145248.html

搜狐 2020-02-18:

天花是一种具有极强感染力之病毒,透过空气传播,致死率高达30%。学者统计,在18世纪末,每年约有40万欧洲人因天花死亡。得到天花的患者在初期发烧时,就带有传染性;之后患者的口腔、脸部与四肢就会开始长出像是水泡的皮疹,此时的传染力最强,且病毒在结疤痊愈的过程中直到结痂完全脱落前都还具有传染性。如果接触天花患者,或是接触到天花患者的唾液、血液、组织液、水泡液、脱落的皮屑、结痂等,都很会可能被感染。

天花病毒传到中国的时间大约是在汉代,当时称为“痘疮",晋代知名道士葛洪曾记录下当时天花大流行的景況:“比岁有病时行,乃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创,皆载白浆,随决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清楚写下得到天花的患者,脸上长出密密麻麻的疱疹。

天花不仅传染力惊人,其导致的死亡率也高得吓人,因此天花疫苗研发的历史相当久远。不过最早的种痘疫苗时间,至今学界有许多不同看法,有唐代说、宋代说、明代说,目前争论焦点主要落在宋明两代。

天花疫苗宋代说,源自清初名医朱纯嘏所著《痘疹定论》。该书记载北宋仁宗时,峨嵋山上有位大夫为预防感染天花研发出“种痘法",救治了许多人。朱纯嘏也将自己的种痘术,归功于宋代这位在峨嵋山上的神医。何谓“种痘"?就是采取患者身上自然长出的天花脓汁、结痂以此做为痘苗,再让接种者接触以出现症状较为轻微的痘,从中得到天花的免疫力。时人称这种疫苗接种方式为“人痘法",做为痘苗的痂或是脓汁则称为“时苗"。但人痘接种法的风险相当大,基本上和得到天花没有太大区别,致死率也相当高,古载“苗顺者十无一死,苗凶者十只八存",接种死亡率约20%。

后世医者发现,如果将上述采集的痘苗加以筛选、选育六、七代后,痘苗毒力就会大幅降低,这种选育出来的痘苗,称为“熟苗"。清代医者朱奕梁所著医书《种痘心法》载:“其苗传种愈久,则药力之提拔愈清,人工之选 炼愈熟,火毒汰尽,精气独存,所以万全而无害也。若时苗能连种七次,精加选炼,即为熟苗"。上述所说的安全“熟苗"最早出现在明代隆庆年间。

那时,明代刚爆发一场严重天花疫情:“嘉靖甲午年,痘毒流行,病者什(十)之八九"。在这大规模传染下,当时的医者发现了可以用“熟苗"接种,许多医者家中还保有不少:“至今种花(接种者身上会留下似花朵般的疤痕)者,宁国(宁国府,今安徽省宣城市)人居多。……当日异传之家,至今尚留苗种,必须三金,方得一枝丹苗",代表熟苗价钱还真不便宜。

尽管有熟苗,天花病毒依然横行无阻,到处散播。到了清朝,满清入关后的十位皇帝,就有四位得过天花,其中顺治、同治不幸因病过世,而康熙、咸丰则是在天花魔掌下幸运活下来,但脸上永远留下天花的烙印-麻子脸。有说法称,顺治帝罹患天花病重、性命垂危之际,在立储时舍去一位年龄较长的皇子,而封一位庶出的、不过八岁的皇子为帝位继承人,正是由于康熙帝有感染过天花的经历、终身免疫。康熙帝即位后,对于天花的防治提出许多改革,除了在太医院设立痘疹科外,还设有专门的“查痘章京",负责处理八旗防痘事宜,还将流行于南方的种痘熟苗法带至北方推广,有效降低感染天花的人数。

虽然种痘熟苗法相较下已较为安全,但还是有一定风险。约18世纪末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发现更为安全的牛痘接种法后,天花感染者已大幅下降。与人类缠斗数千年的天花病毒,终于1980年5月8日由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正式成为第一个于世上绝迹的传染病。▲◆★●■☆

 

中共中央军委拟将防疫殉职者应评为烈士★★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8/9145132.html

法广 2020-02-18: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近日联合印发文件,规定医务人员和防疫工作者因履行防控工作后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或其他牺牲人员,符合烈士评定条件的,可评为烈士,并获发放褒扬金和抚恤金。同时要求各地深入挖掘烈士在防疫中的事蹟,“讲好英烈故事”,为打赢疫情防控战凝聚精神力量。

据中国时报今天报道说,中央军委指防疫殉职者应评为烈士。

该报道称,该文件为《关于妥善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牺牲人员烈士褒扬工作的通知》,指出各地赴湖北参加防疫的人员,直接接触待排查病例或确诊病例,承担诊断、治疗、护理、医院感染控制、病例标本采集、病原检测以及执行转运新冠肺炎患者任务等的,不幸感染身亡,根据《烈士褒扬条例》规定评定,由来源地省级政府评定;参加抗疫的军人和军队社会人员,则由军队相关部门评定批准。

通知亦要求各地要深入挖掘整理烈士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突出事迹,“讲好英烈故事,大力弘扬不怕牺牲、勇于奉献的烈士精神,向疫情中的‘逆行英雄’致敬,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凝聚精神力量,在全社会营造致敬英烈、关爱烈属的浓厚氛围”。

该报道说,通知还要求要落实好抚恤优待政策,及时发放烈士褒扬金和抚恤金,积极展开慰问、悬挂光荣牌等活动,妥善解决烈士遗属的实际困难;要根据当地疫情防控实际情况,采取适当形式展开抚恤优待工作,对疫情较重地区,要通过适当方式随时了解掌握烈士遗属的身体、心理动态及所面临的困难等情况,有针对性地展开心理疏导、提供精准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