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易,撼中国难” 印度媒体这次的标题震撼★

今 日 看 点:20200225▲◆★●■☆

如何防范下一次瘟疫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2/74933/33510.html

最新研究:蝙蝠携带新冠病毒可能直接感染人★★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23/9161547.html

“撼山易,撼中国难” 印度媒体这次的标题震撼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22/9160351.html

美国带走14个确诊者背后:国务院大战疾控中心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23/9161567.html

如何防范下一次瘟疫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2/74933/33510.html

2020-02-22本书通过描述一个家庭一百多年来五代人的经历,刻画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

2003年的非典,感染8096人,造成774人死亡。工厂停产,学生停课,家家闭户,人人自危,在国人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非典疫情结束后,中国大幅度增加卫生防疫经费投入,在全国建设了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3年11月就建成国家疾病监测数据中心机房。2004年1月1日,正式启动基础疫情报告系统。地方上发生的传染病,都可以通过这个系统直报中央【1】。

2003年12月31日,中国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因为我们采取了有效的监测、预防、控制和治疗措施,非典大规模流行的情况绝对不会再出现【2】。

时至今日,中国已建成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具备在72小时内检测300余种病原体的能力。因为有了这些严密的防范措施,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侯云德院士在2018年表示,在中国,基本上不会再出现萨斯那样的情况【3】。

2019年3月4日,在被人问到萨斯时,中国疾病预防中心主任高福也表示,我国传染病监控网路体系建设得很好,萨斯这类事件不会再发生【4】。

有卫生部副部长高强、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侯云德院士和中国疾病预防中心主任高福的背书,这套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无疑是真实存在并能在遏制传染病方面发挥巨大威力的。

2019年源于武汉的新冠肺炎,证实了这一点。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苗头,遂上报【5】。

3天以后,即2019年12月30日,国家卫建委派出第一批专家组赴武汉指导防疫工作【6】。

这说明,这套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的确发生了作用。在短短三天之内,就从地方上报到了中央,并收到了有效反馈。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人看不懂了。

一方面是国家卫建委连着派的两批专家组,都得出了疫情无人传人、可防可控的结论【7】。

另一方面是湖北省和武汉市在忙着开两会。连着一周公告的新冠肺炎病例都是41例,没有增加【8】。

一直到1月20日,钟南山在新闻联播中说可以人传人【9】,国务院下达指示,新冠肺炎才被真正重视下来。接下来的情况就世人皆知了,武汉封城,全国隔离,确诊病例超过七万,死亡人数超过两千,病情之坏远远超过了萨斯【10】。

凭借强大的传染病直报系统,在大家都认为像萨斯那样的情况不可能再发生的情况下,新冠肺炎肺炎不仅发生了,而且发生得比萨斯还厉害,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这套直报系统还不够迅捷吗?

当然不是,这套系统在三天之内,就从地方直达中央,并收到了有效反馈,不可谓不迅捷。当然,如果这套系统还可以再改进的话,那就是可以更加迅捷一点,从三天变成一天,甚至从一天变成一秒。地方上的传染病,在发生后马上上报中央,在一秒钟之内就收到了中央的有效反馈,派出专家组到地方指导防疫。

可是专家组到了地方后又干了什么呢?通过公开报道来看,从2019年12月30日一直到2020年 1月20日,专家组以及湖北省和武汉市都没有采取什么有力的措施来防疫。不仅没有采取有力的措施,甚至发出了一些非常误导人的信息,导致疫情极速扩大。

回头看,倒是当初的一些所谓谣言,反而救了不少人。很多人就是在看到李文亮医生的微信后,才赶紧买来口罩,进行防御,从而躲过了一劫【11,12】。

从整个防御体系来说,虽然我们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但依然在面对冠状病毒时失效了。

显然,这不是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的实效,而是接下来的人为处理方式的失效。

事后追责,无疑国家卫建委和地方政府要承担其中的一些责任。

可是,问起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却说,我们听国家卫建委专家们的意见。国家卫建委说可防可控,那我们就认为可防可控。地方政府轻轻一句话,就把锅甩给了国家卫建委【13】。

问起国家卫建委,卫建委却说,我们下去考察时,地方政府为了维护地方形象和两会气氛,只给我们看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信息。我们接收到的信息不全,当然得不出正确的结论。要怪,也只能怪地方政府。三句话没说完,就把锅还给了地方政府【14】。

现在的情况是,这么大的瘟疫发生了,却没人承担责任。国家卫建委认为自己没做错,地方政府也认为自己没做错。各个地方在踢皮球,受苦的只有老百姓。

可以想像,如果未来再发生别的疫情,如果各个部门还是在事发前应付差事,事发后互相甩锅的话,哪怕是再好的直报系统,也无法防止瘟疫的再次发生。

而如何能从制度上避免类似新冠肺炎级别的疫情再次发生,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套直报系统优点是快,但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分不清大病小病。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的介绍,每天都有5000个用户在网上直报,每年能收到400多万传染病例。可想而知,国家不可能对这么多传染病都采取封城措施,必然是先调查核实一番,再视情况而定。

而新冠肺炎的特点是传染快。在不加控制的情况下,在短短的一星期内,就可能从一小片区域扩展到一大片区域。尤其是在现在交通发达,飞机、高铁等便捷交通工具大众化的年代,很快就能传播到全国,甚至全世界。

这样,在专家组调查疫情的同时,瘟疫就迅速扩散开了,可以说,像新冠肺炎这样的疫情根本就没有给专家组留充足的调查时间。

在这种快速传播的瘟疫面前,唯有当地一线医生的反应才能跟上疫情的变化。无论是市政府、省政府还是国家卫建委,都是隔靴搔痒,不可能及时获得真实完整的信息。

从张继先医生的上报,到李文亮医生的谣言,都可看出一线人员对瘟疫的清醒认识。

不幸的是,张继先医生虽然上报得很及时,却因为各部门行动的迟缓而没有发挥应有的效果。张医生虽然后来受到了嘉奖,但是瘟疫中逝去的众多人命是回不来了。

李文亮医生在微信群里发了消息,拯救了不少人。不幸的是,他被诬造谣而遭到了

训诫,还上了央视,使得很多人又放松了戒备。

看来,要想防止下一次的瘟疫,唯有做到以下两点。

第一、允许一线医护人员自由表达。明明是真事,不要构陷成造谣。

第二、保证人民的知情权。在新冠肺炎期间,将疫情及时通告了世卫、通告了美国,却唯独没有通告武汉市民【15】。如果能在疫情初期及时通告武汉市民的话,损失一定会小很多。

瘟疫如此,其它事情大抵也该如此。这样,类似新冠肺炎级别的悲剧应该就不会重演了。▲◆★●■☆

 

最新研究:蝙蝠携带新冠病毒可能直接感染人★★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23/9161547.html

文章来源: 第一财经  童兰 2020-02-23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匪夷所思,然而对于一些研究蝙蝠的科学家而言是早已注定。蝙蝠病毒感染人的现象已经在中国发生多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匪夷所思,然而对于一些研究蝙蝠的科学家而言是早已注定。

美国疾病生态学家凯文·奥利瓦尔(Kevin Olival)长期研究蝙蝠,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方捕捉蝙蝠并采集它们的体液样本。奥利瓦尔所在的机构——非营利研究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 Health Alliance)也与中国研究者有长期合作。

奥利瓦尔近日揭示了他在收集的数千只中国蝙蝠样本中的惊人发现:“我们总共发现了大约400种新的冠状病毒。这意味着有400个可能导致一场疫情爆发的候选病毒。”

捕蝙英雄

SARS爆发后的十几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寻找下一个会对人类产生重大威胁的病毒来源。奥利瓦尔的研究还发现,蝙蝠病毒感染人的现象已经在中国发生多年,科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溢出事件”(spillovers)。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曾陪同奥利瓦尔去到马来西亚婆罗洲Borneo进行蝙蝠样本的采集。一片热带雨林的边缘,奥利瓦尔在坐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户外实验室里。在一张折叠桌上,他放了一只雌性小蝙蝠。

在数小时艰苦的样本采集过程中,奥利瓦尔还要不时地安慰被口腔拭子弄疼而扭动身体的蝙蝠。取样结束后,作为奖励,他给了蝙蝠一些芒果汁。

在中国的湖北省,武汉疾控中心的年轻科学家田俊华也在做着同样的工作。一部去年12月播放的纪录片中记录了田俊华过去十几年里昼伏夜出,走遍了湖北的几十个蝙蝠洞,采集到珍贵的蝙蝠病毒样本。

田俊华在片中自述:“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们走遍了湖北的每一个角落,探索了几十个没有开发的洞穴,研究病毒媒介300多种。”

他描述道:“如果我们皮肤裸露,很容易接触到蝙蝠的排泄物,污染的物体。研究人员穿戴好了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头灯、手电筒……为这场未知的‘探险’做好了充足的防护准备。”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片中,两名研究人员“全副武装”,登上崎岖的洞穴壁取下捕获的蝙蝠。一位工作人员戴着手套抓住蝙蝠,田俊华将蝙蝠身上的采集到的样本放入标本盒中,随后将蝙蝠放回了洞穴。

2017年5月一篇新华社的报道描述了田俊华的工作:“采集蝙蝠样本环境极其恶劣,蝙蝠洞内散发着恶臭,蝙蝠体内携带大量病毒,一不小心就有被感染的风险。但田俊华毫不畏惧,携妻赴山捕蝙。”

使用冲天炮再拉网能够捕捉到最多的蝙蝠,这是田俊华总结出的经验。“但在操作过程中,田俊华忘记了做防护措施,蝙蝠尿液像雨点从头顶滴到他的身上,如果被感染了,连药都找不到。”报道中这样写道。

蝙蝠翅膀携带利爪,大蝙蝠被捕蝙工具抓到后很容易喷血。“好几次蝙蝠血直接喷在田俊华的皮肤上,但他一点也不退缩。”报道描述称,“回到家后,田俊华主动隔离半个月,只要14天潜伏期不发病,就能幸运躲过。”

我们无法知道田俊华在捕蝙路上是否一直那么幸运。但是科学家已经证明了蝙蝠病毒可以直接感染人,而无需所谓的“中间宿主”。

感染的村民无意识

奥利瓦尔说,他和同事们采集蝙蝠的研究项目发现,蝙蝠病毒并不需要在另外一种动物体内发生变异才能感染人类。“这些步骤是不必要的。我们所展示的是,这些蝙蝠种群中与SARS相关的病毒有直接进入人类细胞的潜力,而不需要感染另一个宿主导致额外突变。”

这意味着引发新疫情的途径可能要直接得多。而且这种直接的感染途径已经在实验室里实现:研究人员把一种与SARS病毒基因非常相似的冠状病毒放在有人类细胞的培养皿中,这种病毒成功地感染了人类细胞。”

这一原理早在2013年《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就有提示。当时美国科学家指出:“蝙蝠可能携带下一个SARS类流行病病毒,并且能直接感染人体细胞。”在这篇科学文章中,科学家首次揭示,SARS类病毒是有可能直接从自然宿主传播到人的,而无需中间的宿主媒介。

这一结论在2015年《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中得到进一步印证。这篇文章的实验数据确认,一种具有SHC014刺突的蝙蝠冠状病毒具有直接感染人体呼吸道细胞的能力,但弱化了潜在跨物种传播的风险。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研究员参与了这项研究。

奥利瓦尔表示,蝙蝠冠状病毒至少在实验室环境中具有这种感染人的能力,这一事实提出的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是否有证据表明这些病毒正在感染现实世界中的人类?

为此,研究人员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从居住在云南晋宁一蝙蝠洞附近(1公里至6公里范围)的中国村民身上提取血液样本。研究通过对218位当地村民的血清样本测试,证实有3%的村民血清抗体检测呈阳性,但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明显的不适症状。

这一研究强烈暗示了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人,而无需中间宿主。该结果在2018年2月发表在武汉病毒所的英文期刊《Virologica Sinica》上,石正丽和生态健康联盟主席Peter Daszak都是该文章的作者。但截至文章发表时,尚无明显能够证明SARS类冠状病毒已经直接感染人类的事件发生。

生态健康联盟的生态学家李红英表示:“这些人有很多可能无意中接触到蝙蝠的唾液、尿液或粪便等。在一些地方,蝙蝠栖息在人们的家里,一些人有直接杀死蝙蝠的经历。”

当地人还愿意去蝙蝠洞避暑。李红英等人去蝙蝠洞采样时,他们经常会看到一些啤酒瓶或水瓶,暗示了蝙蝠与人的频繁接触。

李红英表示,她和她的同事多次通过检查村民血液,寻找最近感染蝙蝠冠状病毒的迹象,每一次都会发现蝙蝠冠状病毒已经侵入到人类,只是这些局部地区的小型疫情未被人们发现或者报道出来。

“这一发现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信号。已经有迹象表明,这些与SARS相关的病毒正在侵入人体,即使它们没有引起任何明显的症状和疾病。”奥利瓦尔表示,事实上,人们甚至可能有症状,但卫生当局从未注意到它。”

 RaTG13蝙蝠冠状病毒首次现身

这一现象暗示了可能为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埋下伏笔的因素。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和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研究人员从疫情爆发一开始,就将这种新型病毒与他们采集的蝙蝠样本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接近的配对——来源于中国菊头蝠样本的一株冠状病毒(RaTG13),这种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就是石正丽在云南采样时发现的。

这篇以石正丽为通讯作者的文章2月3日在《自然》杂志上一经发表,便轰动了整个科研界。研究团队将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与实验室早期检测的冠状病毒的部分基因序列进行比较,发现这种蝙蝠体内的RaTG13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与人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一致性高达96.2%。

科学家用“非常震惊”来形容看到这一报告后的心情。美国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Richard Ebright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RaTG13这个病毒首次被报道出来,通过基因序列对比,我们几乎可以把它看做是和新型冠状病毒的同一种冠状病毒了。RaTG13,或者说是一种与蝙蝠密切相关的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的祖代。”

奥利瓦尔也给出同样的看法:“在病毒分类学家看来,他们可能会把两者称为是同一种病毒种类。”

Ebright教授认为,这一基因测序比对结果可以说明,从蝙蝠病毒到人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不需要再有中间宿主。他给出两个理由:“如果蝙蝠冠状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近祖,那么很容易就能从蝙蝠身上跳跃到人身上,无需中间宿主;即便蝙蝠冠状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较远的祖代,那么也能在没有中间宿主的情况下,直接跳到人身上。”

Ebright教授还指出了关键的核心:“中国菊头蝠的ACE2受体与人体的ACE2受体的相似程度与其他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之外的潜在中间宿主是一样的。”这表明这次感染了数万人的疫情的源头可能直接来自蝙蝠。

目前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也能像其他SARS类冠状病毒那样,无需中间宿主直接感染人类,但是有研究病毒进化的科学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蝙蝠为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携带很多种的冠状病毒,确实有可能直接跨越物种间的障碍,直接感染到人。”

神秘的蝙蝠冠状病毒到底经历了何种变迁,又是如何被带入武汉人群中的?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寻找答案。奥利瓦尔表示:“更重要的结论是明确的,这些与蝙蝠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正在活跃地侵入到人类。”他还说道,并不是所有的病毒都能引发致命的流行病。但这种“溢出”发生得越频繁,引发疫情的机会就越大。▲◆★●■☆

 

“撼山易,撼中国难” 印度媒体这次的标题震撼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22/9160351.html

中国经济网 2020-02-22: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新德里2月22日讯 近日,一条令人震撼的标题“撼山易,撼中国难”(Easier To Shake Mountain Than China)出现在印度多家媒体上,让不少中国人对印度媒体刮目相看。

2月18日,中国驻印度使馆在新德里举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媒体吹风会,驻印大使孙卫东在吹风会上以三个关键词信心(Confidence)、真情(Compassion)和合作(Cooperation)为主线,强调中国必将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孙大使说,疫情爆发以来,包括印度朋友在内的很多外国友人都在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我们感谢大家,也有必胜信心。信心来自于中国共产党的强大领导力(Strong Leadership),来自于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强大行动力(Strong Actions),来自于坚韧不拔、勇于牺牲的中国人民(Strong People),来自于中国雄厚的经济实力(Strong Economy)。我们也完全有信心保持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撼山易,撼中国难。

近30家主流媒体有出席吹风会。中国经济网获悉,会后,印度最大的通讯社报业托拉斯通讯社(PTI)发稿时引用了孙大使“撼山易,撼中国难”的说法并做到了标题中,多家媒体在刊发时也使用了这个标题。

也有不少媒体报道时用“中国大使表示有充分信心赢得抗击疫情阻击战”、“中国呼吁印度恢复两国正常人员和贸易往来”、“中国大使对印度的支持表示感谢”等为标题。

孙卫东在吹风会上介绍了疫情爆发后,中国一直本着公开、透明和高度负责任的态度积极同国际社会开展合作的情况。他说,中国从判定病源到主动同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有关基因序列,仅用了短短一周多时间,为其他国家及时准备测试和诊断工具、尽早预防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在春节前夕果断暂停团队出境游、暂停重点疫区的对外交通,防止疫情向其他地区和国家扩散,并对武汉采取了封闭措施。我们的措施阻止了疫情在全球范围的扩散,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作出了巨大努力,付出了自己的牺牲。WHO总干事谭德塞日前表示,中国所采取的防控措施已远超世卫组织的建议,设立了应对疫情的新标杆。

据孙卫东介绍,中印就疫情防控也积极开展合作,中方为在湖北的印度公民返印提供必要帮助和便利,保障在华印公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印度在湖北的留学生得到了特殊关照。经向湖北方面了解,目前仍留在中国的印公民未出现感染病例。

孙卫东还说:“近一段时间来,我收到许多来自印度社会各界的慰问,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们以各种方式表达对中国抗击疫情的支持和理解,有的专门录制视频,为中国加油、为武汉加油。一位在印度的中国同胞告诉我,他在街头遇到一位卖奶茶的印度小哥,这位印度小哥得知他是中国人,专门和他拥抱,以体现支持。在中国抗疫的艰难时刻,印度朋友们的点滴善举让我十分感动,深刻体会到了两国人民间的真挚情谊。”

孙大使还特别强调说,当前中印各领域合作紧密,两国每年人员往来超过100万,双边贸易额接近1000亿美元。中国经济是全球产业链的重要一环。中国早日战胜疫情,对中印各自发展和全球经济都是有利的,有助于两国经贸合作重回正轨。▲◆★●■☆

 

美国带走14个确诊者背后:国务院大战疾控中心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23/9161567.html

文章来源: 观察者网  2020-02-23

【文/观察者网 邓睿侃】2月17日,美国开始从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上撤侨。可选择撤离的美国公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之中有14人在病毒检测中呈阳性。

飞机还没起飞,人还在大巴上,是带他们一起走?还是把他们留在日本治疗?

当时,外界只知道最后这14人随大部队上了飞机,但具体细节并没有被揭露。

不过,当地时间21日,美国《华盛顿邮报》详细描述了在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系列细节。原来,美国国务院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当时就这14人该不该上飞机博弈了一回,最终,CDC落败,所有申请撤离的美国公民,包括检测呈阳性的14人,都上了飞机。

12日开始酝酿撤侨

报道称,美国撤侨的决定其实很早就开始酝酿了。早些时候,邮轮上的情况越来越糟,病毒传播超过预期,200多名确诊乘客是超过80岁的老人。

2月12日,美国官员在一次闭门听证会上向国会议员通报了情况。田纳西州共和党议员菲尔·罗(Phli Roe)是一名医生,他援引自己的同行朋友,也是船上的乘客称,“船上的情况正在恶化”。

也就是这一次听证会,“打破了平衡”,推动了撤侨的计划。那一周的周五(14日),美国所有的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都同意从“钻石公主号”上撤人。

随后,美国国务院通过美国驻东京大使馆向美国公民发出紧急通知:想要离开的美国人,必须在东京当地时间周六(15日)上午10点前通知美国大使馆。

东京时间周一(17)凌晨,共有328名美国人下船。据两名乘客说,他们登上巴士,然后被迫在港口等了两个多小时。同时,他们看不见外面,因为窗户都被遮住了。

“我们不理解为什么一直坐在车里,”一名乘客说道,“也没人来告诉我们要干嘛。”

没想到,巴士到达机场后,乘客们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原因就是美国国务院和CDC当时正在为带不带那14人而争吵。

“没人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有14人检测呈阳性)。”一位参与撤侨决定的美国官员说。

美国国务院不顾CDC建议

当时,美国国务院和特朗普政府的一名高级卫生官员希望撤侨任务继续,因为被感染的乘客“没有症状”,而且可以被隔离在飞机上的塑料隔离区中。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助理部长、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成员罗伯特·卡德莱克(Robert Kadlec)称,“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应对可能在长途飞行中出现症状的乘客。两架波音747各有18个隔离位置,传染病医生也会随行。

对此,CDC极力反对,称这些人仍然会传播病毒,不应该和没感染的乘客一同回国。

另外两位参与讨论的当事人透露,CDC首席副主任安妮·舒哈特(Anne Schuchat)曾致电美国国务院表达反对意见,并对病毒防控表示担忧。她说,美国政府此前已经告知参与撤离的美国公民,不会有被感染者和有病症者一同上飞机。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也参加了电话会议,他回忆称,舒哈特的观点是正确的,应该考虑。

“这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一位参与这次决定的匿名美国官员描述了当时的两难境地,“坦白说,把(被感染的)老人拉到下着大雨的车外,也够糟糕的。”

最终,美国国务院赢下了这次辩论。“我们觉得我们在评估和照顾这些病人方面很有经验。”卡德莱克在周一(17日,美国开始撤侨第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CDC希望与此事撇清关系

与此同时,美国CDC希望和这场新闻发布会及其内容撇清关系。该机构的高级官员坚持要求删除新闻稿里和CDC有关的内容,因为这个操作(带14人回国)可能将美国的确诊病例数量翻一倍。

“CDC的确参与了此事,并明确建议不要这样做,”舒哈特在邮件中写道,“新闻中不应该提到(美国国务院)咨询了我们,因为我们的建议被忽略了。”

一位乘坐包机回国的美国公民说,“我认为那些人不该上飞机的,他们应该被转移到日本医疗机构。我觉得我们再次暴露在了病毒之下,非常沮丧。”

《华盛顿邮报》指出,在这种鲜有先例、风险极高的关键时刻,美国官员们作出了临时决定。人们控制病毒传播的一些操作,“体现出世界在应对前所未有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准备不足”。

文章还认为,应对新冠疫情危机需要谨慎的医疗和政治判断,而美国撤侨的决定,正值邮轮上确诊病例激增、乘客抱怨生活条件艰苦之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