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改口不改心 中美抗疫难有合作★★

今 日 看 点:20200404(上午版)▲◆★●■☆

别说是中国!华春莹:疫情最早到底出现在哪?★★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1231.html

荷兰潜艇呼救 8人确诊新冠 深海闷罐大爆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0709.html

特朗普改口不改心 中美抗疫难有合作★★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0776.html

他们诬称中国“隐瞒死亡人数” 何其恶毒无耻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1183.html

中国科学家发现:猫对新冠病毒高度易感★★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4-02/doc-iimxyqwa4792761.shtml

别说是中国!华春莹:疫情最早到底出现在哪?★★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1231.html

2020-04-02: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认为,在武汉肺炎疫情处理问题上,唯一有资格批评中国的只有世界卫生组织(WHO)。(图取自微博)

中国官方近期被外界认为,想透过大外宣挽回中国引发疫情的大国形象,但仍被各界直指是疫情源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日再度驳斥来自美国的质疑声浪,并反问:「疫情最早到底出现在哪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日主持例行记者会,被问到有3名美国官员透露白宫机密报告,内容称中国给出的疫情数据造假。华春莹说:「我和我的同事已经多次不厌其烦详细地介绍了」,她坦言,「武汉的确是最早公开通报发现疫情的地方」,关于疫情源头追溯问题,现在世界各国都有专业的研究正在探讨。

华春莹说,美国目前疫情严重,中方表示相当同情,也能想像美国一些政客急于「造锅、甩锅」的心理,中方并不想跟他们陷入无谓争论,但是当这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造谣污衊」,实在是让中方别无选择,唯一有资格批评中国的只有世界卫生组织(WHO)。

华春莹强调,中国处理疫情的时间轴相当清楚,整起事件是从去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上报她接诊的3个可疑病例开始的,中国后来也公开、透明地发布疫情资讯,希望美方不要针对疫情寻找代罪羔羊,应探究「疫情最早到底出现在哪裡?到底是什麽时候(发生的)?」▲◆★●■☆

 

荷兰潜艇呼救 8人确诊新冠 深海闷罐大爆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0709.html

国际在线 2020-04-02:据最新报道,荷兰海军部收到一艘正在苏格兰海岸外北海水域进行演习的荷兰潜艇“海豚”号(Dolfijn)的求救信号。

该艇称,艇上58名船员中有15人出现了咳嗽或轻微发烧症状,经过核酸检测,其中8人确诊为新冠肺炎,而另外7人目前检测为阴性,但并不排除为潜在病毒携带者。

有鉴于潜艇属于绝对封闭空间,又常年在深海中活动,一旦爆发疫情不堪设想。目前,“海豚”号已经紧急申请终止演习加速返航,该艇将驶往荷兰登海尔德海军基地,全员都将被隔离。

这是继美国“罗斯福”号核动力航母后,又一艘在外海执行任务的作战舰艇爆发了新冠疫情。而相对于庞大的10万吨级航母“罗斯福”号和5000余名官兵,只有2800吨水下排水量的“海豚”号上只有58人。显然,在这么小的潜艇密闭空间中,病毒传染比航母上要快得多,说不定等抵达荷兰海军基地,艇上所有人都将被感染。

据荷兰海军部通报信息显示,最初艇上有一名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患者表现出了强烈的症状,先是咳嗽,后是发烧。其他7人很快也出现了类似症状。而另外几名船员症状稍轻,尚未检测出病毒。

目前对于潜艇上的病毒从何而来,荷兰海军部并没有做出确切的解答。

一种猜测是这些感染患者在荷兰上船时就已经患病,属于潜在患病期,到了海上才爆发。

还有一种猜测是潜艇在英国停靠时从英国传染的,目前有报道称潜艇曾停靠苏格兰某军港,不排除艇员下艇后与英国病毒携带者密切接触后被感染。

“海豚”号潜艇属于荷兰在上世纪70年代末发展的海象级常规动力潜艇,水下排水量2800吨,拥有4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可发射MK37、MK48型鱼雷,也可发射“捕鲸叉”反舰导弹,还可以布放水雷。属于一种近海防卫型潜艇。

上世纪80年代末,荷兰出口了2艘潜艇给台湾当局,遭到我国强烈反对。此后,台方还多次表示希望能够继续采购荷兰潜艇,包括二手的海象级潜艇。由于有前车之鉴,因此荷兰始终未敢答应出口。

这次被病毒感染的“海豚”号是海象级的三号艇,于1986年开工建造,现在算来也是比较老式的潜艇了,作战效能有限,加上荷兰海军并没有太多的远洋战略,因此这几艘潜艇主要在近海打转,最多前出到英国以北的北海活动。

在这波新冠疫情中,荷兰社会也没有能够幸免于难。

3月31日,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发布公报称,过去24小时内荷兰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45例,累计确诊12595例;新增死亡病例175例,创有疫情以来单日死亡人数最高纪录,累计死亡病例达1039例。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削弱了荷兰社会的生产和需求,进一步推高了失业率,恶化了政府财政,荷兰经济今年将进入自2013年以来的第一次衰退。

欧洲央行称,荷兰作为欧元区第五大经济体,2020年经济增长幅度可能缩水1.2%,这取决于控制新冠病毒的措施需要多长时间起效果。

而“海豚”号潜艇被感染病毒,只是荷兰社会的当前的一个缩影而已!▲◆★●■☆

 

特朗普改口不改心 中美抗疫难有合作★★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0776.html

香港01 2020-04-02: 特朗普在3月31的记者会上称美国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提示民众未来两周会很痛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美国发展迅勐,特朗普在公众面前的表态也一变再变,常与特朗普发生「脣枪舌战」的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记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在最近的电视连线上称,「很明显的感受到,特朗普现在很害怕,他终于明白了新冠肺炎的严重性」。

在疫情爆发前期,中美之间多有口舌之争,但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越来越多人认为,中美合作抗疫的现实需求越来越迫切。中国的抗疫经验能否很好的「出口」,这又将如何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疫情之下」的中美关係发生变化了吗?

围绕以上问题,香港01採访了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前副代表周小明,他认为,特朗普即便「改口」,不再炒作「中国病毒」的说法,但心态并没有改变,中美合作抗疫或许依旧受制于意识形态斗争。

01:欧洲和美国俨然成了新的疫情中心,尤其是欧洲,疫情严重之外,甚至还出现了德国拦截瑞士医疗物资的情况。在你看来,问题出在哪里?

周小明:疫情期间,欧盟成员国之间出现了纷争,甚至可以说以邻为壑,不难理解。欧盟本身就是一个利益联盟。成员国的利益一致时,大家和和气气,合作愉快。当国家利益发生冲突,必然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这种不协调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另外,欧盟可能出手晚了。直到3月11日,欧盟才开了应对疫情的首次峰会,进行协调。这时候,新冠肺炎已经欧洲大地蔓延,一些成员国也已打得不亦乐乎。

01: 疫情给欧洲一体化带来了什麽挑战?欧洲应该反思什麽?

周小明:出现这种情况,将助长民粹主义,增强对欧盟的离心力。这同欧盟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可喜的是,欧盟已经开始反思,而且正在採取补救措施。比如,德国已经开始接受意大利患者。欧委会也在考虑成立共同基金,以帮助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受疫情严重打击的成员国恢复经济。欧委会还准备制定一项有关经济复甦的共同战略,在欧盟和成员国两个层面进行协调。去年上台的欧委会和欧洲理事会把一体化作为首要使命。应该说,在这方面,它们还很长而且很崎岖的路要走。

01:中国刚控制住疫情,就开始向国外派遣医疗力量支援,目前疫情向意大利派遣了三批医护人员。在全球疫情爆发之际,中国已经成了很多国家求援的对象,尤其是欧洲,在你看来,未来中欧关係会发生哪些变化?

周小明:中欧领导人在抗疫问题上保持了密切沟通,相互鼓励和支持。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与习近平主席的通话中表示,要与中国加强合作,学习中国抗击疫情的经验,反对借疫情「污名化」中国的做法。

中国疫情发生后,很多欧洲国家捐献医疗物资,帮助中国渡难关。中国以李报桃,在国内疫情有所缓解的时候,第一时间向疫情严重的欧洲国家派出了医疗队,还向欧盟成员国捐献大批医疗设备和物资,同它们分享疫情防控经验。

患难见真情。共同的遭遇使中欧成了「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中欧加深了相互了解,拉近了关係。双方在抗疫中的合作,尤其是中国帮助欧盟的一片真情,可能会促使更多欧洲人反思中欧关係。欧盟有些人习惯于从意识形态或政治制度的角度来看待中欧关係,将中国视为异己,因而对中国要麽怀疑,要麽敌视。期待他们一夜之间改变这种思维,不现实。但可能会有更多的欧洲人开始用新的视角来观察和分析中欧关係,明白中欧不是「体制对手」,理解到中欧之间合作多于竞争。

美国政府对盟友欧盟实施禁飞,事先也不通知。它还将美国疫情恶化的原因部分归咎于欧盟,并策划高价收购德国一家疫苗公司,想独佔疫苗研发成果。美国这些自私自利的行为再次让欧洲人诅丧。欧盟也会从中看出中美两国究竟谁是真心帮它。

有人说,由于中国向塞尔维亚派出医疗队,可能再次引发欧盟一些大国的心病。因为中国同东欧国家关係密切,德法两国一直有戒备心理。一些西方媒体也污衊中国图谋对欧盟实行分而治之。但是,中国在向东欧国家提供援助的同时,也向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合作密切,派遣了医疗队。欧盟大国应该会注意到这一事实,它们的心态会比较平衡。

01:连续在Twitter上使用「中国病毒」字眼的特朗普,也已经有数日不再使用这一说法,这能否理解为,美国释放出与中国合作的信号?

周小明: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政府一口咬定中国是新冠肺炎(COVID-19)是发源地,把它称作「中国病毒」或者「武汉病毒」。它还污衊中国有意隐瞒疫情,缺乏透明度,耽误其它国家应对疫情,要求中国对全世界的新冠肺炎大流行负责。国务卿蓬佩奥说要同中国「秋后算账」。华盛顿这样做的目的之一是推卸责任,转嫁危机。美国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飙升,目前已经超过20万,而且仍在快速蔓延。股市也出现了4次熔断,道指被打回到三年多前。实体经济正在受到严重打击。

近日,包括林毅夫在内的经济学家预测,如果应对不力,美国可能陷入上世纪30年代规模的经济大萧条,而不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了。面对如此糟糕的前景,特朗普政府需要寻找「替罪羊」,为它承担疫情应对失败的责任。

特朗普政府製造「中国问责论」,还有遏制中国崛起的意图。当前,新冠肺炎在全球飞快传播,死亡人数可谓是触目惊心,经济损失也将难以估量。美国政府图谋把中国打成疫情的罪魁祸首,把疫情给世界造成的灾难和痛苦归咎于中国,推动全世界移恨于中国,把矛头对准中国,以此来分裂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係。目前,美国已经有公司将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告上法庭,提出要中国赔偿。

特朗普改口有几方面原因:其一是,「中国病毒」的说法引发了美国国内针对美籍华人的暴力或歧视事件。而美籍华人又是他竞选连任所要争取的对象。

其二,特朗普「中国病毒」的提法在全世界招致了广泛的批评。在美国国内,连疾病控制中心主任也反对这一歧视性的提法。在国际上,更是不得人心。联合国秘书长、欧盟以及世界卫生组织都反对「污名化」的做法。特朗普炒作「中国病毒」概念损害了美国的信誉。止损也是特朗普改口的原因之一。

特朗普虽然表示不再把新冠肺炎叫做「中国病毒」,但是他的心态没有改。美国的对华整体战略没有变,敌视中国的态度也没又变。这将给中美抗疫合作带来障碍。

据西方媒体媒报道,美国近日宣布取消对中国口罩的认可,停止从中国进口。另一条消息是,美国政府为减轻本国企业的负担,决定暂缓徵收大部产品的进口关税,但对3,600亿美元中国产品所实施的惩罚性关税却照徵不误

中国是愿意同美国开展抗疫合作的。中国也希望通过共同应对疫情,缓和中美关係。但美国却把疫情看作遏制中国崛起的机遇,将疫情地缘政治化,趁中国之危,千方百计打压中国。华盛顿利用疫情给供应链带来的困难,推动中美经济脱鈎。在同习近平主席通话的前一天,特朗普还将「2019年台北法案」签署成法,再次冲击「一个中国」的红线。

在美国遏制中国崛起战略不变的情况下,美国同中国的合作会有很大的选择性,原则是不能让中国收益,要美国利益最大化。国内有人预测,疫情将为中美缓和对抗带来机遇。但是,从历史上看,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没能促使交战国马上调转枪口来对付共同的敌人,而是在这场瘟疫吞噬了上千万人的性命后,它们才坐到了谈判桌前。只要美国中国对华遏制战略一天不放弃,中美合作的前景就一天难有大改善。美国对中国的挑衅就很能停歇下来。就抗疫合作来说,中美之间会有一些,但很有限。

01:在疫情当中,中美脱鈎的问题再度引发讨论,有观点认为,疫情恰恰证明了中美脱鈎的不现实,而全球供应链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对此你怎麽看?

周小明:这是相当部分国人的看法,或者说是愿望。但美国决策层却不这样认为。三月中旬,特朗普的贸易顾问纳瓦罗顾问还提出美国要建立自己的医药产业供应链。可以想象,华盛顿仍将大力推动中美脱鈎。

讨论中美经济脱鈎这个问题时,国内集中在脱鈎的不可能性上,美国决策层强调的是脱鈎的必要性。我认为,中美经济完全脱鈎,不现实,也可能不是美国政府的目标。脱鈎会达到什麽程度,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有赖于中国的对策。如果中国应对不当,脱鈎的风险就会倍增。我们不能盲目乐观。

不管我们喜欢与否,客观上,疫情向跨国公司敲上了警钟:供货来源多样化可能是更好的选择。这种新的认识将推动一些外国企业考虑降低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总体来说,疫情令人们对全球供应链产生的是疑问号,而不是感歎号。它大概会推动美国的一些关键产业同中国进一步脱鈎。当然,脱鈎不可能是所有领域,而是特定领域,如军工和高科技领域。▲◆★●■☆

 

他们诬称中国“隐瞒死亡人数” 何其恶毒无耻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02/9311183.html

环球时报 2020-04-02:随着美国等西方国家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激增,质疑中国在这场疫情中到底死了多少人的声音多了起来。宣称中国“隐瞒了死亡人数”,可以很大程度上减轻有些西方国家抗疫不力的道义责任,分散人们对那些国家不该死那么多人的注意力,将之转移到“不该隐瞒实际死亡人数”上。

结果就是一些人可以制造这样的一个邪恶逻辑:美国等西方国家人死得多没关系,只要诚实通报出来就好,真正该追究的是“对死亡人数进行瞒报的中国”,中国之“不义”反而让预测美国有可能死亡“10万至20万人”变得有情有理了。

他们诬称中国“隐瞒了死亡人数”,这样的舆论战何其无耻!

这样的舆论操作何其恶毒、无耻。

中国能对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搞大规模造假?那些人的逻辑是,中国什么假不能造啊?亩产万斤不都能上报纸吗?最早谈论疫情的人不是受到了训诫吗?况且还有很多骨灰盒摆放在一起的照片。那些人还振振有词:请官方拿出死亡数字是3305而不是更多的证据来啊。我看到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对外媒做了很详细的说明,但我相信,那些外媒不会就此止步。

今天抛一个质疑,如果你回应了就在你的回应中再挑出一个质疑,然后可以对你的继续回应再找出新的质疑,非得搞得你越抹越黑不可。老胡管这叫舆论场上永恒的“质疑定律”。几天前一个人在网上要我回答中国到底这次死了多少人,我说,你可能嫌3000多人死得太少,那你说死多少或者你希望死多少就是多少吧。

官方的数字很明确,他们非不相信,那么我的选择是,请他们拿出死了更多人的证据。西方媒体各种调查的力量很强,希望他们拿出准确的证据,无懈可击。别累武汉市和湖北省了,累累西媒和那些人吧。

我要对善良的普通读者说,千万别听信那些“中国什么假数据都能造”的胡扯。老胡一直在体制中工作,我很清楚,在今天的中国,尤其是面临此次抗疫这么重大、不仅全国而且举世瞩目的事件,搞严重的数据造假是决没有空间、也无法操作的。

请大家想一想,要搞一个虚假的死亡数据,需要什么机构来部署,谁来执行?全国的数据汇集起来,牵涉到很多的地方、机构。负责统计和发布的机构编一次假的,就要不停地编下去,中间多么容易穿帮、露馅儿,又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谁能有好处?而发布造假命令和执行造假者(如果那样干,显然一两个人完成不了)的风险又该有多高?他们彼此能有这样的信任吗?早晚有一天事情败露,要蹲多少年大牢?你就是一个公务员,挣一份工资,如果有人把你和几个人叫到一起密谋,要求你们向全国人民公布虚假的疫情死亡数据,你会干吗?如果你不会干,你怎么能相信有很多别的傻冒会愿意那样干呢?

那样干的人吃了豹子胆?他们天天那样干,回家还能睡得着觉?需要有什么样的物质刺激胆量冒天下之大不韪,才能把人推向这样的铤而走险呢?

结果是,被他们所说精心炮制的“弥天大谎”,居然通过领骨灰就被戳破了,因为殡仪馆摆了很多骨灰盒。武汉不光有新冠肺炎的死亡者,几个月下来,其他原因的死亡者肯定更多。这样的质疑也能够认真?这都是什么无厘头、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几天欧洲与湖北省人口差不多的国家单日死亡人数很多达到了二三百、四五百、甚至七八百,而湖北省高峰时期单日死亡人数是一百多。知道湖北省为什么死的人比那些国家少吗?那是因为全中国向湖北派去了5万名医疗工作者,全国的大量物资也都集中到了那里。国家成功地分出了湖北战场和全国战场,在迅速控制了全国战场后,举整个国家之力开展了围歼病毒的湖北保卫战,从而挽救了无数生命。欧美国家的悲剧在于,它们谁也做不到获得湖北在危急关头所得到的来自全中国的倾力支持。羡慕嫉妒可以,但请不要恨。来源:胡锡进微博  ▲◆★●■☆

 

中国科学家发现:猫对新冠病毒高度易感★★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4-02/doc-iimxyqwa4792761.shtml

记者 | 金淼

自3月4日香港确诊患者的宠物狗确认感染新冠病毒后,关于新冠病毒是否能够感染宠物,是否又能从宠物感染到人的讨论不绝于耳。

3月31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兽医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研究团队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发表了名为Susceptibility of ferrets, cats, dogs, and different domestic animals to SARS-coronavirus-2的论文。

文章作者表示,新冠病毒在狗、猪、鸡和鸭中复制能力微弱,但在雪貂和猫中可以有效复制。同时,研究者发现新冠病毒可以通过飞沫在猫之间传播。研究者认为,此项结论为研究新冠病毒的动物宿主和疫情期间的动物管理提供了重要见解。

研究人员选取了从华南海鲜市场采集的环境样本和人类患者身上分离出的两个病毒株F13-E、CTan-H进行实验。

由于雪貂经常被用作人类呼吸道病毒的动物模型,研究团队首先测试了雪貂对新冠病毒的敏感性。对雪貂分别经鼻接种105pfu(空斑形成单位)的F13-E、CTan-H,并在接种后第4天实施安乐死,收集每只雪貂的鼻甲、软腭、扁桃体、气管、肺、心脏、脾脏、肾脏、胰腺、小肠、大脑和肝脏,用qPCR(聚合酶链式反应)和病毒滴定法进行病毒RNA测定。

研究结果显示,4只雪貂的鼻甲、软腭、扁桃体中均检测到病毒RNA和传染性病毒,但其他组织检测未检出。由此,研究团队认为,新冠病毒可以在雪貂的上呼吸道复制。

为了进一步研究新冠病毒是否能在雪貂肺部复制,研究团队给8只雪貂经气管注射了105 pfu的CTan-H,并于第2、4、8和14天分别对两只动物实施安乐死,在雪貂的组织和器官中检测病毒RNA。研究人员在第2天和第4天安乐死的两组雪貂中,分别在其中一只的鼻甲和软腭中检测到病毒RNA。在第8天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一只雪貂软腭检测到病毒RNA,另一只鼻甲、软腭、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在第14天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未检测到病毒RNA。该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雪貂的上呼吸道复制长达8天,并不会引发严重疾病和死亡。

由于猫狗与人类的接触密切,因此研究团队认为需要了解家养动物对新冠的易感性从而控制新冠病毒。

研究人员在猫身上重复了这个实验,对5只8个月大的亚成年家猫经鼻接种了105pfu的CTan-H,其中两只在第6天实施安乐死。另外3只用于监测呼吸道飞沫的传播。

研究团队在实施安乐死的两只猫的鼻甲、软腭、扁桃体中检测到病毒,其中一只的气管和另一只的小肠也检测出病毒,但是未在两只猫的肺部样本中检测到病毒RNA。

另外三只接种了CTan-H的猫相邻的笼子里也被分别放有一只此前未感染的猫,以检测呼吸道飞沫的传播。

在处于暴露风险的此前未感染的猫中,有一只在第3天的粪便中检测到病毒RNA。第11天时,研究团队在这只受到感染猫的鼻甲、软腭、扁桃体中检测到了病毒RNA,这表明病毒在猫中已经发生了呼吸道飞沫传播。

第12天,研究人员在对另外两只处于暴露风险的猫实施安乐死后,未在其器官和组织内检测到病毒RNA。

研究团队也对幼猫(70-100天)重复了上述实验。结果显示,幼猫更易被感染。

研究团队后又对狗、猪、鸡和鸭重复了上述实验,研究结果显示,狗对新冠病毒的敏感性较低,而猪、鸡和鸭对新冠病毒不易感。

另外,研究者认为新冠病毒能在雪貂上呼吸道复制,使得其能够成为评估针对新冠的抗病毒药物或候选疫苗的候选动物模型。

Nature在该篇文章上线后,也发表了一篇名为Coronavirus can infect cats — dogs, not so much的文章,文章中来自俄亥俄州的病毒学家Linda Saif表示,上述结果是基于实验室实验得出的,在实验过程中,有目的地对少量动物使用了高剂量的病毒,这并不代表人和宠物之间的真实互动。同时,Linda Saif也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被感染的猫产生了足够的病毒以感染人类。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建议,新冠感染者应限制与宠物包括抚摸、分享食物在内的接触行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