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宣布武汉重症清零:剩下的是常阳患者 无需治疗★

今 日 看 点:20200426▲◆★●■☆

中国宣布武汉重症清零:剩下的是常阳患者 无需治疗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4/9392829.html

有哪些历史知识,打死都不信,但它确实是真实发生的?★★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61652.html

美国的“死亡天鹅”飞临金正恩所在的元山附近上空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4/9394266.html

谭德赛博士: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其人其事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4/9394006.html

有哪些历史知识,打死都不信,但它确实是真实发生的?★★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61652.html

中国宣布武汉重症清零:剩下的是常阳患者 无需治疗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4/9392829.html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2020-04-24

中国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当地时间4月24日宣布武汉新冠重症病人“清零”,称“整个医疗救治工作取得了重大胜利”。

据中国官方数据,武汉现有确诊病例已降至47人,其中30多人长期核酸不转阴,为“常阳患者”。

官方认为常阳患者只是核酸一直不转阴,但已无需治疗。

以下为官媒央视新闻实录:

 武汉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患者将陆续“清零”

4月23日下午5时许,随着最后一名新冠肺炎复阳轻症患者离开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以下简称协和西院),通过救护车接驳至金银潭医院继续治疗,协和西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接下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金银潭医院和武汉市肺科医院这4家重症定点医院新冠肺炎患者也将陆续“清零”。

焦雅辉介绍,新冠肺炎患者“清零”后,上述医院经过一个周末的消毒过程,将会恢复正常诊疗。

短时间内门诊和住院很难恢复到疫情之前状态

焦雅辉介绍,中国疫情已经得到了明显控制,但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压力依然比较大,尤其在黑龙江出现了输入病例导致的本土传播造成了医院内交叉感染的事件。这些都提示,医院很难在短时间内把门诊和住院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门诊仍然要采取错峰限流、分时段预约就诊等措施,以减少患者在门诊、急诊、发热门诊的聚集。

焦雅辉介绍,由于现在医院都设置了缓冲病房,原来的三人间病房现在只能收治一名患者,原来的六人间病房现在按对角线收治,只能收治两名患者。而且医院床位的开放程度与国际疫情形势相关联,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火雷”医院休院备用,疫情若反弹将重启

针对重症和危重症救治病房配置是否有必要保留,保留多久的问题,焦雅辉指出,金银潭医院和武汉市肺科医院本身就具备传染病救治的条件和设施,

焦雅辉:本身它就有这样的一些传染病救治的条件和设施。此外雷神山医院和火神山医院现在属于休院备用,还要保留一段时间,如果疫情反弹,马上会启用这两家医院的设施。有些方舱医院内部结构也都没有动,就是以防出现疫情反弹。

焦雅辉介绍,虽然目前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基本控制,但医学上对于新冠肺炎并没有完全认识,还有很多原理需要再深入研究,此外疫苗的研发也不会随着疫情结束而结束。

肺移植不可能成为常规治疗手段

当被问到如何看待肺移植治疗时,焦雅辉表示,疫情最严重时期不适合做肺移植手术,一是患者肺部处于感染时期,如果感染没有治愈,即使换了新肺也会马上感染;二是疫情高峰期医院也不具备肺移植的条件。江苏、浙江等地在疫情进入后期尝试探索肺移植,体现了尽一切可能挽救患者生命,以人民为中心,生命至上的理念,但肺移植不可能成为一种常规治疗手段。

焦雅辉指出,湖北现在到了合适的阶段,也尝试在武汉适宜做肺移植的病例中筛选出符合条件的患者进行手术。

焦雅辉:武汉已经做了一例肺移植手术,患者情况还是非常不错的。这个患者是做肺移植患者中用ECMO时间最长的,用了62天。患者在做完手术24小时之内就成功脱离了ECMO,现在恢复的状态还是不错的。

焦雅辉介绍,肺移植供体和受体情况会经常发生变化,整个移植过程是各个环节在接力打开一条生命的通道。▲◆★●■☆

 

美国的“死亡天鹅”飞临金正恩所在的元山附近上空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4/9394266.html

文章来源: 东亚日报 2020-04-24

美国空军的B-1B超音速战略轰炸机23日在靠近韩半岛的日本列岛,与驻日美军及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一道进行了飞行训练。据确认,在这一过程中,B-1B轰炸机在距离据传健康出现问题的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逗留的江原道元山只有800∼900公里的日本附近上空飞行通过。

被称为“死亡天鹅”的B-1B轰炸机在韩半岛周围公开展开,是继2017年12月参加“警戒王牌”韩美联合空中演习后时隔2年零4个月。在金正恩“隐而不出”等敏感时期,美国把朝鲜最害怕的战略资产投入到韩半岛附近,其背景和今后朝鲜的反应备受关注。

 据军用飞机追踪网站“飞行器追踪”报道,当天上午,美国南达科他州埃尔兹沃斯空军基地的一架B-1B轰炸机经北冰洋和白令海飞抵日本青森县三泽基地附近上空。B-1B在这一带与驻日美军的F-16战斗机、日本航空自卫队的F-2战斗机等一起进行了联合飞行训练。

据称,此后B-1B沿着日本列岛南下到冲绳附近,然后北上回到美国本土基地。往返共进行了2万公里以上的远程展开训练。

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当天在网站上公开了相关照片,并表示:“实现了展示(美日两国)‘铁甲(ironclad)同盟’的‘动态战斗力部署(dynamic force employment)’”,“此次训练的目的是加强美日应对能力和提高地形熟悉状况。”这暗示着美日联合训练针对的是包括朝鲜挑衅等韩半岛在内的地区内危机状况。

美国轰炸机在韩半岛周边地区展开,是自去年10月两架B-52轰炸机经由大韩海峡后在东部海域上展开之后的第一次。当时有分析称,美国此举是为了在无核化谈判时限到来之前向朝鲜发出不要挑衅的警告,同时阻止俄罗斯军用飞机再次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

此次B-1B轰炸机在韩半岛周边的展开,也很有可能是为了牵制朝鲜的武力示威。到最近为止,朝鲜接连发射了用于打击韩国的新型武器和巡航导弹等,加剧了韩半岛的紧张气氛,美国因此向朝鲜发出了应该克制再次挑衅的信息。韩国军方消息人士解释说:“可能是为了事先遏制朝鲜为了平息金正恩委员长健康出现问题的传闻再次进行武力示威。”

在金正恩没有参加的金日成生日(15日)前后,美国主力侦察机接连投入到韩半岛,在密切监视朝鲜的同时,警告朝鲜美国核心战略资产随时都有可能投入到韩半岛。另一名军方消息人士表示:“如果金正恩委员长的健康没有大问题,不久的将来他可能会参加参观导弹发射现场等展示健在的‘军事活动’”,“也有可能是美国考虑到这种情况而做出的军事部署。”

与此同时,也有分析称,美国此举是为了显示,在不久前将部署在关岛安德森基地的5架B-52轰炸机全部撤回本土、停止在本地区靠前部署轰炸机后,美国的对朝鲜延伸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态势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谭德赛博士: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其人其事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4/9394006.html

文章来源: 联合新闻 于 2020-04-24

每每接受採访,谭德赛(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都会谈起一段往事:他七岁时,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大他两岁的哥哥被病魔夺去生命,而在一个拥有正常医疗系统的国家,这种病本不至于夺人性命。但当时的埃塞俄比亚,却没有一个能够正常运作的医疗保健系统。

谭德赛说,作为世卫组织总干事,他之所以致力于改善医疗体系,就是因为他无法接受,「穷人生个小病也不得不死」的现状。他说,哥哥的死至今仍是他工作的动力。

改革埃塞俄比亚医疗制度

现年55岁的谭德赛有着多年在卫生系统就职的经验。九十年代,他在英国攻读传染病学,并获得公共卫生专业的博士学位。2005年至2012年,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期间,他对该国的医疗系统进行了大规模改革和扩建。

七年时间裡,埃塞俄比亚建立了一系列医疗中心,聘请了数万名医务人员为乡村地区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并首次在该国引入了医疗保险制度。医科高等院校的数量从三所增加到33所,而医生人数更是一度呈现出爆炸式增长的趋势。肺结核、霍乱和爱滋病的死亡率下降了近90%。

据报导,2009年之后,谭德赛也为改善该国的母婴保健系统立下了汗马功劳。2012年至2016年,谭德赛还曾担任过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

霍乱之争

但是,谭德赛的政绩在埃塞俄比亚也并非没有争议。尤其在遏制传染病方面,这位前卫生部长迄今仍面临严重的指控。有人指责他在2006年至2011年期间,曾多次隐瞒霍乱疫情,并迟迟不肯採取必要措施。德国之声埃塞俄比亚语组主任沙多姆斯基(Ludger Schadomsky)曾密切关注谭德赛就任卫生部长期间的工作轨迹。他回忆道:「当时尽管有种种迹象显示,这裡可能爆发了霍乱,但每当我们採访埃塞俄比亚卫生当局时,对方总是称之为腹泻予以搪塞。」

谭德赛担任卫生部长期间发生的几次霍乱疫情中,该国两大族裔阿姆哈拉人和奥罗莫人受到的冲击最大。因此,2017年,谭德赛被提名为世卫组织总干事时,曾在上述两大族群中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浪潮。谭德赛本人属于提格雷少数民族,该族虽然只佔全国总人口的6%,但却得以常年主导该国的政界。

人权活动人士阿德弗裡斯(Kassahun Adefris)当年接受德国之声採访时,就曾对谭德赛被提名世卫组织总干事表示担忧:「他担任卫生部长期间,隐瞒霍乱疫情,造成很多人死于非命。因此,我认为让这样一位犯过这样错误的人出任要职,实在是件令人忧虑的事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当年也曾反对谭德赛出任世卫组织总干事,理由是他代表着一个打压反对派和新闻自由的专制政府。

谭德赛的改革计划

一些专家们表示,谭德赛出任世卫组织总干事后,他的一些核心改革计划已经初见成效。他们认为,在谭德赛领导下,世卫组织对卫生风险的反应速度变得更为快捷更加广泛,同2013年至2014年期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期间世卫组织的反应形成鲜明对比。时任世卫组织总干事的中国人陈冯富珍曾因此招致广泛批评。

同美国发生争执

尽管如此,也有人批评说,在本次新冠疫情爆发后,世卫组织为了顾及中国政府的面子,没有就遏制疫情採取更为积极的措施。出于这一理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宣布暂停对世卫组织的资助。但是,至少有一点是没有争议的,谭德赛担任埃塞俄比亚政府高官期间,尤其是在2012年至2016年外交部长任内,一直同北京领导层保持着极其密切的关系。直到今天,阿迪斯阿贝巴仍是北京最亲密的战略伙伴之一。

不过,谭德赛治下的世卫组织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的矛盾并不是疫情后才出现的。早在2017年,特朗普就曾发出缩减对世卫组织资助的威胁。有鑑于此,谭德赛就任之前就已宣布,他计划扩大世卫组织的捐助国范围,「以避免陷入财政困境。」他当时表示:「无论金额多少,捐助的国家越多,情况就会变得越好。」▲◆★●■☆

 

有哪些历史知识,打死都不信,但它确实是真实发生的?★★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61652.html

来源: 朝文社 2020-04-24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读历史,越是读得多,就越常有“难以置信”之感。许多乍一看去不可思议,甚至让人“打死都不信”的历史知识,却实实在在,曾发生在过往的岁月里。

而比起那些常被津津乐道的政治军事大事来,下面这些同样让人有“打死都不信”之感的经济文化知识,却同样缩影了历代王朝的兴衰,值得深深思考。

一:大晋王朝不铸钱

历代王朝开基建国,货币发行都是头等大事。还有王朝连这事儿都不办的?两晋王朝就认为:这真不是个事儿。

自从“三国归一”起,晋王朝从皇帝到百官,就是一个赛一个放飞,除了内部往死里掐,就是饮宴写诗歌舞炼丹斗富,变着花样秀“魏晋风度”。哪怕“作”出永嘉之乱,“大晋”变成了东晋,依然还是死性不改,沉浸在“玄学”“清谈”里拔不出来。发行货币这等事,两晋一百六十四年历史,竟然从没搞。

那用什么钱?西晋的时候,主要用曹魏的五铢钱,被人打到江南变成“东晋”了,又把当年东吴时期的各色货币翻腾出来继续用。东晋市面上的货币,怎一个乱七八糟了得。外加大量的贵金属,都被权贵们侵吞了做奢侈品,市面上流通的钱越来越少,结果就是“钱既不多”,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钱荒”现象。

可笑的是,对这严重现象,东晋的第一反应,不是稳定货币,而是一拍脑袋,想着干脆废除货币。东晋安帝时,就有人提出“物物交换”的“好主意”。虽然在很多大臣的反对下搁浅,但东晋王朝也没什么作为,依然放任货币市场上的混乱状态。货币都这么乱,这个王朝当然也就越来越没救。偏安的东晋,最终在“不铸钱”的荒唐里,被刘宋王朝篡了权。

二:大唐花园种棉花

唐朝有钱人养花成风,各种名贵花草争奇斗艳。但唐宣宗年间,造访大唐的阿拉伯旅行家苏莱曼,却在唐朝的花园里,看到的一种特殊的奇花异草:棉花。没错,今天用来做棉布棉衣,冬天御寒必需的棉花,放在中唐年间,依然还与牡丹月季等名花“比肩”,专供花园里赏玩。

唐朝年间,中国还只有云南海南新疆等省份,有部分棉花种植。作为“舶来品”的棉花,当时就是名贵花草。何止是可以用来赏玩?棉花做成的棉布,那时也是珍贵奢侈品。以唐朝《关市令》的统计,西域地区一端细棉布的当地售价,就高达两千二百文。就算是粗糙的粗棉布,一端也要五百文。棉布做成的棉衣,当时叫“白叠布”“木棉裘”,卖到内地价格通常翻几翻,等于是“把名贵花草穿身上”,有钱人的标配。

很多历史票友品读杜甫名句“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时,常纳闷杜甫冻成这样为何不盖棉被?说实话,当时是真盖不起。

直到宋元年间起,棉花的种植技术,才在内地陆续推广起来,并逐渐适应不同地区的水土。明太祖朱元璋在位时,明朝以立法的手段,全国强制推广种棉。棉花,这个唐宋时代的奢侈品,才从此在中国“人无贫富皆赖之”。曾是名贵“舶来品”的棉布棉衣,更成了明清时代中国的特产,不但是老百姓冬天的日常消费品,还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大量出口国外,赚足全世界的钱。

何为“洋为中用”?不妨学学中国古人,怎样把棉花从花园种进农田里。

三:大宋文官很苦逼

“富宋”是文人的幸福时代,文人里最惹羡慕的,当属文官。野史里常津津乐道大宋文官的“天价收入”。比如寇準宋祁们点巨蜡烛喝鸡舌汤的豪奢生活,包拯王安石们“天价年薪”且“工资基本不动”的幸福场面,令多少票友连呼羡慕,恨不得穿越到大宋考科举。但是,就算真有“穿越”的机会,这事儿也必须谨慎,大多数的大宋文官,远比后人想象的穷。

比如在宋代,做个文官里“县令”“主薄”之类的小官,薪水也就少得可怜,基本是“贫不足以自养”。直到宋神宗年间才给涨了工资,却也不过是“县令俸钱至15千,米麦4石。”比起朝中重臣,这点钱,真不够塞牙缝。

稍高一些级别的文官们,待遇也是有限。比如宋仁宗年间的著名学者石介,官至国子监直讲,平日生活也十分简朴,去世时却是“妻子冻馁不自胜”,也就是妻儿都没法生活,靠了韩琦范仲淹等人的资助才有了活路。宋神宗年间的员外郎曾谊,也是“其家故贫”。陆游在南宋时做到了夔州通判,算是文官里的“肥缺”,做了几年下来,却也是“峡中俸薄”“行李萧然”。也就是能混个肚圆。

为什么会这样?一是大宋的文官太多,多到号称“冗吏”。以北宋范仲淹的说法“四五人共司一职”。南宋晚期时,宋朝的官员总数,更多达四万三千多人,国土是北宋一半,官员比北宋还多好几倍。这么多官要养,再有钱也养不过来,所以大多数的文官,如果只靠“工资”,日子必然苦哈哈。

外加大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就算“养士”,当然要先紧着高层的士大夫们。不止是位高权重的重臣,就连退休的高官,以及给退休高官的子弟门生亲戚加“恩荫”,每年就是不少钱。北宋末年时,淮南转运使就哭穷说,淮南二十州的赋税,不够给洛阳的退休高官发退休金。宋仁宗时,全国只领薪水不干事的闲职,多达五千多个。甚至有人一人领事多份“俸禄”,半点事儿都不做。

有钱养闲人,老实巴交做事的官员,一个赛一个苦。如此大宋,怎能不积贫积弱?

四:马戛尔尼断财路

清代“康乾盛世”外交史上的一桩大事,就是“马戛尔尼访华”。乾隆年间,英国勋爵马戛尔尼率领的庞大使团访问大清,意图打开大清的贸易大门,却被傲慢的乾隆摆摆手拒绝。一场出访,结果却空忙。但马戛尔尼却并不沮丧,因为,他这一趟,在中国捡到了另一个宝:茶叶苗。

区区茶叶苗,能比得上外交大事?放当时英国人眼里,这还真差不离。

从18世纪中叶起,中国传统的饮茶风气,就早已风靡了欧洲各国。英国人更成了茶叶的“铁粉”。当时英国社会的各个阶层,都有“喝下午茶”的习惯,饮茶的风气遍布英国本土甚至各大洲的殖民地。以18世纪英国学者斯当东的统计,英国人无论男女老幼,平均每人每年要消耗至少一磅茶叶。这么多茶叶从哪来?只能找中国买。

于是,不知不觉间,茶叶贸易就成了清代对外出口的“重头”。一担茶叶在广州的出口价,不过十英镑。倒卖到英国本土,至少暴涨到一百零六英镑。巨额的利润,也惹得英国商人每年蜂拥而来,带足现金买买买。到18世纪80年代,中国每年的茶叶出口量已突破一百八十万磅,轻松赚着英国人的钱。

可这“轻松赚钱”的景象,却随着马戛尔尼一行人的到来扭转了。

虽然闭关锁国的清政府,对马戛尔尼一行人千防万防。但由于清朝官员毫无“知识产权”概念,于是对于马戛尔尼一行人的“考察”活动,那是毫不设防。于是一趟访华之旅,马戛尔尼们通过明察暗访,不但清楚记录了中国茶叶的种植采摘过程。还弄到了当时多少欧洲国家一掷千金都得不到的好东西:茶树苗。

于是,就是从18世纪末起,中国的茶叶种植技术,就这样无情外流。英国统治下的印度,凭着这“偷”来的技术和近代化生产,迅速在茶叶领域后来居上。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印度茶叶已经成了国际茶叶市场的“大头”。二十世纪初,印度茶和锡兰茶更占到当时国际市场百分之九十二的份额,早已“碾压”了近代中国茶。

茶叶产业,这个中国历代赚足钱的强大产业,就因几棵茶树苗的外流,不到半世纪就被断了财路。与其说,是马戛尔尼惹的祸,不如说,是清王朝对于产业技术的漠视,把近代中国,带入落后挨打的大坑。▲◆★●■☆

参考资料:陈忠海《晋朝的“废钱”之争》、清秋子《货币历史》、王仲荤《唐代西州的缣布》、朱伯康《中国经济通史》、何忠礼《宋代官吏的俸禄》、《宋代政治史》、张宏杰《饥饿的盛世》、王秀萍《1 7—世纪中英茶叶交流探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