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甩锅“断供”WHO 众议院看不下去了★★

今 日 看 点:20200430▲◆★●■☆

白宫甩锅“断供”WHO 众议院看不下去了★★

https://news.ifeng.com/c/7w4Dzzqbozw

台湾首个统派政团改组为政党

https://news.ifeng.com/c/7w4fqfBeoxU

第二波蝗虫大军压境? 中国动员虫口夺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9/9408765.html

江口沉银地又发现“金窝子”张献忠宝藏或不止一处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9/9408540.html

台独大佬辜宽敏力推制宪公投 北京警告要武统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9/9408512.html

新司法部首任部长傅政华卸任 曾“扫黄”查封天上人间

https://news.ifeng.com/c/7w49e7d10Oe

白宫甩锅“断供”WHO 众议院看不下去了★★

https://news.ifeng.com/c/7w4Dzzqbozw

2020-04-29 央视新闻客户端

当地时间27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埃利奥特·恩格尔表示,该委员会启动了针对总统特朗普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WHO)决定的调查。

恩格尔在给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信中说:“全世界都在面对疫情危机的时候,特朗普决定暂停资助世卫组织是置民众生命于风险中,攻击世卫组织会使疫情雪上加霜。”

△恩格尔发信截图

恩格尔在信中要求美国国务院于5月4日傍晚之前提供11项材料,包括从去年12月至今年4月14日的所有关于世卫组织资金问题的会议清单、美国国务院官员与世卫组织之间有关疫情的通信内容、政府暂停资助所依据的法律权力清单、与暂停资助世卫组织决定相关的评估报告等。

说要“断供”,依据呢?

4月14日,特朗普宣布暂停资助世卫组织,指责世卫组织“以中国为中心,传播虚假信息”,并要求对世卫组织在疫情中的行为问责。有分析指出,特朗普“断供”世卫组织的决定缺乏依据。

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Hous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发言人伊万·霍兰德说:“特朗普无权单方面扣留国会拨付给世卫组织的分摊会费。”根据程序,美国拨付给各国际组织的资金都包含在联邦政府的年度预算中,需要通过国会众议院讨论并投票表决。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一些众议院民主党人士表示,特朗普暂停资助世卫组织的决定,与他2019年扣押对乌克兰军事援助的性质相同,都违反了《美国国会预算暨截留控制法案(The Impoundment Control Act of 1974)》。该法案规定,白宫不能扣留国会拨款,如果总统提议扣留资金,必须在45天内获得国会批准。今年1月,美国联邦政府最高审计和监督机构——美国政府问责局(GAO)裁定特朗普政府扣留乌克兰援助费用“违法”时也指出:“在忠实执法的原则下,不能允许总统以自身的优先政策,取代国会已制定的法律。”

知情人士向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ABC News)透露称:“众议院正在审查特朗普政府作出的决定,包括向美国政府问责局征求意见。”

此外,恩格尔在27日的致信中提到:“目前为止,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的理由仅是一页谈话要点,其中几乎没有事实、没有计划,也没有解释暂停资助世卫组织后,如何在美国或全世界拯救生命。”

 

特朗普缺乏依据的“断供”决定,更招致了多方谴责。

“断供”世卫组织是一个危险的决定

美国新闻调查网站ProPublica披露的一份美国国务院备忘录表明,特朗普政府官员曾警告不能停止向世卫组织提供资助。备忘录中写道,“削减对世卫组织的资助,将威胁美国民众的生命,阻碍全球合力抗击疫情。”

△新闻调查网站ProPublica报道

很多公共卫生专家也强调了世卫组织的重要性。

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教授劳伦斯·戈斯丁表示:“如果没有世卫组织的帮助,将会有更多人死亡,不仅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也会发生在美国。”

美国医学协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也发表声明称:“抗击全球流行病需要国际合作,在世界面临危难的时刻,削减对世卫组织的资助是一个危险的决定,我们应该集中精力解决问题。”

《华盛顿邮报》评论称,世界其他地方可以看到美国在疫情中的表现。正如历史学家道格拉斯·布林克利所说:“我们没有在疫情中起带头作用,还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这严重打击了美国的声望。”▲◆★●■☆

 

台湾首个统派政团改组为政党

https://news.ifeng.com/c/7w4fqfBeoxU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海峡卫视

台“内政部”近日表示,自4月27日起将陆续办理岛内203个政党废止备案及42个政治团体废止立案相关事宜,经废止的政党及政治团体,应依相关规定办理财产清算程序,其中废止的政党除了妇联会之外,还有不少统派政治团体。

去年9月由政治团体转换为政党的统一联盟党主席纪欣,28日接受了海峡卫视记者专访。纪欣透露,像蓝天行动联盟、新同盟会这样的团体,会在解散后成立社会团体,而她也讲述了转换为政党的心路历程,她说,存在就有意义,依然会坚定主张和平统一。

成立于1988年的中国统一联盟,是台湾第一个主张和平统一的政治团体,多年来一直是台湾“反独促统”的中流砥柱。2017年,台立法机构通过政党法,中国统一联盟面临转换成政党或者解散的局面。2019年4月,在统盟举办的盟员大会上,全体盟员一致通过转换为政党,并采纳“统一联盟党”为党名。

作为第一任统一联盟党主席,纪欣表示:“我的责任是非常重大的,因为其实大家都摸不着头绪,怎么样从一个政治团体转化为政党,要求蛮多的。所以我自己也曾经每天写日记,做了一个大事纪,从4月13日以后,跟台湾的‘内政部’怎么样来沟通,他们的需求,各种文件材料,这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

据了解,统一联盟党不大,有1000多位党员,分散在全台各地,但从政治团体转换为政党,政治审核非常严格,纪欣跑了多次内务部门,终于在9月拿到政党证书。纪欣介绍:“我们没有改任何的有关党章的,宗旨目标全部都不改,我觉得我跟他们讲的理由,这是32年以前也是“内政部”核准的,你现在没有什么理由不让我们能够主张和平统一,这样是不对的,所以在我们的坚持下,一个字都没有改。”

但在去年,民进党当局陆续修订 “国安五法”,通过“反渗透法”,营造出风声鹤唳的氛围,使得不少统派人士忧心忡忡,如今又有不少统派政治团体面临解散,纪欣坦言确实感到悲观,但作为政党,她的责任更重大了,纪欣也乐观表示,统一是大势所趋,这个方向是不会变的。

对于统一联盟党接下来的发展,纪欣认为,台湾的内部的问题在哪里、对“一国两制”的了解,未来也是统一联盟党党员要加强了解的地方,此外2022年的“九合一”选举,统一联盟党势必要提出候选人,这些工作也都不简单。

纪欣表示:“让我们继续能够存在下去,继续我们的目标是我们的宗旨,鼓励更多的年轻人来参加,我个人认为这本身就是一个意义。经过了半年的努力,如今在台湾统一联盟党可以是一个堂堂正正继续发展的政党,我觉得这个是有意义的。”

海峡卫视台北特约时事评论员张亚中认为,民进党当局之所以会对统派政党“赶尽杀绝”,主要是为了政治考量,是彻头彻尾的“追杀”。同时,让台湾的统派团体变成政党,不得不参加日常选举,这也是民进党当局钳制统派的方法之一,也会让两岸之间关系越来越紧张,爆发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高。▲◆★●■☆

 

第二波蝗虫大军压境? 中国动员虫口夺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9/9408765.html

RFI 2020-04-29:第二波蝗虫大军压境? 中国动员虫口夺粮 https://t.co/lVn3SvAYnS pic.twitter.com/xdZwSYsem9

— RFI 华语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RFI_Cn) April 29, 2020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许多产业都受到冲击,纷纷有国家宣布限制出口粮食,近日非洲地区更出现了第二波的蝗灾,也因此粮食危机问题也受到大家关注,而中国大陆为了保护农产品遭到蝗灾侵袭,包含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门联合发出通知,希望加强各地防灾减灾,实现“虫口夺粮保丰收”的目标。

据中国时报今天报道称,深怕蝗灾!中国11部门联合下令, “虫口夺粮保丰收”维持社会稳定。该报道引据《新京报》消息,目前第二波的蝗灾正在东非蔓延,数量约是第一波的20倍,粗略估计非洲地区最少会有2,000万人受到影响,而中国大陆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大陆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泽华表示,大约6月份时,中国大陆将会进入蝗灾的高风险期。

对此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农村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等11部门日前联合发出《关于2020年度认真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的通知》,希望能够加强粮食应急、保障能力的建设。据此份通知表示,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因此粮食等重要农产品可以确保稳定供给,对整体局势有重要特殊意义,也避免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导致粮食供给出现问题影响社会稳定,因此列出5个“年度重点任务”,希望能够确保不会受到蝗灾影响。

据该报道说,这5个年度任务分别是,增强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保持粮食播种面积和产量基本稳定、加强粮食储备安全管理、做好粮食市场和流通的文章以及加强粮食应急保障能力建设,国家储粮局也特别召开会议,希望能守住农民种粮卖得出的“底线”。▲◆★●■☆

 

江口沉银地又发现“金窝子”张献忠宝藏或不止一处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9/9408540.html

红星新闻 2020-04-29

江口沉银一期、二期曾出水42000多件文物,许多文物首次面世,其揭开了一层又一层关于张献忠和江口沉银的面纱,让世人惊叹不已。三期考古发掘,同样从一开始,就让人期待。

“蜀世子宝”金印

4月29日,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2019-2020年度考古发掘(以下简称江口沉银三期)成果通报会上,来自蜀王府的“蜀世子宝”金印风头无两,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这枚金印是如何出水的?它有何作用?为何被砍坏?张献忠的宝藏有没有可能还藏在其他地方?

江口沉银考古发现“金窝子”张献忠宝藏或不止一处   刘志岩 韩杰 摄影

连日来,红星新闻记者对话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主任、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刘志岩,在他的讲述中,这枚金印及江口沉银遗址所蕴藏的张献忠等历史信息,一点点浮上水面。

红砂岩凹槽内金印坏成四块 其出水点遍地金器如“金窝子”

“今天的雾有点大,都不咋个看得清楚,就像考古一样,充满了未知性,这就是考古工作的魅力所在。”在江口沉银一期考古发掘通报会上,省考古院的相关人员曾以窗外的雾作为开场白,开始了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项目的介绍。

时隔三年多,三期考古发掘已经结束,但这句话,仍让许多考古人员认同。比如此次堪称最重量级的出水文物“蜀世子宝”金印,其出水过程也在考古人员意料之外。

“蜀世子宝”金印

第三期考古,和前两期一样,围堰,清理河床上的泥沙,等泥沙洗净,才能知道河床凹槽之中有无文物、有什么样的文物。

刘志岩介绍,此次考古发现了金器的集中分布区以及银锭的集中分布区,这很可能说明当时对于货物的运载存在分船以及分箱的情况,这对于认识当时张献忠撤离成都前的状况具有一定的启示作用。

在“蜀世子宝”金印出水前,围堰内的那片区域已经出水了一些金银器。“蜀世子宝”金印出水时,是在一块红砂岩石凹槽内,坏成四块的金块相距并不远,一开始,大家还不知道是金印,一大块金块入手,沉甸甸,便觉异常;金块上还有字,更加觉得不凡。

金印出水处堪称张献忠宝藏的“金窝子”

更让考古人员兴奋的是,其出水的地点,除了“蜀世子宝”金印外,还散落着金手镯、金耳环、金铤等数十件金器,堪称张献忠宝藏的“金窝子”。

还有多处银锭、金锭以及金块已经嵌入岩石,考古人员只能小心翼翼将其取出。

有些金器已嵌入岩石中

江口沉银一期出水文物3万余件,二期出水文物1.2万余件,三期出水1万余件。对此,刘志岩表示,一是作业面不同,二是认定标准有所提高。“今年出水的文物里,金器是最多的,这些大部分来自于王府。”刘志岩说,这可能是因为三期发掘区域更接近于当时的战争地址,“在此留下的大多是比较重的金器,而比较小、轻的金银饰品、铜钱等物品则漂流到了下游,所以一、二期出水这种文物较多”。

10多斤重世子金宝实物 国内首次发现,仅此一枚

在江口沉银二期考古发掘中,曾出水过一枚“蜀王金宝”, 不过遗憾的是,那枚金宝已经碎成了10多块。

明朝藩王金宝,也被叫做金印章。刘志岩说,根据明史记载,册封亲王时往往会用到金册或金宝。不过每一代藩王都会有自己的金册,而每个王府拥有的金宝则只有唯一一枚,作为明代亲王在藩地发布政令、与中央书信往来的信鉴。

有过之前发现金宝的经验,考古人员对这几块有字的金块也更加重视。四块金块聚集在一起后,大家发现,这也是一枚被人斩成了四块的金印,四块合成为一个方形印台、龟形印钮,印面铸有“蜀世子宝”四字。遗憾的是,印上的龟形头部暂未发现。尽管如此,这块金印也有十多斤重。

金印出水处堪称张献忠宝藏的“金窝子”

刘志岩介绍,“蜀”字证明这枚金印原为明蜀王府之物,“世子”为亲王嫡长子。从印文可知这枚金印为明代蜀王世子所拥有,既是蜀世子的身份象征,也是蜀王府历代世子传用之珍宝。“蜀世子宝”是国内首次发现世子金宝实物,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枚。

经过测量称重发现,这枚金银印台边长10厘米,厚3厘米,含金量高达95%。“在明代的文物里,含金量是很高的了,比张献忠的虎钮大金印含金量更高。”刘志岩说。

金印是政权象征张献忠等人将其破坏或是一种蔑视

刘志岩介绍,这枚“蜀世子宝”金印是蜀王府政权的象征,平时少有实用。

也就是说,这枚“蜀世子宝”金印在张献忠没有抢到手前,应该就是静放在蜀王府里,哪怕鲜有移动,也是气场满满。

“蜀王府应该就此一个,从规制和铸造上来看,不像明代晚期的,明代晚期国力没有这么强盛,做的东西都比较差,但这个印做得非常好。”刘志岩说,“印被砍坏了,从文物本身是一种伤害,但从历史信息来说,蕴含的东西更丰富一点,如果它没有被砍坏的话,就只是一个蜀王世子的印,现在被砍坏了,就把张献忠牵扯进来了。”

在一、二、三期江口沉银考古发掘出水的文物中,许多金银文物被压扁或被损坏,是为了方便携带,但这个金印被砍坏了,这就不仅仅是为了方便携带了。

刘志岩分析,一来可能张献忠等人只是将其当做黄金,砍掉是方便携带;另一种原因可能是金印是蜀王府世子权力的象征,张献忠等人有意将其砍成多块,以表达对明代朝廷、权力的破坏、蔑视等。

“屠蜀”或属“背锅”张献忠宝藏可能 其他地方还有

在此番出水文物中,本年度出水的官银,从地域及税种上均可填补前两次发掘的空白。尤其是发现了来自于乐至、仁寿、乐山、德阳、广汉等地的属于大西政权银锭,对研究大西政权的财政制度以及统治区域均具有重要意义。

刘志岩称,江口沉银遗址如此集中出水明代王府文物,目前,在国内也找不到第二处,这对于研究朝代和政权更迭很有意义。

除了以上意义,在刘志岩看来,张献忠的形象可能也要重新认识。“张献忠席卷大半个中国、建立自己的政权,还要收税,老百姓对他多憎恨?税是怎么收上来的?这可能(和一些史料记载的张献忠杀人如麻)是另一回事。”他说,“现在有税银,张献忠真如史料所言那样,把人杀完了如何来收税?(四川的人口减少)这不是一两年的事,张献忠入川,也就1644年到1646两年的时间,肯定是长期战乱造成人口大规模的减少。”

在四川省社科院张献忠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苏东来等人所著的《“江口之战”与明末清初四川社会变迁述略》中,也有类似的观点,文中称“张献忠在四川的活动以及大西政权对四川的统治,在四川地方志及明清证实中多为负面记载,清廷统治者对张献忠的污蔑背后反映出构建政权合法化的意图。众所周知,造成明末清初人口剧减的主要原因是战乱和灾荒,清朝找到了一个难得的替罪羊……对张献忠‘屠蜀’的肆意夸大渲染,不仅可以转移清朝政权合法化危机,而且还可以把自己扮演成‘替天行道’者,从而找到一条重建政治合法的路径”。

三期考古发掘以后,会不会再次发掘?刘志岩并未给出答案。不过,在交谈中,他认为,张献忠的财宝可能也有陆路运输,但比较重的物品肯定还是选择水路。

刘志岩说:“张献忠未必把全部的财宝从成都带走,江口沉银也不一定就是张献忠全部的宝藏,说不定在其他地方也有,因为现在我们只找到一个地方,其他地方有没有?还有几个地方?现在没办法给出准确的答案。”▲◆★●■☆

 

台独大佬辜宽敏力推制宪公投 北京警告要武统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4/29/9408512.html

VOA 2020-04-29 台独派大老辜宽敏力推制宪公投,大陆国台办和中国网民威胁武统 https://t.co/UwHM4YRptV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April 29, 2020

由独派大老、前台湾总统府资政辜宽敏所成立的“台湾制宪基金会”将力推两项“台湾新宪法意向公投”案,希望在明年八月底能交付全民公投,来授权民进党政府制定一部符合台湾现状的新宪法,开启国家正常化的政治工程。

不过,这项提案已引来中国国台办和网民的强力反弹,台湾内部,包括国民党也持反对的立场。

台湾学者分析,台湾现行主流意见仍以维持现状居多,且此举可能进一步冲击到蔡英文总统第二任任期的两岸关系,因此,着眼大战略,民进党政府会不会表态支持、未来这两项公投案能否成案、甚至通过,都还有待观察。

台湾制宪基金会执行长林宜正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两项公投案分别是:“您是否同意要求总统启动宪法改造工程?”、“您是否同意要求总统推动制定一部符合台湾现状的新宪法?”,由3,000人共同提案,已达到第一阶段的提案门槛,将于4月30日送交中选会审核,成案后,则进入第二阶段的连署,届时须于六个月内完成近29万人的连署,顺利完成后,则可望于明年八月第四个星期六(即8月28日)的公投日,来交付全民公投。

根据台湾的公投法,公投要过关,最少须有最新选举人口的四分之一(即约500万人)投下同意票,且同意票数多于反对票数,即可通过。一旦通过后,总统蔡英文则须于两年内执行公投结果。

台湾人具高度国族认同

林宜正表示,台湾历经了30年的民主化进程,已经到了急须解决台湾的国家定位和国家认同的时候,他说,民调显示,30年前,只有13%的人自认为是台湾人、非中国人,但这个比例今年攀升到83%,代表台湾人的国族认同已取得高度共识,不过,台湾的宪法仍将台湾和中国隶属同为一个国家,因此,他说,这部1946年于中国南京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早已不合时宜,且严重悖离台湾不受中国管辖或统治的现行政治现实。

他说,武汉肺炎疫情中,台湾人深刻感受到,未受到国际社会的公平对待,问题也出在这部脱离现实的宪法,让北京得以向国际宣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对台湾“纠缠不清”。

台湾人已经到了要面对和解决此一矛盾的时候了,他说:“我们认为是时候,再往前走一步,让台湾的国家正常化!我们要透过这个公投,让全民有机会参与台湾未来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过程、并充分表达对台湾未来的想像,让台湾能凝聚国家意识。”

至于“制宪公投”可能引发的中国反弹,林宜正说:“中国因素,无可回避,但重点不是北京怎么讲,而是台湾人怎么想。”

他认为,当台湾人展现出高度的民意共识,并采取应有的宪政改革作为,来让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时,必然会成为改变两岸情势的核心因素,也会得到国际社会正面的支持力量。

林宜正表示,这部倡议中的台湾新宪法,不仅能让台湾正名的问题迎刃而解,也能作为载体,让所有台湾的进步价值和倡议都能有所连结。

国台办跳脚

不过,独派的制宪公投已引来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弹。

人民日报29日报导,针对制宪公投,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痛斥,“台独”是历史逆流,是绝路。“台独”分裂活动严重损害两岸同胞共同利益和中华民族根本利益,严重威胁台海和平,只会把台湾推向极其危险的深渊,给广大台湾同胞带来深重灾难。

她还说,中国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中国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部分中国网民则语出威胁地透过微博留言表示:“这是逼着咱们将武统的时间提前啊!”,“希望这些毒蛙能顺利公投,这样能加速统一进程”等。

中国对台设有六项武统触发条件,其中一项便是“当台湾当局组织独立公投,使祖国面临分裂时”;而其他五项则为:台湾当局公然宣布独立时、台湾有外军部署时、台湾重启核武研发时、台军使用军事手段攻击大陆时、以及台湾发生大规模动乱时。

陆委会吁中共尊重台湾民意

针对国台办的反弹,台湾陆委会呼吁中共当局理性看待并尊重台湾民主多元意见的表达。

陆委会透过书面声明表示,公投是台湾公民应有的政治权利及直接民意的展现,属于民主社会意见表达的常态,中共当局应放弃以政治军事威吓的负面思维来处理,并正视中华民国存在及台湾从未隶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事实,才能有助于两岸良性互动发展。

声明还指出,台湾“政府会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来处理两岸事务。我们认为,任何有关国家主权与两岸关系等政治性议题均高度复杂敏感,相关事项应通盘审酌整体情势、妥慎处理。”

面对制宪公投,国民党表达反对立场,发言人洪宇倩向美国之音表示,国民党尊重人民发动公投的权利,但在制宪议题上,国民党始终坚持两岸和平发展并反对台独,因此,制宪公投的推动势必将负面冲击到未来的两岸关系,她呼吁蔡英文总统要谨慎评估、也要兑现其维持现状的承诺,并对此制宪公投可能造成的后果全权负责。

她呼吁,在立法院具主导权的民进党应回到修宪的议题、不再回避国民党的修宪提案,包括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分别由现行的20和23岁下修到18和20岁等。

台湾在1991年到2005年间,共进行过七次的修宪,但大多与已废除的国民大会体制或选举制度等有关。

蔡英文表态支持?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教授翁明贤分析,制宪公投案是独派团体发动的试金石,希望能趁着民进党执政期间,向台独建国目标推进,但此举必然引发中国反弹、及走向法理台独的疑虑,因此,很有可能冲击到520后的两岸关系,他认为,蔡英文总统如何在其520就职演说中回应,值得高度关注。

翁教授认为,蔡总统应会延续其第一任“维持现状、不挑衅两岸关系”的思维,并希望在其第二任任期内、让两岸关系有所突破,因此,表态支持这种可能改变现状、具有法理台独意味之提案的机率不高,再加上,台湾民众普遍支持维持现状,不希望引发战争,且国民党未来也会有反制的举措,应会降低独派制宪公投的动能,因此,他认为,成案或通过的可能性不高。

翁明贤说:蔡英文“会让这些独派发声,但她会从大战略的角度,让这种东西(提案)能被压抑下来。”

国民党前立委蔡正元也向美国之音表示,比较谨慎的蔡英文应会考虑美国和中国的态度,不一定会配合辜宽敏演出,而且他说,从政治利益分配的角度来分析,制宪公投意在扩大独派的政治势力,因此,若侵蚀到民进党主流派系的利益,蔡英文也可能却步。

2018年底台湾首次举办公投,10个公投提案中,攸关国名的东奥正名案(“你是否同意,以台湾(Taiwan)为全民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2020年东京奥运?”)虽获得476万的同意票,但仍以577万反对票败北。▲◆★●■☆

 

新司法部首任部长傅政华卸任 曾“扫黄”查封天上人间

https://news.ifeng.com/c/7w49e7d10Oe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快讯(记者 王俊)今天(4月29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经表决,决定任命唐一军为司法部部长。这也意味着傅政华正式卸任司法部部长。

9天前卸任司法部党组副书记

傅政华以司法部部长身份的最近公开活动是在4月10日,报道显示,傅政华在京出席“新冠疫情,法制体系”国际视频连线论坛开幕式并发言。

9天前,4月20日,司法部官网“部领导介绍”更新显示,傅政华已卸任司法部党组副书记。

近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中,《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实施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等提请审议,均由司法部党组书记、副部长袁曙宏作草案说明。

此外,傅政华卸任党组副书记次日,4月21日,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第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书记、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组长郭声琨主持会议并讲话。赵克志、周强、张军、陈一新、陈文清、唐一军、王宁、王仁华和协调小组成员、协调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在主会场参加会议,协调小组联络员在分会场参加会议。

这场政法工作会议,傅政华没有参加,唐一军亮相。

曾参与侦破马加爵等大要案

现年65岁(1955年3月出生)的傅政华,河北滦县人,刑侦出身,长期任职于北京市公安局和公安部。

公开报道显示,傅政华是从基层一步步干起。在基层最主要的工作经历是在北京市公安局二处,在业务部门,从一名普通侦查员开始,先后担任一大队大队长、二处副处长等职务。

1998年前后,已经在首都刑侦圈里颇有名气的傅政华接到了公安部的调令,前往公安部刑侦局任职。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傅政华在公安部期间参与了马加爵案等大要案的侦破,2005年在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任上调回北京市公安局。

2010年,傅政华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并任北京市委常委,跻身副省级。

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期间,他大力“扫黄”引起广泛关注,北京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凯富国际等四家顶级夜总会被查封。

2013年8月,傅政华任公安部副部长,继续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

2015年,傅政华卸任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出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明确为正部级。

同年,他还担任了中央610办公室(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2016年5月,傅政华接替杨焕宁,成为公安部常务副部长。2017年10月傅政华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

2018年3月国务院新一轮机构改革,司法部和原国务院法制办公室职责整合组建新的司法部,实行“双首长”制,傅政华成为新司法部首任部长、党组副书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