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温籍作家叶永烈逝世,他和家乡有很多故事★

今 日 看 点:20200517▲◆★●■☆

著名温籍作家叶永烈逝世,他和家乡有很多故事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64247.html

王健林消失100天,曾是亚洲首富,如今负债695亿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financenews/12222.html

金正恩再神隐14天!传砍掉情报局长和护卫将军职位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5/15/9460020.html

著名温籍作家叶永烈逝世,他和家乡有很多故事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64247.html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2020-05-15: 记者从上海作协获悉,著名作家叶永烈于2020年5月15日上午在长海医院去世,享年80岁。

叶永烈,笔名萧勇、久远、叶杨、叶艇。1940年8月30日生,一级作家、教授、科普文艺作家、报告文学作家。浙江温州人。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上海作家协会一级作家、教授。以儿童文学、科幻、科普文学及纪实文学为主要创作内容。曾任中国科学协会委员、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常务理事、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理事。

叶永烈从11岁起发表作品,19岁写作第一本书,20岁成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21岁写出《小灵通漫游未来》,出版180多部著作。在半个多世纪的创作生涯中,叶永烈建立了完善的个人创作档案,各种文稿、书信、照片、采访录音、笔记,作品剪报、评论、样书等均分类保存。叶永烈长期从事中国当代重大政治题材纪实文学的创作,积累了大量的档案和口述历史资料,形成了相当规模的“叶永烈创作档案”,成为中国当代历史研究的一批原始文献。

叶永烈做客《开讲啦》

叶永烈:我家三口写温州模式

转瞬之间,改革开放已经40春秋。2018年4月13日,温州市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卢剑平及金辉、郑朴先生来访,为《我与温州模式》一书约稿。

叶永烈在温州图书馆讲座。

儿时的叶永烈与父亲在铁井栏自家门口。

叶永烈夫妇(右二、右一)回到母校——温州瓦市小学。

那时候从温州去苍南龙港镇,交通甚为不便。要乘坐汽车经瓯海、瑞安、平阳,乘坐渡船渡过飞云江、鳌江两条江,才到达龙港镇。龙港镇令我耳目一新,因为这座新城是由一幢幢整齐的三、四层新楼组成,有点像美国的联排别墅。这些新楼底层开商铺,二、三、四层住家,这些新楼不是政府出资盖的,而是由四乡的“万元户”们自己出钱按照统一模式建造的。我两度从温州前往龙港,采访了龙港镇长陈定模。他向我讲述了这座“农民城”的历程。

经瓯江大桥,我专程到永嘉县桥头镇采访纽扣市场。那是一个眼花缭乱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小商品琳琅满目,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温州的起飞,温州民营资本最初的积累,就来自小商品。纽扣就是小商品,而永嘉桥头的纽扣市场,为一大批温州民营资本家积累了原始资本,赚到了第一桶金。这一温州模式后来被发扬光大,才有今天浙江义乌的小商品城。

汽车驶过楠溪大桥,经过乐清白象,我到柳市采访电器市场。父亲是乐清人,我曾经多次随父亲到过乐清白象、柳市。那里原本是出产香糕、泥蚶、炊虾(虾皮)、鱼鲞的地方,怎么忽然摇身一变,成了名闻遐迩的电器市场?这简直是颠覆性的。然而出现在我的眼前的种种电器,表明了柳市的“华丽转身”。生产电器毕竟不像生产小商品那样简单,这表明温州的民营经济正在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柳市的蜕变、巨变,意味着温州人不再局限于小商品小打小闹。

采访了龙港的农民城、桥头的纽扣市场和柳市的电器市场,使我对于温州模式有了深刻的印象。我意识到,在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大转折之后,中国大地百花争艳,百舸争流,而温州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毕竟是温州人,我在温州有着广泛的人脉。我拜访温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我的表姐夫施振声,父亲叶志超好友杨玉生医生的儿子、温州市科协副主席杨学德,我也拜访中学时的语文老师、作家金江,我的亲戚、作家马允伦,老作家马骅,铁井栏医生、父亲友人邵尧夫,父亲的学生戈鲁阳(作家戈悟觉之父)、金伯龙等等。通过他们,了解改革中的温州的潮头潮尾,了解他们对于温州模式的种种看法。

我还第一次拜访了住在龙港的恩师、作家杨奔。我11岁时向《浙南日报》(《温州日报》的前身)投稿,就落在副刊编辑杨奔老师手中,他把我的这首小诗发表了,使我深受鼓舞。

有趣的是,夫人杨蕙芬已经17年没有回到温州,25年没有回到家乡平阳张家堡(后来划归苍南),这次温州之行使她感触良多。平日教作文而很少写“作文”的她拿起了笔,写出散文《人老而屋新》。

写完之后,她说:“投给《平阳报》吧!也许,县里的小报会登我的文章。”

“不,寄给《平阳报》不行——你的文章写的是平阳的情况,给了《平阳报》,岂不成了往森林里运木头!”我建议她投给上海的《新民晚报》,因为这家报纸的副刊“夜光杯”常常刊登外地见闻之类的文章。

“《新民晚报》?!”她吃了一惊,连连摇头说不行,因为那是当时发行量达150万份的报纸呀。

忽然,她来了个180度转弯,说道:“对啦,你认得《新民晚报》的许多编辑,你替我写张‘介绍信’!”这一回,我连连摇头:“凭‘介绍信’,就是文章登了,也没意思!写文章要靠真本事。文章写得好,报社就会登的——你要相信编辑是公正的。”

她对我的话将信将疑,说道:“试试看吧!反正我是无名小卒,无所谓!”

她给编辑部写了一封信,只说明自己是上海某中学的教师,通讯处也是写某中学,完全跟我无关。信封上写《新民晚报》编辑部收。她把稿件塞进邮筒时,是1987年2月4日中午。

没有想到,《新民晚报》在2月17日便发表了她的《人老而屋新》,这使她激动不已。

真是无巧不成书,也就在2月17日,《光明日报》在头版“大学生在社会实践中”专栏里,醒目地刊登了我长子叶舟的文章《我看改革中的温州人》。▲◆★●■☆

 

王健林消失100天,曾是亚洲首富,如今负债695亿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financenews/12222.html

万维智库 2020-05-15: 最近,那个高呼”先赚一个亿”的王健林,似乎消失了,上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月13日的万达的年会上。

那一天,王健林的讲话没有被公开,是这么多年的第一次。许家印对外界称,老王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万达今年很难做得下去。

王健林消失100天,曾是亚洲首富,如今负债695亿

5月6日,万达集团在官网醒目的位置挂了一条简单的公告,称王健林当日主持召开万达集团工作会议,要求集团各公司”未来8个月要加倍努力工作,力争完成年初确定的年度经营目标,特别强调各公司今年开店目标不变”。

看来,老王还在挣扎,不知道曾经风光无限的万达,今年是否还能高调起来呢?

前几日,万达2012年收购的AMC院线受美国疫情影响,3月16日AMC宣布关闭全球1000家影院,其中美国630家。

据传言,AMC已经准备进入破产程序,还有业主晒出AMC的通知信,信中表示将停交4月房租。

王健林消失100天,曾是亚洲首富,如今负债695亿

虽然万达第一时间出面澄清,但在官网发布声明辟谣后,仍无法阻止业内对于万达危机的诸多猜测,特别是在当下影视行业的寒冬时期。

要说王健林现在有多低调,曾经就有多高调。

2012年开始,万达开启了疯狂的买买买模式,直到2017年,老王旗下有超过200个万达广场,万达城20个,五星酒店80家,全球经营影院1300家,还有两家美国电影公司……

后来,王健林开始有点飘了。

平时很少挥霍的他开始购买游艇,在拍卖会上买下名画,他买下度假村和马德里俱乐部,只为进到富人圈子,和他们举杯共饮。

彼时的王健林可以说是风光无限,2017年个人资产就已经超过了李嘉诚,一举成为亚洲首富。

而王健林的种种言论也赚足了眼球: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哈佛耶鲁不如敢闯敢干”,”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富贵险中求,敢闯敢干竞风流”,”我自己挣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只要万达进入的行业,其他企业无论国企央企,都没有机会做老大”等等等。

王健林消失100天,曾是亚洲首富,如今负债695亿

根据最新的财报显示,万达商管2020年至2021年负债695亿,2019年前三季度,万达商管营业收入为490.98亿元,同比下降31.83%;营业利润为243.62亿元,同比下降28.28%。万达陷入增长困境。

2020年初,万达宣布从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撤资,尽管在今年的声明中,万达表示不会退出大连足球,还要重建职业俱乐部。但如今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王健林,恐怕难以承担这门烧钱的生意了。

欠债未还,商户还未完全开张,战略投资协议难以履行。对于目前的王健林而言,他已然四面楚歌。

当初在媒体面前张狂扬言的老王,现在就连一个小目标都难以达成。

王健林消失100天,曾是亚洲首富,如今负债695亿

王健林曾说,原则上2020年以后,万达不再搞重资产,全部为轻资产。但在全面转型轻资产的关键年份,万达却释放出多个重回地产行业的信号。也许,王健林和他的万达帝国走南闯北转了一圈后,还是要回到最初的起点。如今,王健林已经66岁了,但是今年的他,大概是退休不成了。▲◆★●■☆

 

金正恩再神隐14天!传砍掉情报局长和护卫将军职位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5/15/9460020.html

国际观察 2020-05-15: 北韩领导人金正恩本月1日出席顺天磷肥厂的竣工仪式剪綵,打破外界病逝传闻后,将近两星期未现身,但在这段期间,北韩的高层正在进行大换血,撤换情报部门局长,以及负责责金正恩与家人维安任务的护卫司令部(Supreme Guard Command)司令官等。

根据《韩国先驱报》(Korea Herald)报导,从韩国统一部13日所公佈的报告显示,北韩军事情报局总参谋部侦察总局(Reconnaissance General Bureau,RGB)局长张吉成(Jang Kil-song)在去年12月已经被换下,由2017年晋升中将的林光日(Rim Kwang-il)取代,此外林光日还被升职为北韩部队的最高领导机构,也就是党中央军事委员会。

自从2010年以来一直保护金正恩家族的将军尹正麟(Yun Jong-rin),目前已经证实,由郭昌植(Kwak Chang Sik)所取代,负责金正恩的维安工作。据了解,郭昌植先前都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角色,因此很少人知道,直到去年才首度出现在官媒报导中。

韩国外交部表示,新官员的加入以及领导者的变动,代表着政权的世代转变;去年有80%的政治人物被更换,也表示,金正恩认真研究官员的绩效,希望换上更适合的人员,可以帮助金正恩巩固权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