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病毒掏空美国,耗掉7万亿美元对抗它…”★★

今 日 看 点:20200627▲◆★●■☆

中国制定“粽子国际标准” 怎么包、叫什么名都要管★★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599858.html

王维洛致信习近平 三峡大坝害国害民非拆不可★★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013.html

中国暗示:若放了孟晚舟可换两位被捕加拿大人★★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001.html

加拿大19名前政要上书总理 要求释放孟晚舟★★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209.html

“小小病毒掏空美国,耗掉7万亿美元对抗它…”★★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242.html

中国制定“粽子国际标准” 怎么包、叫什么名都要管★★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599858.html

自由时报 2020-06-25: 中國政府宣稱已經制定「粽子國際標準」,預定今年起實施,連粽子的英文翻譯也要統一為中文粽子的拼音「Zongzi」,消息一出遭中國網友狂酸,「不按你那標準來包的粽子不配叫粽子了?」(資料照)

今天是端午节,而端午节必吃的就是粽子,世界各地都有不同口味的粽子,没想到中国政府竟宣称已经制定“粽子国际标准”,预定今年起实施,连粽子的英文翻译也要统一为中文粽子的拼音“Zongzi”。消息一出遭中国网友狂酸,“不按你那标准来包的粽子不配叫粽子了?”

据中国官媒《中新网》报导,中国商业联合会代表去年在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亚洲协调委员会第21届会议上,提出“速冻饺子”、“粽子”的国际标准提案并通过立项审查,相关标准是在中国国家卫健委和中国农业农村部指导下,由业界与专家研讨起草。

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张丽君指出,两项提案原计划在今年7月召开的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大会上走相关程序,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大会延后,大会召开后标准项目就会开始实施。

张丽君指出,在国际会议上被认定标准,日后食品出口编号、定价都会受到影响,她透露在会议上,包括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泰国、老挝以及越南等国都表示欢迎,希望参与制定标准的过程。

张丽君说,“粽子国际标准”大致会包括基本操作工艺、感官的指标以及食品添加剂的指标和国际健康指标等,都要与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食品安全指标相结合。她还透露,制定标准时会考虑各国口味、形状等,但会以中国的口味为基础,兼收并蓄吸收其他国家的口味,促进中国传统美味加大贸易和流通。

主导粽子国际标准的五芳斋集团副总经理徐炜则提到,制定国际标准,可以帮助各国对粽子在食品安全等方面形成统一的认知规范,推动国际粽子产业共同进步。他还透露,各国专家认为中国粽子的历史悠久,产业也形成规模,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比较大,所以粽子的英文翻译就采用中文粽子的拼音“Zongzi”。

制定“粽子国际标准”消息一出遭中国网友狂酸,“有病吗?”、“总以为自己家里的吃法就是国际标准,岂不可怜”、“怎么,不按你那标准来包的粽子不配叫粽子了?”、“权力插手商业,只为与民争利”,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为了让人吃得放心,不是限制包粽子的自由”。▲◆★●■☆

 

王维洛致信习近平 三峡大坝害国害民非拆不可★★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013.html

文章来源: 王维洛 于 2020-06-25

如果对生态环境破坏如此严重的三峡工程不是破坏性的大开发,难道世上还有其他破坏性的大开发吗?(网络图片)

一、习近平考察三峡工程

2018年4月24日下午习近平在李小鹏等的陪同下考察了三峡工程,参观了通航船闸、升船机和左岸发电厂。这是1997年11月8日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带领一大群中央地方领导出席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以来,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一次考察三峡大坝,中间时隔21年,这也是习近平担任中共领导以来第一次考察三峡大坝。

笔者以为,习近平此次考察三峡工程有四重任务:第一是工程上的;第二是政策上的;第三是政治上的;第四是个人原因。

第一任务是关于三峡工程是否要建设第二座双线通航船闸,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出决策。建造三峡第二船闸的四百多亿元人民币由谁来出?是否还是从过去的三峡基金如今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中出?如果考虑得长远一些,八年或者十年之后,三峡工程需要建设第三座通航船闸。而目前中国所有重大问题的决策权都在习近平手中,需要习近平定夺,而李小鹏是交通部长,长江航运是交通部的管属范围。

第二是习近平必须对他在两年前提出的“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政策做出新的解释。2016年1月5日,习近平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让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按照习近平的讲话字面理解,在这之前长江搞的是大开发,是错误的。现在要实现政策措施的大转变,抓大保护。那么长江大开发具体是指什么?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沿长江的工业、城镇布局?什么又是大保护?两年前习近平没有讲清楚。现在急需做个澄清。

第三是政治层面上的需要。最近一段时间让习近平闹心的事情比较多,所以需要找一个地方来调节一下,来显示习近平的治国理念,显示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展示一下“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重要性。可供习近平选择的有中国的高铁、中国的高速公路、中国的港口、中国的桥梁、中国的水库大坝、中国的调水工程等。习近平选择了三峡工程。

第四是个人原因所决定的。不久前,三峡工程反对派的领军人物李锐在101岁生日之际,对习近平发表了一番评论,很不给习近平面子,让习近平很不高兴。但毕竟李锐是习仲勋的好朋友,又曾考察、提拔过习近平,习近平无法将敢于如此冒犯的101岁老人再次送入秦城监狱,让他再坐单号。但是为了让李锐知道习近平的愤怒,习近平选择了去视察三峡工程,选择和李鹏利益集团站队,让李锐永远流泪。

笔者,一个初二博士生,要对习近平说,你选错了地方。三峡工程论证错误百出,因此这个大国重器是害国害民,三峡大坝是非拆不可的,只是早拆晚拆的问题,是由你来拆还是由别人来拆的问题。

二、语焉不详

根据报导,习近平“在宜昌的第一个考察点是位于长江岸边的兴发集团新材料产业园,聚焦的是破解‘化工围江’问题。兴发集团是全国最大的精细磷化工企业。从2017年开始,企业对园区临江生产设施拆除或整体搬迁,关闭了排污口,并对拆除区域进行全面绿化。”

习近平对企业员工说:“我强调长江经济带建设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是说不要大的发展,而是首先立个规矩,把长江生态修复放在首位,保护好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不能搞破坏性开发。通过立规矩,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在坚持生态保护的前提下,发展适合的产业,实现科学发展、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提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把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作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项目的优先选项,实施好长江防护林体系建设、水土流失及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水土保持、河湖和湿地生态保护修复等工程,增强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等生态功能。要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抓长江生态保护。要在生态环境容量上过紧日子的前提下,依托长江水道,统筹岸上水上,正确处理防洪、通航、发电的矛盾,自觉推动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真正使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

2016年1月26日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习近平又指出:“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理念要先进,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把生态环境保护摆上优先地位,涉及长江的一切经济活动都要以不破坏生态环境为前提,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思路要明确,建立硬约束,长江生态环境只能优化、不能恶化。要促进要素在区域之间流动,增强发展统筹度和整体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提高要素配置效率。要发挥长江黄金水道作用,产业发展要体现绿色循环低碳发展要求。推进要有力,必须加强领导、统筹规划、整体推动,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

2016年3月25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习近平再次指出:“长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定位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按照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要求,建立生态环境硬约束机制,列出负面清单,设定禁止开发的岸线、河段、区域、产业,强化日常监测和问责。要抓紧研究制定和修订相关法律,把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覆盖到长江流域。要有明确的激励机制,激发沿江各省市保护生态环境的内在动力。要贯彻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决策部署,在改革创新和发展新动能上做‘加法’,在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上做‘减法’,走出一条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道路。”

习近平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三次提到长江流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可见对这个指示的重视。但是到底什么是大开发?为什么不搞了?到底什么是大保护?为什么要共抓?谁也不知道。因此下面的官员有了一个怠工的理由:命令不清。举个例子,江西省要建的鄱阳湖拦湖大坝,是属于大开发?还是大保护?湖南省要把洞庭湖和长江隔开来的工程,是属于大开发?还是大保护?长江中下游曾规划的600多个调水计划是属于大开发?还是大保护?这些工程让搞?不让搞?

这一次习近平做出了解释,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是说不要大的发展,而是不能搞破坏性的开发。如果习近平在2016年1月5日的会议上说:“共抓大保护,不搞破坏性的开发”就比较好懂了。但是这样说话,似乎不合现在的时髦,前句五个字,后句八个字,体现不出水平。

之后习近平视察了三峡工程,称之为大国重器。可见在习近平的心中,三峡工程不是破坏性的大开发。如果对生态环境破坏如此严重的三峡工程不是破坏性的大开发,难道世上还有其他破坏性的大开发吗?

所以,习近平的“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就比较好理解了:“既要大保护,也要大开发。宁要大保护,不要大开发,而且大开发就是大保护”。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就和习近平的“金山银山青山绿水”论一样:“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话说和不说都一样。

三、“围江”的化工企业都有环境评估报告,而且都是利大于弊

精细磷化工企业的领导汇报说,企业已经把临江生产设施拆除,关闭了排污口,并对拆除区域进行全面绿化。这些措施对于来视察的领导的眼球有作用。只要这个精细磷化工企业还是留在长江流域内,对长江流域的环境的污染破坏依然存在。无论排污口设置在什么地方,最后都流回到长江中来。中国化工企业上马之前,都做过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结论都是利大于弊。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是中国第一个环评报告,在全国有示范作用。由马世骏为组长、侯学煜等为顾问的第一个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结论是弊大于利。领导对这个结论不满意。于是顶层设计,换个方子云来长江流域做组长,组成生态环境二组,做了第二个环评报告,结论是利大于弊,经过国家环保局的批准。经过批准的三峡工程的环评报告给全国做了一个很坏的榜样。既然三峡工程这个对生态环境破坏这么严重的工程,它的环评结论可以是利大于弊,那么哪一个化工企业对生态环境的破坏能大过三峡工程?所以建立在长江边上的化工企业的环评结论都是利大于弊。哪里还有什么破坏性的大开发呢?特别是对于废水排放来说,环评报告中都号称企业内采用水循环、重复利用,没有废水排放。其实是先将严重污染的废水在厂区存蓄起来,等到下大雨、发洪水时,把废水一起清空,排入长江,然后把责任推给“天灾”。

前几年有资料显示,长江流域年污水排放总量达到250多亿吨,占全国的40%以上,其中80%的污水未经过有效处理直接排入河流。

其实,就是全部废水都经过中国污水处理场处理,出来的水也是劣V类的水(中国地表水分I至V类,I类水质最好,V类最差,劣V类是后增加的,水质比V类还差),也就是说,依然是有毒的污水。德国污水处理场出来的水,其水质达到中国地表水III类水的标准,也就是可以作为中国饮用水水源的标准。如果中国污水处理场也能达到这个标准,哪里还有“化工围江”的问题?

四、长江自净能力的减弱是长江污染的最主要原因

紧接着习近平驱车来到紧邻三峡大坝的太平溪镇许家冲村,了解这个移民村的变迁和发展特色产业等情况。正在村里洗衣服的几位村民告诉总书记,过去是在江边洗衣服,现在村里建起了便民洗衣池,用上了自来水,污水集中处理,既尊重了生活习惯又很环保。总书记接过洗衣用的棒槌,俯下身,试着捶打了几下衣服,说:现在洗衣服也是绿色环保的了。习近平说,看见大家日子过得好,我高兴!

从这段报导可以看出三峡工程移民家庭的一些真实生活情况:

第一,三峡工程移民安置没有什么成绩可展示的,展示一下村姑洗衣服;

第二,移民家里没有洗衣机,可能是买不起洗衣机,或者无法支付洗衣机的电费。守着三峡大坝的三峡工程移民付不起洗衣机的电费,可以算是内涵段子。当初建设葛洲坝工程时,宜昌地区的电费为全国水平的四分之一,移民用电免费;

第三,移民家里没有自来水供应,否则不需要建立集中的洗衣池,可以一边在家洗衣,一边看孩子或者做饭;

第四,过去用江水洗衣服,现在用自来水洗衣服,洗衣后的废水集中处理,移民不但要付水费,还需支付污水处理费。

为什么过去居民可以直接在长江边用江水洗衣服,而长江水质量还很好?你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同饮一江水。在三峡工程建设之前,长江三峡河段是中国水质最好的河段,II级水质,相当于现在中国最好的I类水。

河流有自净能力,流速越大,河流的自净能力越大。俗话说:流水不腐。奔流的河水在运动中会增加水中的氧气。污水处理厂的曝气过程,就是模拟自然河流中河水的快速流动。河水与河床的砂、石发生碰撞产生波纹,加上风的作用,河水波纹增加了与空气的气体交换,将空气中的氧气溶于水中。自然河流河床的砂石和底泥、河流的河漫滩、沙滩,河流中的微生物和动物群落,水生植物都有水净化功能。

三峡大坝建造之后,长江三峡河段的水流由于大坝的壅堵而大大减小。读者可以做一个实验,装一大碗水,放在室外太阳底下,几天后水就变色、变臭了。根据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生态环境组的报告,三峡大坝的建设,将使三峡河段水流变缓,河流的自净能力减弱。

流速减小20%,污染物浓度增加11%;流速减小40%,污染物浓度增加28%;流速减小70%,污染物浓度增加82%;

流速减小80%,污染物浓度增加158%  (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影响,第31页)。

根据蒋高明先生提供的资料,河宽50米、沙滩宽1公里、长约10公里的健康的天然河流,其具备的水净化能力相当于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建造的污水处理场。建造水库大坝是牺牲河流的自净能力去换取电力。这是一种交换。这种交换往往得不偿失。

许多人也许还记得,坚决支持三峡工程上马的张光斗在大江截流之后给中央领导写过一封信,表示他对未来重庆库区的水污染问题十分担忧。张光斗建议中央政府投资3000亿元人民币来解决水污染问题。当时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为900亿元人民币,而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时的总造价才570亿元人民币。三峡工程总造价900亿元人民币,却要用三倍多的投资去解决由于三峡工程建造而产生的河流自然净化能力减小的问题。这样工程能有经济效益吗?做出正确的判断,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知识。

三峡工程建造之前,长江三峡河段的水质为II级,相当于现在的I类。目前三峡水库的水质为III类,部分库区水质为IV类甚至V类,部分库区富营养化现象严重,出现蓝藻、水葫芦等,并有扩散的趋势。如果把流经三峡水库的水全部恢复到三峡大坝建造之前的水平,每立方米的水处理费按象征性的费用0.10元人民币计算,三峡坝址处每年流量按4500亿立方米计算,每年水污染处理费为450亿元人民币,超过每年250亿元人民币的三峡工程发电毛收入。所以,三峡大坝一天不拆,中国人就必须为长江自净能力的下降支付成百上千亿元人民币的代价。

其实,让中国厉害的许多大国重器,如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中国的高铁、中国的高速公路、中国的港口、中国的桥梁,都是经济效益很差的工程。习近平依靠这样大国重器,怎能把中国建成强国。

五、中国如何才能无敌天下?

听说习近平特别爱好国学。中国政法大学郭继承教授说:“如果习近平思想是一座山,那么这座山的根脉部分就是国学。国学是习近平思想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对其他思想起到支撑和滋养的部分。”

国学中对于如何治国理政都有很多教诲。老子道德经第六十七章:“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

老子把慈作为第一宝。做皇帝的,对子民、对下属要慈悲,对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要慈悲,这样才能有可持续的发展。

老子把俭作为第二宝。无论齐家还是治国,都要勤俭。所拥有的资源总是有限,如果做皇帝的贪得无厌,到处撒币,再多的资源也会枯竭。

最为重要的是不敢为天下先。夫唯不争,故无尤。不争天下第一,就不会感到有人会掐你的脖子,也不需要把大国重器掌握在自己手里。没有对手,就无敌天下。

正如老子所说:“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不知道道家思想是否是习近平思想的根脉?▲◆★●■☆

 

中国暗示:若放了孟晚舟可换两位被捕加拿大人★★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001.html

中央社 2020-06-25: 中国官方一直强调,逮捕与起诉两名加拿大公民与孟晚舟(见图)案没有关係,但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却说,加拿大若放了孟晚舟,「有利于解决两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路透资料照)

中国官方过去一直强调,逮捕与起诉两名加拿大公民与孟晚舟案没有关係,但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却说,加拿大若放了孟晚舟,「有利于解决两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

中加两国关係因为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引渡至美国案跌至谷底。

24日的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有外媒引述,一些加拿大官员和法律专家认为,加拿大可以合法地释放孟晚舟,只不过这可能会损害加拿大的民主体系和司法公正,媒体就此询问中国方面的看法。

根据官网文字实录,赵立坚回应时,主动提起被中方逮捕的加拿大人康明凯的妻子也表示,「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在任何时刻终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

赵立坚说:「这样做符合法治,也有利于解决两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

赵立坚重申中方立场,认为孟晚舟事件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即使按加方所说这是一起司法案件,正如康明凯妻子所说的,『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在任何时刻终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这说明加拿大政府在孟晚舟事件上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法律秉公执法的。」

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24日报导指出,中国过去不断否认,逮捕这两名加拿大公民和加拿大逮捕孟晚舟之间有任何关係;但赵立坚的说法,却公然地将两者联繫起来。

环球邮报以「若加拿大让孟晚舟回家,中国暗示会放了康明凯与史佩佛」为标题,报导此事。

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史佩佛(Michael Spavor)是在2018年12月在中国被捕,被捕9天前加拿大才依美国发出的逮捕令,拘留中国电信设备巨擘华为的财务长孟晚舟。

今年6月15日,加方对孟晚舟引渡至美国一案再度开庭审理,大法官要求此案在2021年夏季前终结;19日,中国检方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罪名,将加拿大康明凯和史佩弗提起公诉。

加拿大总理杜鲁道(Justin Trudeau)22日痛批中国说:「这种任意拘留加拿大公民的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也让人极度忧心,对加拿大人是如此,对世界各地看到中国运用任意拘留以遂政治目的的人们,也是如此。」

中国方面则多次反驳中方起诉加拿大公民是「报复」的说法。赵立坚及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日前都表示,加方不要对康明凯及史佩佛案「说三道四」,强调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和组织以任何藉口干涉中国内政和中国的司法主权」。

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现任驻法大使的卢沙野也在20表示,「中国起诉两名加拿大公民与此并不相关。中国是法治国家,尊重司法系统独立。我们一贯依法行事,并不是为了报复。」▲◆★●■☆

 

加拿大19名前政要上书总理 要求释放孟晚舟★★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209.html

多维 于 2020-06-25: 因应美国要求,加拿大逮捕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原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导致中加关系迅速跌入冰点,中国随后采取反制措施,以间谍罪逮捕并起诉两名加拿大人。近来,有不少加拿大人开始呼吁官方释放孟晚舟,以重塑中加关系。

据加拿大《环球新闻》6月24日报道,加拿大19名曾在联邦内阁或世界舞台担任要职的政治人物,23日联名致信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要求终止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将其释放,给加拿大一个“重塑对华战略”的机会。

根据报道,19位联名者分别为:加拿大前司法部长艾伦·洛克(Allan Rock);前外长劳埃德·阿克斯沃西(Lloyd Axworthy)、劳伦斯·坎农(Lawrence Cannon)、奥列特(André Ouellet),前新民党领导人埃德·布罗德本特(Ed Broadbent),前联邦最高法院法官路易丝·阿伯(Louise Arbour),以及前驻联合国代表等。

这份联名信援引多伦多一位有丰富引渡案经验的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早前所写的法律意见书,内称加拿大现任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完全有权随时结束”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释放她。

这19位联名者向特鲁多喊话道,“毫无疑问,美国的引渡请求令加拿大陷入困境。作为总理,你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定。服从美国的要求已经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拉梅蒂应把与美国引渡协议下承担的义务放一边,通过政治干预来结束孟晚舟引渡案”。

根据加拿大《引渡法》1999年版规定,司法部长“可随时撤回”政府对引渡案件的支持,这会促使法院下令释放引渡对象。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格林斯潘23日说,“这完全由司法部长自行决定”,“问题不在于(加拿大政府)能不能这么做,而在于他们是否应该这么做”。

联名信写道,释放孟晚舟可换回在中国被捕的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迈克尔(Michael Spavor)——两人均于6月19日被中国检方以间谍相关罪名起诉——这会给加拿大松绑,给渥太华一个“完全自由地重塑对华战略方针”的机会,“采取必要强硬措施保护和促进自身利益”,“这将为加拿大在中加关系上自由决定和宣布立场扫清障碍”。

终止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释放她,是否会损害加美关系?联名信认为,这将不可避免地面临来自美国的反击,但两国间不一般的关系能够经受住这种外交摩擦,“加美不是第一次出现分歧,如加拿大就曾拒绝出兵伊拉克,但两国关系经受住考验”。

目前,孟晚舟引渡案已进入庭审阶段。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和该案控辩双方达成共识,确认引渡案的日期,同意8月17日恢复引渡听证会,对加美提供的证据进行讨论;至于加美是否滥用司法程序的辩论将于2021年2月16日开始。联名信则认为或到2024年才能决定是否将孟晚舟引渡至美国。

曾任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和约翰·特纳(John Turner)外交政策顾问的罗伯特·福勒(Robert Fowler)亦在信上签名,他称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把康明凯带回国,“必须尽自己所能来照顾本国公民”。对于“向中国屈服”的说法,他说,“政府的首要责任是照顾本国公民健康和安全,外交政策不仅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友好”。

就联名信被公开的前一天,即6月22日,康明凯之妻首次公开露面,公开呼吁加拿大释放孟晚舟。

除担忧加美关系外,联名者之一的洛克22日解释,特鲁多之所以不敢出手释放孟晚舟,是因为他仍对2019年曝出的“SNC兰万灵贪腐案”中所犯的错误感到尴尬。

面对这些呼吁,拉梅蒂办公室23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引渡程序保证了个人权利,确保寻求引渡国在法庭上有正当程序,还可履行加拿大的国际条约义务,“我们非常清楚管理这一重要制度的法律和程序”,因此评论法院正在审理案件是不合适的。

对于孟晚舟案,中国外交部24日再度回应指,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我们再次敦促加方切实尊重法治精神,认真对待中方的严正立场和关切,停止政治操弄,立即释放孟晚舟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小小病毒掏空美国,耗掉7万亿美元对抗它…”★★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5/9600242.html

NewTalk 于 2020-06-25

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主任芮斐德(Robert Redfield)。   图:翻摄自美国CDC网站

美国武汉肺炎疫情未见趋缓,截至目前确诊数已经超过230万人,死亡数逾12万人。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表示,武汉肺炎已经使美国跪地屈服,可能将花费7兆美金来对抗这种「小小病毒」。

罗伯特在众议院能源及贸易委员会听证会中指出,美国可能需要为了这个「小小病毒」,花费约7兆美金。罗伯特强调,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对抗病毒。罗伯特为何这麽说?卫生官员解释,美国超过半数州确诊病例数还在激增,且并非因增加检测而导致的。

针对持续攀升的确诊案数,CDC前代理主任理查德·贝瑟(Richard Besser)指出,没有任何一州可以有效执行「居家隔离」过渡到「检测、追从、隔离」阶段。他强调美国必须找出有效过渡的方式,否则重启经济的每一州,即使先前疫情控制的再好,最后仍会看到大量新增确诊,「先前的防疫成效都会回到原点」

另外,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佛奇(Anthony Fauci)表示,如果秋季之前还未能控制疫情的话,「就如同被森林大火追着跑」。他强调,未来数週将是佛罗裡达州、德州以及亚利桑那州等确诊攀升州的关键时期。他也建议美国民众,「不要去人潮拥挤处」、「若一定要去,记得戴口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