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16天治愈出院仅1例 专家释疑:治疗难度更大?★

今 日 看 点:20200628(上午版)▲◆★●■☆

北京疫情持续延烧“病例16”引起众多网民热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7/9606623.html

北京疫情16天治愈出院仅1例 专家释疑:治疗难度更大?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7/9605705.html

中印边境冲突前沿:走进“实控线”边沿的拉达克★★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6/9603761.html

建中央审计署监督高层 吴胜利卸任后被审计不寻常★★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6/9604026.html

 北京疫情持续延烧“病例16”引起众多网民热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7/9606623.html

三立新闻 2020-06-27: 新冠疫情在中国境内再次爆发。北京在6月11日出现群聚感染的确诊病例后,爆发迄今短短十多天,便已经有多达297名的确诊。在昨(26)日新增的17例中,病例16的“接触史”及“曾到访过地点”引起众多中国网民热议。

6月22日,各家中国官媒纷纷庆祝在21日的24小时间,新增确诊病例终于降至个位数,当局宣布疫情已经控制住,民众也表态肯定政府的表现。没想到,打脸却来的这么快…22日新增13例、23日新增14例、24日新增13例、25日新增11例以及昨(26)日新增17例。

每一天都是两位数的新增确诊病例,让众多中国官媒纷纷低调了起来。昨(26)日的17名新增确诊病例中,病例16引起不少对岸网民的讨论。因其身边的同事及家人“曾在北京疫情发源地有过接触”,确诊前曾于往公务机关、同事家中、超市等地活动,导致民众人人自危外,也痛批“为什么家人曾在疫区,他却可以到处走”。

新冠肺炎疫情在北京复燃,眼看确诊病例即将突破300例,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认为本次疫情是“比较突然、小范围的爆发”,不算是第2波的疫情。表示目前全球总体疫情仍严峻,第1波还没结束,秋冬可能还有第2波疫情。▲◆★●■☆

 

北京疫情16天治愈出院仅1例 专家释疑:治疗难度更大?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7/9605705.html

财经 2020-06-27: 北京的新冠患者住院时间比全国平均水平要长,并不是治疗难度更大,只是采集标本更规范、核酸检测试剂盒的灵敏度提升有关

2020年6月26日,北京市新增本地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7例,累计确诊297例。引入注目的一项数据是,自6月11日北京新的疫情暴发以来已16天,仅治愈出院1例。

早在2月4日武汉的疫情最紧张的时期,国家卫健委曾介绍,除湖北省外,全国出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为9天多。而湖北省平均住院日为20天。

当时湖北的情况,一是重症患者比较多;二是武汉市制定了更严格的出院标准,增加了在院观察期10—12天。

而此次北京的新疫情中,危重症患者并不多。6月24日,北京市卫健委主任雷海潮介绍,此次疫情与3月31日前确诊病例比较,普通型相对较高,重症和危重症相对较低。256例确诊病例中,危重症3例,重症仅7例。

北京的新冠肺炎患者住院时间比全国平均水平要长,这也引发外界猜测,北京市是否调整出院标准,增加了观察期?

“出院标准没有任何改变。”北京一家传染病专科医院的医生告诉《财经》记者,出院标准仍按照第七版诊疗方案。

第七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出院标准要求,临床症状消失后进行两次核酸检测,中间间隔24小时,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可以出院。

上述传染病医院医生分析,患者的治疗周期没有特别长,按照国家标准可以出院的治愈者,需要两周隔离期。

北京市卫健委数据显示,虽然有1例出院,但确诊的297例目前全部在院。可见,治愈的患者被留院观察,但是观察期不算为住院。

其实在上一轮疫情中,北京市新冠患者的平均治愈时间就呈现延长趋势。至5月上旬,平均住院日已超过20天。北京地坛医院院长李昂解释,“不是我们的效率降低了,而是对疾病认识深化了,治疗更系统,效果更巩固。”

在临床症状消失后,患者能否出院,取决于核酸检测是否符合连续两次阴性。“我们医院的病人平均住院时间可能是全国最长的。”上述传染病医院医生分析,“是我们对执行标准更严格:一方面规范采集标本,尽量减少假阴性发生,另一方面可能也与核酸检测试剂盒的灵敏度提升有关。”

核酸检测试剂盒更灵敏

核酸检测是新冠肺炎确诊的金标准,但偶尔的“不靠谱”也伴随整个新冠肺炎疫情,在此次北京新疫情中也几番让公众困惑。

6月25日,北京市披露了一例确诊病例,前4次咽拭子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第5次才呈阳性被确诊。

这位60岁的女性患者住北京大兴区观音寺街道团河苑小区,6月3日到新发地市场采购,6月14日作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集中观察,6月16日出现发热症状,被送至大兴区人民医院。6月15日至22日先后采集4次咽拭子进行核酸检测均为阴性,6月23日核酸检测阳性,6月24日确诊普通型病例。

此前,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的一名急诊护士,曾在6月17日参加核酸检测为阴性,6月18日却被确诊感染。

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陈坤对《财经》分析,个案的具体原因会不同,但核酸检测有一定的假阴性比例存在,出现类似的案例很正常。“假阴性”即一些患者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但是核酸检测报告阴性。

核酸检测有假阴性问题,是受包括采样操作等的影响。在发热门诊,北京已经采了“1+3”的模式,即核酸检测加上血清抗体检测,再加上影像学,还有血液的检测,目的是进一步降低漏诊风险。

一线采样人员如果采样操作不当,会影响检测的准确度。而检测试剂盒也是核酸检测能否更加靠谱的重大因素。

为了解核酸检测的准确性,今年3月,国家卫健委临床检验中心对全国2000余家核酸检测实验室进行规模抽检,一位接近卫健委的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此次检测结果没有公布出来,但卫健委对产品之间的差异情况已经掌握。

衡量试剂盒的准确,灵敏度和特异度是核心。特异度是健康人群中,能被准确检测出没有被感染的比例;而灵敏度,则是指能被准确识别出患者的比例。

不同品牌之间的差异能有多大,华大集团传染病首席科学家陈唯军对《财经》记者分析,各家的试剂盒特异度基本都在99%以上,这说明基本不会有健康人被误诊。但灵敏度有差异,获批产品的灵敏度肯定是符合国家标准的,但是对于病毒浓度比较低的样本,是否能检测出来,不同企业生产的灵敏度可能会相差数倍。

“像无症状感者体内的病毒含量就较低,那么对产品的要求其实更高一些”。陈唯军说,从疫情暴发之初的紧急研发生产到现在,各家的生产工艺一定是逐步稳定的,灵敏度也应该是有提升的。不过,目前还没有看到某家公司申报了灵敏度更高的产品,就意味着没有明显的生产工艺改变。

据《财经》记者了解,在北京医院,大部分样本检测可以在本院内完成,此前也有部分样本交给医院合作的第三方检测实验室,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提高检测的准确性。

“核酸检测变灵敏了,受检者体内的病毒浓度即便更低,也会被检测出来呈现阳性,因而不能出院。”陈唯军分析。

减少假阴性,避免重复住院

北京市各家医院在出院标准把控上更加谨慎,这也和另一个核酸检测“谜题”——出院患者“复阳”相关。

尽管按国家卫健委规定的新冠肺炎病例出院标准,临床症状消失后进行两次核酸检测,中间间隔24小时,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可以出院。但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多地曾出现过治愈出院的患者,核酸检测再次“复阳”。

湖北省黄冈市一位新冠肺炎患者在1月—3月间,入院三次,两次出现核酸“复阳”。在第一次出院时,连续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但身体并没有完全康复,呼吸略有些困难,偶尔咳嗽,走路也必须缓慢。

“当时还是要求出院回家隔离14天,可是我到家没几天就改为出院集中隔离。我就又被接到隔离点”,而几天后,这位患者的咳嗽症状加重,核酸检测确认“复阳”。类似的治愈、出院、观察、“复阳”的情况在这位患者身上上演了两次,直到第三次出院并集中观察10天后,才得到通知可以回家。

“回家待了几天后,他们都没再联系过我检测。”这位患者心里悬着的石头才放下,“我想是真的治愈了吧”。

对于“复阳”的原因,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仍是未解之谜。中国疾控中心前副主任杨功焕告诉《财经》记者,直到现在,已经治愈的患者是否会再次“复阳”,在科学研究中还没有准确的解释,这其中可能有采样、检测不准确的情况,也有可能是病程发展病毒含量确实很低的情况。

杨功焕指出,患者住院治愈耗费的时间较长是有综合因素影响的。“我们可以依据患者体内病毒浓度较高,那么更容易被试剂盒检测出。但是不能简单地反向推断,试剂盒灵敏度提升,就更容易检测出患者”。

“医户人员操作也更严格,比如采样更规范,使其后的检测更精准,减少假阴性的出现。”上述传染病医院医生分析。

北京对确诊患者治愈出院的严把关正如李昂所言,是为了“保证每出去一个病人是安全的,对周边的人是安全的”。▲◆★●■☆

 

中印边境冲突前沿:走进“实控线”边沿的拉达克★★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6/9603761.html

BBC中文 2020-06-26 :中印军队6月15日在拉达克地区的加勒万河谷发生致命冲突后,双方外长通话,军方在边界再次举行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包括双方军队脱离接触以避免冲突升级等。BBC记者在冲突发生后访问了拉达克区域内的小镇列城,当地在遭遇严重新冠疫情后又陷入通讯中断。对于中印冲突,这里的居民有自己的看法。

在印度实际控制的拉达克地区的喜马拉雅山地带,列城(Leh)周围一片怪异的寂静。自从20名印度士兵在加勒万河谷与中国士兵的冲突中死亡之后,拉达克当地人心里就充满一种不确定性。

街上能看到的人寥寥可数。在往年的这个时候,这里通常会挤满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但是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意味着,旅游季节没有了。

在人口密度只有每平方公里三人的列城,截至6月21日的这个星期天,共有大约212名新冠病毒确诊病例。

印度与中国在拉达克地区的正面冲突,无疑使这个充满恐惧的地方增添忧虑。

6月18日,列城的佛教团体拉达克佛教协会(Ladakh Buddhist Association)试图申请一次游行,来纪念在“实际控制线”上被杀的士兵,但是因为正在实施的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防疫限制令而被当局阻止。

通往加勒万河谷和班公湖地区的路都已经禁止外人进入,包括媒体。

列城当局声称,限制活动纯粹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但是列城的印度人民党(注:印度执政党)主席多杰·旺楚克(Dorjey Angchuk)向BBC表示,媒体被阻止前往该地区不过是避免任何猜测。

列城的大多数当地人都不完全知道加勒万河谷的实际情况,而那里距离列城只有大约160英里。

在过去几个星期,在实际控制区印度一侧附近的通讯线路都被暂时切断。

莫迪声明引发的不解与愤怒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已经表示“没有人进犯我们的领土”,这在拉达克以及全印度引发了质疑。

纳姆吉亚尔·杜尔布克(Namgyal Durbok)是毗邻加勒万河谷的杜尔博克前议员。他在15天前从自己所在的村庄回到列城。他说:“假如他们(中国人)没有入侵我们的领土,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军队调动?”

他补充说:“总理莫迪或许会说没有人入侵,但是我们所有村民都知道入侵发生了。如果你去看一眼加勒万河谷,我们曾经在其中一片牧地放马,但是现在中国人把那里控制了,这意味着什么?”

列城的印度人民党主席旺楚克说:“两国的军队都在自己一侧的实际控制线上巡逻,而由于实际控制线没有明确标定,于是有时候我们的军队会越到他们那边,有时候是他们越过来。这种时候,两军就会面对面,有时候就会发生混战,而这一次也是在实际控制线上发生冲突,但是中国军队没有入侵我们的领土。”

苏南·旺楚克上校(Colonel Sonam Wangchuk)是一名退役印度军人,曾参加过1999年与巴基斯坦的卡吉尔战争。他说:“我们在加勒万损失了20个孩子,那就一定是有一个争夺或者冲突的点,否则这些人怎么会死掉。要么就是你入侵了他们的地方,要么就是他们入侵,所以才会有这些冲突发生。”

在莫迪的声明引发愤怒和不解之后,印度总理办公室又在第二天发表了一份澄清声明。

当中说道:“全党派会议得悉,中国人来到实际控制线的兵力要大得多,而印度作出了相应的回应。”

声明还进一步指:“至于在实际控制线上的犯规行为,会议清楚地指出,6月15日在加勒万的暴力事件起源是中国一方试图在实际控制线边上建造结构,并且拒绝停止。”

当地人害怕失去生计和通讯

生活在实际控制线附近的大多数人都依赖畜牧业,而中国的入侵令他们担忧会失去自己的牧场。

纳姆吉亚尔·杜尔布克表示:“中国侵占我们的土地已经很多年了,我们藏北高原的游牧民族一直有向当局反映这个问题,却从来没有人听,我们在受苦。”

这里的每一个区域都由选举产生的议员做代表,而议员的组织称为拉达克自治委员会(Ladakh Autonomous Hill Development Council)。

该委员会负责这个地区的所有发展事务。

BBC掌握到一封由加勒万和班公地区议员写的信件。信是在6月19日写给拉达克地区专员,请求他恢复该地区的通讯设施。

信中称:“持续的印中边境紧张情势导致了整个地区电信通讯设施的忽然中断。”

议员进一步写道:“(通讯公司)BSNL移动网络在过去20天停止,因此大约17个村庄正面临通讯中断。”

议员指,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之下,通讯很重要。学生也受此影响,因为他们无法参加线上课程。

现在,该地区的通讯仍然停止,已经超过了20天。

拉达克地区专员苏加特·比斯瓦斯(Saugat Biswas)向BBC表示:“我已经向军队提出这一问题,他们仍然在研究。”

他还表示:“在边境地区的通讯是由BSNL提供的,但是线路主要是由军队控制,所以它并不在我的管辖之内,但是我已经在与军方联系。”

埃利赫德·乔治(Elihud George)是1962年印中边境战争的老兵,曾与中国打过仗,也是拉达克当地人。

乔治的小儿子也在印度军队当中,驻守在班公湖地区——另一个印中正面冲突的热点地带。

乔治说:“在正面冲突开始之后,我的儿子立即就被派到了那个地区,我还没有和他说过话,因为没有通讯。”

当地商人次仁·纳姆吉亚尔(Tsering Namgyal)表示,他与几名来自加勒万河谷和班公湖的村民见过面,当时他们来列城找配给。“他们从村里过来买一些物资。他们告诉我说,大批军队已经从什约克派到了杜尔博克,还能看到炮兵。”

高原上的搏斗

现在,印度的战斗机已经在列城出现了很多天;还有报道指,自从20名印度士兵被杀后,印度一方的边境增加了兵力。

当地人似乎已经为任何情况做好了准备,而且表示,他们站在军队这一边。

“我们已经见过很多像拉达克这种状况的战斗,我们一直都支持我们的军队。如果你看看加勒万河谷,有大约400至500个来自我这个地方的当地人,现在正在给印度军队做看门人和劳力。”

在1999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卡吉尔战争中,拉达克的平民自愿与军队合作,帮助他们供应物资,因为大多数军事据点都在山岭上,没有任何道路。

列城当地的记者尼萨尔·阿迈德(Nisar Ahmad)就是这种志愿团体中的一员。

他说:“那是25人的团队,我们自愿去帮助军队。在战争爆发的时候,我们曾经将配给物资和弹药搬上去卡吉尔较高的军事据点。”

他还说:“每一个村和每个社区都曾派男人去支援前线作战的军队。”

印度和中国之间的“实际控制线”穿过河流、雪顶和山地,大多数是高海拔地带,海拔常常达到1.4万英尺(约4200米)。

在这样的地形当中作战需要有高海拔战争的特殊技能。在派出军队前往该地区之前,他们要先经过三个阶段的不同高度训练,充分适应这样的海拔高度。

适应了之后,士兵还要经过一个月的入门训练,这之后才可供派遣。

曾经在这种纬度上参加过几次小型战事的苏南上校说:“如果战争是在平地上,那么战争装备会更多一些,会有坦克和车;但是在山上,我想步兵的角色是最主要的,而且在这样的高度上,炮兵等很多战争部队的实际效用会大减。”

在拉达克的高海拔地区,空气很稀薄、干燥,产生高原反应的机会很大,所以身体必须要作好准备。

苏南上校说:“高海拔作战很消耗你的精力,而且武器的效果也会减弱。运载装备的量也要减小,然后你还需要特别的装备来爬山。”

“我们在1962年输掉了和中国的战争,因为我们没有为此做准备,我们当时也没有足够的武器和人力,”老兵埃利赫德·乔治告诉我说。

他还表示:“20名印度士兵死去是很不幸,这令我伤心,而我认为印度是时候回应了,否则中国会一直做这样的进犯。”▲◆★●■☆

 

建中央审计署监督高层 吴胜利卸任后被审计不寻常★★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6/26/9604026.html

星岛日报/RFI  2020-06-26: 本月初貼出的「軍隊審計公告」。

国家主席习近平执政之后,加大对党政军干部的经济责任审计,二〇一八年更设立中央审计委员会,亲自担任主任。他还下令组建中央军委审计署,中央军委办公厅日前印发《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规定》,明确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担任领导职务的高层全部纳入审计对象范围,自七月一日起施行。

习近平对军队的审计工作尤为重视,二〇一四年十月宣布将解放军审计署从原总后勤部划归中央军委建制领导。二〇一六年,中央军委审计署正式组建。他多次强调,要加大军队审计监督力度,抓好重点领域、重大项目、重要资金的审计监督,严格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要加强管理和整治,加强审计监督,加大问责力度,确保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

中央军委办公厅日前印发修订后的《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规定》,自七月一日起施行。《规定》坚持审计监督无禁区、无盲区、无例外,明确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担任领导职务、负有经济责任的党员领导干部全部纳入审计对象范围,聚焦经济责任、聚力备战打仗,要求紧贴领导干部岗位职责和经济行为。

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央军委办公厅日前亦印发《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规定》,7月1日实施,规定对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担任领导职务、负有经济责任的“一年内离任”或“离任不满一年”的军以上领导干部进行审计。由于这次审计到7月中旬才结束,吴胜利是否真的“有事”尚待观察。如果现年75岁的吴胜利被证实受到调查,可说是追溯至14年前,吴胜利是于2006年8月至2017年1月出任海军司令。

消息人士上传的照片显示,审计组为此次审计工作,特设有两个举报电话,及4个专用举报信箱。信箱被分别放置在海军地面作战指挥中心一层大厅西侧、海军黄楼主楼2层至3层楼梯东侧、海军原第三幼儿园大门西侧,和海军装备部北楼战士宿舍楼东侧。

有军方人士分析,中央军委审计署针对吴的审计并不寻常。该人士透露,吴胜利任海军司令时期,恰逢中国自2002年开始的海军大发展时代,其任内不仅迎来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服役,更有诸多新型护卫舰、补给舰下水,“但总的来说,在18大以前,海军方面是存在比较严重的贪腐问题”。该人士认为,军委审计署对吴任内展开审计可能与此有关。

在吴胜利任内,2014年11月,曾发生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中将在海军大院跳楼自杀事件。当时内地微博传马患有抑郁症,吴胜利也有出席马的丧礼。2018年6月,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总经理孙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查,半年后孙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去年7月孙被以受贿及国有公司人员滥权两罪名判监12年。今年5月12日,同为中船重工的董事长胡问鸣因涉严重违纪违法被审查调查。中船重工为两艘航母辽宁舰、山东舰以及多型护卫舰、核潜艇等主力现役舰艇的建造工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