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整肃的关键是潘曾隐瞒与汪精卫会见之事★

今 日 看 点:20200630(上午版)▲◆★●■☆

被整肃的关键是潘曾隐瞒与汪精卫会见之事★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6/76035/40002.html

—-(一)王明《中共50年》中的记载  

—-(二)级别相差太大,不对等

—-(三)会见之后,国民党的消息与反应

—-(四)会见之后,中共内部的消息及措施

—-(五)毛泽东给饶漱石的回复

—-(六)过不了延安整风这一关

—-(七)李克农的调查报告

—-(八)抗战时期共军发展的情况

—-(九)胡均鹤、饶漱石的遭遇

—-(十)1983年发布潘汉年平反的报告

被整肃的关键是潘曾隐瞒与汪精卫会见之事★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6/76035/40002.html

毛泽东对潘汉年案的定性在当时就出人意料。 他的罪名不是「与汪伪勾结」,也不是「高饶同党」,而是「国民党特务CC派人物」、「投入敌伪」。 1982年,中共为潘汉年平反,全盘否定了这个谬论。 但当年毛泽东为什么一定要纳潘入罪呢? 国内有人说,因为潘汉年在莫斯科与王明走的太近,引起毛的猜疑。 这个道理不太合逻辑。 如果潘走王明的路线,毛早应在当时或延安整风时就把他整肃了,那会继续重用他,等到二十年后,王明已无大作用时才动手呢?另外也有人说,潘是被康生和柯庆施所陷害。 康、柯的确是小人、奸臣,但只是「爪牙」之属,承毛旨意办事而已。

毛整肃潘的关键当然是潘与汪精卫会见的事,也有传闻见面的时间不是1943年,而是在1942年,甚至还见过两次。 国内主流的说法是潘隐瞒了毛十二三年才向他报告,毛遂认为潘不可信。 这种说法完全不合逻辑和事实,兹分项说明如下:

(一)王明《中共50年》中的记载     

王明(陈绍禹)于1974年在莫斯科出版《中共50年》,该书对潘汉年会见汪精卫的事有如下一段报道: 「在1940年10月的一个夜里,我在延安和毛泽东有如下一段谈话:

他(注:毛泽东)说: 『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建议成立英美法苏反对德意日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 事态的发展证明这是错误的。 应当做的事不是去搞什么英美法苏联盟,而应搞德意日苏的联盟。 』

我(注:王明)问:『为什么?』

他回答说:『- – -这你可能说我是主张亲法西斯路线的,不是吗?这我不怕。 至于中国应当建立同日本人和汪精卫的统一战线,以反对蒋介石,而不应当建立你所建议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所以你也错了。 』

他就这样似请求非请求地,终于在《新中华报》上发表了他这篇文章。-

至于对内政策,毛泽东事先不让党中央政治局知道,私自通过中共中央军委电台, 命令新四军政委饶漱石以他的名义派出代表与日军代表和汪精卫谈判共同反蒋的问题,- – -蒋介石的情报机关当时利用毛泽东与日军代表和汪精卫相勾结的事实为武器进行反攻宣传。- –

1955年毛泽东借口反对『高(岗)饶(漱石)联盟』而逮捕了饶漱石并把他折磨至死,同时利用这次运动把潘汉年(前新四军侦察可知)以及胡均鹤抓起来处决了(注:关押二、三十年)。 – –(而胡均鹤则是前日占区和汪精卫的谈判代表,胡均鹤当时背叛了共产党的事业,但在上述谈判过程中潘汉年成功地说服了他重新为我党工作)。 」

王明从1931年起居于中共领导阶层多年, 熟知中共内情,他晚年(1956-1974年)被毛泽东整肃,逃往苏联。 这些报道虽可能有些细节与史实稍有出入,但大体是可信的。

 (二) 级别相差太大,不对等

因为级别相差太大,不对等,如没有毛泽东授权教潘汉年代表他去传话, 汪精卫不可能与潘汉年会谈。 这是一个普通的常识,只要稍具政治、行政甚至商业经验的读者不难知道。

(三) 会见之后,国民党的消息与反应

当潘汉年与汪精卫会面时, 国民党军统戴笠手下打入汪伪政权的鲍文沛与潘打了个照面。 鲍文沛事后立即呈报戴笠与蒋介石。 他们非常重视这个事情,密切观察中共的动向,同时在报纸登出这个消息,攻击中共勾结日本,破坏抗战。 但中共中央立即否认潘与汪会见之事!

(四)会见之后,中共内部的消息及措施

当潘汉年与汪精卫会谈后, 中共潜伏在汪伪政权的地下工作人员也获得此消息,十分诧异。 于是立即呈报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刘长胜,刘则立即呈报时任华中局代理书记、新四军政委的饶漱石。 饶漱石则立刻会同曾山(华中局组织部长,曾授权代表新四军与日军秘密谈判)向中共中央做报告。 饶漱石并指责潘汉年与敌伪关系过于密切,来往已属不正常。 中共组织严密,层层节制,连国民党都知道了,难倒中共内部不会「搞清楚」吗。

(五)毛泽东给饶漱石的回复

耐人寻味的乃是,1945年春潘汉年回到延安,很快受到毛泽东亲自召见,面授机宜不久,毛泽东签发刘少奇、康生署名给饶漱石的电报说: 「- –,至于敌伪及国民党的特务机关说汉年到南京与日方谈判并见过汪精卫等, 完全是造谣诬蔑。 在利用李士群的过程中,汉年也绝对无怀疑之处,相反的还得到了许多成绩。 这类工作今后还要放手去做,此次汉年来延安,毛主席(已)向他解释清楚。 」 这个回应说明得很清楚,潘汉年是奉了毛泽东的指示,而去见汪精卫的,潘直接向中央报告,饶漱石等事先均不得知其事。 毛泽东晓得饶从情报中知道了,立即「郑重否认」,同时严令饶漱石「心照不宣,少啰嗦」 。 但十多年后,饶漱石还是不免被下狱以灭口。

(六)过不了延安整风这一关

延安整风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整风运动,从1941年5月开始,直到1945年4月20日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止。 延安整风运动主要的目的是彻底打倒王明,使中国共产党「定于一尊、高举毛泽东思想」。 运动中提出的口号是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各级的干部都经历了严酷的调查、批评与自我批评。 运动中所采用的学习、反省、考试、坦白、检讨、揭露、批斗、隔离、审查、甄别、挑动群众斗群众等方式成为中共后来历次运动的样板。 特别整风后期在康生主持的「抢救运动」中,各机关、学校纷纷掀起「坦白」高潮。 通过大会、小会、规劝会、斗争会、控诉会,造成声势,强迫党员、干部进行坦白。 成千上万知识分子被打成特务。

王明称这个整风运动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演习。 如果当时潘汉年真正隐瞒了他没有指示而会见汪精卫一事,他是绝对过不了整风运动这一关的。有趣的乃是潘不但安全过关,而且还由主持「抢救运动」的康生承毛泽东授意,去电给饶漱石替潘汉年打了个保单!

中共七大,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胜利前进

(七) 李克农的调查报告

1955年李克农做的审查报告说:「潘汉年一再打入敌伪组织,利用汉奸、叛徒进行情报工作,均由上级指示而行,并有档报告存档,而也一直未泄露中共组织机密。 潘所属的重要关系,当时还正在起着绝秘的作用,是毛主席、周总理所知道的。 」可见毛泽东、周恩来是知情者,潘是奉命而行。

(八)抗战时期共军发展的情况

下表展示了抗战时期,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及共军总和的兵力发展统计表。 可见在1937-40年,中共的军力都在急速增长。但从汪伪政权在1940年成立以后,积极配合日军进行“清乡”,致使1941-42年间,共军实力呈现消减状态。但从潘汉年于1943年会见汪精卫谈判后,中共军力始得开始恢复扩展,次年开始取得惊人的成长。 虽然时局是最主要的因素,但潘汉年对日方、敌伪进行的工作也是功不可没的。

抗战时期    八路军     新四军   华南游击队   共军总计  逐年人数统计表

1937        80,000     12,000         0            92,000

1938       156,700     25,000         0         181,700

1939       270,000     50,000         0         320,000

1940       400,000    100,000         0 —–500,000

1941       305,000    135,000         0 —–440,000

1942       340,000    110,960— —0.      450,960

1943       339,000    125,892     4,500     469,392

1944       507,620    251,393   20,730     779,743

1945     1,028,890    268,581  20,820–1,318,294

(九)胡均鹤、饶漱石的遭遇

潘汉年会见汪精卫的两个当事人、知情者:胡均鹤、饶漱石,均在潘汉年被捕前不久被关押,其后定罪中都与潘汉年的工作有关。

胡均鹤早年参加共产党,从事地下工作,后被国民党中统逮捕,经顾顺章诱导,投入中统,抗战期间转入敌伪李士群手下工作,由他安排并与潘汉年同去见汪精卫。 抗战胜利后胡均鹤投奔中共,且立了大功,却在潘被捕前几个月被收押,后监禁到1984年才平反、释放。 50年代时,汪精卫、李士群早已去世,胡成了当年潘会见汪精卫的唯一见证人。

饶漱石虽没得到平反,但在中共钦定的1986年8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著作选读》第436条注释中发现这样一段话: 「但他直接领导潘汉年等在反特方面的工作,由于潘汉年被错定为『内奸分子』,饶漱石在主持反特工作中的一些活动被错定为内奸活动, 他因此而被认为犯有反革命罪并被判刑。 」这也可以算是一种「特殊方式」的平反了,而且否定了潘汉年见汪精卫的「罪行」。

(十)1983年发布潘汉年平反的报告

毛泽东去世后,打倒四人帮,邓小平复出,改革开放,逐步平反了许多冤案。潘汉年的同乡、 亲密战友陈云一直积极为潘的平反而努力,并得到邓小平的协助,重新审查,终于在潘汉年去世三年后的1982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潘汉年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通知》:「1955年4月3日,潘汉年因「内奸」问题被逮捕关押受审查;後来又被定罪判刑,开除党籍;1977年病故。 《通知》宣布:撤销党内对潘汉年同志的原审查结论,并提请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判,为潘汉年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党籍;追认潘汉年同志的历史功绩,公开为他恢复名誉。 凡因「潘案」而受牵连被错误处理的同志,应由有关机关实事求是地进行复查,定性错了的应予平反,并将他们的政治待遇、工作安排和生活困难等善后问题,切实处理好。 」

连续剧-《潘汉年传》

1997年,中共为了纪念潘汉年,拍了一部很有水平的连续剧——《潘汉年传》。 其中描叙到汪、潘会见的情景,汪对潘说:「我与你们毛先生原来是朋友,后来被别人挑拨,产生了误会。 我要告诉你们,不要跟蒋介石搞到一起。 他懂什么?他只是个军阀。 」 而潘则义正严词地强调汪与敌伪应投向新四军。 这其中说明了几点:会谈中提到毛与汪的旧情、红军与敌伪的「合作」,及共同反蒋。

毛泽东与汪精卫的交情非比一般

当今国共双方都忌谈的一段历史乃是:毛泽东与汪精卫的交情非比一般。 汪是毛初出茅庐时的恩师、后台。 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毛泽东于1923年加入国民党,结识了汪精卫。 汪十分欣赏毛的才华,特别是两人对诗词爱好的相投,对毛多所关爱、提拔,使毛得以在国共合作中初露锋芒。 次年1月在广州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孙中山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2月到上海担任上海执行部委员及组织部秘书。

1925年1月,毛在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落选中央局委员,但是年10月他到广州后,汪将其宣传部长的重要职位交给毛代理,后极力支持毛泽东任全国农民协会总干事,并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 由此可见,汪是毛政治生涯的引导人。 毛泽东当时在国民党干的很起劲,曾受到蔡和森的指责。 柳亚子也曾警告他国共合作很危险,毛却与柳极力争辩。 可见当时毛对汪感念之深。 一直到1927年3月10-17日,毛泽东还在汉口参加了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汪精卫於4月初由外国回到汉口,领导在汉口的国民党(包括毛泽东)与在南京由蒋介石控制的国民党抗争(宁汉分裂)。紧接着,蒋介石就於4月12日在南京、上海等地开始“清党”,大批诛杀共产党员。

1927年3月,宁汉分裂时,在汉口召开的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前排中为宋庆龄,二排右三為毛泽东

毛澤東有否給潘漢年指令去見汪精衛?

潘汉年于1939年4月离开延安前往上海做地下工作时,正值汪精卫自重庆出走河内,发表艳电,主张与日本人合作,并筹组伪政府之际。 据国内流传,毛泽东曾与潘单独面谈,提到他和汪的旧情,嘱潘到上海、南京后,设法去和汪精卫取得联系,并转达他的「口头致意」。 而基于当时中共发展的需要,与汪精卫、敌伪的联系是必要的。 斯大林于1939年8月23日与希特勒签订《德苏互不侵犯条约》,1941年4月3日又与日本外务大臣松冈洋右签订《日苏德苏互不侵犯条约》,这都是很好的例子。

潘到京沪后,很快就见到李士群、胡均鹤等。 毛泽东在抗日期间,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发展、壮大中共,与蒋介石抗衡。 据徐向前的回忆录《历史的回顾》记载,七七事变後,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发言:「我党要提高警惕,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发展壮大自己,在政治上、组织上保持我党的独立性,以免被蒋介石吃掉。 」 抗战之初,中共在华北迅速地发展,但其后遭到日军及国民党两方的压制,发展产生困难。

1939年,汪精卫筹组中方第三势力(伪政权),毛泽东非常关注;1941、42年希特勒席卷苏联, 苏共摇摇欲坠,毛也必须考虑改变策略、另找出路;到了 1943年,轴心国败迹已现,战后接收问题提上议程,当时国民党戴笠与敌伪大部分要员都取得联系, 毛也嘱潘汉年加紧工作以备与蒋介石在战后争夺地盘。 另外人熟无情,不知毛这份「感念知遇之恩」 又是如何教潘转达「致意」的?

总之,于公于私,潘受毛指令去见汪是合理而切实的。 正如1955年李克农报告所说的:均由上级指示而行,–。 潘所属的重要关系,当时还正在起着绝秘的作用,是毛主席、周总理所知道的。 」王明也在其《中共50年》里说的很清楚。

中共钦定的历史必需否认毛泽东授意潘汉年见汪精卫

事实上中共在抗战期间暗地与敌伪来往并不足为奇,也是时势所需,一方面为了减少当时损失,更重要的乃是为了与国民党争地盘。 特别到了抗战后期,国共双方为了战后抢夺接受「沦陷区」,都做了许多与敌伪沟通的工作。 重庆的军统就一直与敌伪的周佛海密切联系,招降纳叛。 潘汉年的工作当然与军统别无二致。

但这些都是不足为外人道哉,特别是过了多年后,时过境迁,堂堂的 「伟大的领袖」如果被「传说」是被恶名昭张的「汉奸」培养,曾与「汉奸」沟接合作,那岂不是有失「英明」了吗? 1955年,潘重提旧事,他那份交陈毅转给毛泽东的报告也许说了一些毛泽东见不得人的事,才使得毛大为震怒,赶紧下令逮捕潘汉年,而饶漱石、胡均鹤也都被捕,以灭其口!

时至今日,中共还一再与台湾的国民党争论「谁领导了抗日」?中共正统、钦定的史学界也一贯宣传其「中流砥柱、独挑大梁、坚决领导抗日」,而国民党则是消极抗战、暗地妥协。 以至关于「毛泽东授意潘汉年见汪精卫」这件事,一直采取「坚决否认」或「心照不宣」的表述方式,弄出个「潘汉年被『挟持』去见了汪精卫,但一直隐瞒,过了十二年才向上级报告」,这也就成了中共的「钦定」历史了。 中共钦定的历史和真实的历史往往是有相当差距的。 只得留待后人明鉴之矣!

深知内情而蒙冤

武则天曾重用来俊臣(注:请君入瓮出自此君)监视群臣、铲除异己。 最后武则天决定去掉来俊臣。 临刑前,来俊臣颇为泰然地说道:「我知道的内情太多了!」 《孙子兵法。 用间篇》道:「间事未发,而先闻者, 闻与所告者死!」 潘汉年莫非为「先闻者」 而惨遭牢狱、蒙冤而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