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美国南海“兴风作浪” 中方坚定“乘风破浪”★★

今 日 看 点:20200801▲◆★●■☆

国防部:美国南海“兴风作浪” 中方坚定“乘风破浪”★★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7/30/9715966.html

李政道和杨振宁之间的恩怨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7/75432/38054.html

马克谈天下也谈中美对抗的偶然与必然

https://www.wenxuecity.com/

王海容的姑姑,王曼恬之死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77038.html

国防部:美国南海“兴风作浪” 中方坚定“乘风破浪”★★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7/30/9715966.html

文章来源: 法广 于 2020-07-30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大校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在7月3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当谈到近期美军南海军演时表示,美方在南海“兴风作浪”只会让中方更加坚定地“乘风破浪”,更加坚定地捍卫自己的主权和安全,更加坚定地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

会上,有记者提问称,本月以来,美国务院发表涉南海立场文件声明,称中国在南海谋求“海洋帝国”,美国防部指责中国在西沙的演习导致南海局势不稳定。与此同时,美军在多个推特账号高调宣布本月两次派遣“双航母”赴南海演习。有报道称,这是美军时隔多年再次作出此类安排,将严重破坏南海和平稳定。请问对此有何评论?

任国强回答称,我们坚决反对美方这个声明。美方罔顾南海问题的历史经纬和客观事实,公然违背美方对南海主权问题不持立场的承诺,肆意无端指责中国、挑拨地区国家关系,派遣“双航母”赴南海演习,这充分暴露美方的“霸权心态”、双重标准。美方以南海问题的所谓“仲裁者”自居,其实就是南海和平的搅局者、地区合作的破坏者、国家关系的挑拨者。

任国强表示,中国对于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这一点有着充分历史和法理依据。当前,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总体稳定,相关磋商取得积极进展。他称,我们要求美方停止发表错误言论,停止在南海采取军事挑衅行动,停止对地区国家进行挑拨离间。美方在南海“兴风作浪”只会让中方更加坚定地“乘风破浪”,更加坚定地捍卫自己的主权和安全,更加坚定地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

华盛顿方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3日发表声明,明确宣布美方认为北京对南中国海大多数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利主张是“完全不合法的”,美方也不承认北京所宣称的曾母暗沙(詹姆斯暗沙)为中国最南端领土的说法。他还谴责北京使用“强权即公理”的恐吓手段损害东南亚国家的主权。海牙常设仲裁法院2016年7月12日作出对菲律宾有利的裁决,认为中国的“九段线”主张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蓬佩奥指出,“世界不允许北京将南中国海视为其海上帝国。美国与我们的东南亚盟国与合作伙伴站在一起,根据国际法赋予它们的权利和义务,来维护它们对离岸资源的主权。我们与国际社会站在一起,捍卫海洋自由,尊重主权,并拒绝任何在南中国海或更广阔的地区任何推动‘强权即公理’的做法。”过去一个月来,除了美海军两次在南海举行双航母军演外,日本海上自卫队21日还通过推特介绍称,美日澳三国海军在南中国海和西太平洋举行了联合军演。

据悉,参与了此次三国海上军演的美方代表是由“里根”号航母打击群组成。“里根”号航母打击群由航母“里根”号、第5舰载机联队、导弹巡洋舰“安提塔姆”号和导弹驱逐舰“马斯廷”号组成。澳大利亚国防军则派出了澳海军旗舰“堪培拉”号两栖攻击舰、霍巴特级驱逐舰“霍巴特号” 、安扎克级巡防舰“斯图尔特”号和“阿伦塔”号,及“天狼星号”补给舰共5艘舰船。日本海上自卫队则出动了秋月级护卫舰‘照月’号。▲◆★●■☆

 

李政道和杨振宁之间的恩怨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7/75432/38054.html

2020-07-29

谈起李政道和杨振宁,让我想起我们都知晓的名言:“一个中国人,上,可一口气吹灭太阳;下,可安邦定国。但两个以上中国人在一起时,基本是干不了什么了。”

“老外”做事情喜欢AA 制,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彼此界限分明。而华人却喜欢扎堆,彼此相互不分,称兄道弟,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但最终一定会有这么一天,因分利不公而导致决裂分手,李政道和杨振宁之间的恩怨就是这种情况,是个悲剧。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的海外,让“老外”看在眼里,他们认为华人之间的关系微妙。

李政道和杨振宁原本是很好的朋友。他们一起合作完成论文三十多篇。李政道所从事的是实验物理,主攻粒子物理项目;杨振宁从事的是理论物理研究。爱因斯坦从事的也是理论物理。在物理领域里,处最前沿的是实验物理,在这个领域里最容易有所发现。但,实验物理需要有很好的技巧和动手能力。当年杨振宁也很想搞试验物理,可是,有一次,杨振宁在和美国同学做实验时,发现自己的手技不如人,不适合搞实验物理,别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完成的实验工作对于他来讲,却是难于上青天。于是,杨振宁选择的理论物理为研究方向。搞理论物理要有很好的数学基础。

李政道在实验中发现粒子物理中弱作用时宇称不守恒,再次和杨振宁关于这个题目合作完成论文,并因此共同获诺贝尔奖。

后来,杨振宁出了一本书,书中说是他先发现弱作用时宇称不守恒。紧接着,李政道也出了一本书,书中说,有个大一点的孩子先发现了一个宝藏的大门,他带着一个小一点的孩子去探宝。当他们找到宝物后,小一点的孩子立个标志,上面写上:“这是我的宝藏。”但,大一点的孩子马上说:“这个宝藏的大门可是我先发现的。”

从此,两个人因这方面的纷争而决裂。这件事闹到了他们头儿,“原子之父”奥本海默那里去了,李政道和杨振宁两个人同时向奥本海默提交辞呈。当奥本海默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很生气地对两个人说:“李政道别再搞粒子物理了;杨振宁去看精神病科医生。”

李政道在其书中称,他感觉他就是杨振宁的物理老师。这话我信。弱作用时宇称不守恒原理只能在实验中发现,并且在丁肇中的实验室了又得到了一次验证,而不可能是由专门研究理论物理的人先发现。因此,李政道说自己是杨振宁的物理老师不为过。而杨振宁在其书中浮夸自己是李政道的数学老师。这话可就有点吹牛了,位于实验物理前沿者的数学功底也会同样是优等的,李政道就出版过《数学物理方法》一书,而我就没见过杨振宁出过这样的书,除了他那本自吹的自传书。

由于是两个人的合作成果,两个人应该同为第一作者。在诺贝尔奖领奖时,应该按照两个的姓氏头一个字母的排列顺序来进行。按照这个规定,最先出场领奖的应该是李政道。但是,杨振宁却提出无理要求,要求先出场。杨给出的理由是,他比李政道年龄长。可笑!杨的这个要求破坏了科学界里的规矩,很不地道。而李政道厚道,书生气浓,并没有和杨振宁在这方面计较,更没有提防杨振宁这样的小人,于是,就答应了,领奖顺序就以杨在先、李在后的顺序。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养虎为患,杨振宁就以这个出场顺序来说明自己是第一作者。杨振宁真是别有用心!

我认为李政道有着知识分子书呆子气的单纯,犯了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大忌。如果李政道在其年轻时到社会上闯荡上几年,长长见识,品味不同人的德行,而不是一直在大学里,或研究所里搞研究,李政道就不会和杨振宁有这样的纠纷,更不会造就了一个被中国政府誉为“科学巨匠”的杨振宁这样的小人,我实在是为李政道感到惋惜。李、扬两个人都已80、90多岁了,李政道仍工作在粒子物理实验室里,他的学术好奇心很重,这才是学术成就的关键;而杨振宁此时和中国政府的政客们搭得火热,花时间到处演讲呢,靠着那蹭来和抢来的诺贝尔奖的光环到处招摇撞骗。一个内心充满虚荣的人永远都不会去脚踏实地干些实事,连在领奖的顺序上都要算计,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是尊重客观物质规律的科学工作者,其投机取巧的德行和那些满脑子都是虚荣的“厉害了,我的国!”的共党干部是蛇鼠一窝。杨政宁现在是共党的劣质花瓶。

现在,我们知道杨振宁在北京住着中国政府为其提供的豪华别墅,到处出席应酬的场合,连在一生中搞了很多三级片的香港娱乐界的邵逸夫去世时,他都要去光顾、瞻仰,真不怕浪费时间,更是玷污了科学家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搞科研的高尚品德。更令人气愤的是,在邵逸夫追到会现场,杨政宁去拍马屁,竟然说邵逸夫比爱因斯坦还伟大。这马屁拍得令人作呕!这让我更加鄙视此人,其连最起码的人格都没了。看到杨振宁这一言行,大家就会知道杨现在的配偶翁帆的人品了,其也是个唯利是图者,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中国人之间有种凝聚力,使他们喜欢扎堆群居,所以在整个美洲很多地方形成特别的景观——唐人街,如芝加哥唐人街。就连在贫穷的古巴,在哈瓦那,也有唐人街。但是,这些扎堆在一起的华人彼此靠的太近,相互产生摩擦矛盾,竞争得是你死我活的。

我将华人群体比作沙漠中的沙丘。沙丘是由众多的散沙组成的。沙粒之间相互摩擦,磕磕碰碰,时常火拼,迸出火花。但,在狂风之后,无论被吹到何处,这些沙粒又重新聚集在一起,形成新的沙丘,再次地在世界的某一隅处形成新的影响,这就是沙子的魅力。李政道和杨振宁就在这些沙粒之中。李政道的颗粒大一些,是钻石颗粒;而杨政宁的颗粒却显得那么地渺小,尽管其形成的年代久远,但,终将逃不掉被大浪所淘弃。。▲◆★●■☆

 

马克谈天下也谈中美对抗的偶然与必然

https://www.wenxuecity.com/

来源: markyang 于 2020-07-29

最近中美两国的关系突然更加紧张,而有关为什么中美会积极对抗的分析文章很多,多数是从“修昔李德陷阱”的角度来分析,而我想以一个偶然,外加一个必然的角度来分析,中美对抗的偶然与必然。

先来谈偶然性吧。

  1. 川普的突然当选,加剧了中美关系的冲突和不确定性

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对外决策具有明显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当前美国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决定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以提振美国经济与就业为明确目标。“交易思维”、“军人情结”、“反建制派”倾向以及漫长的“学习周期”等可以确定的特朗普个人特质、偏好与局限性,为其核心决策小圈子复杂的内部生态以及决策不确定性创造了充分空间。面对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交互影响下的特朗普政府外交决策,一方面未必要过早地对其具体政策路径选择作出必然性判断,另一方面也必须具有“底线思维”,做好应对一切可能的充分准备。

所谓“确定性”:一个是,特朗普政府所面对的国内外环境特别是国内需求是确定的,构成了其对外决策的逻辑起点与终极目标;另一个是,特朗普的个人特质是相对确定的,决定了他在对外决策中的偏好、风格与局限。

所谓“不确定性”主要体现在达成目标的政策路径选择上,换言之,在国内外需求与特朗普个人特质的交互影响下,特朗普政府对外决策过程中的权力生态存在着较大的变化空间。特别是在所谓“小集团思维”的视角下,谁将在什么时候主导特朗普对外决策中的哪些议题,将是一个极难准确回答的动态性问题,进而产生最大的“不确定性”。

首先,特朗普的“商业思维”构成其对外决策的核心理念。作为首位直接从商界步入白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完全可能将其在商界长期形成的思维模式与处事方式带入内外决策。同时,特朗普在国务卿、财政部长、商务部长以及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等职位上安排商业界人士,也强化了“商业思维”在决策过程中的渗透。

第二,特朗普的“军人情结”影响其对外决策中的手段侧重。这种情结直接决定了特朗普担任总统后重视军事力量的倾向,而对军事力量的倚重,不但可以为应对“首要威胁”提供必要保障,也能成为达成跨议题交易的强有力筹码或所谓的“最后底牌”。

第三,特朗普的“反建制派”倾向塑造着其对外决策的内部生态。特朗普自竞选之初就扛起了“反建制派”大旗,其当选的重要原因之一即准确地驾驭了美国民众对“建制派”政治精英极度不满的民怨情绪,甚至承接了2009年以来美国共和党内部“茶党”势力的激进趋势。这种“反建制派”倾向凸显了美国历史中由来已久的“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特点,即“对理性生活和那些被认为是其代表的人们的反感和怀疑,是一种一贯贬低这种生活价值的倾向”,而这种倾向在政治与政策过程中的集中体现正是对专业且具有经验的精英的高度不信任。

第四,特朗普漫长的“学习期”决定了其对外决策的聚焦性、突发性与延续性。

在国内事务与国际事务的平衡之中,特朗普将更为“内顾”地优先应对国内事务,尽力提振美国经济。在对外决策上,特朗普政府将秉持两个确定的原则:一是“外交政策永远将美国人民、美国安全放在第一位”,即集中力量应对美国的“首要威胁”,而非关照全球或其他国家的利益关切;二是“‘美国优先’将是主要也是永远的主题”,(15)即一切政策的底线是本土主义或民粹主义倾向的“美国优先”,必须维护、至少绝不能损害美国利益特别是中下层普通民众(尤其是白人)的切身利益。特别值得强调的是,这里的“首要威胁”应为针对“美国优先”或“再强大”的威胁,存在着变动的区间。在竞选期间和上台伊始,特朗普认定的“首要威胁”显然是“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但从长远计,这种“首要威胁”极可能是针对美国经济与就业的所谓“威胁”。

  1. 习近平的中国梦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习总把“中国梦”定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并且表示这个梦“一定能实现”。“中国梦”的核心目标也可以概括为“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也就是: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和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逐步并最终顺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体表现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实现途径是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弘扬民族精神、凝聚中国力量,实施手段是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建设。

这个主题的提出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因为强加于中国梦的中国共产党特色,让很多国家和人民会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1. COVID19的突袭,加剧了各国的经济危机凸现,带来矛盾的激化

COVID19的突然来袭,尤其是因为它引起的全球的危机,可以说是一只翩然而至的黑天鹅,突然给全球的经济,政治带来极大的矛盾激化。

再来谈必然性吧。

  1. 世界老大和老二的利益冲突,WTO后最大的输出国和最大的输入国

这个就是传统中所谓的“修昔李德陷阱”,而我个人想要重点提出的是,中美两国正好是WTO的最大的输出国和最大的输入国,一个靠WTO扫清贸易壁垒,进而大规模出口,成为WTO的最大受益国,一个因为WTO而给中国产品全面开放进口,为中国提供巨额的贸易顺差。但是即便在中国对美巨额贸易顺差的前提下,美国一直没有充分要求贸易平衡,一个关键原因是,虽然在产品贸易中有巨额顺差,但是在服务贸易中,美国还是有相当的优势,可以有一定的贸易平衡,而且可以输出美国的核心价值。

  1. 中国生产出口全世界,世界黑洞的形成,选择性进口开放

很多人就问,为什么美国过去能容忍中国的崛起和贸易不平衡,现在就不能了,其中一个压垮骆驼的稻草就是“中国制造2025”,根据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中国会在多数领域积推动进口替代,而且是出口升级。就是说,中国以前是制造业大国,但是不是强国,以中低端产品为主,现在要举国之力,实行产业升级,不仅全面进口替代,而且要出口升级。

以中国世界工厂的能力,和它高中低端生产能力的配合,外加14亿勤劳勇敢的人民,无疑会形成一个世界黑洞,就是说中国可以生产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产品,而出口到全世界,中国生产,世界消费。如果中国像美国一样,可以打开大门,让世界各国的产品进口,本身也不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毕竟中国本身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但是事与愿违,中国从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开始,就一直坚定的执行选择性进口的政策,这个在国家整体经济实力不强,尤其是外汇不足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2000年加入WTO之后,中国还是一直用各种方式推迟和避免执行WTO的贸易公平原则,制造各种贸易壁垒,大量系统的限制各种进口,这样让出了少数跨国巨头之外,多数的美国企业在中国根本没有市场和得到贸易机会,就是说美国的民间绝大多数人没有享受到中国发展的红利,而是仅仅享受到了中国制造带来的高性价比的产品。

  1. 一带一路动摇西方国家国家秩序

如果说“中国制造2025”还只是一个信号,属于中国内部的自我提升的计划,一带一路就是切实的改变了国家秩序。尤其是它可能带动发展的区域有很多都是美国的老对头,比如伊朗,委内瑞拉等。实事求是的说,中国一带一路的初始目的是大量的增进出口,消化中国的巨大产能方面,而不是一个政治扩张的计划,但是从世界其它国家来看,这个一带一路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1. 一党制下制度的不可预测性,缺乏契约精神

当然,归根结底,最后的矛盾是在于中国共产党,在一个一党制下制度的不可预测性,包括缺乏契约精神,过分注重短期利益等等,本身和西方的传统价值观是冲突的,美国作为西方国家的领头羊,只是第一个跳出来直接批判中国共产党的弊端,对于其它国家也会有示范效应。

我们希望中美两国的人民可以理解对方,政党可以有沟通的意愿,但是很多结构性的问题,并没有办法得到解决,我们只能继续观望。▲◆★●■☆

 

王海容的姑姑,王曼恬之死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memory/1377038.html

 来源: 好酒 于 2020-07-30

1977年1月27日,天津市委书记(相当于现在的市委副书记)、市革委会副主任(相当于副市长)王曼恬自缢身亡。

王曼恬,湖南湘乡人,生于1913年,是毛泽东的表侄女,也是王海容的姑妈,因为她的奶奶文六妹是毛泽东母亲文七妹的姐姐,她的父亲王星臣是王海容祖父王季范的胞兄。

上世纪三十年代,她在上海新华艺专学习美术,做过地下工作,后赴延安,在边中一队任美术教员。1938年与诗人鲁藜结婚,育有一子二女。

1949年后,曾任天津女一中教务主任、市教育局分局长。

1955年,时任天津市文化局局长的鲁藜被打为“胡风分子”。经历了痛苦折磨后,王曼恬主动与鲁藜离婚。

1968年2月,王曼恬给江青写信,举报天津开了一个“黑会”,演了一出“黑戏”,即在天津召开了“全国工农兵文艺战士座谈会”,天津人民话剧院排演了话剧《新时代的“狂人”》。此信引起了江青的高度警觉。

2月21日深夜,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谢富治等中央首长接见了用卡车接来的“天津各界群众”1000余人,点名批判了一些人,要求对天津文艺界、政法界进行整肃。散会后,市公安局局长江枫即被拘禁,副市长王亢之回到天津服安眠药自杀,天津开展了批“二黑”、“砸烂公检法”的运动。这就是文革中轰动一时的“二二一”事件。

王曼恬成了功臣,出任天津市革委会副主任,后又担任分管文教的市委书记。

1971年7月,她又兼任国务院文化组(代替文化部)副组长、党组成员,分管美术工作。

据吴德回忆:当年他兼任国务院文化组组长,由于主持文化组日常工作的于会泳等人都是江青的亲信,自己工作起来很困难。万里(时任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建议把王曼恬调到文化组来,理由是:王曼恬是王海容的姑姑,和毛主席是亲戚,能和毛主席见得上面、说得上话。于是,吴德找到王曼恬,请她在文化组兼职,她在天津的工作可以不动,每周来一两次文化组即可。王曼恬说:我本人同意,但要请示毛主席。吴德建议她写信征求毛主席意见,王曼恬果真写了信,毛主席同意了。

吴德说,王曼恬在文化组表现比较好,向毛主席反映了一些情况,帮助解决了文化组的一些问题。有几次于会泳、刘庆棠、浩亮想整人,王曼恬一说话,他们就缩回去了。

王曼恬水平不高,但工作敬业,也敢说话。1973年,国务院有意将河北省的蓟县、宝坻、武清、静海、宁河5县划归天津市,这对于天津的发展非常有利,但难度很大。受天津市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解学恭委托,王曼恬去找李先念副总理,再三陈述理由,终于促成了这件事。

在扶持、推广陕西户县农民画方面,王曼恬也出了不少力。

王曼恬(前排中)在陕西户县

粉碎“四人帮”后,王曼恬成为清查的重点对象。从1976年12月开始,天津市委多次召开常委会,让王曼恬讲清问题,但她始终说不清楚,抵触情绪很大。1977年1月4日下午,她在办公室服用大量安眠药。因警卫人员及时发现,立即送医院抢救,才没有死成。

天津市委将情况报告中央,并对王曼恬采取了保护性措施,组成了20多人的看护小组。解学恭对看护小组提出三条要求:一是防止自杀,确保万无一失;二是政治上要划清界限;三是生活上要给予适当照顾。

1月18日至26日,市文化局、市直机关、文教系统、天津大学、南开大学等5单位先后开大会批斗王曼恬。1月22日,王曼恬给解学恭写信,说批判的调子越来越高,加上对她实行监护,她感到“精神上受不了”。

1月27日晚21时40分,值班人员发现已经就寝的王曼恬脸色不好,怀疑其心脏病发作,找来医生检查,发现其瞳孔放大,呼吸已经停止。经法医验证,原来她将床单撕开,和一条毛巾结成布条,将布条的一头拴在床头栏杆上,另一头勒在脖子上,身子往下一滑就断气了。

据调查,王曼恬自1968年2月到1976年10月给江青等人写信33封,留下电话记录23份。其主要问题,就是向江青写密信,导致了后果严重的“二二一”事件;其次是积极紧跟江青,特别是在1976年积极鼓动“批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