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理应强化军力威慑具侵略意图国家

湛空法师:体会人生点滴的美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436279.html

 

在人们看来一个十恶不赦的毒枭都有他的个人的道德判断,在他看来他是对的。

 

所以我们不必常常责骂别人,多看看自己,反省自己。

 

苏格拉底说:“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的活的!”

 

所以对与错,我们要如何去抉择?

 

茫茫人生路,身边会有很多这样的事,我们还是不是以自我为中心去评价他人?只认为我是对的,他是错的呢?

 

我们一直以为自己很善良,是天底下最最好的人!我们常常一叶遮目!看看多少人在努力发掘黄金,有几个人努力发掘慈悲心肠。普天下愁苦多的是,遍地的痛苦随时就是我们提供行善的机会。可我们又是怎样做的呢?我们面对乞丐,只会嗤之以鼻,说那是假的。我们那时还得自己最善良吗?

 

记得托尔斯泰有一次和文友上街,走着,看到一个年老的乞丐躺在一个寒冷的街角,托尔斯泰慈祥的拿了一文硬币放在那个肮脏的乞丐手上,他的朋友说,他们都是骗人的。大家万万没有想到托乐斯泰是这样讲的:“我不是在布施乞丐,我是在布施人道!”他的朋友们听了后,个个面红耳赤,无语。

 

多么掷地有声的一句话!

 

今 日 看 点 : 20090329 ▲◆★●■☆

 

 “新意见阶层”的崛起与“网络民主”的发展

http://guancha.gmw.cn/content/2009-03/24/content_901328.htm

 

高级领导干部应该经常上上网

http://guancha.gmw.cn/content/2009-03/26/content_902119.htm

 

中国理应强化军力威慑具侵略意图国家

http://mil.huanqiu.com/china/2009-03/417220.html

 

美军研究中国空军软肋:最优飞行学员不下部队

http://mil.news.sina.com.cn/2009-03-28/0828546844.html

 

中国诸侯出位为了争位?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100770/c95

 

 

 

 “新意见阶层”的崛起与“网络民主”的发展
http://guancha.gmw.cn/content/2009-03/24/content_901328.htm

一论“网络民主”在中国的发展

 2009-03-24 光明网-光明观察 作者:邵道生

  ☆ (一)“新意见阶层”的崛起实际上就是“网络民主”的发展

  最近,“新意见阶层”这一概念频频出现在媒体之中,过去似乎没有听说过,出处在何方?

  据我所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蓝皮书》“2008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把这批关注新闻时事、在网上直抒胸臆的网民称为“新意见阶层”。大概这就是“新意见阶层”这一概念的最早出处。周瑞金(即“皇甫平”)先生非常关注这个概念,并对它作了较为详细的“肯定性阐释”,从此,它就开始广泛流行起来了。

  这当然是件好事,那么,“新意见阶层”是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呢?

  不是,它属于“继承性的发展概念”。“新意见阶层”这个概念是新的,但是,作为“╳╳阶层”所要表达的“新意见”,不是最近才崛起的,它是近二十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民主”(或曰“草根民主”、“平民民主”)迅速发展起来了,它既是“网络民主”的伴生物,又是“网络民主”发展的必然结果。

  那么,这个“新意见阶层”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阶层”呢?

  这个“新意见阶层”中的“阶层”并不是一个“特指群体”,属于社会学中的“假设群体”,根据我的研究,它是网络群体中最能反映民意主流的、最能关注社会发展中问题的、敏感性和社会责任感特别强的、对弱势群体有天然同情心的、对贪官污吏特别愤恨的一个“假设群体”。所以,并不是只要在网上能表达“ 意见”的就算是“新意见阶层”。所以,“新意见阶层”是一个集合体,它是一个在亿万网民变成“电子人”后,在强烈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的需求欲驱使下,以“电子民主”的这种新渠道、新平台尽情地表达自己意见的“假设群体”。这个“新意见阶层”属于“草根阶层”、“平民阶层”或“弱势阶层 ”。

  古人曰:“天下者,天下之人之天下。” “新意见阶层”将“天下人”对“天下事”发表的“天下意见”后迅速地形成“天下共识”,成为一种强大的、不可漠视的舆论力量。所以,它是社会民主的一种发展。

  在“网络民主”中发展的“新意见阶层”的确对社会民主生态产生了实质性影响,它可以绕开传统的信息渠道所设置的表达壁垒,将宝贵的公民意识的自觉性自由地表达出来,所以,这个“新意见阶层”不是最近才崛起的,它是改革开放30年来社会民主发展的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特殊形态”。

  ☆ (二)“新意见阶层”的崛起旨在分享社会的“话语权”

  的确是这样,社会发展到今天,我们的社会不能无视这个具有2.9亿、规模跃居世界第一位的网民“意见”的存在。对“表达壁垒”的突破显然是社会的一个进步。

  “表达壁垒”是相对于“表达自由”而说的,包括言论自由、写作自由、出版自由,是开放的民主社会一个基本特征。应该说改革开放30余年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社会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在作为“表达自由”的核心——“话语权”上仍有不少遗憾。大家想一想,为什么当今中国的社会结构会呈现出“洋葱头形态”?为什么当今社会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为什么弱势群体的利益会受到严重的损害?为什么在“十六大新政”后中央始终将维护群众利益放在极其重要位置?为什么……

  原因自然是复杂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即弱势群体基本缺乏他们应有的“话语权”,在改革开放的某一段时期很少有人为他们的利益说话,因而他们的利益特别容易受到损害。然而随着“网络民主”的发展,“新意见阶层”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冲破了社会习惯性的“表达壁垒”,尤其是在“话语权”这个问题上,鉴于网络的诸种特点,如网络上爱管事的“婆婆”比较少,有的即使想管但是鉴于整个社会对网络“话语权”另开一面,因此网络上的“话语权”已经不是掌握在少数绝对权威者的手,网络上涌现出了一大批专为弱势群体利益呐喊的“高手”,随之而发生的是网络上的“话语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和可喜的转移。正因为如此,在前几年的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中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互联网上的“网络民主”与所谓的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之间开展了一场“激烈战斗”,那才是真正的“新意见阶层”的“崛起”时候,因为这才是体现了“新意见阶层”真正的价值。是啊,在此以前,所谓的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真的有些不可一世的啊!社会的“话语权”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好像是只有他们才是真理的化身,而在他们笔下呢?马列主义不见了,见到的只是西方很时髦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理论之幽灵。在他们看来,社会严重的、超过了国际警戒线的“两极分化”是很正常的,几千万的失业工人和几千万失地的 “三无农民”只不过是改革所付出的一种所谓“代价”,他们压根儿就忘掉了邓小平同志所说的:“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善于利用时机解决发展问题》1990年 P364)所以,在这个社会背景下,社会广大民众借助于互联网这一平台,将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不想高举的公平、公正的大旗高高举起,主张公平、公正、公开、规范和安全,坚决地、无情地向错误的社会思潮、错误观点作了不可调和的斗争。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迷信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有的学问也就不过如此,就以这次世界级的金融危机来说,有几个是预测到的?几乎是“全军覆没 ”;更有意思的是,有的重量级的“主流经济学家”,当中国的经济已经初显衰退迹象是,还在那里不断地调呼吁高利率、准备金率,中国的股市应声而泻。某些“ 主流经济学家”固执己见地坚持坚持要防通胀为主的货币政策,这种“固执己见”给中国的经济发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