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国官方弃用“抗美援朝”内里玄机

十二生肖婚配大全!卯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2bcb7001016mhe.html?tj=1

 

  次吉蛇猴兔亦宜,  牛虎逢着难幸福,

  龙鸡相配尝痛苦,  吉祥象微羊猪狗。

 

  卯兔与戌狗六合,因此最宜找个属狗的对象,此乃上上等婚配。

  其次是与亥猪未羊三合,故也宜找个属猪或属羊的,此乃上等婚配。

  卯兔与酉鸡相冲,因此最忌找属鸡的,此乃下下等婚配。

 

  卯兔与子鼠又有相刑的成分,故也不宜找属鼠的,此乃中下等婚配。

  卯兔还与辰龙相害,故也不宜找属龙的,此乃中下等婚配。

 

今 日 看 点:2013-07-25▲◆★●■☆

 

钱学森力挺中国“特异功能” 逼胡耀邦让步

http://www.ddhw.com/viewheadlinenews.aspx?topic_id=1000&msg_id=137657

 

当阿里巴巴成为“影子银行”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148307/c99

 

解放前四大王牌军校

http://history.stnn.cc/years/201307/t20130724_1917408.html

 

中国政府需找到根治社会戾气的对策

http://ed-china.stnn.cc/China/201307/t20130725_1917712.html

 

母子关系里最复杂的地方

http://bbs.wenxuecity.com/znjy/2106762.html

 

中日重新开战的四个决定性因素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9363977.html

 

预测中国现有高层住宅未来将沦为“贫民区”

http://house.ifeng.com/news/market/detail_2013_07/23/27797386_0.shtml

 

为何只有美国日本还继续对华援助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9342296.html

 

中国存数百野人 最大野人藏身昆仑山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3/07/201307250840.shtml#.UfB5rqwQKKw

 

解放军腐败让人痛心 要省钱造令敌生畏的武器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3/02/201302261536.shtml#.UfB9oKwQKKw

 

文艺兵的存在有必要有价值

http://ed-china.stnn.cc/Culture/201307/t20130725_1917776.html

 

揭中国官方弃用“抗美援朝”内里玄机

http://www.ddhw.com/viewheadlinenews.aspx?topic_id=1000&msg_id=137658

 

钱学森力挺中国“特异功能” 逼胡耀邦让步
http://www.ddhw.com/viewheadlinenews.aspx?topic_id=1000&msg_id=137657

   2013-7-24  近日,马云、李连杰等名人在江西芦溪县拜访一位叫王林的“气功大师”,引发一系列争议。其实,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国曾兴起一股“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科学”“气功”热潮,持续了二十年之久。这场热潮与一位名人有很大关系,那就是着名科学家钱学森。

  一、“特异功能”热潮初兴,胡耀邦指示“不要宣传”

  1、1979年各地兴起“特异功能热”,其背后有政府的推波助澜

  要说气功热,得从特异功能热说起。1979年3月 《四川日报》刊发一篇“耳朵认字”的报道,说四川一名叫唐雨的12孩子能用耳朵辨认字。报道受到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杨超的支持,很快传遍全国,一时间,“耳朵认字”、“腋下认字”等“超自然现象”在媒体上粉墨登场。当时有人揭穿其中的奥妙,1979年3月13日,四川医学院对此进行调查,得出结论是,唐雨的耳朵并不能“认字”,唐采用魔术师般弄虚作假的手法;4月,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对北京一个孩子的“腋下认字”作了科学测试,结果表明系作弊所致。他们写出测试报告,附上当场露馅的照片,在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的“信访简报”第92期发表。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信息锅,据说,该锅可以用来接受宇宙的大气场,达成天人感应。
  
  狗咬人不是新闻,这些澄清自然很难成为报道,难以获得民众的关注,所以,无法给特异功能热降温。相反,一些媒体和地方政府为此添砖加瓦,中科院的简报有如此记载:“现在,除四川的唐雨外,北京、湖南、湖北、四川、安徽、河北、辽宁等省市又相继推荐了17名所谓能用耳、鼻、手、脚、胃认字的青少年。其中大多是由地、县科委或党委党委正式来函报告的”。

  “大多是由地、县科委或党委党委正式来函报告的”这一句极具内涵。对于政府来说,推荐“特异功能青年”就好比现在推荐奥赛生,是一种政绩,代表着领导重视科学;而对于那些被推者来说,无疑是一条致富成名之路。

  2、胡耀邦指示对特异表演“不能公开宣传”,《人民日报》发文批评领导反科学的理念

  “耳朵事件”还惊动了高层,时任中宣部部长的胡耀邦曾在中科院工作过,他看到这期简报,并作了“我们该要这么警惕啊!”的批示。

  在中宣部的指示后,5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祖甲”的《从“以鼻嗅文”到“耳朵认字”》一文,分析与批评了“耳朵认字”违反科学的虚假性。文章发表后,有人叫好,有人漫骂。人民日报群众工作部编的《群众来信摘编》显示,陈祖甲的文章发表后4天中,共收到74封读者来信,“大部分读者看了文章感到煳涂”,“有的读者认为祖甲这篇文章太霸道,不摆事实、讲道理,就扣帽子,叫人无法接受,对待学术问题,应该持谨慎态度”。陈祖甲后来回忆说:“写这篇文章根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做的、配有‘耳朵认字’作弊照片的实验报告。为了写文章,我还专门到协和医院请教了有关的专家。出于保护那些天真幼稚的作弊的孩子考虑,文章没有点名,事实也说得稍许模煳一些。知情者一看便明白。难道这不是从客观存在的事实出发吗?然而,有人却因此抬出哥白尼、布鲁诺,指责我为‘宗教裁判所的审判官’,并见诸报端。”

  之后,在同年11月8日,胡耀邦又就《北京两个小学生能用耳朵手心和腋下认字》的报告写下更加明确的批示:“穆之、井丹同志:这类事情,科学工作者要怎么办可以由他们去办。但不能公开宣传。宣传这类事情对四化没有一点用处、好处。中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宣传这类事只能增加人们的迷信和思想混乱。这一点务必请你们把关。”

  胡耀邦当时的处理有其合理之处,但并非无商榷之处。“堵”不可能彻底解决问题,它只是隐藏问题。

  二、钱学森力挺“特异功能”,坚信必将带来“科学革命”

  1、钱学森支持“人体特异功能”,认为“耳朵认字”是客观存在,“因而是否定不了的”

  本来上层定调之后,这股特异功能热潮应会日渐退却的,但意想不到的是,局势开始逆转。1980年2月4日至10日,“第一次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在上海召开(下简称“上海会议”),它是由一本科学期刊《自然杂志》经“应有关方面的要求召开”的,会议的结论是:“耳朵认字这种人体特异功能的真实性现已为公众所证认。”

  尽管现今看来,这次会议名头很山寨,但其实这是一次标准的科学会议,与会者都是来自各地科研所,其与官方中特异功能支持者有着千丝万缕关系。作为这次会议的举办者《自然杂志》来头不少,背后有时任国防科委科技委副主任的钱学森和主任张震寰支持,该杂志早在1979年9 月就发表“考察报告”声援“耳朵认字”。“上海会议”后的1980年6月,钱学森赴上海访问了《自然杂志》,表示了自己对特异功能研究的支持,他认为:“从古以来,人没有能动地去发掘人体的潜在能力,今后应该用现代科学技术进行研究,自觉地发掘人的潜力。所以对中医理论、对气功、对特异功能,都要进行研究,最后都可归结到开发人的潜力上来。”因此,钱学森勉励《自然杂志》克服困难,勇往直前。“对于中西医结合、气功和特异功能,是有不少反对意见的。这也没有关系,大家一起研究嘛!对于人体,对于自然界,科学不能解释的地方还多着哩!一项新的科学发现,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的,科学史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总要有人带个头,首先提倡;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关于“耳朵认字”这种特异功能,钱学森说,“它是客观存在,因而是否定不了的。”

  2、钱学森把“特异功能”改称“人体科学”,寄望其登堂入室进入科学殿堂,引发“科学革命”

  “人体特异功能”刚开始被作为研究对象的时候,很多人反对,而目对于“人体特异功能”现象也存在非常大的争议,所以,钱学森就提出了“人体科学”这样一个概念。在早期,“人体科学”可以说是“人体特异功能”探索研究的同义词。钱学森曾经谈到:“什么叫搞人体科学的?搞人体科学的是搞人体特异功能的。因为这个特异功能,人家反对的很多,有的人要打棍子扣帽子,所以我就把它换了一个词,不叫特异功能,叫人体科学,委婉一点。”

  那么,钱学森为何对所谓“人体科学”如此之热衷?这大概是出于对
突破、对创新的渴求。他谈创新人才的讲话中,有这样一段话颇值得注意:“……我们国家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你是不是真正的创新,就看是不是敢于研究别人没有研究过的科学前沿问题,而不是别人已经说过的东西我们知道,没有说过的东西,我们就不知道。所谓优秀学生就是要有创新。没有创新,死记硬背,考试成绩再好也不是优秀学生。”

  究竟什么是“别人没有研究过的科学前沿问题”?钱学森在大学一个气功学术会议上作报告“一个人体科学的幽灵在我们当中徘徊”,其中有这样一段话:“搞这个事业(指人体科学)很不容易。但我们相信,搞下去一定会导致一次科学革命,就是认识客观世界的一次飞跃。如果搞得好,这场革命在21世纪就会到来。”1986年6月16日钱学森讲到:“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即人体科学的问题,总觉得人体科学越来越是一个发展前途很大的领域,而目是整个科学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很有可能因这方面的发展引起科学革命。”

  很显然,钱学森认为“人体科学”就是“前沿科学”,“人体科学”可以引发“科学革命”。 然而,“人体科学”至今没有得到中国科技界的承认,权威的“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也没有同意这个概念。

  3、钱学森还把气功、中医和“特异功能”捏合到一起,认为“三者一致”、“三位一体”

  “人体特异功能”列入科学研究项目后,有些人相信“人体特异功能现象是存在的”。而目,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发现“气功可以诱发人体特异功能”。比如钱学森曾经谈到:“1980年我在《自然杂志》编辑部曾讲过:人体特异功能太不寻常了,恐怕能接受的人是少数。更大范围的是气功。它能治病,人家容易接受。虽然人体特异功能可能一时还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是气功可以。”“21世纪将是世界范围内的智力战,如果气功能提高人的智力,那对我们将有何等的意义?最后,还有一个尖锐的问题,就是实践表明,气功可以练出特异功能来。”“这几年人体科学研究工作,这方面的工作有些发展。最近收到些信件。有些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的是工程师,他们的身体不好,接受了气功训练,练了气功之后,不但病痊愈了,有的还练出了特异功能,可以给人治病。”

  1986年《气功与科学》杂志第五期的一篇报道《纵论气功、中医与特异功能》,尤能反映钱学森对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三位一体”的认知。报道称:“年四月五日,着名科学家钱学森在北京接受了香港记者的采访。会见时,钱学森向香港记者表示,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他认为,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三个东西是一致的,尽管现在还不被人所认识,被现代科学体系所纳入,但经过认识和研究,真正变成科学理论,其本身就打破现代科学体系,再前进一步,最后将引起一场科学革命。……钱学森说,人体特异功能,不要简单提,这几年我联系这个问题在学习。开始我也不相信,四川一个小孩,叫唐雨,‘耳朵认字’是真的。他又举例说,我亲眼看到,一位有特异功能的人,把一瓶还未开封的药抓在手里,从中漏出了二十三粒,然后,再打开瓶封,数一数瓶中一百粒的药,正好剩下七十七粒,而药瓶是完整无缺的。钱学森说,我是学科学的,事实就是事实,我被说服了。我们做了一些试验,发现特异功能的人与传统气功相似。表演时脸发红头冒汗,测脑电图发现气功发功时和特异功能表演时的脑电图相似,有时还比气功师的强度还要大,这就同气功联系起来了,而传统气功又与中医有联系。他认为这三样东西是一体的。最突出的是特异功能,第二是气功,第三是中医,三者一致。这就解释了我们的中医为什么有几千年的传统。钱学森说,特异功能,气功、中医这套认识。实践,理论,不可能完全纳入现代科学体系里去,有些人觉得纳入不了,就摇头了。钱学森说,我支持对特异功能的研究。他相信,当它真正变成科学理论时,本身就打破现代科学体系,再前进一步,最后将引起一场科学革命。然后,钱学森表示,我要最后说一句话:人体特异功能是真出,不是假的。”

  可见,在钱学森看来,“人体特异功能”是尚未被人类明确认识和利用到的潜在的特异能力。“人体科学”的目标之一就是以传统气功和中医为突破口,期望找出诱发人体潜能的科学规律。如此,特异功能与气功、中医结合了起来,可谓极具中国特色。

  三、有钱学森这般“大科学家”支持,胡耀邦也不得不让步

  1、反对者在《人民日报》撰文批判“人体特异功能”,明确表示不相信“耳朵认字”

  正当“人体科学”兴盛之际,反对一方也行动起来。时任国家科委副主任的于光远写文章提出批评。1982 年2月24日,中国科学院举行有关报告会,中科院党组书记李昌表示不相信“人体特异功能”,但不反对对人体作严肃的科学研究。第二天,《人民日报》对此次报告会作了报道,并配以由总编辑胡绩伟亲自撰写的编者按,明确表示“我们不相信‘耳朵认字’。”

  而此时,针对“特异功能”的有关科学调查也逐步开展。3 月13日至15日,第一次“人体特异功能”调查研究会举办,该会由国家科委政策研究室、中国科学院政策研究室、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联合主办。会上放映了四川医学院对成都19名有“特异功能”的儿童进行测试的录像,记录证明没有一个儿童具备“非视觉器官图象识别”的“特异功能”。中国杂技团的魔术大师成功地表演了“透视”功能。

  2、特异功能的支持者给《人民日报》写信指责:“你们登起文章很大胆,做起事来又胆小”

  面对批评者的反击,张震寰分别向中科院党组书记李昌、于光远分别写信指责,张震寰还给《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写信,要他们相信“特异功能”的存在,并称:“你们登起文章很大胆,做起事来又胆小,有点不相信自己。谁是科学领导机构,国家科委应当是,但不知他们怎么领导的?就拿耳朵认字来说,你们错了。谁是有权威的科学机构?科学院算一个,李昌同志和报上登的几位着名科学家也不是正确的,最权威的是客观事实,白纸写上黑字是砍不掉的。”

  张震寰的信被转到胡耀邦那里,胡耀邦当时已当选为中共中央主席,其态度依然非常鲜明,认为应该坚守“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和不介绍、不宣传”两道关。邓力群时任中宣部部长。4 月20日,中宣部向全国各宣传系统发出通知,说:“一个时期以来,有些报刊不断进行了‘耳朵认字’之类的宣传。同时,有些报刊公开发表文章,对这类宣传进 行批评。最近,中央几位领导同志认为:‘耳朵认字’之类,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在报刊上不要介绍和
宣传,也不要发表批评的文章和消息。”此即时人所熟知的关于“特异功能”的“不宣传、不介绍、不批判”的“三不”政策。

  对于这个“三不方针”,事后于光远曾抱怨反对方遵守了三不方针,停止了争论和批评,但支持一方却因此一如既往地宣传人体特异功能。据于光远讲:“关于这个‘三不政策’,始终没有什么中央文件,但新闻出版界却在实践中坚决贯彻,结果变成了口头上说要‘三不’,实际上,对伪科学的宣传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近乎放任和鼓励,甚至等于给予保护。”

  于光远的意思是,上层对支持者有所偏袒,但作为另一方的张震寰则有另一番看法。张震寰在1986年5月在一次讲话中这样回忆过:“但是由于很多人都不赞成xxx(指于光远)同志的这种以势压人的作法,他公开声称他是以国家科委副主任的身份和手中的权力来压一压特异功能研究的,连秘密研究都是不允许的。由于这种作法违背了党的‘双白’方针,违反了党的科技政策,加之由于不少科研人员勇于坚持真理,所以这次批判并没有把特异功能研究压下去。”

  3、钱学森致信高层,“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胡耀邦被迫作出让步

  胡耀邦的批示并没有让支持方满意。1982年《自然杂志》派人到钱学森、张震寰处告状。张震寰听后,“天王老子也不要怕,咱们坚决干下去,干到底。共产党人从参加革命的第一天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除了追求真理外,别无他求!”他后来私下对《自然杂志》编辑朱润龙说:“钱老真是智慧过人,我当时说的天王老子就是指胡耀邦同志,钱老也一下子就明白了。” (见朱润龙、朱怡怡编辑的钱学森《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后记》)

  钱学森征得张震寰赞同后,于1982年5月5日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了一封名为《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的短信。信中说:“中国科协四月廿八日通知说,‘耳朵认字’之类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不准在报刊上介绍和宣传。您是知道的,一到下面去执行,就会一棍子打死。上海出版的《自然杂志》就被命令,将即发排的五月号中撤出几篇有关人体特异功能的科学研究论文。难道党对有争 议的科学研究能这样处理吗?难道前车之鉴还少吗?不是发动批判过摩尔根遗传学吗?还有批判控制论,批量子化学共振论,批人工智能;还有批数量经济学,批形象思维。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我建议您通知上海市宣传部门的同志,正确处理《自然杂志》的问题,不要禁止它刊登科学论文。我也向您表白我的判断,我并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都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这封信被转送到邓力群那里,又立即被推到胡耀邦手中。对钱学森的信,胡耀邦作了如下批示:“这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和在科学上还没有充分证实之前,报刊上不宣传,不介绍,也不批评,这两者我看是稳妥的,公正的,要坚决这么办。但可以允许极少数人继续研究这个问题,也允许他们办一个小型的定期的研究情况汇编,发给对这方面有兴趣的科学工作者阅读和继续探讨。”很显然,这次胡耀邦态度有所软化了。

  此后,反对者就基本上没有再进行批判,支持者以“研究”的名义进行宣传的活动却没有停止,《自然杂志》继续大量刊登“研究”“人体特异功能”的文章。从此,“人体科学”与“气功热”更加一发而不可收,风靡全国。

  参考资料:《1979-1949年中国“伪科学事件”与科普政策互动影响》,孙颖通;《中国类科学—从哲学和社会学的观点看》,刘华杰,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钱学森鼓捣“人体科学”始末》,陈祖甲。

  结语:

  作为中国当代知名度最高的科学家之一,钱学森毫无疑问是80年代中国“特异功能”大潮的最大推手。直到今天,那些声称拥有“特异功能”的“大师”们,仍在继续使用钱学森提出的“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三位一体”的“理论”。来源: 腾讯▲◆★●■☆

当阿里巴巴成为“影子银行”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148307/c99

日期: 2013/07/21:中国的“影子银行”问题最近成为热门话题。所谓“影子银行”,如果追本溯源的话,也就是不满足于法定利率的贷款方和被现有金融体系忽略的借款方,依据市场经济的原则结合起来的形态。两者一旦结合起来,就如同核爆一样开始链式反应,会给现有金融市场以巨大的冲击。在不基于市场原理的中国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等封闭的“金融既得利益阶层”看来,“影子银行”当然是对立面的事物。不过,也有企业敢于果断擎起反对既得利益的大旗,那就是市场新兴力量的代表,中国电子商务的龙头老大阿里巴巴集团。

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网上结算公司“支付宝”从6月中旬起推出了名为“余额宝”的新服务,瞬间成为热门话题。

消费者要在阿里巴巴的网络购物平台“淘宝网”上购物的话,必须首先往自己的支付宝账户里存款,然后用支付宝内的存款付费。支付宝不断扩大其使用范围,现在用户已经可以使用支付宝缴纳水电、燃气费了。不过,虽然支付宝的适用范围和用户人群都在不断扩大,但支付宝并没有利息。于是,余额宝应运而生了。

只要通过简单的网络操作,客户就可以把支付宝账户内的存款转到余额宝内。存在余额宝内的钱被设定为自动购买支付宝公司的关联投资企业“天弘基金”管理的基金。因此余额宝的用户可以获得基金的收益分红。现在,余额宝的利润率约为年利4%左右,大幅高于接近于零的银行存款利率。而且和支付宝一样,余额宝可以提供各种代缴费服务,方便程度也不输银行存款。

投资当然会有风险。不过“天弘基金”强调他们投资的主要方向是公司债务和国债等,因此安全性很高。实际上,余额宝开始运营后的两周内,已经有250万人向它投注了约60亿元。7月1日,“支付宝”宣布推出针对手机用户的余额宝服务后,负责余额宝系统开发的深圳市金证科技在沪市的股价应声而涨。显然,各界投资者对阿里巴巴的一举一动都相当关注。

阿里巴巴的主要创始人马云的目的很明确。在接受《人民日报》的采访时,马云认为“中国的金融监管过度”,指出“中国的金融行业特别是银行业服务了20%的客户,我看到的是80%没有被服务的企业”。展露了自己对抗金融既得利益阶层的意识。

在中国,以人民币结算的银行融资之外的所有资金调配行为都被认为属于“影子银行”。阿里巴巴真要利用其电子商务平台来从事金融活动的话,也会被认为接近“影子银行”。据媒体报道,中国金融中坚力量民生银行的洪崎行长也直言&l
dquo;马云是最大的竞争者”。

不仅余额宝,阿里巴巴还有其他动作。7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表示允许以阿里巴巴面向小微企业发放贷款形成的债权为基础资产的证券化商品在深交所上市。该“阿里巴巴1号—10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将在3年内不定期发行10期产品。从三年前开始,阿里巴巴根据自己的标准,向小微企业提供了约1000亿元的贷款。如果这些债权可以上市,那么回收的资金将可以投放到其他领域。也就是说,有望形成贷款和融资的良性循环。

阿里巴巴的各项金融战略都不符合现有金融体系的框架。渣打银行认为余额宝属于影子银行,所以可以设定较高的利率,和“理财产品”一样具有竞争力,可能导致资金从银行存款中撤出;而且余额宝不在银行的监督之下,也不是普通金融政策的对象,所以对金融管理当局来说也是一个难题。

野村国际(香港)上个月发表报告称,今后在线融资有可能达到中国新增贷款总额的5%左右。但是,资本充足率问题、备抵呆帐金问题,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等问题,需要解决的难题还多如山积。僵硬的金融制度越来越难以为继,而阿里巴巴等新兴力量基于市场经济原则的金融创新又一日千里,中国似乎有些措手不及了。▲◆★●■☆

解放前四大王牌军校
http://history.stnn.cc/years/201307/t20130724_1917408.html

星岛环球网 www.stnn.cc 2013-07-25

黄埔军校教官中保定陆军学校生部分名单

保定军校旧址

  2011年正值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虽然现在距离辛亥革命纪念日(10月10日)还有一段时间,但各地媒体已经摩拳擦掌,开始为纪念活动预热了。我们知道,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以来,清政府、北洋军阀及民国政府为了培养新式军队创建了许多军校,其中著名的有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云南陆军讲武堂等。这些军校虽然已成为历史,但其对中国革命的影响却是巨大的。今天,我们就介绍几所跻身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简称“国保”)的军校,既飨读者,也为纪念辛亥革命热身。

  保定军校:一手培养出“黄埔系”

  稍谙近代史的人都知道:保定当年可是直隶首府,辖道京畿,在这里担任总督的都是位高权重、叱咤风云的人物。1902年,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在保定东关外创练新军,成立北洋行营将弁学堂,由冯国璋任校长。后又改名为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北洋通国陆军学堂、陆军随营学堂、陆军大学堂等。1912 年,民国改元后正式更名为陆军军官学校。由于军阀之间混战不断,军校在培养了九批学生后,终因无以维系,于1923年停办。

  作为近代中国第一所正规化的高等军事学府,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在中国人民反帝反封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里的毕业生不仅人数多,而且质量优。如果算上清末,保定军校毕业后成为将军的有名有姓的毕业生就有1800多人,其中不乏蒋介石、陈诚、顾祝同、傅作义、张治中等国民党领导人和高级将领,还有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叶挺、赵博生、董振堂等一批将军。黄埔军校的教官中毕业于保定军校的足有五六十人,因此说“黄埔系”是“保定系”一手培养出来的毫不为过。

  遗憾的是,当年规模宏大的军校校舍已经毁弃,如今仅存遗址。据记载,军校所在地原是一座拥有千亩庙产、殿宇百间的关帝庙。也许是想借助武圣人的神力庇佑,关帝庙后来被改为兵营,然而1900年却遭到了八国联军的焚毁。袁世凯筹资扩建的军校依然选址在关帝庙,又扩充了周围的部分农田和民宅,总占地面积一千五百余亩。校舍建筑格局仿日本士官学校,分校本部、分校(包括小教场)、大操场和靶场四部分。校本部居中心,按照中国传统院落的布局分为东、中、西三路:东、西两路是教室与学生宿舍,对称布局,各有十排青砖瓦舍,每两排组成一个独立的院落,每个院落住约一连学生;中路南部是军校的办公区,高大的尚武堂是全校的中心,坐北朝南,气势宏伟。北部是一个大的庭院。校本部四面建有高大的围墙,墙外有护城河环护,大门在南侧,有石狮把门,门楼面阔三间,高大雄伟,门楣上悬挂李鸿章手书的“陆军军官学校”六字横匾,隔河还有照壁相对。校本部东侧是分校,靶场在分校北面,大操场成“[”形,由北、西、南三面拱卫校本部。

 陆军讲武堂:中国革命的熔炉

  我们曾介绍过的云南陆军讲武堂与天津北洋讲武堂和东北奉天讲武堂并称“三大讲武堂”。1909年9月,在昆明美丽的翠湖旁,清末“洋务运动”实施军制改革、建立新式陆军,云南陆军讲武堂便顺应潮流而创办,并正式迎来了第一期学员。辛亥革命以后,讲武堂继续兴办,截至1945年,共办二十多期,培养学生2万多人,包括华侨学生500多人,朝鲜籍学生30多人,越南籍学生60多人,缅甸籍学生20多人,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国际军事学校。

  讲武堂是一座青瓦黄墙的走马转角楼式建筑,东、西、南、北楼围着1.2万多平方米的院子。南、北楼高两层,为学员宿舍;西楼同样为两层,是教室;东楼高三层,是办公的场所。每楼长约120米,周长近500米,四角有拱形门洞可出入,墙体采用青石、土坯、砖砌成,对称衔接,浑然一体。

  建筑中间的院落是操练场,在这里操练过的国内将级军官数以百计,其中元帅就有两人,上将有十多人。作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勋,朱德、叶剑英两位元帅均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他们的名字与卓越功勋也都始自这里。毕业于此的国外名将有原缅邦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吴奈温将军、原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原朝鲜人民委员会委员长崔庸健大将等。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军事人才的摇篮,是中国革命的熔炉。

 黄埔军校:第一次国共合作的见证

  根据黄埔军校的档案记载:1921年12月23日,由张太雷任带路人和翻译,孙中山在广西桂林会见应邀到中国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会谈中,马林向孙中山提出改组国民党、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基础和实行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等意见。孙中山同意马林提出的这些建议,开始筹备创办军官学校。至1922年10月,孙中山召开改组国民党特别会议,以求加速改组国民党,实行国共合作筹建军校之进行。11月,他又主持召开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0次会议,通过创办军官学校决议。随着国共合作的深入,1924年1月孙中山选定广州黄埔长洲岛原广东陆军学校与广东海军学校旧址为“陆军军官学校”校址。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军事顾问的帮助下,筹备工作迅速开展。这年5月,第一期480余名学生先后入校。

  1924年6月16日,黄埔军校正式开学。孙中山先生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办校宗旨,以“亲爱精诚”为校训,开始培养革命军事人才。军校在黄埔办到第七期,1930年迁往南京。

  黄埔军校大部分建筑物于1938年被日军飞机炸毁,现仅存旧址。作为第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