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 达成重要共识★★

今日看点:2019-01-11(上午版)▲◆★●■☆

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 达成重要共识★★

https://news.sina.com.cn/c/xl/2019-01-10/doc-ihqhqcis4711744.shtml

习近平何时访问朝鲜?外交部回应

https://news.sina.com.cn/o/2019-01-10/doc-ihqfskcn5863632.shtml

造岛神器“天鲲号”大考过关 商务部禁止出口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1/09/7985679.html

老舍获诺奖提名是其子“吹牛”?瑞典皇家学院回应★★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1/09/7983417.html

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 达成重要共识★★

https://news.sina.com.cn/c/xl/2019-01-10/doc-ihqhqcis4711744.shtml

2019年01月10日 新华视点作者:新华视点

现场视频: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 双方达成重要共识

[习近平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谈]新华社北京1月10日电(记者李忠发) 1月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当日抵京对中国进行访问的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谈。两国领导人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就中朝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达成重要共识。双方一致表示,愿共同努力推动中朝关系在新的时期不断取得新的发展,持续推进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更好造福两国人民,为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与繁荣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习近平指出,委员长同志在2019年新年伊始、两国迎来建交70周年之际访华,充分体现了委员长同志对中朝传统友谊的高度重视、对中国党和人民的友好情谊。我对此表示高度赞赏,并代表中国党、政府和人民,向朝鲜党、政府和人民致以诚挚的节日问候。

习近平强调,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朝关系在2018年掀开了新的历史篇章。双方以实际行动展示了中朝友谊的强大生命力,彰显了中朝共同致力于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的坚定意志。今年是中朝建交70周年,对中朝关系发展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要意义。我愿同委员长同志一道,共同引领好中朝关系未来发展。双方要保持高层交往、加强战略沟通、深化友好交流合作,推动中朝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

金正恩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在年初百忙之际接待我们访华,我对此表示衷心感谢,并代表朝鲜党、政府和人民对中国党、政府和人民致以亲切的节日问候。在总书记同志的悉心关怀下,去年朝中关系提升到新高度,谱写了新篇章。我此次访华,就是希望以两国建交70周年为契机,同总书记同志就巩固朝中传统友谊、加强朝中交流合作深入交换看法,推动朝中友好关系日益巩固和发展。

关于朝鲜半岛形势,习近平积极评价朝方为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推动实现半岛无核化所采取的积极举措,表示去年在中朝及有关方共同努力下,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取得重大进展。当前,半岛和平对话的大势已经形成,谈下去并谈出成果成为国际社会普遍期待和共识,政治解决半岛问题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中方支持朝方继续坚持半岛无核化方向,支持北南持续改善关系,支持朝美举行首脑会晤并取得成果,支持有关方通过对话解决各自合理关切。希望朝美相向而行,中方愿同朝方及有关方一道努力,为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地区长治久安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

金正恩表示,去年朝鲜半岛形势出现缓和,中方为此发挥的重要作用有目共睹,朝方高度赞赏并诚挚感谢。朝方将继续坚持无核化立场,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半岛问题,为朝美领导人第二次会晤取得国际社会欢迎的成果而努力。希望有关方重视并积极回应朝方合理关切,共同推动半岛问题得到全面解决。

双方通报了各自国内形势。习近平表示,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70年的历程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飞跃。中国共产党有决心、有信心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和风险挑战,朝着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奋勇前进。朝鲜劳动党实施新战略路线一年来,取得不少积极成果,展示了朝鲜党和人民爱好和平、谋求发展的强烈意愿,得到了朝鲜人民的衷心拥护和国际社会的积极评价。中方坚定支持委员长同志带领朝鲜党和人民贯彻落实新战略路线,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相信朝鲜人民一定会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更大成就。

金正恩表示,我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四次访华,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和中国人民奋发图强的精神面貌印象深刻。朝方认为中国的发展经验十分宝贵,希望多来中国实地考察交流。相信中国人民在以总书记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不断创造新的伟大成就,胜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朝鲜劳动党将带领朝鲜人民继续大力落实新战略路线,并为此营造良好外部环境。

会谈前,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为金正恩举行欢迎仪式。

会谈后,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为金正恩和夫人李雪主举行欢迎宴会并共同观看文艺演出。

9日上午,习近平在北京饭店会见金正恩。习近平积极评价金正恩这次访华的重要意义,回顾了中朝友好交往历史,表示中方愿同朝方共同努力,维护好、巩固好、发展好中朝两党两国关系,共同书写两国关系发展新篇章,共同为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繁荣作出新贡献。

金正恩表示,朝方无比珍视朝中关系持续发展的良好势头,愿与中方一道,认真落实双方达成的重要共识,在新的起点上续写朝中友谊更加辉煌的未来。

习近平总书记夫人彭丽媛、金正恩委员长夫人李雪主参加会见。

会见后,习近平总书记夫妇为金正恩委员长夫妇举行午宴。

9日金正恩还参观了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同仁堂制药厂亦庄分厂,实地考察了有关传统工艺及现代化中药加工生产线。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黄坤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等出席有关活动。

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国际部部长李洙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朴泰成,中央政治局委员、外务相李勇浩,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人民武力相努光铁,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等陪同金正恩访华并出席有关活动。 ▲◆★●■☆

 

习近平何时访问朝鲜?外交部回应

https://news.sina.com.cn/o/2019-01-10/doc-ihqfskcn5863632.shtml

2019年01月10日 澎湃新闻:1月1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就金正恩委员长访华、习近平主席何时访问朝鲜等事宜答记者问。

关于对金正恩委员长此次访华的评价,陆慷表示,已经发布了金正恩委员长访华的消息。中方高度评价金正恩委员长在中朝建交70周年的新年伊始即到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金正恩委员长进行了深入友好的会谈,两国领导人就中朝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达成了重要共识。双方还各自通报了国内的形势。

中国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中朝友好合作关系,维护好、巩固好、发展好中朝友好关系,始终是中国党和政府坚定不移的方针。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朝关系在2018年掀开新的历史篇章,中朝以实际行动展示了中朝友谊的强大生命力,也彰显了共同致力于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的坚定意志。

今年是中朝建交70周年。中方愿同朝方一道保持高层交往,加强战略沟通,深化务实合作,推动中朝关系在新的历史时期不断发展,持续推进半岛问题的政治解决进程,更好地造福两国人民,也能够为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做出积极的贡献。

对于习近平主席何时访问朝鲜的提问,陆慷表示,中朝之间有着高层互访的传统,高层交往也在中朝关系发展中历来发挥着引领与推动作用。我们愿同朝方加强高层交往,扩大交流合作。如果有这方面的消息,我们会及时发布。▲◆★●■☆

 

造岛神器“天鲲号”大考过关 商务部禁止出口★★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1/09/7985679.html

观察者网 2019-01-09:商务部禁止出口的造岛神器“天鲲号”通过“大考”,即将变身为真正的“地图编辑器”。

新华社消息,9日12时30分,经过近3个月的挖泥、挖岩试验,由中交天津航道局投资建造的亚洲最大重型自航绞吸船“天鲲号”顺利返航回到船厂,标志着“天鲲号”完成全部测试,正式具备投产能力。 “天鲲号”的挖泥能力超过了同样由中交天津航道局投资的现役亚洲最大的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鲸号”。

“天鲲号”在海上航行 图自新华网

之前拥有“造岛神器”之名的“天鲸号”由天航局投资,上海交通大学与德国企业共同承担设计,能以每小时4500立方米的速度将海沙、海水的混合物排放到最远6000米外。

而“天鲲号”全船长140米,宽27.8米,最大挖深35米,总装机功率25843千瓦,设计每小时挖泥6000立方米,绞刀额定功率6600千瓦。该船于2018年10月2日赴江苏启东开展挖泥试验,经过近1个月调试,其挖泥最高生产率达每小时7501立方米,远超每小时6000立方米的设计标准,同时验证了该船15公里超长排距的挖掘输送能力。

此次挖泥试验过程中,“天鲲号”智能挖泥控制系统调试获成功。这是绞吸船自动挖泥技术在我国的首次应用,由中交天津航道局历经5年攻坚研发,是我国疏浚技术的又一突破。有了这个“大脑”,“天鲲号”就能实现无人操控自动挖泥,并能根据施工区域实际情况自动调节动作,确保生产效率长期保持在较高标准。

“天鲲号”的绞刀在下放疏挖

2018年11月23日,“天鲲号”又开赴大连开展挖岩试验。试验围绕着高产量、低能耗的要求开展,共进行了绞刀在岩床上的挖掘姿态试验、不同性能的刀齿试验、绞刀转速试验、极限横移拉力试验、正反刀挖掘试验共5个方面的试验。最终,“天鲲号”成功完成挖掘60兆帕岩石强度的试验,超过挖掘岩石硬度50兆帕的设计标准。

据“天鲲号”总工程师王健介绍,试验期间,“天鲲号”的挖掘系统、输送系统和智能挖泥系统等施工关键设备性能均成功通过了实际施工的考验,各项测试技术指标均达到或超过设计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天鲲号”将凭借其长达15000米的远程输送能力,成为建设中国海疆的国之重器,甚至被网友称作“地图编辑器”。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铁流曾指出,除促进一方经济发展之外,填海造陆还对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以及国家的经济安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南海填海造陆之后,就可以建设永久性军事基地,不仅能够建设雷达站和监测站监视岛礁周边海域空域的一举一动,还能部署航空兵、导弹部队、水面舰艇维护祖国的合法权益。

那“天鲲号”的工作效率到底有多高?该船监造组船体工程师孔凡震向澎湃新闻做了形象生动的解释:“假如使用‘天鲲号’挖掘填满一座‘水立方’,功率最大的情况下只需要6天半时间。”

更重要的是,“天鲲号”是国内首艘从设计到建造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型自航绞吸船。

正是因为“造岛神器”的工作效率异常惊人,在2017年5月,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为维护国家安全,对大型挖泥船实施出口管制,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对外出口。

据新华网报道,此次结束的挖泥、挖岩试验是“天鲲号”投产前的最后一次考验,“大考”归来的“天鲲号”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王健透露,下一步,“天鲲号”将在船厂做最后坞检,坞检结束后将正式投产。 ▲◆★●■☆

 

老舍获诺奖提名是其子“吹牛”?瑞典皇家学院回应★★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1/09/7983417.html

新京报  2019-01-09:根据日本《朝日新闻》1月3日信息,瑞典皇家学院官网近日解密了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过程。根据诺奖的保密规定,当年的评选过程要50年后才能对外公布。众所周知,当年的得奖者为日本作家川端康成。那进入到短名单的都有谁?

瑞典学院官网披露的文件显示,除了川端康成之外,还有5位作家进入决选名单,包括爱尔兰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英国诗人奥登。而贝克特于次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根据档案显示,当年除了川端康成,还有日本小说家三岛由纪夫、诗人西脇顺三郎也在83位长名单中。塞缪尔·贝克特、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

档案显示,评审委员会主席的首选是马尔罗,其次是奥登和川端康成。

从这个决选名单来看,日本文学无疑是当年的大赢家。文件显示,可以今后考虑三岛由纪夫,这将取决于他未来几年发表的作品。不幸的是,两年后,三岛由纪夫即切腹自杀。

而对中国读者来说,这份文件解决了一个长久以来的谜团:老舍到底有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提名。

然而,新京报记者核实了瑞典学院的官方网站,并没有公布1968年诺奖评选细节。而且,从《朝日新闻》的报道来看,也并没有提及老舍到底有没有被提名进入决选。那么,问题来了,老舍到底进入决选名单了没?

带着这样的疑问,新京报记者通过电邮联系了瑞典学院,一位叫Madeleine Broberg的专门负责档案的工作人员回复如下:

没错,今年1月份,关于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的讨论已经公布,有多家国际媒体已经提前预约获得了部分当年的档案文件。目前我们的官网上还没有公布任何信息。

关于老舍,他不在1968年的候选人名单上。

因此,已经可以确定,老舍从未进入决选名单,而关于老舍本来于1968年得奖的信息,的确子虚乌有。

那么,老舍1968年得诺奖的传闻到底是怎么来的?2001年,老舍儿子舒乙透露,老舍在1968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在入围者到了最后5名时还有他。最终,秘密投票结果的第一名就是老舍。但当时中国正值文革期间,中西交流很有限,瑞典方面通过调查得知老舍1966年就已经去世,而诺奖一般不颁发给已故之人。

有媒体如Caravan Magazine认为,因为老舍的去世,瑞典学院才将老舍的提名取消,换成了另一位候选人。如果老舍获提名的事情属实,那他的缺席确实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川端康成获得诺奖的几率,因为当时的诺奖委员会很想把奖颁给一个东亚作家,以增加诺奖的多元化和权威性。

目前,关于老舍得诺奖的传闻的唯一当事人便是舒乙,新京报记者本想通过与舒乙熟识的人联系采访舒乙证实,但被告知舒乙目前病重,不见人,不接受采访。

瑞典学院方面回信原文:

   Dear Shen,

     It’s correct that the discussions regarding the literature prize for 1968 were made official now in January, and that several international media representatives have taken part of the documents by visiting us by appointment on January 2nd. No information has yet? been published on our website.

     Regarding Lao She he was not on the candidate list for 1968.

    Kind regards,

     Madeleine Engstr m Broberg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