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了一年贸易战,打出美国250年来最大贸易逆差★★

今 日 看 点:2019–0309(上午版)▲◆★●■☆

打了一年贸易战,打出美国250年来最大贸易逆差★★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08/8146412.html

中国国务院表示对学术造假”零容忍”★★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08/8145819.html

华为出手了! 7位美国律师什么来头?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08/8145774.html

打了一年贸易战,打出美国250年来最大贸易逆差★★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08/8146412.html

侨报  2019-03-08:3月6日,美国商务部公布2018年的贸易数据。“美国去年12月贸易逆差598亿美元……2018年美国贸易逆差扩大至6210亿美元,创2008年以来最高。货物贸易逆差总额达8913亿美元,刷新美国建国以来的历史纪录。”

大陆微信公号“陶然笔记”8日刊文称,打了一年贸易战,打出美国近250年来最大的货物贸易逆差纪录。在中美谈判迈进关键阶段的时候,这个数据能让人看清一些事。同时,谈判到了这个阶段,有些问题也该开始想想了。文章摘编如下:

首先,事实告诉我们,美国用贸易战的方式追求贸易平衡,不会有任何成果。去年美国刚刚挑起贸易战时,有很多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其中的问题。

美国的贸易失衡是自身经济结构问题,跟美国在全球产业链里的位置,美元的强势地位及其国内储蓄率都有密切关系,根本不可能通过贸易战的方式来解决。

一年里美国不停地拿贸易平衡说事儿,不断试图提升关税的贸易战方式来解决贸易平衡问题。可从结果来看,事实胜于雄辩。

其次,贸易数据可能提升美国达成协议的意愿,但谈判也许会变得更加艰难。

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是2月24日结束的。到现在10多天了,进展怎么样呢?可以肯定的是,谈判没停。就像中国商务部长钟山在两会“部长通道”里说的那样:现在工作团队还在继续磋商,还有许多事要做,更加需要中美双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这从其他媒体的报道中也能得到印证。

路透社6日报道,美国农业部负责贸易和外国农业事务的副部长特德·麦金尼(Ted McKinney)当天表示,美中经贸磋商正通过视频会议顺利进行。“目前通过数字视频会议正在进行大量讨论,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和富有成效的事情,”麦金尼说。

当然,谈判想必也更艰难。就像我们在前几篇文章里提到过的观点:

中美在跨进谈判关键阶段后,虽然双方磋商节奏加快,氛围也不错,但是谈判难度反而提升了。

现在美国的贸易数据出来了,一方面这有可能提升美国达成协议的意愿,但另一方面,美方在具体磋商的要价上反而有可能提升。

尤其不能排除的是,美国很有可能通过制造“逼迫中国妥协”的舆论,来增加美国内的获得感,从而创造美国内部有利于达成协议的氛围。

结果是现在贸易战打了一年,中美从谈判桌回到了谈判桌。原因也很简单,现实最有说服力,事实胜于雄辩。

这一年看着回到原点,其实经历了一段艰难的用斗争讲道理,用事实说服美国人的过程。

另据中国经济网报道,经贸摩擦也影响到了美国国内的商业活动以及美国消费者。

无独有偶,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3月2日发表的一份报告发现,美国收取的关税收入“不足以弥补购买进口商品的消费者所承受的损失”。

报告中写道:“我们估算了对美国消费者可能产生的影响。我们发现,到2018年底,进口关税使美国消费者和进口外国商品的公司每月多支付30亿美元税款,此外每月还支付14亿美元(1美元约合6.7元人民币)的无谓损失费。”

报道称,这些经济学家估计,如果现行关税继续下去,美国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采取的最激烈的保护主义政策将导致每年约1650亿美元的贸易改变流向。

另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3月5日报道,研究人员说,美国对其贸易伙伴尤其是中国的“关税战争”去年让美国公司和消费者每月损失44亿美元。

报道称,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就这些关税对美国物价和福利的影响进行了评估。▲◆★●■☆

 

中国国务院表示对学术造假”零容忍”★★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08/8145819.html

德国之声 2019-03-08 :中国政府一直强调打击学术造假,但法新社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多名中共高层干部的大学论文中存在抄袭现象,其中包括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和因铁腕治理新疆而在最近频频成为国际媒体关注对象的陈全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新社报道称,共有6名中共官员抄袭他人作品,其中包括一位前国家副主席、一位高级法院法官、一位前公安高层,还有一名新疆地区位高权重的党内领导。

在多次爆发学术抄袭丑闻后,中国国务院去年首次发布学术规范,警告违规者会遭到”严厉惩罚”。

上月,北京电影学院曾取消知名男演员翟天临的博士头衔。此前有人爆料称,翟天临在研究生期间的论文中出现许多段落抄袭他人此前文章,却并未注明出处。这一事件在中国社交媒体引起有关”名人假文凭”的热烈讨论。

法新社组织人员审读了中国国家基础设施(CNKI)中能找到的12篇中共官员博士/硕士论文,发现其中6篇存在抄袭现象。

真文凭,假学历?

法新社引述专家称,在中共党内,教育程度是决定职位升迁的一项重要指标,这迫使官员竭尽全力在工作的同时”搜刮”文凭。”大学领导都很清楚这种事情,因为他们也是政府官员。他们都是同根生的,”前《中国青年报》主编李大同如此表示。”这些文凭是真的,并不是从街上买的,但其本质是假的。这在官僚体制中是很常见的做法。”

法新社用专门查找抄袭现象的软件对12篇论文进行检查。被发现论文存在抄袭现象的6名官员均无法联络,或没有对法新社的询问做出回应。

他们中间就有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2016年8月陈全国赴新疆就职,在当地推行极为严厉的压制政策。据估计,有大约100万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族群成员被送入集体营地。北京政府否认强迫关押民众,把相关设施称为”职业培训中心”。

被视为中共政治新星的陈全国2004年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他的论文题目是”中部地区人力资本积累与经济发展相关性研究”,其中有50个多个段落引用他人文章而未标明出处。其抄袭段落来自一篇标题为”人力资本及其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对广东省的实证研究”的论文,是2002年朱翊敏在暨南大学递交的。朱翊敏本人现在是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

除此之外,陈全国论文导语的许多篇幅几乎原文照抄另一篇2002年的论文”人力资本的经济学分析”,是莫志宏在中国社科院发表的。莫志宏现为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当法新社询问陈全国是否曾请求使用其研究成果时,莫志宏拒绝表态。接受陈全国论文的武汉理工大学也没有对法新社的询问做出回应。

负责人事升迁及对违规者进行处罚的中共中央组织部对此次发现的6起抄袭案例拒绝置评。

6名涉事官员在获得学位当时都兼职工作。在中共直接控制之下的中国各大学很难对官员作弊现象做出处理。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民大学中国学者对法新社表示:”在许多情况下,中共官员从和他们有关系并能因其政府官职得到好处的学术机构那里获得学位。”

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李源潮于1998年递交博士论文,标题为”社会主义文化艺术生产的一些问题”,并以此获得中央党校博士学位。这篇论文中有20个段落与1991年一篇名为”社会主义社会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的论文完全一样,后者的作者是张民更(音译)。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直接负责知识产权保护的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直属机关党委书记肖兴威也名列抄袭官员之一。

另外被查出抄袭的还有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张述元、前副审计长陈兆与(音译)以及一名前公安局局长史俊(音译)。

中国国务院2018年曾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表示对学术造假”零容忍”。视情况严重程度不同,具体惩罚措施包括剥夺学位、暂停升职乃至解职。如果涉事人员为中共党员,还会受党纪处分,但并未具体指明惩处方式。

中国官方媒体去年曾报道称,南京大学一名社会学教授因为在15篇研究论文中出现抄袭现象而被开除。不过,迄今为止,没有迹象显示中共高层官员会因为学术造假而被公开惩处。石涛/凝练(法新社)▲◆★●■☆

 

华为出手了! 7位美国律师什么来头?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08/8145774.html

观察者 2019-03-08:华为出手了!7日,华为在深圳总部正式宣布起诉美国政府。

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宣布,华为已向其美国总部所在地的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第889条违反美国宪法。

2家大所+1家精品强所,美国式高级别诉讼的“标配阵营”之一。

7名资深律师,华为的律师团阵容如下:

律所简介:

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创立于1893年,经过多年发展,众达目前在世界主要经济和金融中心均有近50家分所,共有2500多名律师, 为规模最大、地域覆盖最广的国际性律师事务所之一,在反垄断和竞争、国际诉讼和仲裁、知识产权、劳动雇佣法、业务重组与破产等多个专业领域具有全球领先地位。

Glen Nager担任本案中华为的首席律师。

他曾担任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首位女性 大法官奥康纳的法官助理。

他曾代理了13起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案件,在反垄断、民权、就业、环境法、政府合约和知识产权等主题领域提起过上诉,客户包括通用电气,H&R Block,IBM和Sodexo等。

经典案例包括代表Sodexo获得美国第三巡回上诉法院以3-0决定撤销了地方法院的判决和代表雪佛龙在美国最高法院涉及合资企业定价的反托拉斯案中胜诉等等。

钱伯斯美国榜(2013-2014,华盛顿特区劳动雇佣及上诉)评价:因其在上诉方面的专业知识而受到称赞,并且“非常善于快速了解情况并制定获得良好结果的战略”。

1986-1988年,美国司法部副检察长助理

1995-2000年,美国国会合规办公室董事会主席

2006-2008年,USGA总法律顾问

2009-2014年,在USGA董事会任职

乔治城大学兼职教授,教授行政法和宪法

教育背景:

斯坦福大学,法律博士,1982年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工商管理学士,1979年

Ryan J. Waston专注于上诉和涉及联邦监管机构的辩护,执业范围涉及行政法和宪法、法定解释和联邦机构行动等领域。他曾参与了许多涉及联邦监管机构提议或最终行动的事务。他还曾参与说服法庭废除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烟草产品的标签和品牌名称等多项变更实施预先批准这一要求。

教育背景:

乔治·华盛顿大学,2007年,法律博士

宾夕法尼亚州弥赛亚学院,2002年,经济学学士

Morgan,Lewis & Bockius LLP

律所简介:

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Morgan,Lewis&Bockius LLP)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在北美、亚洲、欧洲和中东设有31个办事处,拥有约2200名法律专业人士。2018年全球创收100强(The Global100 Most Revenue)第11名。

Andrew D. Lipman的业务范围为电信法及相关领域,包括监管、交易、诉讼、立法和土地使用等。其服务的客户来自通信、互联网服务和技术、传统和新兴无线服务、卫星服务、广播、竞争性视频服务、电信设备制造和其他高科技应用等领域。此外,他还负责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电信运营商私有化业务。

他参与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州公共服务委员会、国会和法院的大多数新的法律和监管政策的制定,曾参与制定了1996年《电信法》的关键条款。近十年来,他作为创始人之一担任美国最大的竞争性本地服务提供商MFS Communications的高级副总裁,负责法律和监管事务。

国际电话会议协会总法律顾问

国际卫星用户协会的立法/监管法律顾问

纽约、纳斯达克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五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曾任职于美国交通部长办公室

教育背景:

斯坦福法学院,1977年,法律博士

罗切斯特大学,1974年,文学学士

Russell M. Blau于2014年加入摩根路易斯,其业务范围为电信法及相关领域,包括诉讼、监管、交易和立法。他的客户包括电信运营商、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媒体公司、设备供应商、消费者和投资者。

他代表电信运营商处理诉讼和仲裁事宜,以及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正式投诉程序。他还就联邦和州监管问题向客户提供建议,包括证券发行、并购和其他公司交易问题。

教育背景:

哈佛大学法学院,1982年,法律博士

哈佛大学,1978年  Siebman,Forrest,Burg & Smith,LLP

律所简介:

Siebman,Forrest,Burg&Smith,LLP是一家聚焦德克萨斯州本土业务的美国律所,在德克萨斯州谢尔曼、普莱诺、马歇尔和泰勒四个城市设有办事处。该律所对德克萨斯州当地的法律习惯、司法程序非常熟悉,其业务领域包括商事诉讼、刑事诉讼、人身伤害、婚姻家事等。除了德克萨斯州当地的客户,他们也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客户,包括但不限于中国、日本、韩国、法国、意大利、德国、英国、瑞典、荷兰和加拿大的客户提供法律服务。

Clyde M. Siebman是美国最强的知产、商业诉讼律师之一,Siebman,Forrest,Burg&Smith,LLP的创始合伙人,负责管理谢尔曼和普莱诺办公室。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的创始成员,连续担任了前四届主席。他专注于复杂民事诉讼,工作重心在德克萨斯州东区,德克萨斯州北区达拉斯分部和德克萨斯州西区奥斯汀分部。

他在德克萨斯州东部、北部和西部地区的州法院和联邦法院(包括在博蒙特、达拉斯、马歇尔、普莱诺、谢尔曼和泰勒的陪审团审判)从事高风险诉讼超过30年。

他的肖像现在被悬挂在保罗·布朗联邦法院的律师会议室里。

1986年-1987年,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Paul Brown法官的法官助理

1992年至2015年,在 Martindale-Hubbell的同行评价评级中获得”AV” Preeminent评价

2003年至今,被汤森路透评为德克萨斯州超级律师

2014年至今,被Woodward/White Inc.评选为“美国最佳律师”

教育背景: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4年,法律博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0年,心理学学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0年,工商管理学士

Michael C. Smith是Siebman马歇尔办公室的负责合伙人,在复杂商业和专利诉讼方面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他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地方法院代理过800多起案件,自2000年至2009年担任该地区规则咨询委员会主席。

德克萨斯州律师协会诉讼部主席和编辑委员会主席

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前任会长

美国东部德克萨斯州分会主席,基金会终身研究员,美国审判委员会(ABOTA)

教育背景:

德克萨斯州韦科市贝勒大学法学院,法律博士,1992年

Lyndon B Johnson公共事务学院,1989年

东德克萨斯州立大学,1986年

Elizabeth Forrest是Siebman, Forrest, Burg & Smith, LLP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她善于为客户处理各种各样的诉讼事务,包括商业纠纷、专利和商标侵权、商业秘密盗用、虚假陈述法案件以及其他在德克萨斯州东北部州和联邦法院的民事案件。她同时担任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董事会成员,德克萨斯州东区女性律师委员会/协会主席。

在2015-2016年,她曾担任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Amos L. Mazzant, III法官的法官助理,也曾经是德克萨斯州高级专利诉讼委员会调解人和专家组成员。

教育背景:

西雅图大学法学院,2014年,法律博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2010年,新闻文学学士学位

首席律师Glen D. Nager演讲全文

大家上午好,我是Glen Nager,此次案件的首席律师、众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华为技术美国有限公司向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挑战《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第889条的合宪性。具体而言,此次诉讼是基于美国宪法的三个密切相关的不同方面: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条款、正当法律程序条款以及授权条款里的三权分立原则。

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条款禁止通过带有选择性和惩罚性的法律。根据起诉书,2019 NDAA的第889条违反了宪法的这一禁止性条款,因为第889条仅禁止华为(和另外一家实体)向联邦政府,以及与联邦政府签署合同或接受联邦政府贷款和资助的实体提供特定产品。

正当法律程序条款要求在剥夺任何人生命、自由和财产前,应该行使正当法律程序。根据该条款,只有在遵循普遍适用规则的前提下,依法剥夺自由才是合乎宪法规定的。根据我们的起诉书,第889条仅针对华为(和另一家实体),禁止其销售相关设备,这违反了这一普遍适用的要求。起诉书还表示,第889条暗指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的影响且构成安全风险,这是对华为的污蔑。

最后,根据宪法的授权条款,美国政府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权是独立的,由不同的分支机构负责。根据授权条款,国会只有制定规则的权力,没有针对个人执行这些规则的权力,只有行政或司法机构才有权力针对个人执行这些规则。根据起诉书,2019 NDAA的第889条直接认定华为与中国政府有关联,而不是向对待其他中国公司一样,依法让行政机构和法院作出判断。这违反了授权条款,包括授权条款里的三权分立原则。

签署2019 NDAA时,美国总统曾提出反对意见,称NDAA条款会引发有关三权分立的重大担忧,而且反映了国会的越权。我们此次发起的诉讼也对第889条提出了类似的反对意见。我们要求法院判定第889条违宪,并判令禁止针对华为适用该条款。我们期待在法庭上进一步阐明我们的主张。(文中各律师简介来源于律所官网,Glen Nager演讲来源于华为官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