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忽然发现 没有中国投资好像确实不行★★

今 日 看 点:2019–0414(上午版)▲◆★●■☆

澳大利亚忽然发现 没有中国投资好像确实不行★★

https://news.sina.com.cn/c/2019-04-14/doc-ihvhiewr5705881.shtml

迫于美国压力 这一国际组织“怂”了

https://news.sina.com.cn/w/2019-04-14/doc-ihvhiewr5694378.shtml

国际刑警组织全揭秘,原来我们都误会它了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4/13/8231517.html

澳大利亚忽然发现 没有中国投资好像确实不行★★

https://news.sina.com.cn/c/2019-04-14/doc-ihvhiewr5705881.shtml

2019年04月14日参考消息 原标题:澳大利亚忽然发现,没有中国投资好像确实不行……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在2018年下降了36%,从2017年的130亿澳元(1澳元约合4.81元人民币)降至82亿澳元。

“从中国和外国投资中获得经济利益,对澳大利亚的繁荣至关重要。”

在全球不确定的时期,澳大利亚的政治家、官员、商界领袖和教育机构都必须认真地与中国同行合作。

澳大利亚对话杂志网站4月8日发表悉尼大学中国商业和管理学教授汉斯·亨德里施克的文章称,研究显示,中国的投资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但2018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却减少了36%。现在澳大利亚必须回过头来思考经济利益,澳各界都必须认真地与中国同行合作。参考消息网编译文章如下:

根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悉尼大学商学院的研究报告,中国的投资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有利于全球一体化和澳大利亚产业竞争力。然而研究数据显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在2018年下降了36%,从2017年的130亿澳元(1澳元约合4.81元人民币)降至82亿澳元。

虽然中国投资者仍然普遍认为澳大利亚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安全、更有吸引力,2018年未必就是一个转折点,但这种下降趋势依然值得反思。

近年来,有关中国投资的讨论一直被政治和安全担忧主导。这些担忧需要用经济繁荣的国家利益作为代价。中国的投资创造了就业机会,增加了出口机会,加深了澳大利亚与最重要贸易伙伴的关系。可以说,澳大利亚现在必须回过头来思考经济利益,进行更平衡的全国性对话。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悉尼大学商学院的研究数据涵盖了通过并购、合资企业和新项目进行的直接投资,但不包括证券投资,如购买股票和债券,也不包括住宅销售。

报告显示,中国在澳大利亚矿业、农业综合企业和服务业的投资下降超过90%,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下降48%,商业地产投资下降了31%。唯一投资没有下降的是医疗保健行业,中国在该行业的投资增长了一倍多,达到34亿澳元。医疗保健成为最大的投资领域,吸引了中国投资的41.7%,而商业地产(36.7%)则降到了第二位。

澳大利亚政府、企业和专业顾问需要考虑:澳大利亚需要哪些类型的中国投资和投资者。

在医疗保健行业方面,中国对相关企业的投资既为创新提供了资本,也有利于这些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中国私募股权公司鼎晖斥资19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苏尔特克斯(Sirtex)公司的为例。苏尔特克斯是一家澳大利亚医疗器械公司,治疗肝癌,收购使之能够进入中国。

在矿业方面,锂是中国投资增值的又一个例子。天齐锂业在珀斯的一家加工厂投资了7亿澳元。该厂将提供约200个就业岗位,生产4.8万吨用于出口的电池级氢氧化锂。

在粮食和农业领域,也存在建设增值设施的空间,例如区域屠宰场。

可以说,从中国和外国投资中获得经济利益,对澳大利亚的繁荣至关重要。

在全球不确定的时期,澳大利亚的政治家、官员、商界领袖和教育机构都必须认真地与中国同行合作,以消除社会的担忧,强化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友好和积极主动的伙伴的声誉。▲◆★●■☆

 

迫于美国压力 这一国际组织“怂”了

https://news.sina.com.cn/w/2019-04-14/doc-ihvhiewr5694378.shtml

2019年04月14日  参考消息 原标题:迫于美国压力,这一国际组织竟“怂”了

参考消息网4月14日报道 据路透社4月12日报道,12日,国际刑事法院(ICC)的法官援引一些实际理由驳回了ICC一位检察官的请求。检察官法图·本苏达请求对阿富汗战争中的暴行启动调查。几天前,美国政府吊销了她的签证。

报道称,这项裁决激怒了人权组织,因为这意味着塔利班、阿富汗政府和美国不会因为它们的罪行而在ICC接受任何调查。这些罪行大都发生在2003年至2004年。检察官本苏达可能会对该裁决提出申诉。

报道介绍,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这项决定是“一项重大的国际胜利”。他还因为ICC“广泛、莫名其妙的检察权”以及他认为的对美国主权的威胁而谴责该法院。

特朗普说:“任何起诉美国人、以色列人或盟国人员的企图,都将遭遇快速有力的反应。”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是ICC的尖锐批评者。他说,这项裁决证明,美国对该法院采取的强硬政策是正确的,并且这项裁决代表着该法院检察官的“惨败”。

报道称,在一项不同寻常的裁决中,ICC法官说,本苏达的案子似乎已经达到了该法院行使司法权的标准,但鉴于一系列实际考虑,推进这个案子是不合理的,因为这些实际考虑使得成功的可能性变得渺茫。

他们提到的理由包括未能在早期阶段搜集证据,缺乏有关政府的合作,以及成本可能过高。

此外,法官们在裁决中说:“目前阿富汗的情况会让成功进行调查与起诉的前景变得非常暗淡。”

法官们说:“在这一阶段对阿富汗的情况进行调查不符合司法利益,因此本庭驳回这一请求。”

报道援引本苏达的话说,她的办公室将“考虑所有司法解决办法”,以反对该裁决。

国际司法专家认为,这一裁决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对ICC在进行起诉时面临的各种现实状况的承认。

报道称,一些人权组织感到愤怒。国际人权联合会负责国际司法事务的卡里娜·博诺在推特上说,这项裁决“愚蠢并有政治意味”。

报道称,阿姆斯特丹大学国际刑法助理教授凯文·黑勒说,以成功起诉的可能性而论,这项裁决似乎会对ICC面临的所有案件都造成严重障碍。他说:“如果这些就是标准,那么他们将永远不会启动一项调查。”▲◆★●■☆

 

国际刑警组织全揭秘,原来我们都误会它了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4/13/8231517.html

凤凰卫视 2019-04-13:法国里昂,有一座银灰色大厦。这里绿树掩映、环境清幽,有警卫严密守护,颇显神秘。这就是国际刑警组织总部所在地。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国际刑警组织”这个名词可能并不陌生,但却很难说透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外界对它有许多误解。有人以为,国际刑警组织由一群“超级侦探”组成。有人以为,国际刑警像电影里演的一样,飞檐走壁、逮捕罪犯。

其实,国际刑警组织比人们想象的更复杂。它的确是打击罪恶的先锋部队,是惩恶扬善的正义化身。但鲜为人知的是,它也常常惹祸上身,更面临生存困境。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国际刑警到底怎样开展工作?至今,国际刑警组织已经风风雨雨走过100多年。它的宗旨是保证和促进各国警察当局之间最广泛的相互支持与合作。

INTERPOL,是INTERNATIONAL和POLICE前缀的缩写,是国际刑警组织的代名词。

但你知道吗?如此重要的组织却诞生在以赌场闻名的欧洲小国摩纳哥。摩纳哥著名的蒙地卡罗大赌场1914年,来自24个国家的警界名流齐聚摩纳哥,召开第一次国际刑事警察会议。此后,在打击国际犯罪集团的斗争中,这24个国家相互交流刑事情报、协助打击国际逃犯。

如今,国际刑警组织是拥有194个成员国的全球第二大政府间国际性组织。如此庞大的组织,

却面临经费严重不足的问题。为了筹钱,它与多个跨国公司、机构和政府建立财政伙伴关系。

2011年,国际刑警组织与国际足联签署合作协议。国际刑警帮助国际足联打击踢假球,国际足联则在10年内资助国际刑警2000万欧元。

2012年,烟草巨头菲莫国际向国际刑警组织捐助1500万欧元,合作打击烟草走私。

2013年,国际刑警组织与29家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合作打击冒牌药,3年间收获450万欧元。

然而,这种公私合作的做法引起很多质疑。钱该怎么用?国际刑警如何保证独立性?推动公私合作的核心人物是国际刑警组织的前秘书长——罗讷德·诺贝尔。

罗讷德·诺贝尔于2000年至2014年担任秘书长。他希望为组织募得10亿欧元,并积极推动与跨国企业的一系列合作。

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领导着总秘书处,是组织的最高行政长官。担任秘书长的人选必须要有

一定的警察工作经历,并具有较高的国际威望。

国际刑警组织机构简图全体成员国大会则是组织的最高权力机构,大会设立主席一职。

主席的职能主要包括:主持全体成员国大会、主持执行委员会会议。主席需要依靠其个人影响力、机敏度、协调力来充分发挥自身作用。现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金钟阳。此外,成员国内设置的国家中心局是各国政府授权的警察部门,负责与国际刑警组织总秘书处以及其他国家中心局传递或交换情报。在实践中,国际刑警组织有一项最实在的权能,那就是发布通报。红色通报曾被外界渲染得极具传奇色彩。但其实,红色通报并不具有强制性。国际刑警仅代表提出要求的当事国向其他成员国发布要犯数据,并协助各国找到嫌犯。

具体如何处理,每个成员国的警察当局有相当大的自主权。除此之外,国际刑警组织还发布

寻找失踪人员的黄色通报、收集信息的蓝色通报、传达嫌犯活动信息的绿色通报、提供不明尸体信息的黑色通报等等。

当一张张通报如闪电般飞向全球各地时,谁也不能忽略这背后,国际刑警组织强大而严密的合作体系。但有时,成员国在向国际刑警组织分享情报时,也会犹豫不决。毕竟国际刑警组织没有主权,如果分享的数据落入敌手,进而危及国家安全那成员国还会分享情报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