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冷对韩方缺席板门店会晤周年纪念活动★★

今 日 看 点:2019–0504(上午版)▲◆★●■☆

中国外交接班梯队:新“三剑客”渐成型★★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5/01/8273696.html

朝鲜冷对韩方缺席板门店会晤周年纪念活动★★

http://www.cankaoxiaoxi.com/world/20190430/2378890.shtml

中国外交接班梯队:新“三剑客”渐成型★★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5/01/8273696.html

多维  2019-05-01:北京时间4月25日至27日,中国再度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主场外交”——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计来自150多个国家和90多个国际组织的近5,000名外宾出席,最终38位国家领导人与2位国际组织负责人缔结联合公报。近年,中国外交基调趋于更加积极进取,大规模“主场外交”年年皆有;而统计显示,习近平、李克强年外访均在七八次左右,显示中国外交事务极为繁重。加之,当下中国正处于所谓“百年未有之变局”的战略转型期,其全球利益拓展的现实威胁和复杂多变的非传统安全冲突,尤其是当不可避免地“挑战既有地缘格局”时,中国外交所面临的目标多元化和复杂化,都在考验着中国外事人才的决策和执行力。

也即是说,中国曾经是革命外交理想主义路线的坚定执行者,如今中国外交的现实主义路线越来越清晰而坚定。我们正是基于如下现实:其一、中国以“一带一路”为主的全球战略延伸和利益拓展;其二,潜在的国家利益冲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其三、中国外交人事本身的结构性问题,来分析中国当下外事决策层和执行层的的人事变化,而反过来,这种变化又是如何反映中国外交政策和目标侧重的再定位。

乐玉成曾获得中共前领导人胡锦涛的青睐、郑泽光经常参与中美事务、北京时间4月18日,马朝旭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出席一带一路沿线菌草活动 、与郑泽光同龄的张汉晖、中国外交系统较为年轻的秦刚、比60后稍大的孔铉佑也被认为是一名外交明星(图源:新华社)

近年来,中共高层不断强调“选拔年轻干部,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而在今天正通过一带一路走向中国特色大国的外交系统更是如此。

早在十几年前,杨洁篪、王光亚和王毅这三位年龄相当的“50后”,由于长期任职于中国外交系统并官至部长、副部长的位置被称为中国“外交三剑客”;如今,与他们在外交系统仕途轨迹相似的另一批“60后”年轻新梯队亦逐渐走向国际外交舞台。

截至目前,在中国外交系统主要官员中有至少五位长期在本系统任职的“60后”副部长,其中有三位发展空间广受看好,仕途很有可能更进一步,他们分别是郑泽光(1963年10月出生)、乐玉成(1963年6月生)和马朝旭(1963年9月生)。

中美关键人——郑泽光

北京时间2019年4月27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在北京集体会见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岛国领导,就深化中国同各岛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务实合作、促进双边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发展交换了意见。

有评论者表示,“一带一路”论坛作为中国今年最重要的主场外交,郑泽光在这一场合下亮相,可见其在中国外交系统的重要性。郑泽光曾于2015年12月2日履新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外交部副部长。

郑泽光出生在广东,英语系毕业是他的先天优势,早期曾作为中国外交部科员在英国卡迪夫大学学习,后来长期在中国外交系统任职,官至外交部北美洲大洋洲司司长和中国驻美大使馆公使。

2010年郑泽光空降江苏省担任南京副市长,在地方历练三年后“回京”担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主管外交部政策规划和美大地区事务。

履历显示,郑泽光具有丰富的对美外交经验,目前也是主管对美外交的副部长。2017年4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美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举行会晤时,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与副部长郑泽光罕见同时陪同,引发外界对郑泽光仕途走向的关注。

中美贸易战爆发前,郑泽光曾表示“中方不想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这一表述给外界带来“霸气”外交官的姣好印象。2019年1月30日中美就贸易战举行谈判,郑泽光与刘鹤等一起作为中国代表团赴美。

参照中国现任驻美大使崔天凯和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均有长期对美事务的外交经验,那么熟悉美国事务、又在中美贸易战中扮演关键角色的郑泽东也有可能凭借自身的优势走向中国外交系统的重要位置。

“俄罗斯通”——乐玉成

目前陪在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第一位置的乐玉成被认为是未来中国外交部部长的有利竞争者,或许可以从以下方面观察其优势。

俄语专业出身的乐玉成,自23岁开始就进入了以俄罗斯为中心的东欧司工作,官至中国驻俄罗斯大使,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成为外交系统的“俄罗斯通”。

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国际局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中俄关系成为中国目前非常重要的对外关系,这在时下中俄关系愈加亲密的情况下,乐玉成今后的仕途走向也似乎更加光明。

2008年,乐玉成被调回中国外交部担任政策规划司参谋,这一部门往往被看做更上一层楼的“台阶”。2009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乐玉成握手的照片也被认为是其受到中南海高层认可的有利证据。

中共十八大后,乐玉成出任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再次获得“重用”。中哈两国建交时的双边贸易总额只有3.7亿美元,其后在20年间增长了近70倍,2009年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双边贸易总额更是超过了该国与俄罗斯的贸易额,中国成为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因此在中哈关系日益密切的背景下,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职务也成了多名外交官的晋升“福地”。

2014年9月10日,在习近平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的前一周,乐玉成升任驻印度大使,成为副部级干部。当时有大陆媒体形容“最高领导人访问前临阵换将,在新中国外交史上绝无仅有”。

2016年起,乐玉成担任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成为杨洁篪的副手,统筹中国外交全局的工作。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0月乐玉成被当选为中共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而在目前中国外交部所有高层领导中,只有部长王毅是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如今外交部副部长中,就只有乐玉成兼任候补委员的职务。

综合来看,无论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幸运儿”乐玉成已经成为中国外交生涯中一颗耀眼的“明星”,但是他的前途是否真的如锁在保险柜中的钻石,继续年年增值,仍需观察。

最佳辩论员——马朝旭

与乐玉成同龄的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马朝旭曾长期任职于中国外交系统,也被看作是中国外交系统的一名“新星”。

经常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身份出现的马朝旭对外界来说似乎并不陌生。北京大学国际经济专业毕业的马朝旭是中国外交部领导中为数不多的一名博士。1986年,马朝旭参加新加坡第一届亚洲大专辩论会被评为“最佳辩论员”,似乎为其今后的新闻发言工作打下基础。

1987年毕业后,马朝旭就进入了中国外交部国际司,从1989年到1996年“三进三出”国际司,其间不仅赴伦敦政经学院经济和政治学专业进修,还曾去纽约联合国中国代表团常驻3年。初进国际司时,马朝旭就出版了《太平洋时代》一书。

1996年开始,马朝旭先后担任中国国务院外事办,中央外办,驻英国大使,驻比利时大使等多个重要岗位工作。2004年马朝旭重回中国外交部,先是担任政策研究司副司长,后升任司长这个被认为含金量较高的“官阶”。

2009年,马朝旭转任新闻司司长兼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走向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全新领域。两年后,升任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主管国际组织和会议、国际经济、军控事务及新闻工作。

中共十八大后,马朝旭外放出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2016年3月出任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晋升副部级。2018年1月25日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有媒体评论称,作为中国在联合国总部站在第一线上的人,马朝旭将是推动习近平领导下更具雄心、更强硬外交政策的排头兵。

从乐玉成、郑泽光、马朝旭这三位“60后”的晋升轨迹看来,语言专业似乎已成为中国外交系统培养官员的第一门槛,而在外交系统的丰富经验是其主导外交事务的基础。

目前看来,中国外交系统中的“60后”官员除上述三人外,还有分管拉美地区事务的副部长秦刚(1966年3月生)、分管欧亚地区的副部长张汉晖(1963年10月生)以及分管亚洲地区的准60后副部长孔铉佑(1959年7月生),他们在有形或无形之中已“孵化”一个“60后”新生代掌舵人,何时“破茧”而出仍需继续观察。▲◆★●■☆

 

朝鲜冷对韩方缺席板门店会晤周年纪念活动★★

http://www.cankaoxiaoxi.com/world/20190430/2378890.shtml

2019-04-30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在位于朝韩交界地板门店的联合安全区,纪念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历史性会晤一周年的文艺演出和其他活动正在进行。然而,朝方没有派任何官员出席以和平为主题的庆祝活动,也没有回应韩国的邀请。

参考消息网4月30日报道 外媒称,韩朝关系转冷后,坊间猜测韩方将放缓交往速度。

据韩联社4月29日报道称,韩国统一部发言人2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此表示,政府全力推进第四次“文金会”的立场不变。发言人表示,由于总统文在寅表示尽早促成第四次韩朝首脑会谈而不拘泥于地点和形式,因此统一部继续和有关部门开展协商,积极推进韩朝首脑会谈。

韩国总统文在寅29日表示,将力促第三次朝美首脑会谈早日举行。

此外据路透社4月27日报道称,在位于朝韩交界地板门店的联合安全区,纪念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历史性会晤一周年的文艺演出和其他活动正在进行。然而,朝方没有派任何官员出席以和平为主题的庆祝活动,也没有回应韩国的邀请。

报道指出,在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2019年2月在河内举行第二次会晤后,朝鲜实际上停止了与韩国接触。河内峰会后,原计划每周在位于开城的朝韩联络办公室举行的会谈中断,朝鲜在未作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撤出了驻该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文在寅希望与金正恩再次会晤,并考虑在谈判破裂后派特使前往平壤,讨论朝鲜可能作出的妥协,但这些行动没有换来任何进展。

韩国统一部长官金炼铁对朝鲜缺席纪念活动表示遗憾。

报道称,在板门店会晤一周年之际,朝鲜国家媒体4月27日发表文章,抨击韩国“任由美国摆布”,称美国企图“干涉”朝韩关系,并呼吁首尔“采取正确立场”。

韩国民族统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洪敏(音)说:“韩国燃起达成协议的希望,但最终未能充当成功的‘调停者’,朝鲜正在表达它的不满与失望。”

又据韩联社4月28日报道称,27日是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历史性会晤一周年。韩方当天在板门店举行文艺演出,朝鲜则强烈批评韩美联合军事训练,展现出明显的温差。

报道称,当天,韩国在板门店韩方一侧举行“和平演出”。总统文在寅虽然未出席活动,但发来祝贺视频。

然而,朝方的反应冷淡,并未派团参加活动。与此同时,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表声明,认为韩朝关系正处于前进或倒退的关键时刻。朝中社也发表评论,强烈谴责韩美举行联合军事训练,称朝方严密注视韩美表里不一的双重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