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报告:中国正加速推动军队“智能化”★★

今 日 看 点:2019–0505(上午版)▲◆★●■☆

美智库报告:中国正加速推动军队“智能化”★★

http://www.cankaoxiaoxi.com/china/20190505/2379131.shtml

为什么我们不能长到3米高?

http://www.cankaoxiaoxi.com/science/20190503/2379058.shtml

可救两个希腊!郭伯雄被追缴资产去哪了?★★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5/04/8281170.html

美智库报告:中国正加速推动军队“智能化”★★

http://www.cankaoxiaoxi.com/china/20190505/2379131.shtml

2019-05-05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专家说,虽然推动人工智能开发可以帮助人民解放军以一种更有效和协调的方式行动,但要成为真正“智能化”的军队,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消息网5月5日报道 港媒称,新美国安全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说,在人工智能开发方面中国远远落后于美国,但随着北京开展它的计划以“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以来,两国间的差距可能缩小。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4日报道,该报告说,中国已经设立了两个以人工智能和无人系统为重点的重要研究机构。而目前的各种趋势显示,随着中国迅速采取行动以发展其军事人工智能能力,中国同美国之间的差距将缩小。

澳大利亚麦考里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亚当·尼说,中国为其军队开发人工智能的目的在于利用这种新兴技术来加强国家实力。

尼说:“人工智能支持下的模拟演习和其他演习对于改进人民解放军的培训与战备,以及形成一个防御性网络很重要。对敌手来说,防御性网络会使采取军事行动变得危险。”

报道称,《解放军报》已经多次描述以人工智能为特征的未来战争的各种可能情况。

《解放军报》曾刊文称,未来智能化作战将包括陆、海、空、天等各类无人作战系统。参与这类战争的将是智能武器和系统,它们受到人工智能支持,能分析形势,并独立承担各种工作与任务。

报道称,除了在战场上使用智能武器,中国还在鼓励对其他一些进展进行理论探讨。在中国探索军事进步的过程中,这些进展或许会带来新的开发。

军事专家说,先进国家的军队已经在探索各种途径,以融合超高速计算能力和各种“算法”来加快战场决策与行动并改善决策与行动的效率,而中国担心自己会落在后面。

兰德公司资深国际防务研究分析家蒂莫西·希思说:“如果人民解放军不开发有关能力来执行‘智能化行动’,它将难以把人工智能学习整合到军事行动中,这可能会让中国处于不利地位。”

他说,将“智能化行动”作为一种信条可以让人民解放军变得更加强大、更有杀伤力。

麦考里大学的战略和防务问题专家贝茨·吉尔说,虽然推动人工智能开发可以帮助人民解放军以一种更有效和协调的方式行动,但要成为真正“智能化”的军队,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什么我们不能长到3米高?

http://www.cankaoxiaoxi.com/science/20190503/2379058.shtml

2019-05-03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专家说,当我们耗尽我们的基因设定好的增长潜力,我们的生长就会放慢并最终停止。

参考消息网5月3日报道 美媒称,我们都能看出高大的篮球运动员聚居的家庭与最适合从事赛马或摔跤等运动的身形娇小的家庭之间的差异。一群朋友之中也可能存在相当大的身高差异:最高的朋友在合影时通常负责自拍,最矮的朋友则要经过一番努力才能入镜。

据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5月1日报道,不过,尽管存在这些巨大差异,人们几乎都处于正常的身高范围内:在美国,健康男性平均身高1.75米,女性身高通常在1.63米。多亏在中学科学课上学到的知识,我们知道自己的身高遗传自父母。但是,为什么大多数人的身高都在标准范围内呢?为什么我们不都长成3米高呢?

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家特伦斯·卡佩利尼说,这要归因于进化。卡佩利尼说:“身高不只是身高而已。它体现着生物的整体生长,至少在人类身上是这样。”研究人员推测,我们的身高并不是极其复杂的基因组中孤立的一项。相反,它与器官发育等其他生长过程交织在一起。几百万年来,自然选择锻造了人类基因组蓝图,并通过基因连锁及随后的组织生长影响身体和器官生长。因此,我们的身高只是一个副产品。

报道称,除了遗传学因素,营养和现代医疗等环境因素也会影响身高。然而,基因承担了最大一部分工作任务,它决定着结果的70%到80%。身高一般会在青春期前后稳定下来,这就是进化机制介入的时间。当我们长到预先注定的高度时,一种名为“程序性衰老”的生物学机制最终会关闭负责生长的基因。大多数人在青春期结束前都会一直长高,骨头不断加长。这一过程发生在骨骺线,即位于儿童椎骨以及股骨和胫骨等长骨端头附近的两层软骨。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生长发育研究部门负责人、儿科医生杰弗里·巴伦说,我们在胎儿期的生长速度最快,此后速度通常放慢。事实上,胎儿的生长速度是5岁儿童的20倍左右。婴儿的骨骺线同样十分活跃,促使他们迅速成长。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骨骺线的活动逐渐放慢。最终,在青春期中后期,骨骺线活动停止,青少年达到了他们成年时的高度。

巴伦说,可以把生长过程比作一辆上了发条的玩具火车。上紧发条会使发条积聚潜在的能量。一旦松开发条,玩具火车就会快速前进,但是随着发条越来越松,前进速度会逐步放慢,直至停下。同理,当我们耗尽我们的基因设定好的增长潜力,我们的生长就会放慢并最终停止。▲◆★●■☆

 

可救两个希腊!郭伯雄被追缴资产去哪了?★★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5/04/8281170.html

南华早报 2019-05-04:中共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已被判处终身监禁,并剥夺上将军衔,将在秦城监狱把牢底坐穿。官方曾透露郭伯雄贪腐仅8000万人民币,另外没收郭伯雄的个人全部财产,但没有透露具体金额。据称,郭伯雄涉贪金额可以挽救两个希腊。香港媒体则曝光了郭伯雄案被追缴资产清单。

郭伯雄未落马时参加中共会议。

2016年7月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因受贿案判处无期徒刑。郭并被撤销其上将军衔,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其赃款赃物。

郭伯雄被指控利用职权便利在在职务晋升或调整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金额特别巨大。但官方透露郭伯雄及其家属子女贪腐的数额仅为8000万人民币。

香港《南华早报》引述消息说,中共军方检察官淡化了郭伯雄的贪污数目,官方公布数字只是郭伯雄全部贪款的小部分。

官方称,鉴于郭伯雄案件一些犯罪事实证据涉及中共军事秘密,因此未公开审理。郭伯雄贪了多少目前只有官方明显缩水的数据,但外界流传的数字则颇为惊人。

有港媒曾踢爆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单是接受高官的“进贡”已有数百亿元,加上买卖官位及土地等收入,估算不少于千亿元,有媒体曾比喻,一个郭伯雄的涉贪金额就可以挽救两个希腊。

香港《争鸣》2016年8月号报导,郭伯雄案被追缴资产清单包括:一)57个(本)金融机构账号,其中50个(本)使用代名,总计约1.14亿元;二)各类不记名债券金额达1520万元;三)7500克黄金、金币;四)62套(幢)住宅、商场;五)11处开发中、未开发土地,面积7.5万平方米,其中7处是与徐才厚等共同占有。

郭伯雄还被指控在9年间利用职权买官卖官713次,受贿财物约22.34亿元;在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期间,与徐才厚开设的小金库金额高达792亿元,是靠出售土地和经营经济实体收入得来的。

媒体披露另一个军中巨贪徐才厚的财产:“徐宅地下室里到处堆放着现金,有美元、欧元、人民币,办案人员一时点不过来,只好拿秤称了一下,再贴上封条。被查抄的现金居然足足有1吨多重”。

此外,徐家地下室最少有200公斤和田玉,翡翠、上好翡翠原石、历代古玩器具和字画,最后动用了十几辆军用卡车才把这些东西全部运走。如此巨额的财富到底花落谁家,没人知道。

据中共官方内部录像显示,在军事法院宣判时,郭伯雄痛哭流涕,一度失控无法站立。

2014年12月下旬,中国大陆微信圈曾热传《知情干部上书习主席、党中央》揭露郭伯雄贪腐的公开信。公开信揭露,曾掌管前军方总政治部、前总后勤部的徐才厚,其巨额财产来源是依靠买官卖官、谷俊山等后勤高官的“进贡”,仅数百亿元而已。掌控原总参谋部、原总装备部的郭伯雄,其“财产”来源不仅有买官卖官、卖地的“收入”,还有中共军方采购武器装备弹药惊人金额的回扣,估算不少于千亿元人民币。

香港《动向》2015年8月号披露,在涉及卖官、受贿及挪用军费等方面,郭伯雄与徐才厚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郭伯雄家族被查抄和冻结的资产高达258.73亿元。

中纪委早前曾就腐败分子涉案赃款赃物解释说,属于涉嫌犯罪所得的,相关款物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违纪所得的,由纪检监察机关依纪收缴,上缴国库。

但国库谁在用?司法机关又如何处理赃款?当局从来就没有公开。

有港媒评论指出,中国不少穷人却依然背负教育、医疗、住房、养老四座大山,度日如年。无钱治病卖肾救子、偏远山区学童爬天梯或熘索过激流上学、贫困农妇绝望举家自杀的悲剧,依然不时上演。面对此种情景,当局追缴的巨额赃款却静悄悄的放在国库,这对于当局天天高唱要实现小康社会,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不过,有海外评论人士认为,当局追缴的贪官赃款未必是静悄悄地呆在国库,这些原来来自大众但被贪官贪去的财富,也可能会被中共以“合法”的官方手段洗白,变成另一部分利益集团的囊中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