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问朝鲜有哪些看点?权威介绍来了★★★

今 日 看 点:2019–0619▲◆★●■☆

习近平访问朝鲜有哪些看点?权威介绍来了★★★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36589183588702007

四川省委书记透露: 川藏铁路很快就要开工建设★★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7609.html

美军指责解放军在吉布提”限制国际空域” 对飞行员射激光★★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7586.html

美英同声反对联合国反恐官员访新疆★★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7483.html

被问中国科研创新如何?华裔美国院士回答很直白★★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8668.html

习近平访问朝鲜有哪些看点?权威介绍来了★★★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36589183588702007

央视网新闻2019-06-17

2019年6月17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举行媒体吹风会。中联部和外交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有关情况。

据介绍,应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邀请,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6月20日至21日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这是我们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再次访问朝鲜,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首次访问朝鲜。此访正值中朝建交70周年之际,对两国关系具有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重要意义。

中朝是友好邻邦,两国关系源远流长。中国党和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对朝关系,建交70年来,两党两国一直保持着高层交往的传统,双方在文化、教育、科技、体育、民生等领域保持着交流合作。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党和政府积极致力于发展中朝关系。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习近平总书记同金正恩委员长四次见面,双方就中朝关系、半岛形势等深入交换意见,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中朝关系掀开新篇章。

中朝双方都一致认为,维护好、巩固好、发展好中朝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利益。双方均鼓励有关各方珍惜来之不易的半岛对话缓和势头,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方向,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半岛问题。中方支持朝方实施新战略路线,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坚定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双方均强调要继续发挥党际交往的重要作用,加强战略沟通,增强理解互信,维护共同利益。

朝方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此次访问,将热情友好接待习近平总书记一行。访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将同金正恩委员长举行会见会谈,参谒中朝友谊塔等活动。两国领导人将回顾总结过去70年两国关系发展进程,就新时代中朝关系发展深入交换意见,引领两国关系未来方向。双方将就半岛形势进一步交换意见,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取得新进展。双方并将介绍各自国内发展情况。相信在中朝双方共同努力下,习近平总书记此访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为两党两国关系谱写新的篇章,为地区和平稳定繁荣作出新的贡献。

外交部有关负责人还介绍了中朝两国各领域主要合作情况,表示中朝关系和两国人民友谊长期稳定发展,这得益于两国山水相连的地缘优势以及良好的政治关系、民间友好基础和经济互补性。今年双方商定共同举办一系列活动庆祝中朝建交70周年,通过回顾历史、规划未来,为新时代中朝关系发展注入新动力。▲◆★●■☆

 

四川省委书记透露: 川藏铁路很快就要开工建设★★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7609.html

文章来源: 澎湃新闻 于 2019-06-17

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6月17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川藏铁路很快就要开工建设。

6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中国成立70周年省(区、市)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委书记、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清华,四川省委副书记、四川省人民政府省长尹力围绕“践行新发展理念 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作介绍,并答记者问。

四川省委书记、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清华在发布会上。

彭清华介绍说,四川地处我国西南腹地,是一片充满红色印记的革命热土,诞生了世纪伟人邓小平,养育了朱德、陈毅等开国元帅。四川还是红军长征历经时间最久、走过路程最长、经过地域最广、经历战役最多的省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数十万优秀巴蜀儿女献出了宝贵生命,赵一曼、张思德、江竹筠等革命烈士就是他们当中的杰出代表。新中国成立后,四川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心、艰苦奋斗、砥砺前行,在攻坚克难中创造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巴蜀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

随后,彭清华在发布会上从“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质量效益不断提升”“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日益完善,‘蜀道难’已成历史”等四个方面作了简要介绍。

在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日益完善方面,彭清华说:

“解放前,四川基础设施非常落后,没有一条运营铁路,公路总里程只有2000多公里并且等级都很低。现在,全省正在打造‘四向八廊’综合交通走廊和对外经济走廊,已建成进出川大通道31条,铁路运营里程4970公里,从成都开行的中欧班列达到3500多列,排在全国各城市之首;公路总里程超过33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通车里程7238公里,均居全国前列。目前,四川铁路建设正迎来一个高峰期,我们正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发力。

“东向,正在建设成南达万高速铁路,按350公里时速设计,前期工作进展比较顺利,很快就要开工。这条高铁修通之后,向北可以经郑州到北京形成全线350公里时速的高铁连接,向东经武汉连接沿江高铁到上海,也可以形成全线350公里时速的高铁连接。

“南向,成贵高铁四川段前天已经通车,今年年底以前,将全线通车。我们正在同步建设成自宜高速铁路,将来经过这条铁路,经贵阳可以到粤港澳大湾区和北部湾经济区,这样就能把我们国家主要的经济中心全部用高等级的高速铁路连通起来。

“西向,大家非常关心的川藏铁路,很快就要开工建设,这可以说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伟大世纪工程。现在,成都到雅安这段已经通车,从拉萨到林芝这段正在建设,下一步要建设的是从雅安到林芝这一段,大约1000公里,桥隧比90%以上,也就是说有七八百公里在隧道里面,有一百多公里在桥上,真正在地面上的可能只有几十公里。这条铁路建成后,将极大地提升四川西部交通枢纽的地位。

“北向,正在建设从成都到西宁和兰州的铁路,这条铁路建成以后,将更加便捷地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现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开通了国际航线117条、去年旅客吞吐量近5300万人次。大家刚才在发布厅门口可能注意到有一个机场模型,就是天府国际机场,这个新机场正在建设中,主体结构已经封顶,明年基本建成,后年成都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之前将投入使用。届时,成都将成为全国继上海和北京之后,第三个拥有两个国际机场的城市。千百年来‘蜀道难’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四川与世界全国各地的联系会越来越紧密。▲◆★●■☆

 

美军指责解放军在吉布提”限制国际空域” 对飞行员射激光★★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7586.html

文章来源: 国际观察 于 2019-06-17

美国《华盛顿时报》报道称,美国非洲司令部情报总监海蒂·伯格少将对媒体表示,解放军对驻扎在吉布提雷蒙尼尔军事基地的美军采取了“不负责任的行动”,通过禁止飞机飞越中国后勤保障集体来“限制国际空域”,并向美国飞行员的眼睛发射陆基激光,且部署旨在干扰美国飞行行动的无人机。该美军官员还表示,中国人员甚至试图对美军雷蒙尼尔基地实施“侵入活动”。

在17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陆慷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就此事提问时表示,有关报道与事实完全不符。

陆慷指出,中方一向严格遵守国际法和驻在国的法律,我们致力于维护地区安全稳定。“关于你提到的报道,据我向中国国防部了解,有关报道与事实完全不符。”

海军研究院研究员张军社17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美国媒体报道的有关情况完全是美国官员恶人先告状,从美国媒体报道情况来看,事情真相是美国飞机跑到中国驻吉普提保障基地上空低空飞行,并刺探军事情报,严重威胁中国基地和人员的安全,美方应检讨并停止这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至于报道中提及,中国驻吉布提保障基地所谓的激光照射的不实指责,完全是美方老调重弹,是对中国方面的抹黑和造谣,早已被中国国防部和外交部予以公开批驳。中方一贯严格遵守国际法和驻在国法律,致力于维护地区的安全和稳定。▲◆★●■☆

 

美英同声反对联合国反恐官员访新疆★★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7483.html

文章来源: 环球网 于 2019-06-17

以人权为幌子找新疆反恐过程的茬,这是对新疆人民的生命安全缺乏起码的尊重。

中国外交部称,联合国反恐事务的副秘书长沃伦科夫近日访问了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美英等西方国家表示,反对沃伦科夫对新疆的访问。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上周五还打电话给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了对沃伦科夫访问新疆的“深切关注”,并指责中国在新疆采取的反恐措施是“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的镇压”。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右)同沃伦科夫会见。

联合国反恐副秘书长沃伦科夫访华。来源:外交部官网

美国反对联合国反恐官员访问新疆,拼命要把“人权问题”置顶,显然是想把新疆问题拉入其预设的人权陷阱之中。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语言表述的问题,而是要给中国的反恐预先“定义”的问题,并试图将全球舆论引入他们的话语圈套之中。

新疆问题首先是一个反恐的问题,没有反恐何以维护人权,怎么会有稳定发展?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借用一些蛊惑人心的谣言,以人权问题攻击中国。他们自己不仅是传谣者,而且也是谣言的编造者。他们既愚弄了自己,也愚弄了世界上的一些人,但他们愚弄不了中国人民。

那些借用新疆问题攻击中国的人,把自己打扮成人权的捍卫者,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连新疆这些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不了解,有的甚至连新疆的基本情况都不清楚。

正如来自拥有大量穆斯林人口国家的外交官和一些外媒记者在新疆所看到的那样,新疆建立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对反恐和去极端化的有益探索。在培训中心,那些被极端思想洗脑的人学习普通话、基本的法律和工作技能,为重新融入社会打下基础。这些措施确保了新疆地区人民的生命不再受到恐怖主义的伤害,切实维护了社会稳定,促进了经济发展。

今天的新疆正处于近年来最好的发展时期。2018年,新疆景区游客“井喷式”增长,105家4A、5A级景区累计接待国内外游客4105.2万人次,比上年增长75.4%。新疆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2万元大关。新疆的稳定与发展,与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一些频频受到恐怖袭击地区的形势形成鲜明对照。

新疆曾经是恐怖主义重灾区,由于措施及时得当,已初步形成了对恐怖主义的遏制。新疆的反恐与社会治理结合进行,从而强有力抑制了恐怖主义活动的反弹,对铲除恐怖主义的根基下了功夫,整个进程在保持居民生活稳定的前提下有效推进,让公众享受到反恐的实实在在的利益,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反恐是全球性难题,新疆反恐形势一度十分严峻,有着深刻的原因和背景。新疆局势实现根本性好转,付出了非常大的工作量,但它的社会代价却相对很小。对比车臣、阿富汗、叙利亚所付出的那些全局性惨痛代价,就会懂得新疆的经验是多么可贵。

客观说,在大范围开展反恐,与极端主义进行斗争,对这个过程要找茬,都能找出一些。但反恐的目标又是真正保护人权。审视反恐,要看它的效果和付出的对比。美国在阿富汗及中东搞反恐,用战争的方式推进,付出了误伤大量生命的惊人代价,而至今不能说产生了稳固的效果。美国和西方人应当虚心学习新疆的经验。

以人权为幌子找新疆反恐过程的茬,这是对新疆人民的生命安全缺乏起码的尊重,也完全不顾反恐事业的现实逻辑,彻底扰乱了反恐目标与相应代价的价值顺序。美国和西方一些势力恶意误导对新疆反恐过程的聚焦方向,他们口中的人权根本就不包括新疆人民生命安全这一最核心内容,他们在侮辱人权这一崇高的概念。

在新疆反恐的问题上,美国和西方那些势力在耍贫嘴,斗口舌,玩政治博弈,而新疆治理者在追求可供全体新疆人民享受的和平、稳定和繁荣。时间将肯定新疆治理的成就,同时把西方制造的那些泡沫般的指责冲刷得一干二净。▲◆★●■☆

 

被问中国科研创新如何?华裔美国院士回答很直白★★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7/8418668.html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于 2019-06-17

针对未来5年设立的科研项目,大多数方向很快会过时,会在国家层面上造成时间和金钱的极大浪费

美国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李凯经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您认为中国计算机领域的高科技创新如何?李凯的回答略显直白:“不行。”

他以运转了28年的“863计划”为例:近年来国家每年投入的经费达到20亿美元,但是在高科技创新方面,尤其是在计算机领域,却找不到一个通过承担863项目产生核心知识产权并且占领国际市场的成功商业案例。

“如果从培养人的角度来说,863计划是培养出了一批人才,但是,如果从科研创新的角度而言,我认为它是失败的。”李凯说。他的评价基于三个标准:第一,是否产生颠覆性技术;第二,是否在某个领域的国际市场上占据领头羊地位;第三,是否通过核心知识产权创造出很高的毛利

。有人认为李凯定的标准太高,但李凯不同意:“这是世界工业界公认的标准,不是我的标准。”

为了纪念《中国计算机学会通讯》出版100期,作为中国计算机学会的海外理事,李凯系统梳理了这个思考多年的问题,应邀写了一篇长文《促进中国高科技科研创新的想法》。在这篇文章中,他尖锐地指出当前教育和科研制度的弊端,尤其是科研制度将科研和创新混为一谈。虽然知道直言不讳地道出这样的结论会让一些人不快,可李凯依然坚持做《皇帝的新衣》里那个说真话的孩子,因为“在科学与工程领域,想要成功,首先要实事求是”。

在学术界与工业界的成功跨界经历,李凯对科研与创新的联系有深入的思考和亲身的体会。在接受专访时,李凯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你不实事求是,就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你要想真正前进,发现新知识、创新,必须实事求是,否则就达不到目的。你要衡量做得有多好,要同一领域的评价,而不是政府来评或者领域外的人来评。”

科研和创新不是一回事

过去几年中国一直在增加科研投入。2013年,中国的科研支出达2580亿美元,虽然占GDP的比例还低于欧美、日韩与以色列等发达国家,但科研投入总量已居世界第二,比美国少36%。在高科技产业领域,中国占全世界高科技产品的出口份额从2000年的6.5%一路攀升到2013年的36.5%。与此同时,中国也跃升为世界论文第一大国。

一个不容回避的核心问题是——政府对高科技创新的投入有多大效果?

“如果向国际高科技界询问这个问题,大多数会回答:并不有效。”李凯说,根据科技部披露的数据,2011年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份额中,82%由外资企业或合资企业生产。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高科技发展是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基于核心知识产权的高价值经济体转型的关键。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相当多的学者已经学会了如何把钱换成“纸”,也就是书面的论文,但是还不太擅长如何把书面的论文,也就是“纸”转换成金钱。

为什么政府在高技术领域的科研经费投入效果很差?为什么论文第一大国掌握不了“纸变钱”的游戏规则?在李凯看来,原因主要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科研与创新合二为一的政策,并对所资助的研究性项目提出不切实际的商业成功要求。

“从表面上来看,科研与创新合二为一的政策对政府和宣传是很有吸引力的,但其实这是混淆了科研与创新的基本概念。”

李凯对第一个原因阐释道。

以发明即时贴闻名世界的3M公司的杰弗里·尼科尔森博士曾经对两者给出明确的定义:“科研是将金钱转换为知识的过程”,而“创新则是将知识转换为金钱的过程”。

“如果把金钱转化成金钱,就去华尔街,不需要找科研人员。”李凯直言。

李凯认为,将科研资助与创新资助混为一体所带来的问题显而易见。

第一个明显问题是此举会带来两种激烈的冲突。李凯举例,一个受到资助的团队必须发表新知识来衡量他们的研究是否成功,但同时又要保护他们的知识产权以实现商业成功。这在知识产权保护还较弱的环境下是非常困难的。

另一个冲突是大学会变成营利机构。

当一所大学拥有了公司,它将成为产业界的竞争者。这样的利益冲突偏离了大学的主要目标——培养学生。

李凯认为,第二个明显的问题是要在2~3年内既要产出成功的科研成果又要实现成功的创新产品是不现实的。

“即使不考虑发表论文,哪怕是拥有了一支有经验丰富的高素质工程师团队,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开发出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高科技产品已经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这支团队是由没有产品开发经验的研究生新生组成的。”李凯说。

这样的后果就是——很多团队转向做“反向工程”或“山寨”产品,却没有创造核心知识产权;

很多聪明的研究人员开展影响力不大的研究项目,开发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很多发表的论文或者只有一些小的改进,或者根本没有新的想法。

然而,为了继续获得未来的经费支持,不仅每个团队都必须宣传自己的项目是成功的,而且经费管理机构也必须宣传他们资助的大多数项目是成功的。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863计划’资助了28年后,所资助的项目仍然是在‘追赶’而不是做真正的创新。”李凯说。

政府不要扮演风投的角色

对科研进行5年规划的方式,导致资助的研究方向与高科技领域的快速变化出现大量脱节,是李凯认为的导致政府对科研高投入却效率不高的第二个原因。

也曾经有国内的科技部门主管官员向李凯咨询:我们要做5年规划,您在信息科学方面有什么建议?

李凯直言:脱离5年计划。“针对未来5年设立的项目,大多数方向很快会过时,这会在国家层面上造成时间和金钱的极大浪费。”

他实事求是地告诉这位官员,“任何人不知道信息技术类会发生什么变化。你们不如拿一部分钱支持5年计划,更大的一部分钱支持不是5年计划的项目。这样支持的项目才有可能产生推动型的科研成果。”

“当政府经费管理机构确定科研与创新方向时,他们认为这些方向将会对中国经济有利。但是,因为没有产品开发与管理的经验,他们也不了解市场需求。同样,一些权威科学家建议设立某些方向,多数科学家自己也没有创业经历,也不了解市场需求。”李凯说。

在李凯看来,其中最大的问题是:“计划的决策大多是由技术驱动的,而那些大型成功企业的决策是由市场主导的。”

美国也曾经有过这方面失败的案例。美国政府设立一个叫“SBIR”的计划用来为技术转化提供种子资金支持。这个计划年度预算相当大,但成功的案例很少。科研与创新混为一体的一个弊端是“要求政府经费资助机构充当风险投资公司角色,但他们并没有遴选创业公司的经验”。

李凯认为,对政府而言,“应该投资在科研上,而不应当扮演风投的角色。”

 科研与创新分离的优点大于缺点

当然,科研与创新分离也有缺点。资助研究的政府机构在短期内无法看到研究成果商业化和创造就业机会的结果。但是,李凯说,科研与创新分离的优点大于缺点。

首先,这能鼓励研究人员专注于影响力巨大的新技术新发现,而不必担心商业化;其次,将科研与创新分离,创业人员与投资者也更可能成功;另外,因为他们没有短期成果的压力,政府的经费资助机构拥有更多的资源来资助有大影响力的想法和潜在的颠覆性想法。

李凯个人经历就验证了这一点。2001年,他选择“no paid leave”(即我们常说的停薪留职),暂时离开普林斯顿大学,一个学生也没带,就来到位于西海岸的硅谷创业。因为知道自己擅长技术而不擅长管理,所以他与几个合伙人从一开始就积极寻找了一名合适的CEO,并在摸清市场需求后,再找一批很好的人来做技术。

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李凯还记得,做一个小的演示,用五千到一万行程序代码就可以解决了;2004年,第一个产品推出来的时候,需要30多万行程序代码;2011年,一个产品的程序已经是500多万行代码了。

“谁来写两个数量级中间的东西?”李凯问,“只能是找最好的人。”而早在2004年,李凯公司的创新已经“颠覆了这个市场”。

“如果我当时还坚持在普林斯顿大学,一边做科研,一边做公司搞创新,就是我们常说的脚踩两只船:可能一艘船比较快,就会掉到河里了;如果两边都做,只能让两边走得都不快。”李凯说。

慢慢来不是创新的态度

要取得科研和创新的成功,也必须改革现有的衡量标准。

李凯到国内的一些学校访问,发现他们在介绍自己的科研成绩时喜欢用同一个指标:科研经费。一所高校计算机学院的院长在介绍学院发展时说:现在院里很好,科研经费超过亿元。

李凯忍不住问:你最主要的科研成果是什么?对方说不出来。李凯直言:我认为拿的钱越少,做出的成果越多越好。研究与创业类似,都应该追求用最少的钱做出有价值的工作

,在硅谷一个只会拉风投而不能把企业做大的CEO没人愿意雇佣。他们说,你说的很对。只过了5分钟,对方又开始说某位教授做得有多好,拿了多少经费。

文章也是国内高校介绍科研成果时一个常常挂在口头的指标。李凯忍不住自嘲:如果按照现在的规定,博士期间只发表了一篇文章的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毕业。

李凯的建议是:政府不要设定统一的衡量标准来约束所有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应该下放权力给大学和研究所,要相信他们的判断力,并让他们自行制定合适的衡量标准。

李凯有些着急:“863计划执行到现在已经有28年了,你可以说中国的事情要慢慢来,可是还需要多慢?慢慢来的态度就不是创新的,创新就要颠覆以前的事情。成功不是在一个受保护的市场里,而是在国际市场上。”

“我相信如果这样的改革能实施,我们将会看到高校与研究机构培养出大批有天赋的科研人员和有才能的企业家。”李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