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治愈者的血清 或许是有力武器★★

今 日 看 点:20200214▲◆★●■☆

新冠肺炎治愈者的血清 或许是有力武器★★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4/doc-iimxyqvz2675737.shtml

人民日报海外版:感冒、流感和新冠肺炎咋区分?

https://news.sina.com.cn/s/2020-02-14/doc-iimxyqvz2689741.shtml

医务人员感染为什么这么高?说明还有漏洞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3/doc-iimxyqvz2573919.shtml

新闻联播女患者:方舱医院吃好住好 都不想走了(视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3/9128871.html

新冠肺炎治愈者的血清 或许是有力武器★★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4/doc-iimxyqvz2675737.shtml

2020年02月14日 新京报

原标题:新冠肺炎治愈者的血清,或许是战“疫”有力武器

从理论上说,利用治愈者体内产生的抗体来救治感染者尤其是重症患者,是可行的。

作为抗击新冠肺炎最早的参与者和坚守者,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因抗疫被湖北省记大功的张定宇,日前在接受采访时呼吁,新冠肺炎的痊愈患者,卷起袖子捐献血浆,这将为拯救新冠肺炎的危重患者提供有力的帮助。

这样的呼吁似乎有些情景再现——当年抗击SARS疫情期间,钟南山院士也提出了用康复者血清治疗SARS患者的建议。而当年74岁的老专家姜素椿医生在感染SARS后,在自己身上大胆试验,通过注射SARS康复者的血清成功康复,验证了这样的医疗思路。

疫情持续至今,很多人也都认识到了至今尚无特效药的现实。如果说“有”,那可能就是我们每个人身上健全的免疫系统。

如今,对引发新冠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我们还缺乏更深入的了解,但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冠状病毒,这和引起我们感冒或流感的各色病毒,归纳起来还是一类的,有些相通的共性。

所以,它在人体上引发的疾病,在大多时候也和普通感冒或流感的表现类似,且具有自限性。而这个自限性的原理就是在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后,机体会通过免疫应答产生相应的抗体,一般到一周或两周后,会在体内达到一个平衡或者把病毒直接除掉,于是疾病就好了。

但人类的免疫系统并不具有天然对抗各种病毒的能力,须与病毒亲密接触后,才能据其实际特点产生相对应的抗体,抗体一旦生成并且具有了相应的规模,病毒的末日也就到了。

在医学世界里,这样一个原理是对抗病毒的最有效手段。当前对抗病毒的疫苗,大多也是依靠这种原理实现的,只是为了安全,把杀死的病毒做成疫苗,让病毒的外衣仍然存在,进入人体之后,人的免疫系统就会把这种死病毒当正常病毒一样对待,产生出相应的抗体。人一旦产生这样的抗体,就可能一辈子不再受此干扰,比如天花疫苗。有的则是很长时间不会被再侵扰,如一些流感疫苗。

对于健康人群而言,通过注射疫苗可以预防某类病毒感染,但对于已经感染的患者而言,在患病之后注射疫苗就是危险的了,这有可能加重感染的症状。这个时候,直接注射抗体是更可行的方式。

疫苗和抗体的不同在于,前者是刺激机体产生抗体,后者是现成的抗体。对于轻症患者而言,完全可以等待他们自己产生抗体来对抗疾病;但对于重症患者而言,注射康复者的血清,实际就是注入他们血清中产生的抗体,来和病毒“真刀实枪”地对抗。

当年SARS结束后,有人曾担心SARS疫情会不会重来一次。当时钟南山院士曾说,他们已经储备了康复者的血清,所以不用担心SARS来了无药可治。现在新冠肺炎从去年12月8日第一次报道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而病毒感染者的体内在两个月左右,抗体会达到高峰,他们的血浆中一定含有更多的抗体。所以,当此之际,如果这些康复者能献出自己身上的抗体,或许将会给感染者特别是重症患者带来希望。

当然,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并不充分,同时也面临着病毒变异等各种不确定性。最近,李兰娟院士在采访中也提到,目前正在研究用康复期病人的血清来治疗危重症病人。相信随着研究人员的不懈攻关和治愈人数增多,这些“身藏抗体”的治愈者们,也将成为战“疫”的有力武器。▲◆★●■☆

 

人民日报海外版:感冒、流感和新冠肺炎咋区分?

https://news.sina.com.cn/s/2020-02-14/doc-iimxyqvz2689741.shtml

原标题:感冒、流感和新冠肺炎咋区分?(医说新语)

“最近一直干咳,难道我被传染了?”“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有哪些症状?出现发热、乏力、干咳等症状,就意味着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吗?如何区分感冒、流感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什么是普通感冒?什么是流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又有何症状?”近期,网上不停地更新着这些文章。许多人一边对照自己的症状,一边认真读着。刚确定自己得的不是感冒,不是流感,但又出现了刺激性干咳,严重时又会感觉呼吸时发憋,“完了,这次可能真的是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了!”

作为耳鼻喉科医生,我们想说,不必慌张,一直干咳不一定是被传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过敏性鼻炎患者也会出现一种症状:刺激性干咳,咳嗽严重时甚至会出现呼吸发憋情况。现正值冬春交际之时,过敏季遭遇流感高发季,又有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国,局部大范围暴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难免会引起众多惶恐。如最近一直干咳,如何居家判断是否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第一,针对现在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进行自我排查:1、是否到过疫区;2、是否接触过发热病人;3、是否有发热、乏力的现象。

若是有任一上述病史及症状,就必须遵照传染病法的相关规定,立即自我隔离,做好防护后至最近的定点医院进行诊治。

第二,若无任一上述病史及症状,仅表现为干咳,而且是刺激性阵发性咳嗽,考虑是否有“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咽喉炎,过敏性支气管炎甚至哮喘”等病史。过敏性哮喘患者在冬春季节,常以咳嗽、胸闷、气短、呼吸困难为首要症状;近日北京的气温不断攀升,随着春季的到来,一些季节性过敏性鼻炎患者也常伴有咽痒、刺激性干咳。

因此我们建议,严重的季节性过敏性鼻炎或季节性哮喘患者,可以在预计发病的两周前使用鼻喷激素或服用抗过敏药物(例如氯雷他定片,依巴斯汀片,孟鲁司特钠片等),可预防或减轻症状发作强度。若是已出现明显鼻痒、喷嚏、鼻涕及刺激性干咳,严重时甚感呼吸发憋不畅,也不必焦虑、慌张,可至医院耳鼻喉科专科就诊。

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当下,注意防护,不要恐慌,采取媒体宣传的正确防护措施,避免进入人员密集的场所,就能有效地预防和控制病毒的传播。

(刘芳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耳鼻咽喉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张雷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耳鼻咽喉科主治医师)▲◆★●■☆

 

医务人员感染为什么这么高?说明还有漏洞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2-13/doc-iimxyqvz2573919.shtml

2020年02月13日 环球网

原标题:曾光:把湖北这14000多病人报出来,我认为是好事

2月13日16时,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 对话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 ,解读返工大潮下疫情防控要点和疫情的发展趋势。

曾光:今天宣布有一万四千多个病例,以前我考虑,在什么情况下我看不清楚,它的实际情况有这几个特征,病死率、死亡数非常高。为什么这么高?一定防控有漏洞,涉及到老年人群,慢性病人群,另外还有医务人员,医务人员感染为什么这么高?说明应对准备没有做好,还有漏洞。

但这些都是十几天前的事情。所以这次出现这个情况我一点也不意外,我觉得武汉和湖北省正在走向正确的道路。前几天,他们把病人,有四个收容,把确诊病例都要收容,疑似病例收容,而且一人一间,密切接触者要集中观察,还有发现的聚集性病例,这个措施是很强有力的措施。湖北省和武汉市执行难度很大。把这一万四千多病人,报出来我认为是好事儿。把过去存在的一些潜在问题都清理出来,清理出来有几个好处,首先这些人住院方便了,能够及时治疗,减少危重病人,减少病死率很重要。▲◆★●■☆

 

新闻联播女患者:方舱医院吃好住好 都不想走了(视频)★★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2/13/9128871.html

中国报 2020-02-13;央视为了改变公众对方舱医院负面印象,采访患者”现身说法”,表示在里面过得很好,”住进这里之后都不想走了”。(图撷取自央视《新闻联播》)

武汉肺炎疫情延烧,当地政府为收治大量确诊病患,征用体育场、校园等公共设施设置”方舱医院”,但院内设备简陋、缺乏医疗机能,遭外界质疑是”集中营”。而中国政府为了洗白方舱医院负面形象,竟有患者”现身说法”表示,在里面过得很好,”住进这里之后都不想走了”。

中国官方先后打造”火神山”、”雷神山”来收治肺炎患者,但在确诊病例不断新增的情况下,也紧急征用学校、体育馆等可容纳多人的大型建筑物就地建设方舱医院,但医院内部防疫设备简陋,又缺乏医疗机能,人力也不足,让外界质疑恐将造成交叉感染。

综合陆媒报导,中国政府日前为了洗白方舱医院负面形象,高调公布方舱医院首批患者出院的画面,还挂出红看板庆贺”出舱了”,近日又曝光一名女病患的”住院心得”。

该名女病患受访表示,她被确诊后起初有点担心住进方舱医院,里面生活条件不好,但住进来后才发现里面不错,设备完善、三餐的菜色很丰盛,”有点担心自己会变胖”,甚至还说在里面生活过的不错,”住进来之后住得还不想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