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G20就新冠疫情讲话:减免关税、取消壁垒★★

今 日 看 点:20200328(上午版)▲◆★●■☆

习近平在G20就新冠疫情讲话:减免关税、取消壁垒★★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6/9283990.html

特朗普服软了?是的,这个世界已不是他说了算!

https://mp.weixin.qq.com/s?

美参议院投票通过2万亿美元救助计划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5/9283244.html

蒋超良被免内幕 钟南山团队披露武汉始末★★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6/9285965.html

钟南山战疫60天全记录之二(1月29日-2月8日)★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3-25/doc-iimxyqwa3174448.shtml

习近平在G20就新冠疫情讲话:减免关税、取消壁垒★★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6/9283990.html

新华网 2020-03-26: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6日晚在北京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习近平强调,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国际社会最需要的是坚定信心、齐心协力、团结应对,全面加强国际合作,凝聚起战胜疫情强大合力,携手赢得这场人类同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斗争。

习近平强调,国际社会应该加紧行动起来,坚决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遏制疫情蔓延势头。中方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愿同有关国家分享防控有益做法,开展药物和疫苗联合研发,并向出现疫情扩散的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习近平强调,在中方最困难的时候,国际社会许多成员给予中方真诚帮助和支持,我们会始终铭记并珍视这份友谊。

习近平强调,病毒无国界,疫情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各国必须携手拉起最严密的联防联控网络。中方已经建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网上知识中心,向所有国家开放。

习近平强调,中方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发挥领导作用,制定科学合理防控措施,尽力阻止疫情跨境传播。二十国集团应加强疫情防控信息共享,推广全面系统有效的防控指南,适时举办全球公共卫生安全高级别会议。中国将同各国一道,加大对相关国际和地区组织的支持力度。

习近平指出,中国将加大力度向国际市场供应原料药、生活必需品、防疫物资等产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坚定不移扩大改革开放,放宽市场准入,持续优化营商环境,积极扩大进口,扩大对外投资,为世界经济稳定作出贡献。

习近平强调,疫情对全球生产和需求造成全面冲击,各国应该联手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防止世界经济陷入衰退。要实施有力有效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加强金融监管协调,共同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习近平呼吁,二十国集团成员采取共同举措,减免关税、取消壁垒、畅通贸易,发出有力信号,提振世界经济复苏士气。▲◆★●■☆

 

特朗普服软了?是的,这个世界已不是他说了算!

https://mp.weixin.qq.com/s?

特朗普“服软”了?答案既是也不是。

是,那是因为特朗普决定不再使用“中国病毒”这一说法,很显然他也明白了这事不妥,会伤害自己。

不是,那是因为特朗普还是称病毒来自中国,无论这是台阶还是别的什么,但他的最后结论还是把“Chinese virus”改口为“from china”,这个差距在于,“Chinese virus”是个名词,非常利于记忆并不断被重复出来形成概念;“from china”则是需要进一步解释,是一种指责而非结果,也不太利于持续强化传播,所以还是有区别的。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依然在正举行的G7峰会上把病毒称为“武汉病毒”,并且“要求专制政权对恶性行为负责”。很显然,蓬佩奥依然在使坏,只是现在把特朗普摘出来了而已。

特朗普的“服软”部分是有原因的,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主要原因有三:

一、中国三位外交部发言人,实实在在戳中了美国的痛处

中国三位发言人针对美国的质问,都是戳中美国痛处的。譬如,关于德里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实验室的问题,这是关于军事机密的,美国又有大量新闻曝光,美国网友还在白宫上有情缘,继续在这个焦点上周旋,美国会越陷越深;再譬如,美国从2019年9月以来流感中有多少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美国零号病例在哪里?这些事情都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越讨论问题越多,对特朗普越不利,对美国越不利,因为美国不想承认也不想曝光这些,就想掩盖,而中美越是在这个层次上争吵,就会越扯到美国这些难言之隐

美国很多精英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特朗普在国内是有很大压力的,再加上民主党也同样是借此批评特朗普搞种族歧视,这些都是很给特朗普减分的。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也有了很大内部压力来调整说法。

二、特朗普的“自绝”之路遭到了国内强烈反对

特朗普把病毒成为“中国病毒”,是遭到国内强烈反对的,这个反对除了上述因素外,还有另外一个因素,那是因为这是特朗普的“自绝”之路。如此和中国持续激烈斗下去,美国在国际上得不到任何响应,会让美国成为孤家寡人。在这次事件上,连澳大利亚都直接甩锅美国,称澳大利亚的疫情都是美国传入的,并要求美国负责。

这一切都表明,特朗普这种甩锅给中国的做法不可能得到国际响应。同时,如果中美真的进一步撕破脸,美国抗疫所面临的巨大困难将更加超乎想象。因为,只有中国能大规模生产那么多抗疫物资,这一点美国的很多精英也是看得到的,一旦中国在抗疫物资上收紧对美国的出口,对美国的抗疫同样是严重打击。

三、总统、副总统、国务卿,美国前三把手和和中国三位厅级干部直接对垒,胜败在开始已经定了

从对垒级别而言,中国外交部的三位发言人是中方的主角,美方的三位主角则是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美国三个地位最高的人和中国三位厅级干部较量,不但没有占便宜,还搞得灰头土脸,这事从开始美国就输了。为啥特朗普的儿子想要推特老板封中方的账号?其中原因之一就是这种级别不对等的较量让特朗普政府很恼火,是真的让他们感觉到了难受。

可能有人说了,美国的发言人不是可以与中国发言人对等吗?这其实是无法对等的,原因是机制问题。因为,中国发言人所发出的声音完全代表的是中国政府,是中方最权威的发声通道。

美国发言人呢?这边刚说完就被领导打脸,那边领导又说了和发言人所说不同的表述,美方的声音不统一不协调,所以发言人的实际话语权地位是完全不同的。何况,美国一直都是这些政要在对外发声,中国则是针对性的反击,所以媒体自然会聚焦到他们身上。这么一来,自然就形成了总统、副总统、国务卿VS中国三位厅级发言人的尴尬局面。世界霸权国家的三位最高领导人,和中国三位厅级干部打了个平手甚至还有些略处下风,这肯定是输了,输得很彻底!

所以,这三个原因是特朗普改口的原因。

但是,我们务必要认识到,美国政府是没有绝对改口的,至少现在还没有,只是降调了而已。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在美国国内已经开始有比较强烈呼吁美国政府和中国联合抗疫的声音了,这说明联合抗疫是未来的人心所向,这也是为什么中方也跟着缓和口气与这一美国的“正能量”声音呼应的原因。

对中国来说,与全球各国联合抗疫是对大家都最有利的事,否则全球经济紊乱,中国也是受害者,尤其是如果因此全球的供应链崩断了,那是对中国伤害最大的,中国的发展需要国际上稳定的供应链和更多国际合作,这其实也是全世界各国共同的利益。

然而,我们应该看到,现实的情况是远远不够的。

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并未放弃对中国的抹黑与诋毁,这一点看蓬佩奥依然把病毒称为“武汉病毒”,并试图将责任归于中国即可窥斑见豹。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要让美国彻底放弃诋毁、抹黑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特朗普政府不可能主动放弃这一立场,特朗普政府的所有软化态度,不过是因为碰了钉子而已。

所以,基于这种现实我们应该明白,现在特朗普政府所作所为是远远不够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政府早已不是一呼百应的那个美国政府,美国政府所提出来的一些政策全部是基于美国一家之利,损害的则是百家之利,所以客观上很难获得积极响应,而我们正是可以借助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通过向美国施加压力来迫使美国重回正轨。

之前美国针对华为的打压,最初还有三五个国家响应,最后就剩下澳大利亚和日本了。日本是因为自己有一些5G技术,想发展自己的产业,所以真的铁了心跟着美国反华为的,只有澳大利亚一个国家。全世界190多个国家,就两个国家跟着美国,连以色列、英国都不跟,这已经说明了问题——不跟,是因为美国没有5G技术。

这一次呢?因为涉及到抗疫,中国是唯一在短期内歼灭病毒实现对疫情强有力控制并有能力帮助他国的国家,全世界现在都需要中国来帮助,都想得到中国帮助,谁愿意在这个时候逆潮流而动不顾自己的利益得罪中国?得罪中国只对美国有好处,对自己都是坏处,他们怎么还会愿意跟着美国?所以,澳大利亚都开始甩锅给美国了。

由此我们应该看到,美国已经不是一呼百应的国家,甚至在很多时候是百呼不应的国家!为啥不应?因为美国是一直在干着损人利己或损人不利己的事,只维护自己的霸权而忘记他国利益,任何事都“美国优先”而非利益共享。总的来说,已是逆人类发展而动,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反动力量,难获一呼百应是必然的结果。

用一句话来描述现在的美国:这个世界,你已经说了不算了!

那么,这个世界谁说了算?

其实,在互联网在人类社会逐渐普及后,人类的利益分配模式是不断去中心化的,也就是说大众的利益才是核心,只有在大众利益的基础上再汇聚共识,形成利益共同体,那么中心的利益才会水涨船高,得到保证。因此,中心国家的利益和全球的利益是一致的。美国现在总想损人利己维系霸权,必然和人类发展潮流相悖。

所以说,美国虽然是全球互联网的发源地,这个国家的政治却是没有互联网思想的政治体系,霸权思维、独断思维极其严重,政府、资本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割裂,美国的利益与全世界各国的利益割裂,这种割裂必然带来原来权力结构体系的分崩离析,也就必然带来美国与世界权力关系的重组。

这次疫情影响全球,关乎生死,必然加速这一重组进程,这也是为什么占豪早在差不多一个月前就开始强调这次人类与病毒的大战是“世界大战”的根本原因。这次疫情,将会像两次世界大战一样,重组人类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秩序,甚至会因此改变全世界每一个人的思维方式。

现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的这一判断越来越在全球范围内成为共识,美国的政治学者们开始讨论这次疫情将改变世界了。是的,这一判断会得到越来越多的证明和共识,我们现在因为自己的努力处在比较优势的战略位置上,我们需要把这股力量理顺,化作我们推动全球合作的巨大力量。

而且,事实上,从趋势而言,美国只有也参与抗疫才能对自己更有利,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他唯一的选择,只是早晚而已。只是,美国不会那么顺从趋势,他会不断制造麻烦,直到挣扎后自己尝到苦头,才会作出正确选择。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的这一判断基于三点:

一、除非疫情真的随温度上升而消失,否则美国只能抗疫

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疫情会因为气温上升而消失。那么,只要疫情不会随着气温而消失,美国就只能去积极抗疫,否则疫情越来越严重,经济陷入瘫痪是必然的结果,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美国政府不积极抗疫的结果是经济和战略损失巨大。

二、各国都得被迫积极抗疫

现实情况是,全球疫情不断加速爆发,随着医疗系统被压垮,死亡率将高达10%。如果整个国家的人口都感染一遍,这就不是简单的经济损失问题了,是整个社会都要崩溃。

所以,各国只能积极应对,没有选择。尤其是西方那种社会状态,大家都不守规矩,不听国家的招呼,其结果必然是疫情加速传播,抗疫难度更大,在这种情况下不积极的后果更加严重。

英国之前要搞所谓“群体免疫”,现在不也被迫放弃了吗?刚刚有报道称查尔斯王储已经感染,这其实已经表明了疫情是不长眼的,不积极的后果是精英层也照样都感染,而任何国家都无法承受60%到70%人口感染的政治和经济后果,所谓“群体免疫”让绝大都数人都感染上,那将是难以承受的政治灾难。

在全球被迫都积极抗疫的情况下,美国如果不积极以及破坏抗疫的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三、中国是全球抗疫的唯一战略大后方

做全球抗疫的战略大后方需要三个条件:一是强大的工业制造能力,二是巨量的工业人口,三是疫情被控制。这三个条件,只有中国具备,其他国家没有条件,包括美国已经属于沦陷疫区。

就现在而言,中国是全球抗疫的唯一战略大后方,大家都要依靠中国的能力才能更好地抗疫,这一点已经凸显出来了。所以,美国也不能逆潮流跑太远、太久。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

在这种情况下,各国积极与中国合作也是唯一上选。

那么,对中国来说,现在就必须做好三件事了:

一、做好外防输入。这一块全国务必统筹起来操作了,否则各自为战的结果,完全有可能爆发二次疫情,中国这个作为全球抗疫战略大后方的前提,是我们的抗疫成果必须守住。

二、做好复工复产。对我们来说,复工复产不仅仅是发展民生和经济的问题,更是国家战略问题,各地必须把复工复产做好,复工复产做得好不好,关乎到我国在全球的号召力以及对全球的抗疫输出能力。

三、推动抗疫国际合作。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秩序正在因疫情而发生剧烈重组,我们必须顺势而为,建立抗疫经济体系,把我们的经济在抗疫模式下加速与相关国家连接,形成经济循环,我们的抗疫资源要优先供应那些在政治、经济上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对接的国家,而不是谁拿钱都能买到。

抗疫物资是当前全球的战略物资,我们一方面要加大扩产力度,另一方面要做好出口与国家战略、政策相协调相配合,把这些依然有限的战略资源用在对我们更有利的地方去。世界在变,顺势而为!▲◆★●■☆

 

美参议院投票通过2万亿美元救助计划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5/9283244.html

文章来源: 海外网  2020-03-25:俄罗斯卫星社报道,当地时间25日,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2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救助计划。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经过几天马拉松式的谈判,国会通过了有史以来最昂贵、影响最深远的措施之一。

当地时间25日凌晨,美国白宫和国会参议院领导人达成一项突破性协议,涉及规模达2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救助计划。▲◆★●■☆

 

蒋超良被免内幕 钟南山团队披露武汉始末★★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6/9285965.html

多维 2020-03-26: 中国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形势向好,中心疫区湖北3月24日宣布解封。中国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的同事曾光当天披露了武汉疫情爆发初期,时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等人的态度。

2018年4月25日,习近平在荆州港码头视察,蒋超良(右一)等陪同。(新华社)

武汉新冠肺炎爆发后,蒋超良成为湖北官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不力,罢免的级别最高的官员。

曾光在3月24日就新冠肺炎疫情趋势研判接受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采访。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对于封城这一决策,曾光表示,封城的决定不是某个人提出的,是专家组共同讨论的结果,对于封城,专家组的观点是一致的,包括钟南山在发布会上的结论,也是代表专家组的意见。

这位学者表示,应对冠状病毒,中国有三次经验,一次是2003年的SARS之战,一次是2009年的甲流,再就是这次的新冠病毒。回顾2003年SARS之战的经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当时专家组成员可以直接跟决策者对话,专家组的声音能很快被采纳。

曾光明确,“我们高级别专家组,那时候也有一点遗憾,因为到了武汉没有见到主要的负责人,没有见到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有些建议没能让这些拍板的人听到。”

“当时我们提出武汉封城的建议时,全国病例数只有300余例,封城时比提建议的时候翻了一倍。为什么采取封城这么果断的措施,后续还会出现这么多病例?这是因为在封城之前病毒有个潜伏期,大约半个月左右,再刹车,半个月的能量要释放出来,有了之后的情况。”曾光说。

武汉疫情发生后,中国卫健委成立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为钟南山院士,成员包括高福、李兰娟、袁国勇、曾光等。他们曾于1月20日就疫情情况答记者问时指出,新冠肺炎肯定有人传人现象,被视为疫情防控转捩点。

湖北在2月13日的会议上,宣布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出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书记,蒋超良不再担任相应职务。

据2月16日《求是》所刊发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月3日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的讲话内容。习近平早在1月7日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1月20日,他对此做专门批示,采取措施,遏制蔓延势头。1月22日,他明确要求湖北全面严格管控人员外流。1月25日,再研究、部署、动员防控工作,决定成立中共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从事发发展来看,尽管湖北省于1月23日,也就是习近平对湖北提出明确要求的第二天,实施封城措施,但仍然未达到习近平1月20日的遏制蔓延势头的要求,进而导致疫情扩散至全境(31省区市均“失守”),甚至海外多国。

而梳理蒋超良自1月23日起21天的活动可以发现,在疫情爆发一个多月后,他才开始做出大量的防控工作。

面对当前疫情的严峻考验,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高层始终要求,严惩那些不作为、乱作为的官员。近来包括湖北、湖南、黑龙江等地均有官员因防控不力而被处分。

中共最高反腐机构中纪委亦指出,各级纪委监委要严惩敷衍塞责、弄虚作假、推诿扯皮、消极应付和贪污侵占挪用救援款物、失职渎职等违纪违法问题;要治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以及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问题。

年近63岁的蒋超良是湖南人,现任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去职前任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他曾长期在金融系统任职,履历横跨中国农业银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交通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2014年,蒋超良开始主政地方,调任吉林省长。2016年10月重返湖北担任省委书记。

2020年3月5日,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接受蒋超良辞去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职务的请求,报省人民代表大会备案。

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武汉也将于4月8日解封。相信疫情过后,中共高层对于违纪官员的处理亦将提上日程。▲◆★●■☆

 

钟南山战疫60天全记录之二(1月29日-2月8日)★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3-25/doc-iimxyqwa3174448.shtml

1月29日 只想尽快了解最新状况

早上,与香港大学Jsm Peiris教授视频连线,讨论了关于全国病例的研究设计问题。随后,与广医附一医院黎毅敏书记研究重症病人的救治问题。

现在只想尽快了解全国各地的最新状况,这样才能好好思考如何开展临床和科研安排,有效应对。

1月30日 早上飞北京,晚上回广州

早上六点起床,要赶赴北京参加工作汇报会。昨晚,好朋友Lipkin教授没有见到钟南山院士,今天一早六点半,钟南山院士跟他同车出发去机场,这样在路上和候机时,都可以跟他交流疫情防控的经验,他给了钟南山院士很大的启发。

中午十一点,抵达北京,直接赶到国家疾控中心参加下午的工作汇报。

1月30日,钟南山院士在飞机上处理工作1月30日,钟南山院士在飞机上处理工作

明天还有很多重要事情需要处理,今晚必须赶回广州,所以下午六点,会议一结束就急匆匆向机场飞驰。在车上,北京卫视还对他进行了一个非常紧急的采访。抵达广州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1月31日 继续研究疫情防控工作

早上八点半,回到办公室,继续研究疫情的防控工作。在疫情的防控上需要大数据的技术支持,由郑劲平教授牵头的大数据工作在这个时候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于是与他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讨论。

下午继续与科研组开会,讨论全国病例的收集工作。

2月1日 去ICU病房会诊

早上八点半,回到办公室。今天全国感染人数已经破万,钟南山院士努力协调各方面工作,指导关伟杰他们开展全国病例研究的科研工作。

中午十一点,收到通知,中午十二点要与北京方面进行电视电话会议。随后与黎毅敏书记研究重症救治问题。

下午三点半,去广医附一医院的ICU病房进行会诊,病人情况比较特殊,有待进一步研究。这时,广医附一医院第二批支援武汉的医生要出发了,得去送送。希望他们都能够平安归来。

送完支援武汉的医务人员后回到办公室继续思考重症病人的问题,一直到晚上7点半才回家。

 2月2日 讨论敲定第五版诊疗指南

与往常一样,一早来到办公室开展科研攻关工作,并研究全国的疫情情况。随后召集了临床重症治疗的专家对第五版新冠肺炎的诊疗指南修订工作进行讨论。

下午三点,到达广东省卫健委。

在视频上与全国的专家一道,经过了近4个小时的讨论,大家终于敲定第五版新冠肺炎的诊疗指南。

 2月3日 讨论重症病人救治策略

上午,与重点实验室Mark Zanin和Sooksan Wang以及何建行教授、杨子峰教授共同讨论科研攻关工作。随后又与黎毅敏教授、刘晓青教授等重症救治团队共同讨论重症病人的救治策略。

下午,回到办公室继续协调相关治疗任务。将近下班的时候,拍摄了广州MV的视频。

2月4日 与哈佛大学医学院会谈

上午,和团队成员,包括冉丕鑫教授、何建行教授、李时悦教授、郑劲平教授、赵金存教授、梁文华教授、Mark和Sooksan等研究学者,与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及团队会谈,讨论关于疫情、试剂和药物的合作事宜。

下午,继续与何建行院长以及关伟杰、梁文华教授等商讨研究和论文撰写相关事宜,继续跟进全国疫情治疗研判工作。

 2月5日 讨论重症病人的病情和救治

上午,召集广医附一医院重症救治团队讨论重症病人的病情和救治,研究广东疫情进展情况。

下午三点,到珠岛宾馆参加广东省市领导与专家的座谈会,会后回到广医附一医院继续工作。

2月6日 全省远程会诊

上午,在广医附一医院办公室研究科技部科研攻关项目的筹备工作。

下午,在8楼参加全省的远程会诊,对全省患者病情进行研判,对重症病例进行分析,提出下一步医疗救治计划。

 2月7日 讨论临床治疗的应用

上午,到广东省科技厅介绍科技攻关项目立项事宜。

下午三点,到广东省卫健委开会,讨论临床治疗的应用并接受了媒体采访。(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