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复信美国三家报社:有怨气找美国政府发泄★★

今 日 看 点:20200329▲◆★●■☆

WHO专家: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7362.html

学者:标准不同,武汉或有近六成感染病例未发现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7383.html

特朗普总统签署台北法案 海峡两岸又起波澜★★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9094.html

中国又一“富豪”跑了 全家移民美国惹争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8287.html

中国外交部复信美国三家报社:有怨气找美国政府发泄★★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8214.html

WHO专家: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7362.html

健康知识研究所 2020-03-27: 一个月前,世界卫生组织(WHO)派出了国际考察组奔赴中国,实地调研新冠病毒疫情,希望快速掌握第一手资料的同时,与中国一起交流疫情防控和救急医疗等问题。

考察组负责人是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很多人在CCTV新闻发布会上

观看了他详实讲述了考察团的所见所闻。

艾尔沃德博士说“他亲眼目睹了中国为抗击新冠病毒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和坚决措施”。

艾尔沃德博士在抗击小儿麻痹症,埃博拉疫情等国际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领域拥有近30年丰富经验。现在他又把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阻击新冠病毒疫情上了。艾尔沃德博士是WHO总干事谭德塞博士的高级资深顾问。

Q: 是否有理由担心中国会出现第二波感染?

A: 绝对可能。中国对此也非常关注。

我上次在中国考察疫情时让我感到令人震惊的事情之一,与西方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我和省长、市长交流时,询问他们那里的病例人数已经直线下降了,甚至已经趋于个位数,我问“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他们回答说“我们正在扩建病床,购买呼吸机;做好准备。

我们不认为这种病毒会消失,我们希望尽快恢复社会的正常运行,经济的正常运行,公共卫生和医疗系统的正常运行。我们不希望再次陷入刚刚过去的窘况”。

中国会不会爆发二次疫情呢?从现在情况看,非常危险,中国一系列的政府组合让二次疫情爆发的概率越来越高。

一、 各自为政的入境隔离政策

中国各地的入境隔离政策,都是当地制订执行的。上海市卫建委就可以规定谁是重点国家,谁不是重点国家。

而上海市卫建委的标准是各国公布的病例数。这个标准对发达国家有效,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它们根本连检测能力都很弱,检测数非常少,这个公布数字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非重点地区,上海一直到3月22日,才要测核酸,之前都是体温一量,流行病一调查就过了。

上海、广州……入境口岸都放走了大量无症状感染者。广州的传染病例,就是广州当时认定的非重点国家,体温正常,自由活动,在广州传播病毒的。

各自为政还有一个问题,是口岸对自己城市管理的好一点,对转机转车管理的送。

陕西发现一个病例是广州入境的,一个病例是上海入境的,甘肃发现一个病例是上海入境的,青岛发现一个病例是北京入境的……。

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邢台下车的病例,他从沈阳入境,先坐飞机从沈阳飞到北京,然后从北京坐火车到邢台被找到,带下火车。

期间在北京停留了整整一天,在北京机场、火车站,出租车上活动。

而北京的防疫对这个人一无所知。

就是说,由于口岸入境隔离失败,没有做到全部人员入境就地隔离,而是放走了一批非重点国家的。

对所有转机转车的自由放纵,允许其乘坐飞机高铁出租车。

造成了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的源头传染源。

二、 健康码互认的隐患

为了加快省际人员流动,国家要求各地互认健康码,只要是低风险地区健康码是绿色,就不用隔离了。

这个措施本来没有问题,但是因为口岸管理不严格,让非重点国家的无症状感染者自由行动,让所有国家转机转车的无症状感染者自由行动。

这就造成了健康码不健康的问题。

一个人在上海有健康码,是健康的,但是他要去济南,只要是乘坐高铁、飞机、出租车、公交车,他就有机会同转机、转车、乘坐出租车、公交车的境外病毒携带者同行。

如果在交通工具上被感染,这个持有健康码,不用隔离,自由行动的人,就会成为超级传染者。

一直到他发病入院以前,整个潜伏期,他可以在承认健康码互认的城市中自由传播。

如果健康码不互认,这个人到了济南还是要隔离14天,就会在隔离期暴露,病毒就传播不开。

所以,交通工具传播和健康码互认制度是中国疫情二次爆发的扩大器。

三、 摘口罩,外出吃饭的问题

对于新冠病毒来说,主要的传播途径是飞沫传播。而且它的传染力非常强大。

由于在入境检疫漏了传染源,又靠交通工具感染和健康码互认把传染源感染的国内人员大量引入城市。

这个时候,以口罩、不聚集为重要防御点的城市扩散防御,就很重要了。

如果,所有人戴口罩,不聚餐。那么发病的就是境外病毒携带者,交通工具被传染的绿色码中国人,以及他们的亲密接触者。

一个城市引入10个传染源,最后传播数量级可能就是几十个,几百个,发现后可以控制,是个问题,但是问题不大。

而目前一些地区在提倡摘口罩聚餐,那就会引发大量的本地社区传播,类似于2019年12月的武汉。

摘口罩,大量聚集的城市,也引入10个传染源,等到发现的时候,就是传播几千个,几万个,已经到了不封城不能控制传播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就不是一个武汉加油了,而是全国多个城市要一起加油。

所以,口罩和堂食,是一个城市小规模爆发和大规模爆发的区别。▲◆★●■☆

 

学者:标准不同,武汉或有近六成感染病例未发现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7383.html

德国之声 2020-03-27: 中国官方媒体《中国新闻周刊》日前援引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邬堂春团队3月6日在医学论文预印本平台medRxiv网站发布的论文报道称,武汉市至少59%的感染病例是未被发现的,其中可能包括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病例。该团队的最新统计数据和建模显示,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可能被大大低估。而有研究已经显示,无症状或症状轻微的感染者可能具有高度传染性。

邬堂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武汉目前可能存在59%未被发现的感染病例,这是他的团队基于最保守的模型预测出来的,并没有进行实际的流行病学调查。科学是非常严谨的,可能的东西不能说成肯定。模型的空间设计没有完美的,所以一定要有大样本去做实际抽样,才能得出地区的差异和潜在的隐性感染数量。邬堂春说。

邬堂春在接受采访中再三强调,对于中国和世界来说,隐性感染问题都是疫情防控中非常重要的科学问题,应当得到高度重视。

确诊定义的不同标准

在新冠病毒所有无症状感染者中,包括在检测时暂未发病的潜伏期患者,以及感染病毒后始终不发病的隐性感染者。根据世卫组织发布的《人感染2019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2019冠状病毒病的全球监测》,无论有无临床体征和症状,经实验室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者均为确诊病例。

China Coronavirus Klinik in Wuhan中国对于新冠疫情的确诊标准与世卫组织不同

但中国的确诊标准与此不同,在中国国家卫健委今年2月7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四版)》中,将核酸检测阳性病例分为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两类,此后,无症状感染者不再被列入确诊名单。这也是2月9日黑龙江省卫健委宣布该省前一天核减了14例确诊患者的原因。因为其中有13例检测阳性但无症状的感染者。

在2月5日更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 第五版》中,中国国家卫健委首次明确表示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而之前第四版的相关定义则是目前所见传染源主要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作为中国最权威的卫生健康管理部门,中国国家卫健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一直在不断推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和《诊疗方案》两种指导性政策文件。

抗体检测砸锅卖铁也应该做

《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指出,2月13日,《国际传染病杂志》收到北海道大学流行病学家西村浩史等日本专家的论文。这篇论文对从武汉包机撤离的565名日本公民进行研究,结果发现撤离者有13人感染,其中4人为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为30.8%。就此,西村团队估计,在新冠病毒感染者中,可能有少于一半的感染者没有症状。

延伸阅读:中国本土零病例?文件揭无症状患者不计入确诊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中华预防医学会新冠肺炎防控专家组成员姜庆五教授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很多传染病都存在隐性感染,同时,部分隐性感染者也会成为传染源。因为带毒的隐性感染者不会进行隔离,活动范围很大,所以其危害性也就更大。在目前的情况下,通过模型来判断隐性感染是一种方法,但是,由于模型的假设条件很多,所以不应倡导。他提醒,像武汉这么大范围的感染,不能过度信任模型,一定要通过实际调查来回答隐性感染人数的问题。

姜庆五解释说,人体在感染病毒后,大部分患者都会产生抗体,这就是病毒在人体中存在的证据。因而,进行抗体检测是确认新发传染病隐性感染很好的方式。在武汉地区,派专业的流行病学调查人员进行抗体流行病学抽样调查是很有必要的。他指出,在理论上,抽样的样本规模越大越好。而具体的流行病学调查则需要假设一系列的条件,才能确定样本数量。根据武汉目前的累计确诊人数,起码要做2500人以上的抽样调查,才能反映整体情况。

这位学者称,隐性感染的数据是影响日后决策的重要指标,关系到新冠肺炎是否会卷土重来,以及一旦卷土重来,该如何应对。有关部门可以参考调查结果,进行下一阶段的决策。姜庆五强调:在武汉地区,抗体抽样调查是完全可操作的。这也是武汉应该完成的,因为除武汉之外,没有其他地区可以完成。这样的调查对武汉、对国家都很有意义,只要有可能性,即使砸锅卖铁也应该做。▲◆★●■☆

 

特朗普总统签署台北法案 海峡两岸又起波澜★★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9094.html

VOA 2020-03-27:中国政府星期五(3月27日)指责美国一项旨在加强台湾国际作用的新法律,称这阻碍了其他国家与北京发展正常关系。中国声称对台湾拥有主权。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敦促美国停止干涉中国事务。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四晚签署法案,要求美国在国际上增加对台湾的支持。此前,这项法案由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它的全称是“2019年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 (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简称台北法案(TAIPEI Act)。

这项法案生效后1年内,及法案公布后前5年,美国国务院必须向国会报告美国政府在强化台湾与印太区域伙伴的外交关系上采取了哪些步骤,对于那些损害台湾安全与繁荣的国家,美国将改变与其交往的方式。

此外,法案还敦促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应该和国会协商,寻求机会进一步增强美台双边经贸关系。在国际参与部分,美国将在适当的情况下,支持台湾成为所有不以主权国家为参与资格的国际组织会员,并在其他适当组织内取得观察员的身份。

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星期五在脸书发文感谢特朗普总统签署台北法案。他还呼吁更积极、更努力争取国际支持。游锡堃表示,成为“联合国观察员”虽然还是很困难,但已经不再只是梦想而已。

台湾外交部对台北法案成为美国的法律表示欢迎,并感谢美国对台湾“外交空间”和国际参与权的支持。台湾外交部说,也愿意与美国和有相似理念的国家合作,促进自由和民主价值观的共同目标,继续为台湾争取更广阔的国际空间。

台湾在野的国民党感谢特朗普总统签署台北法案。台湾中央社报道,党主席江启臣星期五表示,中华民国是国际民主自由制度的守护者,也是美国坚实的盟友,国民党愿意与美国各界为促进台美关系、维持印太区域和平而努力。

“台北法案”是继“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2018年3月生效之后,另一个以台湾为名的法案正式成为美国的国内法。

另一项以台湾为名的法案“台湾保证法”(Taiwan Assurance Act)则已经在众议院院会通过,正在等候参议院的立法程序。▲◆★●■☆

 

中国又一“富豪”跑了 全家移民美国惹争议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8287.html

VOA  2020-03-27: 在2019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包括一些中国媒体在内的舆论,对中国人移民海外的社会现象颇有微词。这种情况的形成原因很复杂,不过,媒体的舆论导向作用似乎很明显。

中国新业财经3月24日报导,“又一首富‘跑了’,身家290亿,全家6人有5人加入美国籍”。此几天前,新浪财经头条刊登互联网观察人士、财经职场作家胡华成的文章:“又一百亿富豪举家移民,你们在美国还好吗?”

两篇报导针对的这名首富叫李晓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云南塑料所,两年晋升为副所长。1989年获得留学机会,毕业后回国创业,成立红塔塑胶公司。2006年,他成功收购一家彩印公司,2016年登陆A股上市,2018年企业整合后变成今天的“恩捷股份”,其身价两年内从55亿元增至290亿元。

报导尤其突出李氏家族的移民状况,说该公司2019年的股东名单,李晓明家族6个人,除弟弟李晓华是中国籍外,其他5人均加入美国籍。李晓华本人持有美国绿卡。报道说,“尽管中国近几年国民经济发展迅速,很多家庭都已经步入小康,而且中国未来不可限量,但是仍有不少富豪在中国赚钱,然后移居海外……”

上述报导想说什么?中国问题学者胡星斗对美国之音说:“报道这样的海外华人,很大程度上也是以有色眼镜的眼光去报道,或者原本是带着某种羡慕眼光,但是也有可能是为了吸收同胞的反感,也有可能就是要把这些黑幕抖落出来,激起人们对富人的仇恨。也有可能是为了起到示范作用,使得更多的富人都移民海外,所以我们不知道他们(这些媒体)为什么这样做,动机是什么?”

报导的跟帖很多。有网友说,美国是超级大国,名气响啊!但真的是伊甸园吗?那些移民过去的,除了想显示一下自身的优越感外,多多少少还是崇洋媚外的思想在作祟。白人的国度对黄皮肤有多少包容?他们把你当自家人吗?不排外?你在那里有像在祖国这般踏实安全吗?这段评论和报导中“你们在美国还好吗?”的口气似乎部分吻合。

有网友跟帖写道,这些富人出走是“因为钱来得不干净,怕清算”。另有网友说,不要做有损于祖国和人民的事!在中国捞金去外国消费,崇洋眉外,舍掉了你的祖宗和生养地!这样的人应该被人民大众所唾弃!还有网友表示,“(中国)这个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家和富人对这个国家存在仇恨和误解是正常现象”。

北京退休学者鸥平对美国之音说:“为什么这些人要移民出去呢?说句实话,就是对中国的体制没有信心,有恐惧感,不信任这个体制。他们利用改革开放给予的政策空间,或者说,踩着红线赚了很多钱,发了财了,但是什么时候会发生共产?他们心里没有底,因为很有可能发生50年代公私合营那样的事情,共产党说翻脸就翻脸,肯定是这帮富人最担心的,毕竟美国是自由社会,尊重私有财产。”

不过,网易号的报导也提到,李晓明在这次疫情中捐出了300万元。有网友还说,“抗日战争时多少海外华人捐款捐物支持抗战,难道他们不爱国吗?” 有评论说,中国有社会舆论是在对出国移民的个人选择进行泛政治化、民族化指摘。

胡星斗说:“对海外华人他们也是这样,有大量污蔑和攻击这种词汇,动不动就是汉奸,滚出中国。的确,我们这个社会,物质文明取得了一点点成就,但是人们的精神、心灵和道德在不断堕落。”

鸥平认为,移民海外的绝大多数是普通人。他说:“华人分成很多不同的类吧,还有不同的原因出去的。他们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嘛,觉得在那里生活得更好。倒不是说他们不爱国。爱国这件事他们还会爱的,毕竟是你的国家,至于爱不爱党是另一回事;还有一部分人确实对体制不满意,有很多看法,甚至受到过政治迫害,不过,受政治迫害出去的是少数人。”

胡星斗采访中再次提到数年前他所提出的“华裔卡”建议。他说,6000万华人华侨是一个巨大的人力资源,不能被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绑架。另外,中国的既定侨务政策,如果切实实行,也能稳定广大侨胞的情绪。

与此同时,香港南华早报说,中国正在起底包括姚明、陈凯歌、赵本山等一批明星的国籍真相。报道援引小品王赵本山的话说,他的户口在中国辽宁。▲◆★●■☆

 

中国外交部复信美国三家报社:有怨气找美国政府发泄★★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3/27/9288214.html

RFI 2020-03-27: 中国外交部周五在其官网刊登了该部新闻司,针对日前美国三家主流报社发行人向中方递交的联名公开信。中方的复信提到上述公开信称,“但遗憾的是,这封信投错了对象,它本应发给美国政府。”

美国三大全国性重量级报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出版人于周二发表声明,批评中国政府禁止这三家报纸的美国记者继续在中国工作的决定。近期,美中两国政府围绕着新冠肺炎话题的外交摩擦升级。2020年2月,美国国务院把驻美国的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总代理海天发展公司指定为“外国使团”。而在中国政府因对《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的评论文章不满,而驱逐3名该报驻华记者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2日宣布,对上述五家中国驻美机构实行人员上限。3月17日,中方突然在夜间宣布对美国五家媒体采取反制措施,以作为报复。中国政府要求年底前记者签证到期的上述三家美国报纸的美籍记者,从即日起四天内必须申报名单并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及今后不得在中港澳继续从事记者工作等。

近一周后,《纽约时报》的出版人A·G·苏兹伯格(A.G. Sulzberger)、《华尔街日报》的出版人威廉·刘易斯(William Lewis)和《华盛顿邮报》的出版人弗雷德·瑞安(Fred Ryan)共同决定,罕见地在这三家相互为历史竞争关系的报纸的网络版和印刷版上发表公开信。他们三名出版人称,“我们强烈敦促中国政府改变迫使我们新闻机构的美国工作人员离开中国的决定,并在更广泛的层面上缓解此前对独立新闻机构日益严厉的打击,”几位出版人在声明中表示。“媒体是中美两国政府外交争端的附带损害,在一个如此危急的时刻,这可能会让世界无从获得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

公开信强调了新冠病毒危机期间信息自由流动的必要性。“这一决定是对美国政府近期驱逐行动的报复,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抗议,”出版人们写道。“但是,目前世界还在努力控制这种疾病,这一斗争需要可靠的新闻和信息的自由流动,因而也令此举格外有害而且鲁莽。”他们还说,“即使危机过去,我们相信,能够更自由地获取有关彼此的新闻和信息,仍然对两国有益。”三位出版人在信中还称赞了中国遏制病毒的措施,他们写道,“对于中国通过遏制和缓解措施在减少病毒传播方面取得的显著进展,我们作了重点报道和分析。即使是现在,我们的一些即将被驱逐的记者也在报道中国如何调动国家资源开发疫苗,可能给中国和世界各地的数十亿人带来希望。”

公开信指出,世界能了解到这种病毒,靠的是“我们的驻华记者,以及他们在其他主要新闻机构的同行”。三位出版人还强调,“我们的新闻机构是竞争对手。我们在重大新闻上相互竞争,包括这一次。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声音是一致的。”对此,就中国外交部新闻司此次回信的内容来看,这三位美国报业出版人及其身后所代表媒体的呼声并未能使中方回心转意,其表达出的态度则是符合时下流行在中国外交界的强硬。

中国外交部新闻司的复信说,“凡事皆有因果。三家发行人在信里说对了一点,那就是中方收回三家媒体美籍驻华记者证件是对美方驱逐60名中国媒体驻美记者的反制行为。”声明并从“2018年12月,美方要求有关中国媒体驻美机构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开始为例,列举了此后美方对上述中国官媒的增强管控行为。声明称,“此外,2018年以来,29名中国记者无故被美方拒签,其中9名为常驻记者。所有中方记者只获发一次入境签证,回国休假后常常因美方无故拒签而无法返回美国工作,且中方记者在申请赴美签证时被要求提供很多额外材料。在美方宣布‘驱逐’中方记者并对其不断升级政治打压时,作为‘业界良心’的三大‘主流媒体’有没有替中国同行仗义执言?是否公开批评了美国政府?是否曾敦促美国政府收回错误决定?此时,你们张口闭口标榜的‘新闻自由’呢?面对美方不断升级的政治打压和歧视性做法,难道你们指望中方只作‘沉默的羔羊’?”

中方的复信强调,“公开信把中方对美方的对等反制措施同疫情报道挂钩,认为这些记者因为报道疫情而受到‘驱逐’,似乎他们包揽了外界关于中国的信息,似乎没有这些记者整个世界就无法获取中国疫情信息。事实上,自疫情发生以来,中方秉持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每天向外界公布疫情数据,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包括美方在内的各国定期通报信息,并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宝贵时间,作出了重要贡献,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高度评价和普遍赞誉。”复信称,“请三位发行人注意,国际社会不会因为少了你们几家的一些美国记者就无法获得‘探究性的、准确的、实地的报道’,而且有些记者是否真的全面、准确、客观向世界报道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他们应该心知肚明,有关报道也是明摆着的事实。这样的记者写出这样的报道,实在是有损你们老字号声誉。”

复信还称,“三位发行人在信中要求中国政府放松‘对独立新闻机构日益严厉的压制’。正如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强调的,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我们始终欢迎各国媒体和记者依法依规在中国从事采访报道工作,并将继续提供便利和协助。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在中国有这么多外国媒体及记者,为什么他们的涉华报道如此丰富和多元?!我们反对的是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偏见,反对的是借所谓新闻自由炮制假新闻,反对的是违反新闻职业道德的行为。作为业界同行,三位发行人为何不批评美国政府对中国记者的限制和打压?”

复信写道,“中美两国社会制度不同,但这不影响记者秉持客观、公正、真实、准确的报道原则开展工作。中国驻美媒体记者一直严格遵守美国当地法律法规,恪守新闻职业道德。仅仅因为中国记者来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对他们进行种种限制和刁难非常不公。中国不会因为美国某个媒体偏向民主党或共和党就不把它当作专业媒体看待。同样,中国的媒体也应在美国得到应有的公平待遇。美方不应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对中国媒体进行无理打压。这只能暴露出美方不愿或不敢正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阔步向前的历史潮流。”

这篇来自中国外交部新闻司的复信最后称,“诚如你们所意识到的,中国发展日新月异,是一座取之不竭的新闻富矿。我们欢迎客观、公正的媒体人前来开采,但对这三家美国媒体发行人公开信中透出的傲慢与偏见,我们不接受。对不客观、不公正的报道,中国人民不欢迎。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三大媒体有怨气,你们应该去找美国政府发泄。最后,提醒《华尔街日报》:你还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