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大一統思想有什麼對錯?★★

今 日 看 点:20200518(上午版)▲◆★●■☆

美军驱逐舰驶入东海拼出“115”字样 是何含义?★★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5/17/9465419.html

从黑死病到新冠:大流行如何终结?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currentevent/2139694.html

中國的大一統思想有什麼對錯?★★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rdzn/4399127.html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猝逝 媒体指死因疑是这个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5/17/9465223.html

美军驱逐舰驶入东海拼出“115”字样 是何含义?★★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5/17/9465419.html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于 2020-05-17

在中美两国因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激烈争执之际,美国媒体5月17日披露,美军一艘导弹驱逐舰驶入东海,水兵在甲板上海拼出“115”字样。

综合媒体5月17日报道,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布的消息显示,美军导弹驱逐舰“拉斐尔·佩拉尔塔”号(DDG 115)近期曾在东海巡航,期间,舰上的水手还在甲板上摆出了阿拉伯数字115的造型,代表该舰已经在海上部署了115天。

2019年8月13日,美国两栖攻击舰“绿湾”号(LPD-20)和导弹巡洋舰“伊利湖”号(CG-70)访问香港的请求被中方拒绝。(Official U.S. Navy Page)

另据美国太平洋舰队官方社交媒体发布的资料显示,“佩拉尔塔”号驱逐舰在东海海域巡航的时间为5月10日。

据悉,“佩拉尔塔”号驱逐舰隶属于基地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的第23驱逐舰中队,于2020年1月份作为以“罗斯福”号航母为旗舰的第9航母打击群(CSG-9)的护航舰只前往美国印太司令部地区部署,此行也是“佩拉尔塔”号是自2017年7月服役以来,首次海外部署。

2月份,“佩拉尔塔”号还与“拉塞尔”号一起访问了日本佐世保。3月底,“罗斯福”号航母因暴发疫情在关岛靠港停航后,作为护航舰的 “佩拉尔塔”号驱逐舰仍然留在海上,并在第七舰队行动区开展部署任务,以支持美国海军所谓的“维护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与此同时,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布的消息还显示,美国海军“吉福兹”号(USS Gabrielle Giffords)濒海战斗舰5月12日前往南海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在受雇于马来西亚国营石油公司的西卡佩拉(West Capella)号钻井船附近进行例行巡逻。这是美国海军五天内第二次派遣适合近海作战的濒海战斗舰前往这一争议水域巡航。

在此之前,美军“蒙哥马利”号(USS Montgomery)濒海战斗舰5月7日与补给舰“查韦斯”号(USNS Cesar Chavez)一同前往当地巡逻,在西卡佩拉(West Capella)号钻井船附近“显示存在”,中国海军舰船与海警船当时也在西卡佩拉(West Capella)号钻井船附近活动。

美军第七远征打击群指挥官海军少将凯切尔(Fred Kacher)说,前往南海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巡航,显示了美国海军在当地作战能力的厚度。“美国海军在这个地区保持积极和持续的接触,是显示我们支持印太地区自由开放的最佳信号”。

一直以来,美国认为南海是国际航道和国际领空,美国有权执行航行自由、飞越自由的行动。中国则批评美方挑衅行径严重违反有关国际法准则,严重侵犯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

 

从黑死病到新冠:大流行如何终结?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currentevent/2139694.html

来源: fourwaves 于 2020-05-17 2020年5月12日纽约时报

Covid-19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它会怎样结束?

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大流行通常有两种意义上的结束:一种是医疗意义上的结束,出现在发病率和病亡率大幅下降的时候;另一种是社会意义上的结束,发生在人们对疾病的恐惧逐渐消退的时候。

“当人们问‘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时,”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的医学历史学家杰里米·格林博士(Jeremy Greene)说,“他们问的是社会意义上的结束。”

换句话说,大流行的结束并不是因为征服了疾病,而是因为人们厌倦了恐慌模式,学会了与疾病共存。哈佛大学历史学家艾伦·勃兰特(Allan Brandt)表示,新冠病毒也出现了类似情况:“正如我们在有关开放经济的辩论中所看到的那样,许多关于所谓结束的问题不是由医疗和公共卫生数据决定的,而是由社会政治进程决定的。”

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的历史学家多拉·沃尔高(Dora Vargha)说,疫情的结束往往“非常、非常混乱”。她说:“回顾过去,我们的叙事很不周密。疫情究竟对于谁来说算是结束了,疫情结束又是谁说了算呢?”

恐惧之路

即使没有疾病的流行,恐惧也会流传开来。都柏林皇家外科学院(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的苏珊·默里(Susan Murray)博士在2014年亲眼目睹了这种事,当时她正在爱尔兰一家乡村医院从事研究工作。

在之前的几个月里,西非有超过1.1万人死于埃博拉病毒,这是一种可怕的病毒性疾病,传染性极强,往往致命。当时的疫情似乎正在减弱,爱尔兰也没有出现病例,但公众却非常恐惧。

“在街头、在病房里,人们都很焦虑,”默里博士最近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中回忆道。“肤色不对就足以让你在公交车或火车上被其他乘客侧目。咳一声,你就会看见他们慢慢地从你身边走开。”

默里博士写道:“如果我们没有准备好像抗击任何其他病毒那样,严肃积极地与恐惧和无知做斗争,恐惧就有可能对弱势群体造成可怕的伤害,即使在疫情暴发期间从未出现一例感染病例的地区也是如此。当种族、特权和语言问题令情况复杂化时,恐惧的流传可能会产生更可怕的后果。”

黑死病与黑暗记忆

在过去2000年里,黑死病多次暴发,造成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并改变了历史的进程。每次疫情都加剧了人们对下一次暴发的恐惧。

这种疾病是由一种名为耶尔森氏菌的细菌引起的,它寄生在老鼠身上的跳蚤身上。但这种后来被称为“黑死病”的淋巴腺鼠疫也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所以不能简单地通过杀死老鼠来消灭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历史学家玛丽·菲塞尔(Mary Fissell)说,历史学家描述了三次黑死病瘟疫潮:6世纪的查士丁尼瘟疫,14世纪的中世纪疫情,以及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大流行。

中世纪的那次大流行始于1331年的中国。这种疾病加上当时肆虐的内战,夺去了中国一半人口。鼠疫从中国沿着贸易路线传播到欧洲、北非和中东。在1347年到1351年间,它杀死了至少三分之一的欧洲人。意大利锡耶纳有一半的人口死亡。

那次大流行结束后,黑死病又多次卷土重来。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暴发始于1855年的中国,并蔓延到世界各地,仅在印度就造成了1200多万人死亡。为消除瘟疫,孟买卫生当局把许多社区整个付之一炬。“没人知道这种做法有没有用,”耶鲁大学历史学家弗兰克·斯诺登(Frank Snowden)说。

目前还不清楚鼠疫究竟为什么消失。斯诺登指出,一些学者认为,寒冷的天气杀死了携带疾病的跳蚤,但这并不会阻止跳蚤通过呼吸途径传播。

也有可能是因为老鼠品种的变化。到了19世纪,鼠疫不再由黑鼠传播,而是由棕鼠传播。后者更加强壮凶狠,更有可能远离人类的生活。

“你肯定不想豢养这样一个宠物,”斯诺登说。

另一种假设是,这种细菌进化过程中变得不再那么致命性。也有可能是烧毁村庄等人类行为有助于平息疫情。

这种瘟疫从未真正消失。在美国,这种病是区域性质的,它在西南地区的土拨鼠中流行,可以传染给人类。斯诺登说,他的一个朋友在新墨西哥州的一家酒店住了一晚后遭到感染。他房间的前一名住宿者带着一条狗,狗身上的跳蚤携带有致病微生物。

这样的病例很罕见,现在可以用抗生素成功治疗,但关于鼠疫病例的报道总是会激起恐惧。

一种真正灭绝了的疾病

天花是被医学战胜的疾病之一。但是,以下几个原因令它与众不同:有一种有效的疫苗可以提供终身保护;该病毒——主天花病毒——没有动物宿主,因此消除了人类的天花就意味着彻底灭绝;其症状的不寻常导致感染很容易被发现,可以进行有效的隔离和接触者追踪。

最后一名自然感染天花的人是索马里的医院厨师阿里·马奥·马阿林(Ali Maow Maalin),他在1977年感染,后来康复,结果到2013年死于疟疾。

被遗忘的流感

1918年流感如今被视为大流行病肆虐的例子,也彰显了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的价值。在它结束之前,这场流感在全球范围内导致5000万至1亿人死亡。它“捕猎”成年人,从青年到中年——使孩子失去父母、家庭去当家人,在一战中杀死士兵。

席卷全球之后,这种流感逐渐消失,演变成较为温和流感的变种,每年都会出现。

斯诺登说:“也许像大火一样,烧掉了能烧掉且易接触到的木材,最后燃烧殆尽。”

它在社会层面上也结束了。一战结束了;人们准备好迎接新生活,新时代,并渴望将疾病和战争的噩梦抛在身后。直到最近,人们在很大程度上都忘记了1918年的流感。

后来发生了其他流感大流行,虽然没有那么糟,但是仍然骇人。在1968年的香港流感中,全世界有10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10万美国人,大多数是65岁以上的人。这种病毒仍以季节性流感的形式传播,并且它最初造成的破坏——以及所带来的恐惧——极少有人记得。

Covid-19将如何结束?Covid-19会这样结束吗?

历史学家说,一种可能性是新冠疫情可以在医学终结之前实现社会终结。即使病毒继续在人群中潜伏,甚至在找到疫苗或有效治疗之前,人们也许会因为越来越厌倦限制,以至于宣称疫情已经结束。

“我认为这是一个关于心力耗尽和沮丧感的社会心理学问题,”耶鲁大学历史学家娜奥米·罗杰斯(Naomi Rogers)说。“我们可能会经历一个时刻,当人们说:‘够了。我有资格回到我的正常生活。’”

这已经在发生;在某些州,州长取消了限制,允许美发店、美甲店和健身房重新开放,无视了公共卫生官员认为这种措施为时过早的警告。随着封锁所带来的经济灾难的加剧,越来越多的人可能会说“够了”。

罗杰斯说:“现在有这种冲突。”公共卫生官员有医疗卫生上的目标,但一些公众有社会需求。

“谁来宣布结束?”罗杰斯说。“如果你反对它正在终结的结论,你在反对的是什么?当你说‘不,它没有结束’的时候,你在宣称什么?”

布兰特说,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胜利不会突然来临。试图定义流行病的终结“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Gina Kolata从事科学与医学领域的报道。她两度入围普利策奖,出版了包括《伪装的仁慈:一个关于希望、一个家庭的遗传命运以及拯救他们的科学的故事》在内的六本书。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她。▲◆★●■☆

 

中國的大一統思想有什麼對錯?★★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rdzn/4399127.html

香柏树 2020-05-17:繼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大一統的思想在中國絕大多數人的頭腦中越來越佔主導地位。認為分裂是錯的,統一是對的。分裂(甚至獨立)是貶義詞,團結(統一)才是褒義詞。

事實上,當人們問到大一統有什麼好處時,你怎麼回答?恐怕,除了面子上覺得好看外,沒有其它更多的好處不是獨立小國做不到的。或許有人會說「團結就是力量」。真的嗎?歷史以來大一統的中國有多少次挨打,丟失過多少的土地?或許也有人會說挨打是因為落後。那麼中國為什麼會落後,這是否與大一統有關?可以想像這些問題早已有人提出了,只是不符合主流思想,不能被提上議事日程。或者被判為賣國主義、分裂分子而遭到禁言了。

相信有許多有志之士、關心國家民族前途的人常常在考慮中國的出路在哪裡,有朝一日是大陸政府統一台灣,還是台灣政府回去統一中國?估計敢想讓台灣政府回去統一中國的人一定不多,特別是台灣實行了民主選舉之後。更多現今的台灣人更願意獨立,如果可能的話(在不流血的情況下)。

有人會問大一統有什麼不好呢?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再加上區域地理,文化差異,甚至生活習慣都會不同。大一統首先就要統一思想,要統一思想必須對民眾進行洗腦,洗腦不成就採取高壓手段。中國歷代下來對「犯上做亂」的鎮壓從不心慈手軟。

大一統後人性怠惰。人們出無耐,只得將自己的命運附屬於一個肌體之中,只盼望有一位明君為自己創造美好的未來。天天生活在做夢之中,叫都不醒。

因為思想的一統,掌握生殺之權的統治者成為最高階層,更容易濫用權力、謀求私利。它即是比賽規則的制定者又是參賽者,他們想要不貪不腐都是不可能的。最後只能導致一朝推翻另一朝,周而復始的循環「革命」之中。因為統一了思想扼殺了自由思考,失去了競爭力和學習優秀的文化、體制和科學技術的能力。坐井觀天,造成永久性的落後挨打的局面。

自從歐洲小國們從羅馬帝國「分裂」出來以後,他們既有競爭又有合作。在競爭合作的過程中越來越注重契約精神,有談判有妥協。人們在不同的信仰、文化、制度中不斷比較、取捨後才有今天的領先的地位。包括從它們中間再獨立出來的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它們在文化、科技方面的領先是有目共睹的。伴隨著西方國家文明的社會制度,公平公正的法律,三權分立相互制約的行政管理,不管你是否承認,都是大量移民願意選擇定居的國家。

說到這裡,或許有人又會站在道德或者愛國的高度指責說,你這種思想是主張分裂、是賣國。說實話,平民百姓有什麼資格可以去賣國?過去有人出賣了海參崴、中印邊境和西北大面積土地、現在有人在國內大把地割韮菜,把國庫掏空將大量的錢財家人轉移到國外的人才有資格,但這些人的嘴上是最「愛國」,一次次發起民族主義的愛國宣傳,無論世界上有任何的反對聲音,就宣揚要打台灣,要武統。因為只有這一著最能煽動民心,戰狼精神最具有凝聚力。隨著一批批只接受封閉式洗腦教育的新義和團們也跟著高呼口號、義憤填膺。但是,今天有幾個新義和團們還願意光著膀子去擋子彈?當年的慈禧同時向八國宣戰,現在準備與幾國宣戰?戰爭的殘酷無情或許有人已經忘記了,朝鮮戰爭根據解放軍總後勤數據死傷人數達97.8萬(國外統計更多),你記得幾個?在越南的「自衛反擊戰」造成了多少父母失去了兒女、妻子失去了丈夫?如果中國再次對外宣戰,不會象你可以站在一旁看別人打架,對自己毫無影響。經濟會一落千丈,股票、房產、人民幣一夜之間下跌到谷底,糧食價錢上翻10-100倍,你還會無動於衷?除非你也有能力在閘門關閉之前已轉移了所有的一切,或者你希望別人去送死,不要殃及到自己?所以有句話說的好:

如果不打仗,全民是戰狼。倘若真打仗,戰狼變蟑螂。

說實話,大統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的生命能否得到尊重,社會制度是否有公正,人民的醫療教育能否得到保障,公民有沒有知情權和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等。這些才是大家真正應該關心的平民百姓的切身利益。▲◆★●■☆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猝逝 媒体指死因疑是这个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5/17/9465223.html

中央社 2020-05-17: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 欧新社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今天被人发现死于特拉维夫市(Tel Aviv)郊外的官邸。以色列媒体引述紧急医护机构报导,死因似乎是心脏问题。

以色列警方发言人罗森费德(Micky Rosenfeld)告诉法新社,57岁的杜伟陈尸在特拉维夫北方的赫兹利亚市(Herzliya)官邸,警方还在调查中。

杜伟今年2月中抵达以色列履新,妻儿不在以色列境内。

中国外交部表示,只有掌握牢靠资讯时才会评论。

法新社记者指出,官邸内可看到以色列员警和鑑识小组。这座宅邸外有矮牆,花园枝叶扶疏,替宅院提供遮荫。

根据杜伟在大使馆网页上的经历,他曾担任中国驻乌克兰大使。

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报导,初步消息显示员工在床上发现杜伟的遗体,现场无暴力致死迹象。

国土报并引述以色列紧急医疗救护组织红色大卫之星(Magen David Adom)指出,杜伟的死因似是心脏问题。但红色大卫之星发言人不提供任何正式资讯。

根据以色列媒体5月一次採访,由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杜伟在抵达以色列时,曾接受居家隔离检疫14天。

流通量最高的希伯来文报纸「今日以色列报」(Yisrael Hayom)4月2日曾刊登杜伟的评论,主题为「团结是治疗病毒的良药」。

以色列是美国的坚实盟友。中国与以色列在高科技等领域加强合作,已导致华府敦促以色列对中国投资其战略产业设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