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网络部队组建工作即将完成

被国人误传了几千年的十二句俗语(9-10)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5651212.html

 

9)、《无毒不丈夫》:原句: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首先,这无毒不丈夫,就跟我们认识的古人崇尚的价值观念大大背离了,大丈夫,自然是说那些坦坦荡荡胸怀宽广的男人,要有度量,才可称为男人。国人以讹传讹的功力真的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10)、《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原句:“刑不尊大夫,礼不卑庶人”由于我们对上、下两个认识不全。常将它们做及解。其实上下还有尊卑之意,原意应为“刑不尊大夫,礼不卑庶人,”不会因为大夫之尊,就可以免除刑罚,也不会因为是平民,就将他们排除於文明社会之外。

 

今 日 看 点:201307-19▲◆★●■☆

 

体验神秘中共中央党校 习近平发毕业证书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俄军事卫星坠入青海?拍到青海腹地可怕景象

http://www.boxun.com/news/gb/army/2013/07/201307180853.shtml#.Uejuvqwo8wE

 

洪秀全失败:缺乏企求人格圆满的自觉

http://history.stnn.cc/arts/201307/t20130718_1915432.html

 

江西官员涉受贿1410万元 被双规前曾举报同僚

http://www.ddhw.com/viewheadlinenews.aspx?topic_id=1000&msg_id=137409

 

中国经济将超美国 但是“人缘”还是不行

http://www.ddhw.com/viewheadlinenews.aspx?topic_id=1000&msg_id=137446

 

中国九成家庭有房产 比例高于美国

http://www.ddhw.com/viewheadlinenews.aspx?topic_id=1000&msg_id=137459

 

中国危机3年内全面爆发 风险来自房地产

http://house.ifeng.com/news/view/detail_2013_
07/19/27673670_0.shtml

 

美国网络部队组建工作即将完成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体验神秘中共中央党校 习近平发毕业证书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7-18 中央党校
 
  中评社北京7月18日电/学习时报刊载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郭占恒的文章《大有庄100号院——感知中央党校》,全文如下:

  2012年三、四月间,经组织安排我来到中央党校,参加为期2个月的地厅班(58期)“战略思维与领导能力”研究专题进修。经过2个月的学习,中央党校的神秘面纱逐渐褪去,留在我印象中的是一所既朴实无华又气质高雅、既警卫森严又自由开放、既武装头脑又修身养性、既充满革命历史传承又富有时代创新精神的以培训党的高中级领导干部为重任的特殊学校。

  习校长开讲第一课

  校长亲自授课,这是中央党校的光荣传统。据校史展资料和老同志回忆,上世纪 40年代中叶,毛主席担任中央党校校长期间,曾16次为党校学员作报告。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胡锦涛同志兼任了近10年的中央党校校长,经常在春秋季开学典礼上发表重要讲话,并逐渐形成了惯例。2007年12月,习近平同志兼任中央党校校长以来,每次开学典礼都亲自到场,并发表重要的“校长讲话”,而且一次围绕一个主题,“谈认识”“讲问题”“提要求”,许多观点成为学员广为传播的“经典语录”。那么今年春季开学,习校长是否还来党校讲话和讲什么主题,大家翘首以盼。

  2月29日,我们报到的当天晚上,组织员就告诉我们,3月1日即明天下午3:00学校举行开学典礼,习校长将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校长讲话简洁明了,没有什么客套话。他着重就认真贯彻执行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讲话提出的在新形势下保持党的纯洁性问题,以《扎实做好保持党的纯洁性各项工作》为题,讲了三个问题:一是保持党的纯洁性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要求,二是始终保持党在思想组织作风上的纯洁性,三是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带头保持纯洁性。全文7000余字,大约讲了1个多小时。

晚上,学校分支部组织学习讨论习校长的讲话,我所在的二支部四组讨论得十分热烈。大家初次见面,全组12位学员每人先简要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然后谈聆听习校长讲话的体会。大家七嘴八舌,谈论最多的还是保持党的纯洁性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纯洁性与廉洁性密不可分,信仰纯洁是最根本的纯洁,以及保持纯洁性离不开民主监督等问题。听了大家的发言,感触颇深。同学们表现出的那种强烈的责任意识、忧患意识、大局意识以及专业知识和学习渴望,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中央党校的神秘与开放

  上世纪80年代,中央党校还是一个在地图上没有标识、在查号台没有登记电话的保密单位。经过30多年的发展,如今的中央党校早已由封闭式教学改为开放式办学,每年邀请几十位中外记者或驻华使节入校参观,与近30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大学建立了学术合作关系,还邀请众多国外政要、专家学者发表演讲,党校的神秘色彩日渐淡化,国际化形象日渐鲜明。

  当然,到中央党校学习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而要经过严格的组织程序。先是由中组部制订培训计划、确定内容、安排班次、分配名额等,然后各中央机关、中央企业、省市自治区的组织部门根据分配的名额和条件,确定培训人员并经主要领导审阅上报,最后经中组部同意后方可入学。同时,中央党校的大门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而要经过严格的门卫检查。每个教职员工都要佩戴“一卡通”,它不仅是进出中央党校大门的凭证,也是校园里进出礼堂、综合楼听取各类报告会和上课的凭证,还是到食堂吃饭、图书馆阅览、体育馆健身的凭证。我们平时都佩戴于胸前,以备随时检查。正因为到中央党校学习实行严格的组织推荐,严格的校园管理以及严格的教学纪律,这些都为外人所不知,更增加了许多神秘色彩。

  其实,中央党校又是十分开放的。按照党校发言人的话说,没什么不好公开的。尤其是胡锦涛同志担任中央党校校长时期,首创邀请外国政要到中央党校演讲的先例。像美国的基辛格博士、前国防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都在党校做过演讲,德国总理默克尔,还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资政李光耀,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等,都曾经到中央党校与学员交流过。越南、老挝等国还派领导干部到中央党校培训。 尤其是3月31日下午和4月18日上午,我们有机会在中央党校综合楼报告厅,听取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奥蒙蒂和泰国美女总理英拉拉西那瓦的演讲。蒙蒂曾担任过米兰伯克尼大学校长,是位学院派经济学家,他以《转变中的意大利,欧洲和中国:全球的挑战和机遇》为题讲了1个小时,随后又回答了学员提出的意大利国债危机的治理前景,国际金融危机的原因在政策还是制度,以及如何看待中国和平发展等问题,使我们对意大利的经济政策、结构性改革,以及加强中意贸易平衡和相互投资等情况有了一些了解。英拉是“60后”,政治学硕士,著名企业家,祖籍广东省梅州市丰顺县,客家人后裔,2011年8月5日,当选泰国第28任总理,也是泰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理。她在精彩的演讲中,以《泰中两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发展方向》为题,着重讲了泰中关系根基牢固,在挑战与变化中发展两国关系,以及加强泰中长久合作的五点看法,并热情回答了学员提出的问题,使我们对泰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在中央党校经常有机会参加外事活动,并与外国政要直接进行交流,这既体现了中央党校的开放,同时也有助于提高学员的全球视野、世界眼光和战略思维能力。

  战略思维专题的板块教学

  中央党校进修部开设的“战略思维”专题,是最近几年新开设的课程,很受学员欢迎。据说今年第58期“战略思维与领导能力”专题是报名最多的班次,通常一个专题班的学员大约30至50人,我们这个班有100人,由于人数过多,不得不分成两个支部和使用大教室。这充分表明战略思维对各级各部门工作指导的重要性,以及各级领导干部对提高战略思维能力的需求和渴望。

  战略思维是谋全局、谋长远、谋未来的思考和布局,事关党和国家发展的前途和命运,也事关做好局部工作的考量,正可谓“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所以,进入新世纪以来,我们党把战略思维摆到了突出位置。因此,中央党校高度重视“战略思维与领导能力”专题的教学组织工作,首次实行项目组制。经过竞争,由哲学教研部组成教学组,但主讲教授又不限于哲学教研部,还选调了经济学教研部、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政法教研部、党建教研部、党史教研部、战略研究所等部门的著名教授讲课。必修理论课有四个单元、20门课,包括“马列经典著作导读与科学发展观”,“战略思维基本理论与经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战略问题”和“提高领
导能力”。此外,还有每周五上午的“形势与任务”报告、每周三下午的“当代世界”报告等必修课程。同时,还安排五类选修课,包括“时事热点问题”讲座、全校选听讲座、电视选修课、校园网网上选修课、体育课等。如果每门课都学,就是每天不休息也不一定能学得完。

  中央党校的教授不愧是“传道解惑”的高手,功底深厚,风格迥异。讲马列经典原着字斟句酌、给人以启迪;讲科学发展观的方法论系统集成、深入浅出,诙谐有趣;讲战略思维纵横驰骋、从军事到政治、从历史到未来、从局部到全局,一下子打开了我们的思维视野;讲当代世界经济贸易、后金融危机时代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图文并茂、数据翔实、分析入理,见解独到;讲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从典型案例入手,组织学员讨论,使我们大有亲身处置之感。总之,听了中央党校教授的讲课,不仅拓宽了知识面,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还学到了许多讲课技巧,可以说是一种全面性的学习和提高。

习校长亲临毕业典礼

  4月底的北京春意浓烈,百花盛开,开启了一年四季的好时节。在这美好的季节,我们也即将完成2个月的进修学习。4月28日下午3点,中央党校在综合楼举行了2012年春季学期第一批进修班毕业典礼。先是大家起立,唱《国歌》。随后,常务副校长李景田发表讲话,他总结了2个月来学员们的学习情况。接着,在欢快的乐曲声中,习近平校长起立为学员代表颁发毕业证书。我们支部学员的毕业证书是由支部书记、东风汽车公司董事、党委常委、纪委书记马良杰同学上台领取的,也算和习校长来了一次近距离接触。最后,大家起立,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圆满完成毕业典礼仪式。

  走出综合楼,同学们依依不舍。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2个月的学习已经结束。来时还是天寒地冻、冰天雪地,惜别时已是草木葱绿、鲜花盛开。同学们由陌生到相知,由相知到熟悉,在中央党校这座“大熔炉”里,饱尝了一顿顿“理论大餐”,接受了一次次“精神洗礼”,大开眼界大长见识,提高了战略思维与领导能力,彼此也结下了深厚的友情。相见时难别亦难。最后,引用诗人姚建平同学的一首《离别》诗,来表达同学们的共同心愿:“花开终有花落时,相聚亦有离别日。同窗结谊相恨晚,来日聚首莫迟疑。”▲◆★●■☆


俄军事卫星坠入青海?拍到青海腹地可怕景象
http://www.boxun.com/news/gb/army/2013/07/201307180853.shtml#.Uejuvqwo8wE

2013年7月18日   来源:俄新网
      
    据7月16日报道,俄罗斯航天署新闻秘书维季谢娃16日向俄新社表示,俄罗斯军事测绘卫星GEO-IK-2没有像此前媒体报道的那样坠落中国,卫星在进入大气层时彻底燃尽。
    
    此前某些媒体报道,莫斯科时间7月15日18点27分GEO-IK-2卫星偏离轨道,预计坠入中国青海省。
      
    维季谢娃说:“空天防御部队太空监测中心和中央机械工业研究所地面飞行控制中心资料显示,莫斯科时间7月15日 18点零5分GEO-IK-2卫星进入致密的大气层后就不再存在。据中央机械工业研究所专家和GEO-IK-2卫星研发者(列舍特涅夫卫星信息系统公司) 估计,卫星在进入大气层时彻底燃尽。”
    
    GEO-IK-2卫星2011年2月1日未能在预定时间取得联系,卫星从普列茨科航天发射场使用“轰鸣”号(Rokot)轻型运载火箭发射。晚些时候在非预定轨道发现了卫星,这一年4月22日与卫星取得联系。国家委员会查明,与GEO-IK-2卫星没有联系的初步原因是卫星的能量不足,其原因是卫星电源电压下降。
      
    俄罗斯军事工业综合体网站日前报道,近日拍摄的卫星图片显示,中国已在青海省腹地部署了新型的DF-21C机动式固体燃料弹道导弹。这是中国军方首次在中西部地区部署这种新型武器系统。
    
    军事专家们指出,这是首次发现处于部署状态的DF-21C导弹系统。此前在德令哈地区担负战备值班的是使用液体燃料的DF-4导弹系统。▲◆★●■☆

 

洪秀全失败:缺乏企求人格圆满的自觉
http://history.stnn.cc/arts/201307/t20130718_1915432.html

星岛环球网  2013-07-19: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原标题:洪秀全的权力人格缺少什么

  在近代中国太平天国的烽火硝烟刚刚散去时,日本武士阶层反政府叛乱的著名战役“西南战争”拉开了帷幕。无论是起义规模还是持续时间,仅延续了半年多的日本“西南战争”远无法与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相提并论。况且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代表的是成千上万被欺凌压榨的人民的怒吼,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而西乡隆盛领导的“西南战争”明显是一场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战争,他代表的只是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而又螳臂挡车的武士阶层。

  然而,对于中日这两场起义的领袖洪秀全和西乡隆盛,人们的评价似乎正好南辕北辙、毁誉难分。对洪秀全的是非争论从无到有,由少到多,沸沸扬扬,太平天国政权的“先进性”也不断受到质疑。而逆时代“潮流”而动的西乡隆盛,却很快得到日本人的宽容与尊敬。西乡隆盛死后仅12年(1889年),明治政府就为他恢复了名誉,赦其“逆罪”,除其“贼名”,追赠其被剥夺的正三位官衔,还在东京的上野公园为他竖立了一座巍峨的铜像。

  历史有玄机,一切非偶然。洪秀全比西乡隆盛逊色的关键就在于“权力人格”。

  所谓“权力人格”应包括三个主要方面:做人的工作(用干部带队伍)的能力、谋事的能力、激励士气的能力。概括起来就是人、事、心三方面的整合能力。逐一对比日本的“造反派”西乡隆盛,可以看出洪秀全的差距。

失败的英雄与心不在焉的革命者

  政治权威是以政治权力为后盾,依据正义或伟大人格的感召力,产生具有高度稳定性、可靠性的政治影响力。权力使人顺从,权威使人服从;领导者需要权力,领导力更需要权威,它是领导者人望、感召、威信的综合反映。洪秀全首先在人格信誉方面就远不如西乡隆盛。

  洪秀全的事迹人们耳熟能详,但说到西乡隆盛,并不都很熟悉。西乡隆盛是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重臣,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他一生最大的功绩,就是在19世纪末领导推翻了德川幕府旧政权,缔造新日本。他同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一起被称为“维新三杰”。正当他功成名就、如日中天之时,却因不满新政府剥夺武士的特权而发动武装叛乱(史称西南战争),向自己一手缔造的新政权宣战。历经8个月激战,最后兵败城山,剖腹自杀。

  西乡隆盛的传奇始于1858年与月照和尚的生死经历。月照和尚由于勤王活动为幕府所不容,避难于萨摩藩,为主张倒幕的西乡隆盛收容。1858年兴起的&l
dquo;安政大狱”,新的萨摩藩藩主改变立场,悍然翻脸,命令西乡逮捕并流放月照。西乡屡次与新藩主争辩未果,无计可施,此时的西乡报国无门,报友无能,真是山穷水尽,一筹莫展。月照不愿连累西乡,乃伸头给西乡示意其砍下,表示宁死于同志之手,无怨无悔。

  西乡这样的硬汉子,哪里肯在紧要关头卖友求荣。他从容无事,某夜,与月照泛舟于锦江湾,对饮高歌,最后两人相抱,一起蹈海自尽。谁知西乡幸运被救,而月照却淹死于海中。大难未死的西乡隆盛继续为维新事业奔波,数年后,逐渐成为萨摩藩最具实权的人物,并完成了月照生前未能实现的倒幕维新大业。西乡隆盛在月照逝世17周年时,还深情作诗道:“相约投渊无后先,岂图波上再生缘。田头十有余年梦,空隔幽男哭墓前。”

  西乡隆盛独有的人格信誉,并非其自身独有,而是日本武士道文化的深远折射。战场上的生死瞬间,武士重名誉而轻生命由来已久,有时甚至显得不近情理。一名叫景正的武士在战场上被敌人的弓箭射中,仍带伤作战,同伴想为他取下射进眼睛里的箭,便用脚踩他的脸要为他拔出箭,他却大怒拔出刀刺杀同伴。原因在于,他认为自己的颜面被他人践踏便损伤了武士的尊严与名誉。在名誉与死之间,武士宁愿选择前者。

  日本历史上的武士,作为政治权威,在武国理念的指导下治理国家近七百年;作为文化的主要创造者,影响日本文化的构成及走向;作为理想形象,直到现代依然是日本国民效法和崇拜的对象。西乡隆盛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无论成败与否,他都得到日本人由衷的敬畏。

  而洪秀全从起义那天起,就没把心思放在用兵打仗上。每到革命事业山穷水尽的关键时刻,他总是动摇退缩,逃之夭夭。刚进入广西传教之时,困难重重,生活条件也非常艰苦。洪秀全不堪忍受,借故扔下冯云山一个人,回广东老家继续当他的私塾老师去了。三年之后,得知冯云山在广西继续传教,且已发展了三千多名教徒,他大喜过望,立刻整好行囊,奔广西而来。到了广西,他不听冯云山韬光养晦的劝告,执意大干一场,捣毁了当地百姓信的甘王庙,引起官府注意。官府逮捕了冯云山,洪秀全吓得失魂落魄,借口回广东找两广总督营救冯,又跑回了广东老家待了一年半。等冯云山被别人营救出来,风头已经过去,他才又回到广西。洪秀全一生的“革命生涯”可以说都是误打误撞,他的投机心理与农民似的狡黠在起义之初随处可见,张宏杰总结得十分到位:

  从创教之初,他就一直很少参与繁杂艰苦的具体事务,而是沉醉于制定规矩、讲究排场、编造神话、神化自己。所有政务,先是委之冯云山,后是委之杨秀清。他既没有操作具体事务的才能,也没有那种耐心和毅力。(张宏杰:《心不在焉的革命者:洪秀全》,《社会科学论坛》2005年第6期)

  作为一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的领袖,洪秀全固然有其非凡的一面,但他始终缺乏一种企求人格圆满的自觉和警醒。这是他执迷不悟的缘起,也是其最终失败的根由。

时代大潮中的洪秀全与西乡隆盛

  一位成功的领袖,首先应该是才智卓越的人才。以识树威,以能树威,以情固威。而在见识能力上,洪秀全与西乡隆盛亦远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洪秀全本身是一个四次落第的秀才,从他后来那些大量俚俗混杂文理不通的诗文看,他确实是一个资质平平、毫无灵气的人。他对“读书明白”之人绝大多数嗤之以鼻,自己不读书,还不许别人读书——包括他自己的儿子。“敢将孔孟横称妖,经史文章尽日烧”,他掀倒孔子牌位,焚烧儒家经典,捣毁庙宇偶像,尽弃所学,致力于“向西方寻求真理”。可实际上,他既没有读懂西方宗教教义,又不懂革命为何物;既不明白世界大势,更不理解资本主义为何物。

  洪秀全对待文化的态度,决定了太平军的人员构成。由于科举场上的失利阴影,他潜意识中总把有文化者视为异己。太平军公开造反之后,只有少数读书人愿意参加。一听说太平军即将占领某地,读书人便闻风而逃。有些无法逃走的,宁愿自杀也不为之效劳。当太平军需要一些识字的人,在南京初次招考时,告示竟说,通文墨而不应考者斩首不留。纵然出了这种极为凶暴的公告,偌大南京被屠刀赶进考场的也只有三十多人。其中几个如郑之侨、夏宗铣等人,特意借试卷发泄敌对情绪,他们明知这样会被杀被磔也在所不顾,比不应考更决绝勇烈。可见太平军与知识阶层的对立,到了何其激烈的程度。

  曾国藩正是以捍卫儒家道统为名,号召士大夫与太平天国为敌。他在《讨粤匪檄》中以充满激情与鼓动的文字写道:“举中国数千年礼义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泉!”这几句话着实厉害,一下子把洪秀全摆到千年纲常名教的敌对面,摆到千千万万读书人的敌对面。清廷以传统道德的精神力量凝系了传统制度下的社会力量,时间一长,战局逐渐倒向代表传统“正道”的曾国藩一方也就势所难免了。洪秀全喝下了自己酿造的轻践文化的苦酒。

  他高高在上、脱离实际更缺乏领导实践能力,最后导致军心民心分崩离析,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可是不甘于做橡皮图章的洪秀全,有时也要乱出主意瞎指挥,结果导致冯云山被清军炮击死于全州蓑衣渡。这一来使洪秀全在军事上不敢再指手画脚。没有军事指挥、行政领导能力的洪秀全,到南京后干脆退出一线,尽情享福。在豪华无比的天王府里,面对官员们呈上的奏章,他一概盖上“旨准”的图章。而越不管事,便越缺乏管事能力。到了太平天国迅速走向衰亡的后期,他完全只能依靠“天意”支撑自己了。

  洪秀全所处的时代时逢中西交冲,身处千年未有的时代变局,他左支右绌,无力应付。在太平天国所有来访的传教士中,美国人罗孝全是最受礼遇的一位,因为他曾是发迹前洪秀全的宗教老师。然而正是这位自称一直是洪秀全“革命运动的朋友”,在与洪秀全相处不久后即想方设法逃离天京,与太平天国反目成仇。1862年2月4日,罗孝全在《北华捷报》上发表文章说:

  在他们中间生活十五个月后,我的态度完全转变了。我现在反对他们的程度并不亚于我当初支持他们的程度……我相信他(洪秀全)是一个狂人,没有任何有组织的政府,根本不配做一个统治者;他和他的苦力出身的诸王,没有能力组建起一个政府,甚至无法组建一个像衰老的清政府那样带给人民同样利益的政府。

  罗孝全的离去与反目,成为太平天国与西方传教士、基督教彻底破裂的标志与象征。过去曾持同情、观望态度的西方列强,转而将枪口对准了太平军将士。英、法两国除在上海外围与宁波地区直接出兵进攻太平军外,还准许戈登、日意格等现役或退役军官受雇于清廷,组织常胜军、常捷军等残酷围剿。仅就这一重大战略的失策,也足见洪秀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