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人民币毛泽东像的老画家 省委常委再来探望★★

今 日 看 点:2019–0211(下午版)▲◆★●■☆

泰国公主史无前例竞选总理 国王弟弟发话谴责★★

https://news.sina.com.cn/w/2019-02-09/doc-ihqfskcp3941201.shtml

画人民币毛泽东像的老画家 省委常委再来探望★★

https://news.sina.com.cn/c/2019-02-09/doc-ihqfskcp3935820.shtml

北大教授:我为什么劝中国孩子初恋之后再留学?★★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2/09/8074577.html

泰国公主史无前例竞选总理 国王弟弟发话谴责★★

https://news.sina.com.cn/w/2019-02-09/doc-ihqfskcp3941201.shtml

2019年02月09日  新京报:视频-打破王室传统! 泰国乌汶叻长公主被提名竞选总理

原标题:史无前例!泰国公主竞选总理 国王发话谴责

8日是泰国大选候选人报名的最后一天,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67岁的乌汶叻公主被提名为总理候选人。而提名她的是泰国护国党,也就是亲他信派。

这也是泰国首次有王室成员参加大选,打破了王室远离政治的传统。

王室这下可坐不住了,乌汶叻公主的弟弟——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8日深夜谴责称其史无前例地参加总理选举是“不合适”的。

王室参政意味着什么?巴育军政府统治5年后,泰国政局将发生怎样的转变?王室成员首次参选总理,可没那么简单……

国王为何说不合传统?

据BBC报道,就在8日乌汶叻宣布参选总理后,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当天晚上谴责她史无前例地参加3月份总理选举是“不合适的”。在一份声明中,他说这样的行为将“违背国家文化”。

在泰国王室声明中,国王说:“尽管她已经放弃了王室头衔,仍然是查克理王朝的一员。王室高级成员以任何方式参与政治,都被认为是违反国家传统、习俗和文化的行为,因此被认为是极不恰当的。”

声明援引宪法的一段话说,君主制应该保持政治中立。

而公主参选将打破泰国王室不公开参与政治的传统。分析人士说,国王的干预可能会导致选举委员会取消她参加3月24日选举的资格。

乌汶叻公主是谁?

对此,乌汶叻公主为自己竞选的决定进行了辩护。在Instagram上的一篇帖子中,她重申自己已经放弃了所有王室头衔,现在以平民身份生活。

她说,希望通过竞选总理来行使自己作为普通公民的权利,并且将以最大的诚意和决心为泰国的繁荣而努力。

出生于1951年的乌汶叻公主是泰国已故国王普密蓬·阿杜德最年长的孩子。她曾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1972年嫁给一名美国人,之后就放弃了王室头衔。离婚后,她于2001年回到泰国,再次开始参与皇室生活。

这位公主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还出演了几部泰国电影。

公主的父亲,已故的国王普密蓬•阿杜德在泰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位时间长达70年。普密蓬国王育有一位王子和三位公主,即哇集拉隆功王储、乌汶叻公主、诗琳通公主和朱拉蓬公主。

泰国有一些世界上最严厉的“冒犯君主罪”的法律,但从严格意义上讲,乌汶叻公主不受这些法律的保护。

曾在哈佛大学人权项目担任访问学者的扎瓦基说,“乌汶叻不享有王室的所有特权,也不受泰国严格的冒犯君主法的保护。”

不过,王室在泰国非常受尊敬,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国王的画像,因此,人们质疑是否还会有其他候选人想要挑战王室成员。

专家称,乌汶叻公主决定参加大选,可能会增强泰国王室的权力。

如果她获胜,就有可能使前总理他信重返泰国。尽管他信和英拉被放逐,仍是泰国政坛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国内仍有许多人对他们效忠。

泰国军方将如何回应?

这次选举将是现任总理巴育•占奥差2014年上台以来的首次投票,当时巴育推翻了他信的妹妹、前总理英拉•西那瓦。

快速回顾历史就会发现,军方在泰国政坛往往发挥着关键作用。

泰国在宪法的统治下已经有80多年了,但在这80多年里,掌权的是军队成员。第一次政变发生在1932年6月,一场不流血的叛乱废除了君主专制,并引入了泰国的第一次议会选举。

从议会的立场来看,军方仍然占据上风,因为军方控制着参议院250个席位。

巴育在国内的民意最近有所恢复,根据曼谷大学国家发展管理研究所1月份的一项调查,前陆军上将巴育仍是总理候选人中最受欢迎的人选。

由于泰国现任总理、军政府领导人巴育·占奥差也宣布参选,这引发了军方最终是否会站在公主这一边的猜想。

泰国的军方和君主政体一直紧密结盟,所以在大多数人看来,军方和王室之间将展开潜在的权力斗争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有专家分析称巴育可能会退出竞选。

新国王有过什么动作?

在泰国的君主立宪制下,国王是名义上的领袖,总理管理国家。新国王在2016年12月登基,似乎在寻求更多地参与国家事务。

位于华盛顿的无党派政策研究中心史汀生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布莱恩·艾勒说:“自从新国王上台以来,他证明了自己不会是一个被动的君主,他正在以泰国国王从未有过的方式行使权力。”

“国王的姐姐将竞选总理,很可能是王室想要增加自己的权力。如果乌汶叻公主获胜,前总理他信回来了,那么军方就会处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糟糕的境地。”

据CNBC报道,2017年,国王对宪法做了几处修改——这是在位君主少有的政治干预行为。例如,引入了一项条款,将君主指定为宪法动荡时期的关键仲裁者,这可以使君主政体有可能参与政治事务。所以,泰国政坛接下来该如何发展,看这对姐弟还有何新动作了。▲◆★●■☆

 

画人民币毛泽东像的老画家 省委常委再来探望★★

https://news.sina.com.cn/c/2019-02-09/doc-ihqfskcp3935820.shtml

2019年02月09日  新京报 原标题:画人民币毛主席像的老画家,省委常委再来探望

据西安市网信办微信公号“西安发布”报道,2月7日是大年初三,陕西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永康登门看望慰问著名画家刘文西老教授,向他致以新春的祝福和问候。

在刘文西家中,王永康说,刘老先生一生坚持为人民而创作的艺术理念,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是当之无愧的人民画家,让人十分感动和钦佩,特别值得我们学习。衷心祝福刘老先生保重身体,创作更多展示新时代大西安新形象的优秀作品,多为大西安文艺事业发展建言献策。

现场,刘文西还拿出了一摞手稿,所画的是各种造型的大树。王永康欣赏了画作,了解这些作品的创作过程。

2017年10月,王永康曾两次看望、会见刘文西老教授,表示要在西安曲江新区筹建刘文西美术馆与黄土画派美术馆。

大年初三探望时,随行人员还带来了刘文西美术馆的初步设计方案及规划模型,看到规划方案后,刘文西说:王书记曾经对他说过四个字“我来落实”,他想起来至今仍很是感动。

临走时,王永康为刘文西戴上了象征平安、幸福的红围巾,拉着他的手说,还会再来看望他。

据公开资料,刘文西1933年生于浙江省嵊县水竹安山村,1950年入上海育才学校,1953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受潘天寿先生等老师的直接教导,1958年毕业后到西安美院工作至今。现任中国美协顾问、西安美院名誉院长、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陕西省文联顾问等,主要作品有《毛主席和牧羊人》、《陕北人》、《黄土人》等近百幅。

“政事儿”注意到,刘文西最让我们熟知的作品,是第五套人民币上的毛泽东画像。目前使用的5元、10元、50元、100元人民币上的毛泽东画像都出自他之手。

 

据《长江日报》报道,刘文西曾回忆,当年他创作这幅画像时,“我保密了3年”。

他回忆,1997年,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发行第五套人民币。当时刘文西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北京开会,制钞厂的一位工作人员“知道我画毛主席最多,就邀请我画一幅”。

现在人民币上这幅毛主席画像的蓝本,是1949年毛主席在一次政协会议上的照片,“这张照片的原片,只比扑克牌大一点。我用放大镜反复看,加上自己的积累,一个星期就创作出了这幅作品,原作有八开大”,刘文西回忆。

画作在1997年完成后,1999年、2000年第五套人民币陆续发行后才面世。“一直没有透露消息,我保密了3年”。

他还透露过100元人民币和其它币值上画像的不同,“画像出来后,共有10个制钞厂的能手刻了多个刻版。有时候刻版差一根线,人物的神韵就差很多。我选了最像原作的一张,最后用于印制了100元人民币,其余的用于50元、20元等其他面值的人民币。”

“政事儿”注意到,刘文西曾表示,“我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当面见过主席。”

1960年,《人民日报》发表了刘文西的作品《毛主席与牧羊人》,毛主席看了说:“文西画我很像,他是一位青年画家。”

叶剑英看到这幅画后,也曾说画作描绘得很像延安时期的毛主席。“当年叶剑英元帅是要我到北京找他,如果去了,可能有机会见到毛主席,但由于工作等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成行,但我多次追随主席在陕北的足迹,采访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就是在一次次寻访中,我才爱上黄土地,也更加崇敬毛主席。”刘文西说。▲◆★●■☆

 

北大教授:我为什么劝中国孩子初恋之后再留学?★★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2/09/8074577.html

2019-02-09:肖知兴,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领教工坊创始人。主要研究社会资本、社会网络、比较管理和社会认知问题,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中国企业家》等媒体的专栏作者。

我是做领导力发展的,背景主要是社会学,所以我今天讲的东西和大多数嘉宾讲的东西不太一样,他们讲的是偏科技的,我是偏人文的;他们讲的可能是一个解决方案,我更多只是提出一个问题。而且我今天要提出的这个问题还有点敏感,容易引起争议,所以希望大家保持一种开放的、中性的态度,和我一起来思考这个问题。

我是江西的客家人,80年代在山沟沟里学的英文,所以我的英文一直就带着一股浓重的江西口音。更有意思的是,我的第一个英文老师,原来是学俄语的,所以我那个英文更古怪地带着一点俄语的口音,非常搞笑。

所以,我后来出国留学,留学回来在中欧商学院教书,我就一直非常羡慕那些讲一口纯正的加州口音或者麻省口音英文的人。后来我又给纽约大学教了三年本科,加入乔治·华盛顿大学,想在中国筹办一所分校,慢慢地,我接触了很多受过最好的教育的华裔,包括一些ABC(美国出生的华裔),他们那个英文讲得有多好,就不用多说了。但是我发现,他们普遍比较脆弱,做个螺丝钉还可以,如果是让他们做有点开创性的事,就非常没有战斗力,超级不经打,跟我熟悉的那些中国的精英人物那种发自内心的信心、勇气,一路向前,百折不挠的行动力,根本没法同日而语。

01、文化认同与身份定位

考虑到这一层,我突然发现,我那口带着江西口音的英文,其实还蛮好听的。我就很纳闷,你们受这么好的教育,一路都是名校,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研究生,怎么会怂成这个样子?我一直非常纳闷这个问题,我就想啊想,想啊想,最后发现,也许是他们的自信心出了问题,归根到底,是他们的文化认同和身份定位的问题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什么行动力、领导力,都谈不上了。

这是著名的考SAT的香港考场,香港亚洲博览馆,大家把它叫做“万人坑”。而今,稍微有点社会地位的人,北上广深,你要没个小孩在美国读书,那都不好意思出门,已经成为了中国中上阶层的标配了。更不用说,最近随着竞争的加剧,大学不够了,还要去读高中,高中也不够还要去读初中,初中不够了,还要去读小学,恨不得从出生一刹那就送到美国去。如果他们知道我刚才说的那个问题,他们还会这么费尽心机把孩子送出去吗?当然,这也给我们这个行业带来一个巨大的商机,各种培训班、各种辅导班,我就不多说了。

其实这个问题在一百多年前的1912年,胡适就提到了。他还在哥伦比亚读书的时候,就写了一篇《非留学篇》,文章很长,我这里只截一段,只看这一句话,“以数千年之古国,东亚文明之领袖,曾几何时,乃一变而北面受学,称弟子国,天下之大耻,孰有过于此者乎!”同传表示很痛苦,如果实在翻译不过来,就算了。

以此形成鲜明的对比,大家知道十八、十九世纪大英帝国基本上占据了地球的一半以上可居住的面积,有很多出国担任公职的人,代表大英帝国统治这些殖民地的人,他们的孩子生出来后,他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孩子送到哪里去读书?送回英国去读书。所以,你去看奥威尔的传记,看吉卜林的传记,都有他们童年艰难地回到英国去受教育的这个记录。

所以,一个是把自己的文化弃之如敝履,一个是把自己的文化抬得无比的高,看得无比的重,这就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有的人说,胡适这么说,是不是一个极端保守派?胡适可不是什么保守派,他回国之后就成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他的主张可是全盘西化,他在抗战期间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获得三十多个荣誉博士学位,这是什么重量级的人物,马云到现在也就一两个荣誉博士,胡适是三十多个。

其实胡适能这么说,说明他内心深处还是有对中国文化的认同,他还是想保住中国文化的根。不像我们现在,像今天我在这里讲这个话题,我相信你们绝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怎么还有人说这样的事情?我的小孩我正担心他英文说得不太好,我正想着怎么安排他早点到美国去留学呢,怎么还有人跟我说这种事情?

02、语言、体育与婚恋

中国孩子到西方去,尤其是到美国去,最大的问题不是语言,因为语言很快,你词汇量上去后,基本就没有问题了。比语言更难的是文化,文化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体育,尤其是像橄榄球、篮球、冰球这种美国最流行的运动,肢体冲撞型的运动。我们亚裔没办法,先天不足,除非你是姚明,你是林书豪这样的,可以多得几分,一般情况下,顶尖的运动场上,是很难看到我们华人子弟的身影的。

但事实上,比体育更重要的是婚恋,这就回应一下俞敏洪老师前两天刚刚惹了一点小麻烦的观点:女性的择偶标准对于一个国家的男人、对于一个国家的文化的重要性,这个话其实没有错。我们华人的子女在这个交友市场上,大家仔细看一看,看看这张图。我们华人的女孩子不会太吃亏,但是我们华人的男孩子就麻烦了,仔细看女人给男人打分,如果没有伟大的华人的女孩子给华人的男孩子打一个高分,我们华人男孩子基本上就没人关注,没有人约会。大家一定要看懂这个图,青春残酷,动物凶猛,这给我们华人的男孩子内心深处,带来的是怎么样的一种沉重的压力!青春期的这种打击,有时候可能是毁灭性的, 最坏的情况,他甚至开始怀疑人生,Who am I? Why am I here? Where am I going? (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我要去哪里?)

十六七岁的孩子你跟他讲道理,是讲不清的,他就是受不了,为什么大家都有舞伴就我没有舞伴,为什么他们都有女朋友就我没有女朋友? 在那种环境下,你一时是很难心平气和的跟他讲道理的。当然比交友市场更可怕的是婚恋市场,大家仔细看看婚恋市场的这张图,亚裔的跨种族婚姻是在人字形右边那条,黑人的跨种族婚姻是在人字形的左边那条。你仔细看这个比例,美国是一个大熔炉,但有两种人是不太容易融进去的,一种人是亚裔的男性,还有一种是黑人的女性。大家要看懂这个图,亚裔的女孩子嫁给白人的比例是亚裔男孩子娶白人老婆比例的3倍;黑人的男孩子娶一个白人老婆的比例是黑人的女孩子嫁给白人比例,大概也是3倍。这个图我不知道你们看了什么感觉,我只是告诉大家这个事实。

谢天谢地,我们家是女儿,我不用太操心这个问题。但是实际上女儿也有女儿的问题。我在中欧商学院教的第一批老板基本都移民了,大概十年前就很多移到美国去了。然后孩子们慢慢长大了,儿子嘛,慢慢就接受现实了,就这么回事,咱们在约会市场里面就是最低端的一个选择;女儿刚开始还是蛮自信的,也跟各种种族的人包括跟白人约会,约会来约会去,最后带回家的是一个印度小伙子。老爸呢,总归受过教育嘛,也不会去说女儿什么,但是心里还是难受,说你交那么多白人男朋友,怎么最后还是选择一个印度小伙子?女儿还算跟爸爸比较能够沟通,她说,爸爸呀,谁谁谁他倒不歧视我,但是我自己要是心理总是有一点别扭,有一点点自卑的话,这个婚姻生活也不好过呀,爸爸听她这么说,就终于理解她了。

顺便告诉大家,这里的Asian(亚裔)包括南亚人、包括印度人。大家知道印度人在美国的职场、情场混得都比我们中国人好很多很多,这个不多说了,所以这个数据还是比较乐观的数据。当然,数据是数据,具体到个体,父母社会地位、教育水平、沟通能力,孩子的智力、禀赋、个性等方面如果有优势,当然都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这个问题。

03、钱买得到护照,买不到祖国

有的人说,你说的不就是歧视吗?其实他们不是歧视你,而是不重视你;他们不是瞧不起你,而是不瞧你。日本人早就吃过这套亏了,所以你注意到没有,当我们中国人到全世界去移民,到全世界去留学,到全世界去旅游的时候,你发现你很少碰到日本人,对不对?他们早就明白过来了。

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是建设好自己的国家,一百万美金你能够买到美国的大别墅,能买到美国的护照,你买不到祖国。犹太人当年在全世界那样被人歧视、被人迫害,是因为他们没有祖国,我们有祖国,为什么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我只是想提出一个问题。

日本人口老龄化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不开放移民,不开放向亚太地区包括中国地区的移民,为什么?因为他们要保住自己文化的根,要保住这种文化认同,保住这种身份定位,当然他们也未免太保守了一点。

你去看美国的这些政界、商界、文艺界最风光的人物,到今天,也很难找到我们华人的身影,很难找到。这四个人是我认为到今天为止华人做得最好的典范,从左到右分别是建筑大师贝聿铭、大提琴大师马友友、现代艺术大师徐冰和蔡国强,他们是真正混到了美国金字塔的最顶尖的位置。但是你仔细看他们的成长的经历,他们都没有我刚才讲的这个自信心的问题,他们都有对中国文化、对自己的中国人身份最深刻的认同。

所以,我刚才提到的北上深广这些中国最精英的人群,你发现他们很多都是“凤凰男”,像俞敏洪老师、张邦鑫老师,包括我本人,都是小地方慢慢成长起来的,什么原因?因为我们最小的时候是“全村的希望”,慢慢变成“全乡的希望”,后来变成“全县的希望”,所以我们从小到大,自信心基本都不会受到什么挑战,所以,这个问题自然就相对容易解决。

以色列的孩子,三年兵役之后,在上大学之前,一定要周游世界一圈。所以,孩子们,如果你考上美国的大学,如果觉得对中国还了解不够,申请一个gap year(间隔年), 全中国旅游一遍,多去一些地方,多认识一些人,最好是谈几场恋爱,再出国留学。十七八岁的时候,你骑车从漠河到三亚,从上海到拉萨走一趟,你对中国的认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一般就不会有问题。

如果你已经在美国,觉得不太舒服的时候,一定要尽早回国,不要像很多中国孩子一样,因为无法融入,就退守自己的小圈子,甚至反过来排斥美国文化、排斥美国人,误人误己。这个世界上,各种高大上学校毕业的loser(失败者)到处都是,为了一个虚名,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实在是不值得。

最后,用陈寅恪的一句话来总结,我们一方面要“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另外一方面一定要“不忘民族本来之地位”,一方面要最大程度的拿来主义,承认自己的不足,虚心向人家学习,另外一方面,又永远不能抛弃自己作为中国人、作为华人的文化认同和身份定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培养出世界级、领袖级的人物,而不是中国、美国两边都找不到认同感的边缘人。

这是我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一些思考。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没有完整的解决方案,我只是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我们花那么多钱,请那么多辅导老师,上那么多的培训班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一起来思考这个问题,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领教工坊的很多企业家都面临这个问题,而且他们还要努力把孩子培养成企业的接班人,所以,孩子的自信心和领导力的问题,就更加迫切。这些年,在一些企业家的帮助下,我们正在筹办一所全英文的小型文理学院,刚开始在中国,然后转学到国外,同时利用暑期回国的时间,系统地开展各种企业类、教育类、公益类项目。我们培养的是一方面有世界眼光,另外一方面又能坚持中国文化本位的中国精英,“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

这就是我今天想给大家分享的全部内容,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为中国留下几个读书的种子,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