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园熊猫吃饺子 半斤不够直哼哼(视频)★

今 日 看 点:2019–0211(上午版)▲◆★●■☆

动物园熊猫吃饺子 半斤不够直哼哼(视频)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2/10/8076469.html

为什么美国把“庚子赔款”的钱退还回来了?★★

https://history.ifeng.com/c/7k7V86Qu71j

泰国公主参选,和流亡的他信有什么关系?★★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2/09/8075943.html

动物园熊猫吃饺子 半斤不够直哼哼(视频)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2/10/8076469.html

法制晚报  2019-02-10【萌出血!北京动物园大熊猫破五吃饺子,半斤不够还哼哼】大年初五俗称“破五节”,要迎财神、吃饺子。今天北京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也尝了一回鲜,吃上了专门制作的饺子。这饺子由玉米面、钙粉、白糖等做皮,再加进红枣馅包成。每只大熊猫按饲料量喂,大约会吃250克饺子。据悉,春节期间给动物包饺子、喂饺子是动物食物供应的首次尝试。▲◆★●■☆

 

为什么美国把“庚子赔款”的钱退还回来了?★★

https://history.ifeng.com/c/7k7V86Qu71j

2019年02月08日  来源:古迹寻踪

庚子赔款被美国退回,其实完全出自于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

任何国家的外交,其核心利益一定是自己的国家至上的,这一点相信不会有人不认同,1901年风雨飘摇的大清朝和八国硬抗,结果连民间组织都用上了(义和团),依旧没有干过人家,反而老窝北京被联军占领,可以说一手还不错的牌打的稀巴烂。结果,联军为了羞辱慈禧及清国人,在谈判桌上起早了《辛丑条约》,内容很简单,赔钱!一个中国人赔一两,因为当时的清国有四亿五千万人,所以赔款的金额便是四亿五千两,当然最后加上利息,总计金额已经快达到10亿。

但在清政府支付美国政府“欠款”后,在驻美公使梁诚某次的社交活动中,发现美国对清政府的赔款有松动迹象,并且美国政府并不希望清政府由于这些巨额的款项导致政府崩溃,从而导致大清灭亡,由于美国地理位置离清国较远,如果大清崩溃,那么临近的俄国和日本将会近水楼台的得到大部分中国利益,显然美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现状,所以美国国会和政府决定退换清国的赔款,但有一个前提,这些赔款必须使用到针对大清国教育之上,具体措施为,让清政府组织留学生来美国留学,从而可以树立美国在中国人心里良好的形象,但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通过留学的形式来培养清国的留学生,这样相当于把美国的观念灌输给清国的下一代,日后这些学成归国的学子们必然在政治上亲美,随着这些精英进入大清高层后,他们给美国所带来商业回报远远比这些战争赔款来的多的多。

(我们熟知的詹天佑就是曾经的留美儿童)

事实上,美国的计划后来得到了印证,这些归国的清代留学生们几乎都成为了清末的国家栋梁,而他们的表现几乎都出现了亲美倾向。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

 

泰国公主参选,和流亡的他信有什么关系?★★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2/09/8075943.html

观察者网  2019-02-0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峰逸】

2月8日,是泰国近几年里头,最富有戏剧性的一天。

在前一天的2月7日晚上,泰国街头巷尾开始风传一个令人震惊的传闻:先皇拉玛九世的长女,现任君主拉玛十世皇的大姐,泰国长公主乌汶叻,居然要去参选总理了!

而且,提名她去充当总理候选人的党派,居然是他信家的!

这条信息量大得吓人的传闻,对于泰国人民而言,实在是过于刺激。但是事关皇室,没有任何一家媒体胆敢公开报道这一消息。有些媒体还开始出面“澄清谣言”,搞得大家更是真假难辨,浮想联翩。

到了第二天,2月8日上午九点,在泰国各政党提名总理人选的“最后压轴一日”,传闻中心的“泰国卫国党”(也译“泰爱国党”)向泰国中央选举委员会提交总理候选人提名。看到提名申请书上的照片时,现场轰动了。还真的是大公主啊!

白纸黑字,震惊全场

整个白天,泰国人民都在谈论这个震惊全国的重磅新闻。原本“裸体加尸体”的全泰大大小小媒体、网站、社交传媒公众号,也全部在聚焦“公主参政”会对泰国大选造成何种影响。同一天,泰国军政府总理巴育,也正式宣布接受“泰国公民力量党”的提名,参选总理。然而,在“公主参政”的巨大冲击下,巴育的“参战通知”没有多少存在感——就算有,也多多少少有些幸灾乐祸。

无论是大学教授,还是市井小民,支持他信的也罢,认可军方的也好,大家有一点看法是差不多——“公主都出马了,其他候选人还是就地躺倒吧,别挣扎了……”

乌汶叻公主参选之后,大家普遍觉得其他候选人都可以洗洗睡了。然而,正当大家都还没有从这“神展开”的震惊中适应过来的时候,第二波“大反转”再次袭来。在2月8日当天,将近深夜十一点时,泰国各大电视台突然播放重要皇室新闻。泰国君主拉玛十世皇玛哈·哇集拉隆功陛下,“颁布圣旨”,代表泰国皇室否决了乌汶叻公主参政的合法性。

“圣旨”很长,但主要意思无非三点:

1.乌汶叻公主虽然早年因与美国人结婚而被皇室除名,但毕竟是先皇血脉,怎么着还是算皇室成员的;2.皇室超然于世俗政治之上,不可下场去和政客们胡搞瞎搞;3.所以,朕和皇室都不同意乌汶叻公主去参选总理。2月8日深夜“泰皇圣旨”全国直播。这篇通过电视直播,在全国紧急发布的“圣旨”,将一切打回原形。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泰卫国党”当即表示“遵旨”,但却付出沉重的代价,面临着“因恶意违宪而遭遇解散”的严厉清算;乌汶叻公主发表了一篇没有任何过激内容的推文,感谢泰国人民对她的支持。一日之内,大起大落,最终一键还原。这世道,想要“出奇制胜”果然是没有这么容易的。

公主参选总理,意味着什么?

在2月8日,公主参选总理的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全泰国的第一反应是——“这就叫飞龙骑脸,你告诉我怎么输?”虽然,乌汶叻公主的影响力不如她的妹妹——诗琳通公主那样强大,但是作为一个特立独行,风格鲜明,气质形象俱佳的高阶皇室成员,乌汶叻公主在泰国的号召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乌汶叻公主的皇家标志和旗帜

乌汶叻公主,1951年出生于瑞士,在美国完成学业。

她最著名的事迹,便是“不爱江山爱美人”,为了与美国丈夫结婚,不顾当时父皇与皇室的极力劝阻,最终不惜放弃皇室的身份和封号,等于是“废为庶人”。真个是,皇权富贵不如君,相逢一笑伴天涯,酷得不得了。

可惜,美国丈夫最终被证明是个猪蹄,于是公主在1998年离婚,带着一双儿女返回泰国。虽然没有正式恢复皇家身份,但是泰国上上下下都当她是货真价实的公主,任何她出现的场合,都是一片顶礼膜拜,满街红旗招展(她的皇家标志和专属颜色)的架势,没有任何轻慢与不敬。

2004年印度洋海啸,乌汶叻公主之子不幸丧生。从此,这位特立独行的长公主,开始醉心公益,投身慈善,并多次在电影中出演角色,泰国对她的记忆从“出逃公主”变成了“明星公主”、“慈善公主”——综合而言,形象还是相当不错的。

乌汶叻公主两次出演电影女主角,在泰国深入人心

乌汶叻公主参选,一开始泰国各界都很看好。一来,“卫国党”实际上就是“为泰党”的备胎,乌汶叻公主为他信站台,必然能够收割一波“他信粉”和“红衫军”的支持;对于原本支持巴育的“建制派”选民而言,乌汶叻公主的“皇室身份”又抢走了军政府的全部人设加成,因此势必会让巴育的选票大量流失。喜欢他信的人,当她是同路人;对他信心存芥蒂的人,也相信堂堂公主不会被他信所摆布。再加上,泰国民众的终极追求,无非一个“稳”字。

公主要是当选总理,还有谁敢不服,谁敢像当年“反英拉”一样犯上作乱?那些个一言不合就政变的将军,你再动一个试试,反了你?和乌汶叻公主相比,一切现有的竞争者,都是炮灰。泰国人心里清楚,他信心里明白,巴育心里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他信的这一招,太狠了。

同一天,巴育宣布参选总理,然而风头早已被盖过

然而,最终“公主参政”的王牌还是被废掉了。用的是“皇上下旨”的方式,申斥公主“极为不妥”。

攻守双方,都在利用皇室来为自己打输出。事情走到这一步,只能有两种解释是成立的——要么是皇室内部陷于分裂;或者,皇室有意“联合外臣”,却无法摆脱身边“曹丞相”的控制。

哪一种解释,在逻辑上更合理呢?至高无上,还是身不由己?这,才是泰国政治最让人讳莫如深的“真问题”

2月8日的“公主攻防战”当天,观察者网也报道了这个消息。许多观网读者的留言中,始终有很多人觉得泰国政坛的一切现象,都可以简化为“一言九鼎的皇室在指挥军方打击文官政府以维护封建统治”,是“皇室+军方+权贵老臣”与“进步的人民红衫军”之间的战斗。真要有这么简单,就好了。一言九鼎的皇权,这种神话,在泰国真实的现代历史中,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日。

从1950年代到1990年代,所谓“乾纲独断”的九世皇,是一个被泰国军人政府塑造的神话。常年执政的军人总理们,试图塑造一个完美的君王以维系自身的合法性。

最后的结局,实际上是被“神性光辉”反复加持的提线木偶,修成了真精,在1990年代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实现了“一句话赶走一个将军”的奇迹,反噬了军方自身。实际上,皇权只是泰国政治力量格局变迁的外化,扭转乾坤固然以“圣上谕旨”作为正式的包装,但皇权其本身,又何尝有过扭转乾坤的能力。当年的九世皇,尚且如此,如今羽翼未丰的十世王,又哪里有那般拿老军头们当枪使的本领?如果你是君王,身边一堆姓曹姓董的实权上将,你的优先选择是力挺老将军们“削平诸番”,还是暗中联合文臣卿相,去平衡朝堂上的武将?实际上,早在“储君”时代,当时仍是太子的哇集拉隆功,就与军方关系十分恶劣。

泰国君主拉玛十世皇玛哈·哇集拉隆功

为了培养自己的政治根基,太子的选择,是联合当时的“权臣”他信,以新兴资本集团及其代言人他信的力量,去构造足以抗衡旧体系的政治联盟。以至于,直到他信都已经流亡了N年了,在泰国境内,唯一真心支持和拥戴当年太子的政治派系,居然是“红衫军”。一个当年曾与外臣联盟的弱势君主,在军方专权出现松动的时刻,是否会找寻机会,撬动军方,扶植外臣。不能打包票。但是,这是一个符合逻辑的大概率事件。

因此,当少主君王的亲姐姐,在这个节骨眼上石破天惊地跑出来,替外臣他信站台——你却说这一切,少主本身强烈不支持,乃至压根不知道?恐怕,说这句话的人,自己也未必相信吧。

2·8之战的结局:老相绝杀失败,但军方也喝了一壶

弱势君主,希望通过外部盟友,削弱军方的全面控场。而“外部盟友”自己也乐意敲军方一记闷棍——这,应该是泰国政坛,最符合逻辑的内在动向。但是,军方毕竟在控场,实际执掌皇室的大内总管“枢密院主席”——炳上将,自己就是军方的资深大佬。然后,便出现了“反对长公主参政”的严厉圣旨。不敢打包票,事实是否如此。但是,这比“皇上的姐姐突然抽风,皇上啥都不知道”的说辞,要更加可信一些。泰国大选,一直在出现各种奇招。先是军方独创的——大选结束后不公布结果,等十世王登基大典结束后再公布——之拖延奇招。这就等于,和你打牌,大家摸牌之后先放桌上,回家先睡一觉,第二天再来你家开牌。

世界上哪次选举,有过这么坑爹的事情?这一回,他信也出了一个奇招。虽然由于某种不可抗力,这一招没能奏效,还赔上了一个新党的人马。但是,这一次折腾,让军方措手不及,颜面扫地。让“皇室与他信暗通款曲”的政治想象,得到了切实的印证。让民间产生了“只许将军当总理,不准公主来选举”的放火点灯感,让军方“尊王忠君”的道德形象大打折扣,露出了“垂帘听政”的真实面目。这一波,他信也不亏。

泰国大选,将在3月24日开始。这一回合结束后,想必后头大家还会冒出各种奇招,祭出各种“奥步”。大家拭目以待吧,哪怕出现陈水扁时代的“两颗子弹”,好像都没啥好奇怪的。泰国政局,错综复杂。“皇权”、“军权”、“政权”三种力量,以及“政权”当中的为泰党、民主党、新未来党等等党派,实际上处于不断地分离聚合,合纵连横的状态之中。以意识形态的固定格式,去生硬地理解泰国政坛的现状,实际上难免失真。毕竟,这场“异彩纷呈”的泰国权力游戏之中,真的没有哪一个参赛选手,是省油的灯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